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六十一章 狠狠轻薄,同困洞中

一刹那,三个人全都傻眼了。

首先是夭华,第一次有些反应不过来,浑身一僵,双眼难以置信地睁大。

其次是乌云,乌云真的怎么也没想到会这样。

最后是东泽。

不过,乌云很快反应过来,迅速侧开落在夭华额上的唇的同时,快速后退了一步。但乌云身后十分贴近外面落下的瀑布水流,这一退自然而然踩了个空。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时,夭华在乌云身上狠狠补上一掌。

但夭华中毒已久,浑身上下至今没有一丝内力,这一掌再狠其实也无异于推了乌云一把而已。

乌云眼疾手快地反手扣住夭华打他这一掌的右手手腕,身体后退出去半分后又强势回来,将夭华整个人推撞在洞内震动的石壁上,双脚稳稳踏地,白色的衣袍在洞内火光的折射下说不出的肃冷,长发与衣摆在这一过程中略微被洞外落下的瀑布水流浸湿,点点水滴沿着发梢滴落。

东泽到这时反应过来,快速对乌云出手,欲护夭华。

乌云从不将东泽放在眼里,只两招便重伤东泽,将东泽给打出了瀑布。

一时间,震动犹如地震山摇的山洞洞口处,就只剩下夭华与乌云两人。

落下的瀑布水流,将山洞与外面完全隔绝开来。

撞在石壁上的夭华在东泽与乌云交手的时候,已经忍着后背撞伤的疼痛站稳,这么点痛对她来说根本不值一提,刹那间审时度势眼下糟糕的局面,自己断不宜硬碰,也硬碰不了,唯有拖延时间,等容觐尽快进来。

这般一想后,夭华立即一改脸上的面色,也就不急于擦拭额头,“倒不想祭司还有这等‘嗜好’,对本宫……”

“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总是将主意打到他身上,还贸然破我设的阵。”乌云骤然打断夭华,他对她没有一点兴趣,更没有什么嗜好,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更不会有。

刚才的意外,在乌云黑沉而又难看的脸上已找不出一丝痕迹。

而乌云此刻如何还能不知,夭华之所以会在洞口处,绝对是准备马上出去。

该死的,她弄出了这么大一个烂摊子,就想转身一走了之?孩子现在还在洞内的最深处!

她最好给他祈祷孩子没事!不然,他定扒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

一时间,乌云脸越发的难看与黑沉。

“本宫委实有些贸然了一点……”如果慢慢来,她未必不能破他设在洞口与洞中的阵法。不过,时间紧急,哪有那么多时间容她慢慢的一步步来,最终弄成这样也非她所意。至于小奶娃,与其怪她一再将主意打到他身上,倒不如怪乌云他自己将小奶娃带出来。怎么,他自己的种,还要她来手下留情?简直笑话!从他第一天将小奶娃带出来,曝光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就应该要想到这一天。

这时,外面的唐莫急急忙忙飞身进来,与黑衣人的交手中抽身出来的容觐也是一样,十分担心夭华的安危,尤其是在看到被打出去的重伤吐血的东泽后,谁也没有想到整个地面会这么剧烈震动,更没想到乌云会突然转身进入洞中。

乌云不用回头也知道唐莫与容觐定然急着进来,对于夭华到这一刻还这么不冷不热的话恨不得捏断她脖子,在夭华的目光下忽然转身面朝洞口外面落下的瀑布水流,运足了十成内力的一掌就猛然击向面前落下的瀑布,不管唐莫与容觐如今是在赶着进来的路上,还是已经在外面了,随即趁着这个时候瞬间近到夭华的跟前,一把用力扣住夭华的手腕就一阵风似地强拽着夭华一起往洞内深处而去。

夭华何时有像现在这么没用过,该死的乌云,竟这么拽着她往洞内去。

外面已经飞近瀑布,就要穿过瀑布进入里面的唐莫与容觐,没想到里面会突然袭出来一掌,反射性地一个空翻后退,等避开了猛烈迸溅而来的水流后,再以最快的速度穿过瀑布,进入洞中。但就这么一耽搁的短暂时间,洞口处哪还有夭华与乌云的身影。而整个山洞,在这时也震动得更加厉害起来,上方开始有石屑飘落,俨然给人一种有可能要完全坍塌了的感觉。

容觐的面色一变,更加焦急担忧起来,夭华定然是被乌云强行带入洞中去了。

唐莫眯眼,心中也不免越发的担心,要是他刚才没有让乌云成功抽身就好了。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关键是怎么进入到里面去,将夭华给带出来。再这样下去,就算乌云不伤夭华,情况也十分危险。

洞内,夭华还被乌云强拉着一路往里而去,并且速度越来越快,被乌云拽着的手腕上早已是淤青一片。

忽然,两人的后方,也就是刚刚才快速穿过的地方,一块大石“砰”的一声落了下来,重重砸在地上,立即碎了一地。

很显然,洞顶的岩石在不断的震动中已经开始有些松动不牢了,这无疑是一个十分不妙与危险的征兆。

夭华意识到这一点,急欲抽手与停下脚步,不能再往里了,她必须马上出去。

乌云不放,俨然有拉着夭华一起“陪葬”的意思。

如果不是她又将主意打到孩子身上,如果不是她贸然破他的阵,并且为破阵不计后果,他设在洞口及洞内的阵法也不会演变成现在这样,甚至没办法修复。而就算他现在马上亲自破阵,此阵法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破的事。在这段时间里,他更担心洞底最深处的小奶娃。在没有亲眼看到小奶娃安然无恙的情况下,什么都已经顾不得。

该死的乌云,他这是真想拉她陪葬?夭华不免略急,这个山洞如今真的是已经越来越危险了,她可不想葬身在这!

但夭华此时此刻的力道,哪里抵得上乌云。

再强拽着夭华飞快地走了一阵后,等前方空旷了,乌云忽地一把带起夭华,就带着夭华飞身直下。洞内的整个山洞,是个很大很大的溶洞,也是个一路通向底下的溶洞。越往下越冷,同时越往下也越空旷。洞的顶部,一根根的岩石垂落下来,美轮美奂,有些岩石的顶部还滴落着水,好像冬日垂挂在树枝枝头的那些冰棱,不过冰棱是白色透明的,但这些岩石并不透明。另外,密密麻麻的,整个洞顶都是。而如今,这样的美景,俨然已成杀人的利器,在仍旧持续不断地剧烈震动中全都有可能掉落下来,刚才也已经有先例,一旦被砸中的话不死也要去半条命。

夭华暗暗咬牙,收回往上看的视线后,余光开始瞥向底下要去的地方,要是自己此刻没有中毒,或身上的毒已经解了,眼下这么好的机会早已经杀乌云这厮十次八次了,哪会被他这么强拽着下来。这样的鬼地方,这样的大溶洞,也就只有他找得出来。

洞内最深处,寒玉床上,乌云出去时被乌云施针,从而睡过去的小奶娃,在山洞刚一震动起来的时候就已经醒了,此刻正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哭着,小脸苍白,身体又痛又难受,一双小手左一把右一把的将眼泪鼻涕擦的一脸都是,活脱脱一个好像被人遗弃了的没人要的小可怜,想翻身都翻身不了。

带着夭华强行下来的乌云,落到洞底后,反手点了夭华身上的穴道,就快步走向寒玉床上的小奶娃。

夭华有闪躲,不过由于内力全无,速度根本抵不上乌云,顿时动荡不得。

乌云快速坐下,拿出方巾帕为小奶娃擦拭。

小奶娃扬起小手就用力地拍打乌云的手,不要乌云擦,并且看到乌云来了后反而越哭越凶,就朝不远处的夭华伸出手,要夭华抱,显然已经看到了与乌云一起下来的夭华,“娘亲”二字直接从小嘴中叫出来,“娘……娘亲……”

无法动荡的夭华,唇角止不住微微扯动了一下,这可怎么看都像是“受了父亲虐待后小娃娃想要找母亲”的画面,不过她真不是这小奶娃的什么娘亲,从头到脚也跟这个小奶娃没有一丁点关系,她发誓。

“娘亲……”见夭华还是站在那里不动,丝毫不知夭华是动不了的小奶娃,只觉夭华故意不理他,不要他,身体还难受的厉害,小嘴一撅就加倍的大哭特哭起来,扯开已经有些沙哑的嗓子哭得声嘶力竭。

乌云企图安抚,不过一点用也没有。

不一会儿功夫,小奶娃的整个身子都一抽一抽的抽动起来。

夭华始终平静无波地看着,眼中没有一丝波澜起伏,甚至眼角处隐约中还透着一丝冷笑。

已经快无计可施的乌云,看着小奶娃哭成这个样子,心情更加不好起来,出去之前小奶娃都已经安安稳稳地睡过去了。要不是有人在这个时候前来的打扰,害得他出去,以及夭华不计后果地急于破阵,孩子现在怎么会哭成这样子?

在小奶娃仍继续的大哭下,乌云突地猛然回头看向夭华,黑眸冷翳阴鸷得有些可怕。

夭华对上乌云的黑眸,如何会看不出乌云眼中的这股冷翳阴鸷。不过,就算如此,夭华还是回以一笑,一来又不是她弄哭小奶娃,让小奶娃哭得这么惨的,二来又不是她医治不好小奶娃的,关她什么事,这气完全冲着她身上来,可真有些冤枉,让人忍不住想笑。三来,还真是少见乌云这个样子。他越是气或怒,她心底就越忍不住有些幸灾乐祸,“祭司大人,看来你也真够辛苦的,这段时间以来始终自己一个人带孩子。如今这种情况,在这里少说也快有两个月了,时间也不算短了,祭司大人为何还没有将孩子他娘一块接来?”微微一顿,看着乌云脸上更加难看的面容,夭华笑得更深地补上一句,“看得本宫都有些心疼了。”

“你再说一遍试试!”一字一顿,乌云已然握拳,洞底的温度一下子冷降。

要是换做其他人,这个时候恐怕要被吓得屁滚尿流了,但夭华不同。夭华还是笑,笑容分毫不变,“本宫说,本宫都有些心疼了,真可怜。怎么,祭司难道觉得本宫不该滋生心疼之感?或是这孩子根本不值得心疼?”

“呜呜……娘……娘亲……”丝毫听不懂夭华与乌云之间的对话,在乌云回头看向夭华后,没有了手再擦在他小脸上的小奶娃,不用再伸手去推乌云的手,一双小手就抬起来朝站着不动的夭华伸,想要夭华抱之意显而易见,整个小身子在这个时候已抽动得更厉害。

乌云拿着巾帕,紧握成拳的手,在夭华的这两句话下已经“咯咯”作响,骨骼声清晰地回荡在洞底,但最后在小奶娃的哭声中又勉强暂忍下怒火,重新回过头来看小奶娃。

小奶娃此刻的眼中只有夭华,身上的难受与乌云先前的强行医治,还用针扎他,一如昨夜只觉得是乌云欺负他,不再喜欢乌云了,“娘亲……”

乌云再用巾帕给小奶娃擦拭小脸,还有一双已经哭得通红的,全是泪的眼睛。

小奶娃继续用手推,还用手用力的打,一边打一边还不停地唤夭华,声音都已经快完全哑了,“娘……娘亲……”

乌云收回手被小奶娃如此抗拒的手,看着如今只一个劲要夭华的小奶娃,沉默了一下后,强行拉过小奶娃的小手为小奶娃把把脉,先确定清楚小奶娃此时的具体情况。明明在医治之前都很有把握的,也为这个方案研究了很久很久,可自从昨夜开始一切变得越来越糟糕。如果可以,乌云宁愿一切都由自己来受,而不要小奶娃受哪怕是一丁点的疼痛。

“娘亲……”小奶娃挣扎地抽回手,一双红红的眼睛直看着夭华,简直太可怜了。

乌云再看了一小会儿,似乎再不忍小奶娃继续哭下去,拳头紧了又松后,终抱起小奶娃,走近一动不动的夭华。

他干什么?该不会是想要她来哄小奶娃吧?不过,他要真敢将小奶娃交给她,她绝对二话不说先接过来。看着抱着小奶娃一步步越走越近的乌云,夭华不觉似笑非笑地揣度,略有些期待起来。

乌云抱着小奶娃走近夭华跟前后,让小奶娃可以近靠近夭华,不过丝毫没有要解开夭华身上穴道的意思。

小奶娃一靠近夭华,整个身子就往夭华的身上钻去,一双全是鼻涕眼泪的小手更是一把拽住夭华肩膀上的衣袍,然后爬似得要爬上夭华的肩膀,最后一双小手一把抱住夭华肩膀,小脑袋使劲地朝夭华的颈脖与脸凑过去,满是鼻涕眼泪的小脸就贴上了夭华的脸。

夭华眉宇直皱,几乎在小奶娃贴上来的一刹那,那种湿湿黏黏与凉凉的感觉就马上传了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大的刚“轻薄”完,小的又来,她今夜难不成流年不利,专门受人轻薄?

而这小的,轻薄得也太“狠”了一点吧?脸上轻薄完还不够,鼻涕眼泪什么的还往她脖子上、衣服上蹭,小手需要搂她这么紧吗?她今夜没死在大的手中,难不成要死在这个小的手中?快勒死她了!

至于小奶娃的小脸究竟有多柔软细腻,这个时候谁有心情管!夭华很快勉强扯出一抹新的笑容来,皮笑肉不笑地程度显得脸上的笑要有多假就有多假,“祭司大人,这个‘玩笑’可一点也不好笑。”

乌云没有说话,就这么抱着小奶娃不动,稳定着小奶娃的小身子,任由小奶娃抱紧夭华的颈脖贴着夭华。

小奶娃紧抱住了夭华后,哭声立即就弱了下去,甚至还有些小小的破涕为笑,不过身子还依旧有些抽动,呼吸也还十分哽咽,好像没人要的孩子终于找到了与抓住了自己的亲娘一样,“娘……娘亲……”

本宫不是你娘亲!夭华用余光狠狠地斜瞄小奶娃。

小奶娃一点也没有感觉。

乌云此刻的心情情绪难辨,深不见底的黑眸中依稀闪过一丝复杂,目光看向远处片刻。

片刻后,乌云腾出一只手来,反手一吸,吸过放在一旁的那盒银针,然后单手取出其中的两根银针,趁这个时候从小奶娃的身后为小奶娃施针,稳住小奶娃剧烈大哭后急促的呼吸与心脉跳动,以及小奶娃的身体。

整个山洞的震动,还在继续着,没有丝毫停止。

渐渐地,就连站在这洞底深处,都能感觉到有碎尘、碎石掉落下来。

不远处的那个水潭,水潭中一向平静没有一丝波澜的水,也不断荡漾看一层又一层的漪澜。

夭华余光看着乌云的举动,这个男人可以杀人如麻,又可以如此温柔,明明都是同一双手。

而看他如此在意小奶娃的这个程度,想来为他生下这个小奶娃的那个女人,也定然在他心中占据了很大很大的分量,只是至今还不知那个女人到底是谁。乌云保密程度做得如此之好,到底是想保护那个女人的安全,还是那个女人其实已经死了,又或者其他原因?但这些并不是夭华这个时候该思量的。夭华眸光忽然一转后,又一次笑着道:“祭司大人,看来你这孩子对本宫似乎相当满意。”

乌云没有说话,神色专注,似乎没有听到,又似乎压根不想理夭华。

夭华再道,“不如请祭司大人解开本宫身上的穴道,让本宫抱着他。如此一来,先不说祭司大人不用再如此劳累,更不用担心孩子突然间乱动。要是在这个过程中出了一丁点差错,可就不好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尤其是在说完了这句话后,夭华的脸上也是难得的温柔,一步一步好似大灰狼在引诱着小白兔,将小白兔给引进自己机关中来。

乌云冷冷地回视夭华一眼,又接着为小奶娃施针,每一针都把握好了,尽量不弄疼小奶娃。

小奶娃没有感觉到痛,有些浑然未觉,从大哭到安静,这样趴着抱着夭华仿佛满足极了,连先前的难受都好像忘了,小嘴还不时舔一下夭华的小脸,像讨好夭华,要夭华理他与跟他说话似的。

突然,就在这时,洞顶上方,一根岩石垂直坠落下来。

夭华听到声音,本能地抬眸往上看,只觉得坠落下来的岩石几乎是对准了她似的。

一刹那,情况危急,夭华心中不免倏然一紧,就要快速闪躲,但奈何根本动不了。

乌云有些不为所动,直到以千钧之势坠落下来的岩石快砸到夭华,离夭华的头顶不过丈余距离的时候,才不紧不地反手一挥,将坠落下来的岩石挥出去。

岩石随即落在远处,碎了一地,碎裂时的声音一声巨响。

乌云接着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再为小奶娃拔了把脉,而后开始拔出小奶娃身上的银针。

夭华尽可能地维持脸上的笑容,不让一丝怒气流露出来。乌云这厮,绝对是故意的。不过,还没有什么能吓得了她,她要是有事的话,眼下这个画面也必然会连累到小奶娃,所以乌云不会不顾的。而他原先的不为所动,他最好有本事等坠落的岩石离她不过寸余的时候再出手,但可惜,他出手还是快了,从这点中又不难看出他对小奶娃安全的谨慎与小心。

在眼看着乌云将小奶娃身上的银针都拔出了后,夭华缓缓勾了勾唇,再次出声,不过这次的话语尤显得不缓不急,因为有小奶娃在,乌云绝不会让小奶娃有事,那她又担心什么,“就算祭司大人不愿解本宫身上的穴道,这个时候也该出去了吧?本宫怎么样无所谓,甚至永远留在这都无所谓,但祭司大人总不会不顾孩子吧?现在再不出去的话,怕是要晚了。”

“就算出去,也不会有你的份。”乌云回答得面无表情,声音清晰回荡在洞底。

夭华脸上的笑容没有丝毫的僵硬,“看来,孩子的身体真是‘好了’,不再需要本宫的血了。”好了二字,音声明显有些咬重,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小奶娃如今的身体与“好”字完全搭不上边,没想到乌云自己这么好的医术,竟也没办法医治好小奶娃。

乌云才有些好转的情绪,当即又沉了下来,不过并没有说什么。

下一刻,乌云将银针盒收入衣袖中,再小奶娃抱离夭华,就扣住夭华的手腕准备带小奶娃与夭华上去,出这山洞。

小奶娃因突然离开了夭华而又有些吵闹起来,不过看夭华离得这么近,吵闹得也就并不凶。

上方,当乌云终于带着夭华与小奶娃上去的时候,洞口已经完全被封了。

夭华身上的穴道还未解,只能任由乌云这么带下带上。

乌云对洞口已经被彻底堵住有些没有料到,刚才一直站在洞底的时候除了感觉到震感强烈外,好像并不是特别严重,也就只坠落下来那么一块岩石而已,没想到上面会如此的严重。

看这堵的程度,已是被堵死,根本没办法再出去,破阵也已经不太可能,因为有些地方都已经被压住了,就好像已经无法出去一样,而地面的震动到现在仍然还在。

乌云凝眉片刻后,松开夭华的手腕,让夭华站在一旁,然后快速在洞内布下另一个阵法,以两阵抵消的方式暂时先稳定住山洞,而后带着夭华回到洞底,另想办法。

回到洞底后,刚一站稳,小奶娃整个小身子就又往夭华那边钻,想要抱夭华。

乌云低头看了看小奶娃,又看了看夭华,忽然一把将夭华推向寒玉床,令夭华跌躺在寒玉床上,再将手中的小奶娃放入寒玉床中,让小奶娃可以趴在夭华旁边。

小奶娃现在的身体已经比刚才好多了,在乌云的施针后,既不难受了,呼吸与身体抽动也慢慢缓和了,欣喜地一把拉住夭华的衣袖,小小的身子努力地想爬到夭华身上,小嘴里还念念着,“娘……娘亲……”

“祭司大人,就算你不肯解开本宫身上的穴道,也该好好管管你孩子了吧,要不然哪天认贼作娘了,祭司大人可别又怪到本宫身上来。”没有出去,洞口被堵成那个样子,已经让夭华心底不悦了。现在回到洞底,又这样,夭华懒得搭理小奶娃的同时,语气明显有些不好,没兴趣再装点什么。当然,如果乌云能解开她身上的穴道,她倒是很愿意好好亲手“抱一抱”他,其他免谈。而与小奶娃同床,也不是没有过,之前在魔宫中就有多夜,不过每夜小奶娃都被她揣到角落去,还没有像眼下贴得这么近过。

乌云不理会夭华的话,就这么放任着,让小奶娃高兴一回儿,又确保夭华不会伤到小奶娃半分,之后冷静地思量起后面要怎么出这里。无论如何,自然是要出去的。

洞外,所有人都还焦急担忧的想办法,尤其是容觐、东泽与唐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