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六十三章 危难中见真情,眼瞎了

乌云刚才已经失过一次手,自然不可能再失第二次,几乎在夭华反手转动的时候,松开夭华的手腕就点向夭华,欲直接点了夭华身上的穴道,看夭华还能怎么办。

夭华早有所料,另一只手于黑暗中几乎在同一时刻袭向小奶娃。

乌云倏然变脸,无论什么时候小奶娃都是他的底线,而没有火光照亮的黑暗通道中虽然什么也看不清,但通过空气中传来的声音还是不难判断出一切举动。电光火石间,乌云点向夭华穴道的手就飞速地撤了回来,改为迅疾地扣向夭华袭击小奶娃的手,黑眸中再度闪过阴翳,通道中的空气都刹那间冷凝冻结了下来。

夭华其实不过只是虚幻一招,在乌云撤手的时候飞快地后退一步,就接着快速返回刚才出来的山洞,无视空气中的气息变化。

小奶娃什么都看不清,也什么都不知道,这么黑的光线有些怕怕地缩入乌云的胸膛,小手拽紧了乌云的衣袍,一动都不敢再动,抗拒挣扎什么的立即抛脑后去了。

乌云脸上的面色没有半分好转,不再追前方的夭华,跟在后面一步步走回去。

通道回去的山洞内,不同于通道内的黑暗,洞壁上面的那些火把除了个别几根掉落外,都还很清楚的照明着,震动也还在持续,但并不见唐莫与容觐两人中的任何一个人身影,地面上已经到处都是碎石。

夭华抬头往上看去,还未看清上方被堵住的洞口,就又见一块岩石直直坠落了下来。夭华急忙往旁边快速闪躲,下一刻坠落下来的岩石就碎裂在了夭华前方的地面上,溅起碎石无数。

夭华眉宇微皱,再抬头往上看去。

洞顶上方密密麻麻垂挂的岩石,在一而再再而三的震动中,此刻都已经开始有些明显的松动起来。

不一会儿,又是一块岩石坠落,带起尖锐的风声在洞内回荡,听得人毛骨悚然。

夭华扫视一圈后,就要想办法上上面那个还被堵的洞口去。

乌云带着小奶娃回到洞内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场景,头顶上方的洞顶顶部那些岩石,一块接着一块的坠落,俨然如“雨点”一样一滴一滴的往下落,尽管速度很慢。至于走前面,先一步回来的夭华,此刻已经到达上方进来时那个被堵死的洞口,显然准备洞口一开就第一时间出去。

安静了一路,此刻感觉到乌云不再走动的小奶娃,忽然调皮地用手捂住眼睛,偷偷往外看。

看到外面有光线了,已经看得见了,小奶娃立即从乌云的胸膛中抬起头来,好奇地左顾右盼,对于一块块坠落下来的岩石不但不怕,还兴奋得不得了,好像是很好玩的东西,拽动乌云的衣袍就要乌云带他走近了去接,在一眼看到了已经站在上方的夭华后更是要乌云马上带他也上去,经过胸膛这一缩后突然间又不再抗拒乌云了。

乌云没有动。刚才在万丈悬崖那个洞口,第一下感觉到震动的时候,他几乎和她一样以为进来的洞口打开了,唐莫与容觐两个人进来了,但没想到并不是,并且眼下整个山洞的情况明显比之前还来得糟糕。还有,看岩石坠落的程度,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的话,绝对离整个山洞坍塌不是很远了。

小奶娃渐渐地有些恼怒起来,一边抬手不断往上指,一边再接再厉拉扯乌云的衣袍,要到上面去。

乌云还是没有动,一直看着上方那个被堵的始终没有动静的洞口,直到有一会儿后,见洞口仍旧没有什么变化,而洞顶落下来的岩石在不断地变多,就好像雨滴一样越下越密,就算自己还能冒险再等下去,也不能拿孩子来冒险,就带着小奶娃转身重回刚出来那条道,返回万丈悬崖的那个出口。

已经到达上方,站在进来时那个被堵洞口的夭华,一边闪躲头顶不断落下来的岩石的同时,一边等待着被堵的洞口赶快开启,再一边留意着下方在她后面返回来的乌云,还以为乌云也会迅速上来,但没想到他在看了一会儿,就不发一言的直接转身重新进了身后的那条道,而她旁边这个被堵的洞口还没有半点松动,究竟是继续留在这里等容觐与唐莫,还是尽快下去跟上乌云?夭华的眉一时间忍不住一皱再皱,必须要尽快决定才行,就算她能等,洞内的坍塌也不会等。

再半响后,洞顶上面的那些岩石已是接二连三地往下面落。

夭华终还是选择了留下来等。

另一边,迅速返回万丈悬崖那个出口的乌云,一路上不顾小奶娃的一再吵闹与害怕。

等终于回到了出口处后,乌云二话不说从衣袖中取出一方白色的巾帕,蒙住小奶娃的一双眼睛,然后走近洞口边,又再往下审视了一眼后,就带着小奶娃毅然跃身跳了下去。

小奶娃顿时感觉到周围的风声,感觉到整个人好像在往下落,有些害怕地又缩入乌云怀中,不敢再乱动。

乌云每隔一段距离就眼疾手快地一把硬生生扣住崖壁上面凸出来的岩石,以此来减缓速度,暂时停下往下坠的身体,然后接着往下,一遍遍如此重复。而双手手腕上当日在密牢被夭华挑断手筋的伤口,经过这段时间来差不多快两个月的调养,都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就算是正常的从没有受过一丁点伤的手,也经不住这样一再地拉扯,要知道坠落的速度与重量在扣住岩石停下来的刹那远远不止千钧。

一时间,乌云手上的筋脉在一次又一次的紧扣住岩石来减缓速度与短暂停下来的拉扯中,难免被拉伤。

许久,也不知具体重复了多少遍,乌云终带着小奶娃安然落地,到了万丈悬崖底部。

重伤的黑衣人——影,此时已经在涯底等着了,并且等候已久。

洞内的出入口没有人会比乌云更清楚,而黑衣人影,自然也没有比乌云知道的更多,只是同乌云一样知道有这样一条后备的路而已。而那夜,他本已身受重伤,在乌云与唐莫动手后,容觐又飞身上前来对付他,他自然毫不退缩的应对,但没想到容觐当时只是想引开他,从而让夭华与东泽有机会进入瀑布里面的洞口。后来,突如其来震动,乌云在于唐莫交手的过程中急忙抽身出来,赶进洞内去,唐莫与容觐看到后自然也急急忙忙赶了进去。他当时也想进去的,但实在已经伤得太重。没多久,唐莫与容觐就被迫退了出来。他看到这一幕,知道情况已经不对,就趁机转身离开了,提前前来悬崖底这里等待。而当时,唐莫与容觐,还有重伤被打出来的东泽都一心担心着夭华,谁也没有留意他。

当然,如果乌云最后是从进去的那个洞口原路出去的话,自然会发信号给他,那边也还有人会接应,他再以最快的速度赶去不迟。

乌云落地后,看到在涯底等候的黑衣人,并没有意外,直接点了小奶娃身上的睡穴让小奶娃睡过去,然后将小奶娃递个黑衣人,吩咐道:“用你的命保护好他。”

黑衣人立即单膝下跪,抬起双手来接,动作僵硬,没有经验。

这时,上方的崖壁上面,突然滚下来一块大石。

乌云一把将小奶娃给带了回来,快速侧身闪躲。

黑衣人起身,也快速往旁边一闪。

下一刻,落下的大石在落地的一刹那四分五裂,不少碎石还溅到乌云与黑衣人脚边。

乌云仰头看去,很显然,此此时此刻的上方已经更加危险,尤其是出来的那个山洞。不过,这并没有改变乌云要赶回去的决定,也无法改变。

乌云沉默了一下后,再将手中的小奶娃交到黑衣人的手中,而后一个跃身而起,飞身往上,一段距离一段距离的扣住石壁上的石块,节节攀升,用这样的方式一路返回去。

黑衣人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劝乌云,眼见又一块大石落下来后,连忙带着手中睡着的小奶娃退远开去,不过还是在一眼就能看到这边崖壁的地方,目光不离开崖壁半分。

上去远比下来要难,也要慢,并且还不是一点点。手筋的扯伤,乌云一时半会儿没时间顾及。

山洞内,随着石壁上面的火把被震得一根根掉落下去,光线已经越来越暗。选择留下等的夭华,越等越急,头顶上方的岩石都已经快要像暴雨一样落下来了,还是密密麻麻的那种,躲都快没地方躲,想来这个时候的乌云应该已经带着小奶娃到达涯底了。

从万丈悬崖的洞口一路回到洞内的这条道上,也已经有碎石开始一块块的掉落下来,但好在掉落的地方都还只是在一些比较空旷一点的地方,并没有堵住通道。

终于从下往上回到万丈悬崖洞口的乌云,穿过通道,以最快速度回到洞中。

这一刻的山洞,已经快成“水帘洞”了,洞顶的大石一连串一连串的掉落。

乌云皱眉,不过对这样糟糕的情况也有些意料之中,目光快速环视起山洞,尽管如今洞内的光线已经相当昏暗了,但还是在上方被堵死的洞口处的不远处一眼就找到一袭红衣的夭华,只见那一袭妖冶的红衣不管在哪都那么醒目,而她表面上看上去还好好的,应该还没有哪里伤到。

而想想也是,也不看看她是谁,她可是魔宫宫主,就算形同废人了,也远胜一般人,或者说也绝不是个简单的废人。

夭华没有听到乌云回来的声音,因为所有的声音都已经被坠落的岩石严严实实的覆盖下去,只是突然间好像有种直觉,蓦然感觉到了什么,反射性地低头看去,一眼就看到了回来的乌云。只见,昏暗暗的光线下,密密麻麻坠落的岩石中,他毫无预警地出现在那里,还是白衣如雪,一张脸也还是那么令人生厌,在魔宫中对了整整七年还不够,直到现在还要继续对着。

夭华轻微失笑,随即抹掉眼中刹那间闪过的意外、诧异,一改前一刻的神色,居高临下地俯视下方,即便是在这样的困境中也还是魔宫中那不可一世唯我独尊般的“妖女”姿态,“这可真是危难之中见真情了,没想到如此危险之时,还有祭司大人不顾自身安危赶回来相救,真是让本宫感动。”

“我回来救你,不过只是还需要你身上的血而已。”乌云一句话回答得不留一丝余地。

夭华自然已经想到了,并且也只会有这种可能,那就是还需要她身上的血医治小奶娃。不然,难不成还真以为乌云这是因为——爱?那她可真是脑子坏掉了!不过,夭华口中还是那副说辞,脸上的笑容更是有增无减,“祭司大人回都已经回了,又何必还自欺欺人,喜欢本宫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本宫都已许诺会明媒正娶的迎娶祭司大人。”

“你再胡言乱语,信不信我现在就割了你的舌头?”乌云沉脸。

“这算是被本宫说中,恼羞成怒了吗?祭司大人,以往你可不是这样喜形于色,情绪外露的。”乌云的恼怒或许对任何一个人都管用,也让任何一个人都胆战心惊,但这里面绝不包括夭华。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话落,乌云倏然飞身而起,避开上方密密麻麻坠落下来的岩石,转眼间就面无表情地立在了夭华的面前,“你要不要再说一遍?”

夭华这个时候自然不说了,好像又知道什么叫识时务者为俊杰了,但唇角的那抹弧度明显泄露了并非如此。夭华勉强忍了忍笑,转而道:“本宫还真的是很想念祭司大人呢,没想到祭司大人真被本宫给盼回来了。”

“你该庆幸你身上的血能医治孩子。不然,这里便是你的葬身之地。”乌云的脸上依旧面无表情,没有一丝好转。

夭华这个时候倒突然有些不急着出去了,因为乌云回来了,他的回来自然不是回来送死的,这也就是说她今日至少是不会死在这了,饶有兴致地将话语又一转道:“既然祭司大人眼下都亲口承认了取本宫的血是为了救孩子,那不知都这个时候了祭司大人可以说说孩子的身世了吗?本宫一直很好奇呢。要是让本宫知道的话,本宫日后说不定会好好对他也不一定。”

“这个,你永远也不需要知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乌云面无表情的脸依稀比前一刻还难看。

夭华忍不住挑眉了,与乌云就这么继续面对面,四目相对,“难道祭司大人就不想本宫对他好一点?其实,这也不是不可能的,就看祭司大人怎么做了。”

乌云没有说话。关于孩子的身世,他永远不会让任何一个人知道。

这时,夭华与乌云两人中间的头顶上方,突然落下来一大块巨石。

夭华本能地迅速后退躲避。

乌云眼疾手快地一把扣住夭华的手腕,将夭华强行往自己这边一拽,就带着夭华飞身直下。

一切发生的太快,夭华回头看去的时候,只见落下的巨石一声巨响,“砰”的一声碎裂在地。而她刚才后退的地方,那靠近的石壁处,石壁上的大石也都滚落了下来。此刻,飞身直下,密密麻麻坠落的岩石就落在身边,有的甚至擦身而过,夭华心中不由恼恨,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身边这朵可恶的云,还是朵姓“乌”的乌云。若不是他,她怎会落到这一步。要是传出去魔宫宫主现今已是个废人,不知道外界会有多少人马上群起攻之想杀她。

几番闪躲后,乌云终于带着夭华落在了通往万丈悬崖这条道的入口处,冷声道:“进去。”

“祭司大人不是喜欢走前头吗?本宫这次不跟祭司大人争,祭司大人请吧。”夭华边说便往旁边一侧,从未有过的谦让精神。刚才回来的时候急于走在乌云前面,只是因为心中还以为唐莫和容觐已经进来了,那她走在前面,一出洞口后有容觐与唐莫在,自然就脱身了。而如果走在后面,先一步回来的乌云将洞口一堵,她势必还落在乌云的手中,并且还会被乌云拿来威胁容觐和唐莫两个人。但现在不同,经过这么久的震动,整个山洞都已经不成样子,已在快坍塌的边缘,乌云从进来到现在,就算没的一盏茶时间,也怎么说都有点时间了,不知道通道内现在怎么样了,自然让乌云走前面。

“我的话,别让我再说一遍。”乌云没有动,音含警告。

夭华也不动,故意的。

乌云的耐心很快耗尽,动作快速地一把扣住夭华的手腕,就将夭华强行往通道的入口内一推,然后动手取了石壁上面剩下来的为数不多的火把中的其中一支,紧跟着进去,“快点。”

夭华这下子无法,都已经这样了,只能走在前面,“那祭司大人可要在后面牢牢跟好了。”

乌云沉着脸没有说话。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通道内的情况还算好,除偶有很碎小的碎石与粉尘落下来外。

而这条道,夭华一出一进怎么说也已经走了两遍了。哪里最狭窄,哪里会变得空旷一点,夭华心中都有数,心想着只要过了前面那处最狭窄处,应该就安全了,心底不由有些微微松气。而就在这时,一块大石“砰”的一声落了下来,好像就是要跟夭华作对似的,正好落于通道前方的最窄处,一下子完全堵住了通道,并且伴随着这一声声响与震动,夭华与乌云上方的碎石与粉尘掉都落得更厉害。

夭华拧眉,脚步就停了下来,“祭司大人,看来还是注定你走前面,请吧。”

乌云也拧了拧眉,有大石挡住不要紧,就怕大石卡在那里,这样就不好办了。而眼下所停的地方,虽不是整条道上最狭窄的地方,可也已经很狭小,只能一个人通过,绝对无法走两个人。乌云随即就转身往回走,准备走回到相对比较宽的地方,或是甚至回到山洞内去,再与夭华将前后位置换回来。

夭华见此,跟着往回走。

可还没走出十步,乌云的前方也突然落下了一块大石,严实地堵住了回去的路。

乌云停下脚步,没有拿着火把的那只手立即运功,看能不能将落下的大石一路往山洞中推回去。但不幸的是,这块大石已经被硬生生的卡住了,根本推不动,除非用内力直接将他打碎。可这样一来,内力一使出,本就岌岌可危的通道将会变得更危险,整个都直接坍塌下来也不一定。而这处是通往回山洞的方向,断然冒不起这个险。

夭华借着乌云手中火把的光亮将这一幕都看在眼里,看来不管是返回到山洞换位置,还是返回空旷一点的地方换位置都已经行不通了。而就直接在这里换位置的话,虽然两个人就算再怎么样也会身体与身体的接触,但总不能在这等死,再说时间若再耽搁下去,后果会怎样难以想象,必须要越快出去越好,“祭司大人,那就别麻烦了,直接在这里把位置换了吧。”

乌云没有说话,也没有转过身来,依夭华站在后方的角度丝毫看不见他此时的脸。

夭华略等了一小片刻,不介意再说一遍,“祭司大人,这时间可不等人,你确定还要在这里继续耗时下去?本宫倒是无所谓,无牵无挂,可祭司大人就不管你那宝贝孩子了?”

乌云倏地回过身来。

夭华挑眉,就知道拿小奶娃出来说准有用。哪天等她脱身了,扳回了局势,她定送一个“最好爹爹”奖章给他,补上一句道:“祭司大人,你那宝贝孩子可还在哭着等你呢。一直没见娘,要是连爹爹都没有了的话,可是会很可怜的,被人打了、欺负了都没人保护他。”

乌云拿着火把的手一寸寸收紧,“不许拿他出来乱说,有我在,没有人可以伤他分毫,尤其是你。你若再伤他一分,我定断你一只手,说到做到。”

“本宫好怕呀。”夭华忍不住失笑,真是好大的威胁,可她偏偏不是受人威胁的人。

“别不把我的话当话。不然,你定会后悔的。”乌云严声警告,知道夭华并不将他的威胁放在眼里。说出这话的时候,一字一顿,乌云的脸与黑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狠戾。

夭华顿时再度失笑,虽然对着眼下这样被困的局面十分不合时宜,但真的是忍不住,俨然像听了什么天大的笑话,“除非他真是本宫生的。可是,这可能吗?”微微一顿,看着乌云更加阴鸷阴冷下来的面容,夭华的笑依旧忍不住,甚至还有些变得变本加厉起来,“不然,本宫伤也就伤了,连杀都不一定。想要本宫后悔,难比上青天。”

乌云握着火把的手在夭华最后一个字落下的刹那,开始“咯咯”作响。火把上被乌云握住的那一截,在乌云的手掌底下瞬间严重变形,最后竟被硬生生捏碎,上面一段与下面一段砰然掉落下去。

夭华看着,脚尖动作敏捷地一勾,将燃着火的上半段火把勾起,再伸手一把接住,可不能让这火给灭了。

乌云捏断与捏碎火把的手还在继续不断地收紧,手中的木屑深深扣入掌心,鲜血不断从指缝中渗透出来滴落在地面上亦毫无所觉,“想当他娘,你还不够这个资格。”

“即便送给本宫,本宫也不要。”她会想当孩子的娘?简直是笑话!

音落,前后都被堵住的封闭空间内,气氛徒然变得火药味十足起来。

下一刻,除了僵持、僵持,还是僵持……

震动还在持续。

夭华这下子忽然不再急着催促乌云起来,他爱出去不出去,看到时候后悔的到底是谁。还想用“后悔”两个字来吓她,这世上还从没有她后悔的事存在。现在不过只是有些肯定了小奶娃与她有着某种很小很小的关系,很有可能是她还没死的娘不知道什么原因留在了外面,连魔宫老宫主这么多年来都一直浑然不知,然后与外面不知道什么男人生了女儿,那女儿再与乌云生了这个小奶娃,因此长相与她这么像,血缘又与她一样,种种巧合连在一起,仅此而已。

而依小奶娃眼下不过一岁左右的年纪,这一两年来她出魔宫的天数全部加起来都屈指可数,从没大过肚子,有目共睹,魔宫几千双眼睛更是每天都亲眼看到了,到现在还想诬陷在她身上,只能说,乌云,他不是聪明过了头,就是愚蠢过了头。有的东西,一而再再而三诬陷,还巧言引诱,就真的是太没有意思了。

碎石、粉尘,不知不觉掉的更密集。

良久……

乌云终收敛了情绪,面无表情地开口,“让开。”

夭华十分合作,立即侧身贴着一旁的石壁,尽量让出道,让乌云可以侧着身子过去。

乌云跟着侧身,从夭华面前过去,终于和夭华换回了位置,然后走向通往万丈悬崖出口那个方向上的那块堵住了通道的大石,运功将大石往外推。

夭华跟上去,用火把照着,与乌云保持三步的距离。其实,此刻正是偷袭乌云的最好时机。可是他一旦有事,外面那风声鹤唳的万丈悬崖就没办法安全下去了,这点夭华不得不考虑。

堵住通道的大石,在乌云的运功推动下,开始一点点往外移,但才不过小半步,就被卡住了。

这一刻,已没有其他办法,就算运功打碎大石,内力会波及到眼下所在的这条道,令这条道坍塌,也只能这么做,接下来就只有抓紧时间出去了。这里出去通往万丈悬崖出口处,只要一出去,马上下悬崖,一切就安全了。

思及此,乌云运功,毫不犹豫地一掌打碎面前被卡住的大石。

夭华有些没有想到乌云说打碎就打碎,他也没有提前说一声,很显然还在怒刚才的事,尽管表面上好像忍下去了。

一刹那,在大石被打碎的瞬间,毫无防备的夭华就被突如其来的剧烈震动震得浑身一晃,步伐不稳地倒退了一步,再想急忙跟上乌云出去时已然晚了一步,密密麻麻或人拳头般大小,或人首级般大小的碎石就在刚才大石卡住的那处最狭小的地方一下子坍塌了下来,挡住前面,也将乌云出去的身影给遮挡了。

夭华的面色在这时猛然一变,大快步走近,可坍塌下来的石块在这眨眼的时间都已经快到人的腰身处了,上面半段还在继续坍塌着,就算是从上面爬也不可能爬过去。

夭华的面色止不住一变再变。

就在这时,一发千钧之际,一只手从对面快若闪电地伸了过来,准确无误地一把扣住夭华的手腕,就将夭华整个人很用力很有力地猛往外一拽。

霎时,夭华的身体重重撞在坍塌下来堆积得差不多半人高的碎石上。

下一瞬,在夭华整个人被硬生生拽出去的同时,身体撞到的所有碎石也一并被带了出去,四溅般、飞射般往外。

最后当乌云一路拽着夭华飞身出万丈悬崖出口的时候,身后坍塌的大石刹那间向洪水决堤一样从乌云与夭华的身后迸发出来。

换而言之,刚才要是再迟那么一小步,夭华现在已经葬身在里面了。

乌云接着扣着夭华的手腕一路飞速往下,一如先前带小奶娃下去时一样。不过,也有很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带小奶娃下去的时候,乌云每次要扣住悬崖峭壁上面的岩石来暂停下下坠的身体时,都是眼睛往下看到了凸起的岩石,并选准后,一把准确无误扣住。然现在,乌云的手每次扣向悬崖峭壁上面的岩石的时候,几乎没有一次是准确无误的扣住了岩石,而是手贴着悬崖峭壁摸索到一块凸出岩石后再一把用力扣牢,来停下身体。

下坠的速度,下坠的力量,手贴在悬崖峭壁上面一路往下摸索到石块这一过程,手与悬崖峭壁的摩擦可想而知,乌云的整只手几乎转眼间鲜血淋漓,手掌心的皮肉被磨掉,露出里面的白骨。

而对于上方一块块从洞口不断飞溅出来的,从而砸下来的大石,乌云通过风声来判断,尽量闪躲。

劫后余生的夭华,被乌云扣着手腕一路往下的夭华,将这一幕都看在眼里,但并没有留意到乌云的眼睛在回头救她,硬将她拽出来的时候被碎石给伤到了,此刻已经什么也看不见,还以为乌云没有把握,需要手提前触到岩壁,然后贴着岩壁一段距离才能扣住岩壁上面凸出来的石块来停下身体。只见,乌云此时的手简直已快惨不忍睹,被他的手触碰到到扣住凸出来的岩石的这段石壁上,几乎都磨下血淋淋的血肉。

夭华淡笑一声,“看来,祭司大人日后还得勤加习武才行,此刻可真有些让人跌破眼睛。”

“救你,不过是为了你身上的血而已。”乌云冷冷地回到,有些牛头不对马嘴。

夭华再笑,又不是经历不起生死的人,刚才的惊险与命悬一线,此刻早已是抛之脑后,胆战心惊四个字永远不会留在夭华身上,“祭司大人这是在提醒本宫别自作多情吗?好吧,本宫记得呢。”

乌云没有再说话,继续往下,通过风声感觉到上方坠落下来的石块越来越多了,恐怕山洞彻底坍塌的时候,山洞上方的悬崖峭壁也会坍塌下来,必须要在坍塌之前落地,并离开。

半响后,敏锐地听到底下大石落地的巨响声传来,乌云知道快到底了,把握着分寸带着夭华安安稳稳落地。

带着小奶娃一直在崖底等候,站在看得到悬崖这边的位置的黑衣人,在乌云与夭华还没有落地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下来的乌云与夭华了,急急忙忙走回来,一等到乌云落地后就快步走近。

乌云听到声音,知道是黑衣人影,没有从黑衣人手中接过小奶娃,暂时不想被任何人知道眼睛看不见一事,只是道:“马上在前面带路。”

黑衣人领命,就快步在前面带路,一直以来都很少说话,甚至可以说是几乎不开口,只是遵从乌云的命令为乌云办事,好像真如一道影子一般,即便乌云要他的命也绝不会眨一下眼睛,更不会犹豫一下。

被乌云点了穴的小奶娃,还在睡着,尽管眼下巨响声震耳欲聋,黑衣人抱他的姿势又十分笨拙,很不好,但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