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十三章 赌神?!

暮青是微表情心理学家。

前世,闲暇时她也会和同事搓搓麻将、打打扑克,但没多久就没人跟她玩了。无论是麻将、扑克还是骰子,逢赌所有同事都绕着她走,没人愿意跟一个心理学家打牌,除非想往她口袋里送钱。就连她的好友,身为特工受过专业赌技训练的顾霓裳,也一次都没赢过她。

前世如烟散,转眼她已身在大兴十六年,有时醒来,如在梦中……

“啪!”忽来一声响,震醒了暮青。她抬眼,这才发现那汉子已摇好了骰子,下了骰盅。

汉子语气神态皆是自负,“老子开!你呢?”

暮青不说话,只拿起骰盅,随便摇了两下,放下,“不开。”

她动作随意,语气随意,随意到令汉子和看客们都以为自己眼神出了问题。

这少年似乎并没有将这场赌局放在眼里,且他那摇骰盅的手法,看起来根本就是个门外汉!

一个门外汉,敢三文钱赌人三千两?

一个门外汉,敢跟人豪赌自己一只手?

疯了吧?!

“小子,你的手不想要了?”汉子眉头紧锁,脸色发黑。

“想啊,继续。”暮青眼也没抬,语气还是那么随意,任谁都听得出她有多敷衍。

这敷衍果真惹恼了汉子,他一把抓起骰盅,好似抓的不是骰盅而是暮青的脖子,眼里有利箭在飞,手中甩得生花,骰子在盅内噼里啪啦爆响一阵儿,砰地往桌上一砸,“老子开!你呢!”

“不开。”暮青还是随便摇了两下就放下。

“臭小子!”汉子两眼冒火,气得直磨牙。他实在搞不懂这小子脑子里在想啥,想赢银子,又不肯认真跟他赌,他真不想要他的手了?

抄过骰盅,骰子摇得更响,汉子再问:“老子开!你呢?”

“不开。”

不开,不开,还是不开。一连三局,暮青都不开盅,瞧得大堂的看客们都急了。

但很快,他们发现急得太早了。

接下来,大堂里的声音在“老子开”与“不开”中起起落落,一连十数次,暮青都不开盅,且越来越敷衍,汉子的脸色则越来越黑。

当骰盅再次砸在桌上,汉子的脸色已黑成锅底,耐心磨尽,扯着嗓子吼道:“老子开!你他娘的到底开不开!”

话音落,他脸上怒色忽然一滞!低头,看向桌上扣下的骰盅,脸色变了变。刚才一腔怒火都在对面少年身上,摇骰时有些分心,似乎……有些失手?

心里咯噔一声,但随即他又放下心来。怕啥?这小子十几局都不开,哪那么凑巧偏偏挑中这一局?

但这念头刚兴起,便见暮青抬了头,原本敷衍的眼底忽见精光,只听她道:“开!”

开!

只一个字,大堂气氛潮水般炸开。

汉子的脸却绿了,当真这么凑巧?!

这时,大堂已人声鼎沸,“小子,总算要开了!还以为你要磨蹭到天亮呢!”

“这门外汉的赌技就算磨蹭到天亮也是个输,还不如痛快点儿!”

“嘿!痛快点儿手可就没了。”

“想保住手?待会儿钻裤裆跪地求饶,喊三声祖宗,说不定那汉子会发善心饶过他,哈哈……”

催促、嘲弄、幸灾乐祸,所有人都不看好连骰盅都不太会摇的少年。少年坐在赌桌前,脊背挺直,不恼怒,不争辩,只一抬手揭开了骰盅,以最简单最直接的举动,让所有人闭了嘴。

大堂里霎那一静!看客们眼睛渐渐睁圆,二楼凭栏观赌的人伸脖子、探身子,恨不得把半个身子都探下去。半晌,有人开始揉眼,不敢相信那骰盅下的点数。

三花聚顶?!

这少年不是门外汉吗?

汉子也盯着那点数,渐渐眯了眼。再抬眼时,他目光已如炬,哼道:“没想到,老子竟有看走眼的时候,倒没瞧出来你小子深藏不露!”

说话间,他一抬手,也开了骰盅,瞧也没瞧一眼便道,“这局,老子输了!”

气氛又一静,看客们又开始揉眼,二楼观赌的有几个一个趔趄,险些一头栽下去。

三三六!

失手了?

一个连胜数人赢下五六千两从未失过手的高手忽然失了手,一个摇骰手法普普通通颇似门外汉的少年开出了三花聚顶!

谁是高手,谁是赌爷,今晚的戏可真让人猜不透。

暮青垂眸,有什么猜不透的?不过是一场心理战。

她口出狂言要赢人三千两,却一副敷衍的姿态应战,一连十几局都不开盅,是个人都会心中窝火。一旦被情绪掌控分了心,再厉害的高手也会失了水准。这汉子对自己的赌技太有自信,每一局他都喊开,多次重复同一句话,很快便形成了短时思维定式和习惯。

当习惯形成,人往往会不等大脑下达指令便按习惯行事。因此他失手的时候也会习惯性地喊开,即便在这之后反应过来,也为时已晚。

一个被情绪和习惯掌控的对手,从来都难以成为对手。

“哼!这一局是老子小瞧你,下一局,你小子没这么好的运气了。”汉子哼了一声,重新坐下来。

暮青挑眉不语,只示意他继续。

但接下来与第一局没什么不同,汉子依旧是每局都叫开,暮青依旧是敷敷衍衍地不开盅。那汉子看起来越来越心急,脾气越来越暴躁,终于在一连十几局后,脸色又骤然一变!

这回没等暮青开口,看客们先兴奋了。

“小子快开!他又失手了!”

这汉子今晚本来运气忒好,也不知是不是好运气用尽了,风水轮流转,这会儿转到这少年身上了。不管这少年刚才那三花聚顶是凭赌技还是凭运气,很显然,他今晚运气还是不错的。只要他此局骰盅下的点数不小,就有赢这汉子的可能。

没想到,三文钱还真能赢回三千两来!

看这少年家境贫穷,三千两可够他吃几辈子的了!

凡是来赌坊赌钱的,除了士族公子闲玩豪赌,寻常百姓哪个不是图个天降横财?

仿佛看到了暴富的活范本,看客们激动得满面通红,巴不得奔下楼去,替暮青将那骰盅给开了!

“不开。”暮青淡淡开口,给所有人浇了盆冷水。

这汉子暴躁,却并非没有脑子。第一局输了,反倒让他冷静了下来,刚才,他确实一副大惊失措的样子,也骗过了众多看客,可惜,他遇到的对手是她。

在她面前,世间并无演技二字。

出卖这汉子的是他的肩膀。他大惊失色时,肩膀的衣衫却在微动,幅度呈上下震动,说明他桌子下的腿脚在踮动。这在心理学中称之为“快乐脚”。

能够泄露人内心的不是只有表情,还有人的动作。

有一个词,叫做“察言观色”。我们通常会通过观察别人的神色和所说的话,来推测一个人的喜怒。但其实,人是会伪装的生物,表情可以用演技来伪装,说出的话也不见得是实话。

因此,暮青在办案的时候,从来不先看嫌疑人的脸,而是先看他的腿脚。人的腿和脚是身体最诚实的部位,一个人在专注演技的时候,通常无暇顾及腿脚动作,这主要与人的大脑有关。

在选修心理学的时候,教授曾经告诉过她,肢体动作、面部表情和所说的话,很少有人在说谎的时候,能够让三者同时达成一致。

当这三者不一致,此人所说的话真实性就有待探索。

这汉子脸上大惊失色,动作却告诉她他很开怀。这只能说明他在演戏,这一局不过是个套,佯装失手引她开盅罢了。

暮青淡定坐着,汉子却不淡定了。

汉子以前是个赌徒,混账胡闹了些年,没干啥好事,就练了一手赌桌上的赌技演技。从军后,西北苦寒,夜长难熬,没啥打发时间的,他便犯了赌瘾。军中汉子都是粗汉,没进过赌坊的跟没砍过胡人脑袋的,都是要被嘲笑的。他的赌技曾力压军中,号称赌爷!自从军中禁赌,他输给了大将军一次后,这些年便没再动过骰盅。

这次南下汴河城便是奉了大将军的军令,同顾老将军一起将新军带回西北。汴河城不是军中,不必遵守军规,他手痒便来赌坊里小玩一把,赌技竟没怎么生疏,一个时辰便赢了五六千两。

与这小子开赌,头一局输了是他轻敌,可这一回又是咋回事?

汉子有些不服气,总觉得暮青看穿他是凑巧,黑着脸一抄骰盅,继续!

可是,事情越发诡异了起来。

不论他怎么虚张声势,少年都只是注视着他,那双细长的眸清明澄澈,干净得仿佛照见世间一切谎言。

他数次佯装失手,数次被看穿,没有一次能骗得少年开盅。

汉子被瞧得浑身难受,终于忍无可忍,粗拳往桌上一砸,衣袍似刮了一道泼风,直扑暮青面门,“你他娘的干嘛总盯着老子瞧!”

拳风里,暮青端坐不动,只声音淡了淡,“你未出阁?”

“……”噗!

大堂里沉寂片刻,众人噗噗笑出声来。

这小子,嘴忒毒了点!

汉子被暮青讥讽成未出阁的姑娘,害羞给人瞧,顿时脸红脖子粗,眼里刀风恨不得将她砍作八段,怒吼:“那你到底啥时候肯开!”

“你管我,我又没违反规则。”

“你!”

“有时间闲吵架,不如继续。不然,磨蹭到天亮,这场赌局也未必有结果。”

“老子磨蹭?”到底谁磨蹭?这小子咋这么气人!

汉子抬眼瞪着暮青,只见少年一张平凡的脸,丢去人堆里认都认不出,委实没有高手模样。可只半个时辰,他便知何为人不可貌相。

啧!这小子好生古怪!他回回都能看穿他在演戏,到底是咋办到的?

汉子心烦意乱,边猜测边摇着骰盅,往桌上一放,顺口道:“老子开……”

话刚顺口说出,他脸色又一变!

看客们已无动于衷,这汉子脸色变了好几回了,少年总不开盅,估摸这回还是不开,上局他那三花聚顶八成是运气。

“开!”看客们意兴阑珊时,暮青又丢出一字,同样干脆利落地开了盅,以最直接、最简洁的方式让兴味索然的瞪掉眼珠,摇头猜疑的悉数闭嘴。

“三花聚顶……”

“又是三花聚顶!”

凭栏而望的再次探出半个身子,赌桌外围的再次踮脚伸头。人头攒动遮了红梁彩帐,人声鼎沸满了暖烛明堂。

众目睽睽下,汉子揭开自己的骰盅,却没看那里面的点数,只望定暮青,收了暴躁烦怒,头一回目光认真,问:“你怎知这局老子的失手是真的?”

这小子,赌神不成?!

------题外话------

昨天说奉上一章内容饱满点的,于是,望笑纳。

这字数跟V章虽然没法比,但就公众章节来说,快相当于两章了。

V前要配合推荐流程,所以字数没法多起来,望妞儿们理解。

……

科普:

微表情这个名词其实相对狭义,广义来说,它包含在肢体语言内。

所谓肢体语言,就是指人的面部表情、身体和四肢动作所表达的含义。

比如说,我们兴奋会鼓掌,沮丧会垂头,无奈会摊手……心理学家会通过这些动作,看穿我们内心真正的情绪。用美剧《lietome》里的一句话:“真相,就在你脸上!”

……

关于微表情,微信公众平台有科普,有微信的妞儿可以关注一下:xxfengjin

不玩微信的小伙伴,有看不懂的地方可以评论区留言问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