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十二章 抠门少年

三文钱,赌你三千两。

赌桌周围,忽然便没了声音,所有人都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

汉子头一个反应过来,瞪向少年,“三文钱咋能赌三千两?”

“怎么不能赌?”少年端坐,面色颇淡,“所谓赌,不过就是赢了腰缠万贯,输了倾家荡产。三文钱可以变三千两,三千两也可以一个铜子儿都不剩。我没有一个铜子儿都不押,我押了三文。”

我押了三文……

赌桌周围,陷入另一波死寂,所有人都抽了抽嘴角。

汉子却有种血气直往脑门上涌的冲动,“你当老子是冤大头吗?你赢了,三文赢老子三千两!老子赢了,三千两就赢你三文?”

他不觉得他压的筹码少了点?

暮青挑眉,“三文也得你赢了去才算你的。你若不能赢,我押三文或押三千两,对你来说有区别吗?”

汉子闻言,心头腾一下冒了火,“敢情你小子觉得自己一定会赢,押三文还是瞧得起老子?”

“我是瞧得起那三文。”暮青稳稳坐在椅子里,目光诚实,“对我来说,三文钱够买三个馒头,三餐温饱。所以,三文钱我也没打算让你赢走,我的还是我的。”

“……”

气氛死得不能再死,有的人抽搐着嘴角,不知为何想笑。

好一个我的还是我的!够霸气!可是,这霸气若只为了三文钱,真不知该说这少年是霸气还是抠门。

汉子气得直喘粗气,拳头握得嘎吱响。这小子,真有把人气疯的本事!

周围看客见势,不免替少年捏了把汗。这汉子瞧着可不是个好惹的,那虎背熊腰的身形,一个能抵少年俩,那拳头比少年脸盘子都大,这要是惹恼了他,今夜怕出不了赌坊!

砰!

汉子果真一拳砸在桌上,响声震得大堂静了静,各桌赌客转身的转身,抻头的抻头,整间赌坊大堂的人都望了过来。

只听他道:“好!你小子有种!敢蔑视老子到这种地步,老子不跟你赌还能算是爷们?不过,赌注得换一换。”

暮青闻言,眉头都懒得动,只瞧着汉子,等下文。

“老子不要你那三文,老子要你一只手!”汉子一笑,络腮胡子衬得那笑容有些狰狞,目光沉沉往暮青的右手上一落,“就要你刚才放下三个铜板的那只手!”

他这是恼了暮青小瞧他,想废她那只拍出三枚铜板的手出气。

大堂顿时更静,静得有些诡异。

赌坊里输了钱,别说砍手,丢了命的都有,没什么稀奇。稀奇的是有人敢在春秋赌坊下这等赌注。

春秋赌坊背后的东家可是魏家!这魏家乃江南第一富商,与江南四州的门阀士族有着盘根错节的关系,听闻近几年连盛京那边朝中的大员都与魏家有交情。

魏家富甲一方,少主魏卓之却是江湖中人,一手易容的本事出神入化,轻功更是一绝,自认第二无人敢称第一,江湖人称公子魏。

公子魏这些年行踪不定,但春秋赌坊以女侍迎客坐庄便是他的手笔,他这赌坊里一个打手都没养,连个小厮都没有。凡来此处的士族公子、富商权贵都给他几分薄面,莫说砍手杀人这等事,便是寻常打架斗殴都没有。

今儿这粗汉和少年是哪里来的二愣子,敢在公子魏的坊中下这等赌注?若真血溅当场,染了他的赌坊,怕今儿谁也走不了。

“好!”这时,一声淡然的声音传来,暮青竟点了头。

她答应得痛快,汉子倒深看了她一眼,“你小子倒有点胆量!不过话说在前头,到时候别求饶,老子不会手下留情的!”

“愿赌服输,到时你也别抓着银票不舍得放。”

“你先赢了老子再说!”汉子一哼,将手中银票往桌上一拍,啪地一声,震醒了大堂里的赌客。

赌局……就此设下了?

大堂里静得落针可闻,片刻过后,喧嚣乍起,赌客们纷纷离桌,潮水般聚了过来。

在公子魏的赌坊敢设这等赌局,本就有戏可看,三文钱对三千两的赌局更是闻所未闻!

此等热闹,今夜不看,日后还不知有没有人再有胆子设!

赌客们迅速将两人所在的赌桌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后头瞧不见的人纷纷上了二楼,凭栏下望。

这场面让大堂里的绿衣女侍们纷纷对望,其中一名衣裙佩饰明显华美些的女子垂眸后退,从侧面楼梯悄悄上了三楼,在当中一间雅间门外一福,悄唤了声:“公子……”

*

大堂里,汉子已拉过椅子,坐到了暮青对面,问:“你想怎么赌?”

“玩骰子!开三次,三局两胜者赢。”

“这么简单?”汉子眯眼,哼笑一声,“实话告诉你,老子还没学会走路,就学会玩骰子了!你小子就等着输吧!”

“我还没说完。”暮青补充道,“虽然可以开三次,但摇的次数无限制。即是说,我不想开的时候可以不开,你不想开的时候也有权利不开。只要其中一人不开,这局就要重新摇,摇到我们双方都肯开的时候才作数。如此,开三次,三局两胜!”

汉子一愣,周围的看客们也一愣。但众人是老赌,这玩法的妙处在哪里,略一思量就明白了。

骰子,也就是色子,在赌坊里是最常玩的。三个骰子,一个骰盅,点数大的赢。这种玩法是最容易上手的,在开盅前谁也不知点数是大是小,是赢是输,因此无论玩多久都不会觉得乏味,永远刺激神秘。

这少年的玩法倒有趣,双方可以选择对自己有利的点数开盅,即认为自己摇的点数太小,可能会输时,可以选择不开盅,这倒是增加了可玩性。

但这玩法有一个死穴——不能遇上高手!

玩骰子的高手可听声辨色,或者仅凭手感就能摇出三花聚顶来!遇上这等高手,除非不开盅,开盅就是输,重摇多少次都没用!

很不幸的是,这少年对面的汉子就是这等高手。他今晚来赌坊一个时辰就赢了五六千两,一次都没输过!

除非这少年也是高手,否则没机会赢。

“哼!玩法倒是新鲜!不过,再多花样都没用,老子会让你知道,老子赌爷的名号不是白得的!”汉子哼了哼,盯住暮青的手,杀气毕露,“你的手,今晚老子要定了!”

“赢了我,你再称赌爷也不迟。”暮青也哼了哼,这玩法,恐怕在场的所有人都没参透其中的精髓。

这不是赌技的比试,而是心理战术的比试。

谁能将对手的心理玩弄于股掌,谁就赢!

很不凑巧,她是心理学家。

微表情心理学家。

------题外话------

今天首推!

借前两天的追文诗,来首收藏诗!

君子坦荡荡,摊爪要收藏!

商女不知亡国恨,一天到晚要收藏!

举头望明月,低头刷收藏!

洛阳亲友如相问,就说我在忙收藏!

少壮不努力,天天要收藏!

垂死病中惊坐起,今天还没要收藏!

生当作人杰,死亦要收藏!

人生自古谁无死,来生继续要!收!藏!

……

有不知道怎么收藏的小伙伴吗?封面下面,【加入书架】按钮,点一点,一生好盆友~

……

公众期间,追文不易,为了感谢追文的娃,我决定明天字数饱满点,以谢大家厚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