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十一章 我跟你赌!

汴河城没有宵禁,隔街传来的喧嚣显得寿材街上格外空旷寂静。

街尾起了薄雾,白烛微浅的光晃着,照见一名少年自薄雾中来。走过半条街,少年停在了一家寿材店前。

那寿材店,松墨匾额,金漆为字,做死人生意的,倒做出几分气派来,俨然这条街上最大的寿材门面。

这时辰,店铺已打烊关门,少年上前,敲开了店门。

被吵醒的小二打着呵欠,睡眼惺忪,瞧清楚门口站着的人后,顿时拉长了脸,“哪来的穷酸,来这儿敲门!”

瞧这少年的穿着,汴河城里随便一家富户府上的小厮都穿得比他体面!真是个没眼力的,也不掂量掂量自个儿身上几个铜板,敢敲他们家铺子的门。

“家里死人了,抬街尾去!那儿专门安放死人,不用给银钱!若没钱选地,让那儿直接把人拉去乱葬岗,连坑都省得你挖了!”小二没好脸色地一指义庄方向,摔摔打打地转身,便要关门。

身后忽然伸出一只手来,小二顿时一声惨叫,低头间见肘窝被那少年用两根手指捏住,瞧他身形单薄,不似是个有气力的,却不知为何,捏得他半条胳膊又痛又麻,哪还再有关门的力气?

小二又惊又恼,抬头要骂间,对上一双沉静的眸。

那眸沉若古井,不见悲,不见怒,灯烛浅光照着,静得吓人。

到寿材铺子里来的都是家里死了人的,来的人有一个算一个,无不哭哭啼啼,凄凄哀哀,就算心里不悲苦的,也要做出一副孝子模样,恨不得一头磕死在棺材上!像这少年这么眼神平静的人,小二还是头一回见。只是不知为何,他那眼神越静,越让人觉得心里发毛,要骂出口的话就这么哽在喉咙里,不敢再出一声。

他不出声,少年却出了声,“你们铺子里,最好的棺木要多少银子?”

小二一愣,被少年的气势震住,竟一时忘了莫说最好的棺木,就算铺子里最差的棺木,他一身穷酸打扮也买不起,只如实相告道:“梓、梓木棺,耐腐不裂,木料里做棺木最好的了,官宦人家都用这等棺木。店里还有一口,要、要两千多两。”

两千多两。

平民百姓一年的吃穿不过三四两银子,两千多两够过几辈子的。

少年听闻,点了点头,放开小二的手,转身走了。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街口,小二还站在铺子门口,一脸莫名。

*

转过街角,喧嚣渐现,繁华入了眼帘,暮青边走边寻,寻过两条街,停在了一家赌坊门口。

那赌坊雕栏画栋,颇有局面,大堂处置了面八扇红木镂雕屏风,两旁各立一名绿衣女子,碧玉年华,粉面含春,盈盈一笑,屏风上的牡丹都添了明艳。

暮青抬头望了眼头顶,若非匾额上写着“春秋赌坊”四个大字,她还以为到了烟花之地。

以青春貌美的女子迎客是商家惯用的手段,但那是在暮青前世,在古代可并不多见。古代女子闺训严苛,轻易不抛头露面,除了烟花之地,街面上的生意铺面迎客的大多是小厮。赌坊门口,除了小厮,大多还会站着一群五大三粗凶神恶煞的打手。

这间赌坊倒是知趣,小厮打手一个也没瞧见,两名少女立在门前,身姿胜柳,笑比春花,朝来往路人盈盈一望,许多男人便管不住腿脚了。

进出赌坊的人大多是冲着钱财来的,可若能顺道养眼,想必没人会拒绝。

这赌坊的老板倒是个有生意经的。

“公子来玩儿赌戏?里面请!”两名绿衣女子见暮青只站在门口不进门,便齐齐上前来,冲她盈盈一福。

暮青回过神来,轻轻挑眉。她这等打扮,寿材铺的小二都嫌她穷酸,赌坊这等地方应该更瞧不上她才是。这两名女子眼中竟无丝毫鄙弃,待她与待方才进去的几个华衣公子并无二致。

看来,这赌坊老板除了是个有生意经的,还是个会调教人的。

暮青冲两名女子一点头,便抬脚进了赌坊。

她进去后,两名女子却在门外互望了眼,目露惊讶。春秋赌坊以女侍迎客是她们公子的奇思,连士族公子们来此都称大开眼界,寻常百姓就更是闻所未闻了。她们在此迎客,见过的赌客多了,似这少年这般穷苦之人,要么看见她们连眼都不敢抬,要么连门都不敢进。这少年倒目光坦荡,从头至尾未曾露出一丝讶异,颇像见过大世面的人。

可……若真见过大世面,为何又这般穷苦打扮?

这边,两名女子正惊奇着,那边,暮青进了赌坊,也有些称奇。

只见红梁彩帐,暖烛明堂,喧嚣热闹满了大堂。大堂里,一眼难望有多少张赌桌,每张赌桌前的荷官却都是女子,与门前迎客的女子一样穿着绿萝衣,桌前赌客有华衣公子,也不乏素衣粗民。赌坊开了三层,上头两层皆是雅间,门关着,却关不住灯影人影,熏香脂粉香。

看来,这赌坊不仅做权贵的生意,也做平民百姓的生意。与那些做惯了权贵生意就看不上平民百姓兜里那点小钱的不同,这赌坊倒是大财小财都想捞。

这赌坊老板,看来不仅是个有生意经、会调教人的,还是个十足市侩的。

仅凭迎客和布置便将赌坊老板看透了七八分,暮青其实并不是对这老板有多少兴趣,她只是职业习惯作祟。同样出于职业习惯,她并没有一进来便急着入座,而是站在大堂入口,将每张赌桌都细细扫了一遍。

然后,她将目光定在了一张赌桌上。

那张赌桌外头围着的人最多,却不似其他赌桌的热闹喧嚣,许多人犹豫不定,气氛显得有些怪异。暮青在一些看客的表情上扫了眼,心中大致有了数。

她抬脚走了过去,拨开人群进了里头,果见这张赌桌上只坐了一个人。

这人一身粗布衣衫,衣襟大咧咧半敞着,一脸络腮胡须把本就平平的相貌衬得更像粗人。如此不修边幅,此人坐姿却有些讲究——双腿微分,双手据案,腰背挺直。

极似军中坐姿!

再看这人,虽然相貌平平,眼神却如铁锤,往人身上一落,便砸得人心里发慌。他不耐烦地扫了眼四周,一拍桌子,“到底还有没有敢跟老子赌的!”

周围赌徒被他那眼神一扫就怕了,哪有敢上前的?

人群后头,却有人在小声议论。

“这人也不知哪来的,今儿手气忒好!瞧见他面前那摞银票没?也不知有几千两……”

“啧啧!几千两?发大财了!小爷啥时候有这手气?”

“做梦去吧你!这人来了一个多时辰了,就没输过!瞧见刚走的那李公子没?输得裤子都脱了,八成回府搬救兵去了!”

人群在议论,那汉子已不耐烦,“他娘的,老子还没尽兴,再他娘的不来人,老子换别家了!”

说着,他已站起身来。

这人生得虎背熊腰,一站起来,生生比周围看客高出一个头去,他眼神往人群里一落,便看得一群人缩了脖子,纷纷让开一条路。

汉子一把捞起桌上的银票,揣进怀里便要离开,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少年声音。

“我跟你赌。”

那声音有些低哑,汉子回身,与周围赌客一同看去,只见对面椅子里已坐了名少年。少年十五六岁,粗眉细眼,面色蜡黄,身形单薄,衣衫也素,一看便是穷苦人家的小子。

正是暮青。

“你?”汉子明显不认为少年赌技有多高超,“你有本事赢老子?”

少年端坐,全无被小视了的恼怒,目光平静,望进汉子手中,“你手里的银票有多少银子?”

汉子望了望自己手中,随即愣了愣,挠了挠头,“老子没数,少说五六千两吧……”

“不用那么多,我只要三千两。”

“……”啥?

不仅汉子愣了,周围看客也都愣了。

三千两,还只要?口气不小!

有人哈的一声笑了,“小子,毛还没长齐,就别出来学人赌钱了。小心待会儿输得裤子都……”

“啪!”这人话音未落,少年将手往桌上一拍,掌心下清脆的声响震得周围一静。待他手拿开,众人全都瞪圆了眼,眼神发直。

桌子上,一字排开三枚铜板儿。

少年谁也不看,只望着汉子,吐字清晰,却令听见的人集体崩溃,“三文钱,赌你三千两!”

------题外话------

今天来道问答题!

问:双十一是什么节?

答购物节的小伙伴们请举个手!

不知道从啥时候开始,双十一都变成购物节了,昨天大天喵大淘宝小叮当网各类购物短信不断,手贱数了数,截至晚上八点,十七条!

又见评论区说在塞购物车忙到忘记看文,这才惊觉难不成冒头的小伙伴们忽然减半,是去购物节玩耍了?

快来告诉我是的,治愈我一下,不然我以为乃们抛弃我了。

……

开文至今,基本上天天都能看见说找不到自己评论的。

我来科普一下神器。

电脑党:

会员登录——进入我的控制面板——我的书评——有作者回复的书评

爪机党:个人中心——书评/互动——我的书评

好了,神器奉上!

……

最后,近来天凉,降温很快,评论区看见好几只感冒发烧的妞儿,这个季节特别容易感冒,大家要注意加衣保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