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五十九章 夭华真是娘亲?终出密室

小奶娃睡得不是很安稳,一张小脸就连睡梦中也微微皱着,身上的温度也有一点点高。

乌云弯腰抚了抚小奶娃的脸,动作温柔,随即走向竹屋正中央的那张竹桌,用桌子上早已经准备好的药亲自煎药。

等到一定的时候,乌云再端起刚放下不久的小碗,将小碗中从夭华身上刚刚取来的新鲜的血缓缓倒入其中。之后,又依次按分量加了几位药,每位药都极其珍贵,十分罕见。只要能医治好小奶娃,别说是这些药,就是天上的星星他也要想办法取下来。

不久,又有人前来禀告,神色匆忙,一时间没有顾太多,一脚跑入竹屋内。

“滚出去。”

“祭司……”

“我让你滚出去。”声音透着显而易见的沉怒。

“是……是……”到来禀告的人顿时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往后退,直到退出十几步后才停下。这么久了,还从未听到过乌云如此口气,太吓人了。而就算退远了,到来禀告的人一颗心还是不断地乱跳,后悔死了刚才冒冒失失闯入进去,不过实在是事情紧急,才会如此。想了想后,到来禀告的人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对竹屋内的乌云禀告道:“祭司大人,属下等拦不住。唐大公子的毒实在太厉害了,还有那个黑衣人的武功也很厉害,只有属下一人逃了出来。他们……他们现在已经往这边来了,并且很快就会到。”

“都是些没有用的废物!”

外面到来禀告的人不敢接话,拱着手,头更加低下去。

乌云没有抬头,还专注地煎着药,“马上去开启方圆一里内的阵法,别再来打扰我。”

“是是。”外面到来禀告的人急匆匆转身去办,在跑得太快间险些跌倒,整个人踉跄了一下,跌跌撞撞地跑远。

没多久,唐莫与东泽就寻来了这里,一路上势不可挡,任何冒出来阻拦与刺杀的人都杀无赦。

一袭黑衣的人也一直在一起,尽管一袭黑衣的人从始至终没有开口说过一个字。

而看黑衣人的样子,他大概四五十岁,从武功招式中看不出何门何派。

忽然,唐莫身旁的一人远远地看到了前方大约一里处的平地上的那间竹屋,竹屋的周围种着花草,有白纱被风吹起,连忙欣喜地朝唐莫禀告:“大公子,你……”看……最后一个字还未吐出,话语刹那间戛然而止,一双眼难以置信地猛然睁大,只见明明清清楚楚看到的在前方的那间竹屋,竟一下子凭空消失,完全不见了,简直如做梦一般。

唐莫不用人禀告,也已经看到了,一时间同样看着竹屋在眼前凭空消失,心中断定绝对是有人在这个时候突然开启了“五行阵法”,没想到乌云竟会对这些阵法也如此熟知。

接着,四周开始冒起白茫茫的雾,并且越冒越多,从四面八方不断围向陷入阵法中的众人。

有人不免受惊,一个不小心踏错一步,眼前的情形立即一变,变得极为陌生,再看不到周围的其他人,其他人也再看不到他。

卓池在这里已有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哪也没有去,但还从来不知道这方圆四周设有阵法,眼见白雾越来越浓,有些人都已经看不到了后,心中迅速思量,就假装十分焦急与担忧的样子上前了几步,走近唐莫。

东泽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得震惊不已,暂时没怎么留意卓池。

隔着一段距离的黑衣人,已不知不觉被分开了去。

唐莫回头看了眼焦急走上前来的有些走近他的卓池,没说什么。当年初闻武当派的容觐要娶一个叫卓池的女人的时候,他也不免感到有些意外,要知道在当时容觐可是武当派中的后起之秀,出类拔萃,深得武当派掌门的看重,在武林中的名声也很快传开,他想不知道都有些难。如今亲眼见到这卓池,真没觉得她究竟有何特别的,竟那么吸引容觐。

卓池为不露破绽,走近唐莫后并没有看唐莫一眼,脸上还是一副焦急担忧的样子,好像还浑然不知自己的脚步往前走了一样。

东泽过了一会儿后才意识到卓池走到唐莫那边去了,就要叫卓池回来。

这时,周围的情形又是一变,东泽话还未说出口,只见前方的唐莫与卓池都不见了,四周一圈除了白雾还是白雾,伸手才勉强看到手指。

唐莫看向东泽的时候,也是一样,只见对面的东泽突然不见了,四周全是雾。

佯装后知后觉回过神来的卓池,心中不由暗喜,这样一来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跟着唐莫了,但表面上则是急忙朝着东消失泽的方向大喊,纯粹单纯之色早在对着容觐的时候就已经演绎得炉火纯青,就算凑近了盯着看也丝毫看不出来是装的,“泽公子,泽公子你在哪?泽公子……”

“别叫了,他听不到。”唐莫淡漠无波地吐出七个字。

卓池还是十分担忧的模样,“怎么会这样,他会不会有危险?你能不能救救他……”

“你还是先关心关心自己吧,我可没兴趣照看别人的女人。”唐莫淡笑了声,冷漠而又没有一丝感情,并不想与卓池多说什么,清楚知道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尽快破解阵法。只要阵法一破,其他就不是问题。

距离唐莫、东泽等人大约一里之遥的,几人都已经分别看到过的竹屋内,光线明亮,阳光还明媚的照在外面那些花花草草上,还是和之前一样,几乎没有一点变化,丝毫不受开启的阵法的影响。

一股淡淡的药味隐约从里面飘散出来,并不含血腥味。

乌云继续专心煎着药,血的腥味都已经被加入其中的药给融合了,颜色也变得淡去。

一个多时辰后,药终于煎好,乌云将药轻轻倒出去,倒入旁边那个干净的瓷碗,然后端着药走向软榻,在软榻边坐下,低头看向还睡着的小奶娃,伸手抚平小奶娃额头上的那丝皱痕。将他从那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带出来,带到这外界,并带入魔宫之中,都只是为了这一天,完全医治好他的身体。在此之前,他每隔一段时间出魔宫一趟,基本上都是前去看他,最后又不得不离开。

小奶娃似乎渐渐闻到了药味,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醒了过来。

乌云暂将药先放下,让它在旁边凉一凉,伸手为小奶娃把脉,之前那些天都还好好的,他也一度以为这次终于能够医好他了,可就在昨夜,他的情况突然急转直下,开始变坏起来,让他有些措手不及,直到今天情况才稍微好转了一些,也正因为此他才会迟去密室。

小奶娃很不配合,小手动来动去,就是不给乌云把脉,一张小嘴也跟着嘟起来,俨然一副跟乌云置气的样子。

乌云无法,又舍不得凶小奶娃,只能改为摸向小奶娃的额头,确定一下小奶娃现在的温度。

小奶娃小手一把打向乌云的手,连额头也不给乌云摸,小嘴越嘟越高。

“不许调皮。”为了他的身体,他担忧不已,可他倒像已经没事了,忘了昨夜的痛一样。乌云抓住小奶娃的手,将他的手稍微按住,就强行在小奶娃的额上直接摸了摸,感觉到小奶娃此刻的温度显然比刚才降了些,但还是有些烫。

“坏……坏……”小奶娃挣扎,小嘴里忽然小声的吐出一个字,口齿清楚地重复。

乌云有些无奈,将小奶娃扶起来,端起药吹凉了开始喂他。

小奶娃不断摇头,怎么也不肯喝,就算喝进去了也故意吐出来,小手也还一个劲地往前伸,不依不饶的想拍掉乌云手中的碗。

乌云已经习惯,耐心应对着。

最后,一碗药喂下去半碗,另外半碗都被小奶娃吐在了自己身上与软榻上。

小奶娃一双小手抓牢乌云的衣袖,已是眼眶红红地趴在乌云腿上,看得人好不可怜与心疼,好像刚受了天大的欺负,近乎本能的唤起另外一个人,声音中带着哭音,“娘……娘亲……要……娘亲……”

“你想见她,她可不想见你,只会一再地伤你。”乌云一边说,一边取出条白色巾帕,细心轻柔地为小奶娃擦拭唇角,话中的这个“她”指的当然是夭华。

小奶娃倔强地不要乌云擦,小手用力地推乌云的手,想将乌云推开,对于乌云的话一个字也听不懂,只觉得他欺负他。

乌云不顾小奶娃的推拒抵抗,为小奶娃擦拭干净唇角,再将小奶娃身上脏了的衣服都脱了,拉过被子盖住他。不管他再怎么唤,都没准备带他去看夭华。

被脱了衣服的小奶娃,白白嫩嫩,光溜溜的,像极了被剥了壳的鸡蛋,整个人动来动去,想推开压在身上的被子,一点都不配合,红红的眼睛气呼呼地瞪向乌云,喘着气。

入夜后,乌云一如之前一样,带着小奶娃离开,去另外的地方。

至于竹屋这里,乌云临走之时吩咐人守好,等他明日回来再说。

竹屋底下的密室中,夭华今夜提早半个时辰前去容觐那里,打开容觐所在的那间密室。

容觐已经在等着,看着铁门打开后便起身走向铁门,对夭华保证道:“宫主请放心。”

“恩,去吧,就按昨夜说的,自己务必小心。”夭华点了点头。

容觐颔了一下首,越过门口的夭华出去。

上方,竹屋及竹屋的周围近距离一圈都没有什么问题,能看到月光,看到夜空,还能感觉到夜风,但再往外走一点,情况一下子变得不对。

容觐普一察觉到,快速先退了回来,是阵法,今也的竹屋外面竟设下了阵法。

对于阵法,容觐自然是有所了解的,也略微懂得,但还没有到那种有把握破阵的程度,诧异今夜为何会突然这样,不得不怀疑乌云是不是察觉出什么了?

而关于阵法,夭华深谙其道,当年在魔宫中便有所研究。

再试了试后,心中有所担忧,不敢贸然闯阵试阵的容觐,不得不先回去同夭华商量商量。

密室中,夭华听到声音睁开眼,看着又这么快回来的容觐,这可真是一而再再而三了,就算她的耐心再怎么好,也总是有限的,何况还是在眼下这种时候,“今夜,又出了什么事?”

“竹屋外面,设下了阵法,不知道是不是被乌云发现什么了。就算没有,贸然闯阵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惊动乌云,还请宫主示下。”容觐平静的说完。

夭华意外了一下,“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说,外面设下了阵法,还请宫主示下。”容觐将话简洁了,重复一遍。

夭华皱了皱眉,依她这么多年来对乌云的了解,就算乌云真发现了什么,也断不会用这样的方法来试探,就不怕他们根本不上当,不去碰阵吗,这也太麻烦与没有成效了,还不如直接在外面守株待兔地等着,人一出去不就证实个正着了。

排除了这种可能性后,夭华突地问道:“那乌云,在不在竹屋中?或者那小奶娃在不在?”

容觐摇了摇头,“都不在,竹屋中没有一个人,只是点着火烛。”

如果是乌云与小奶娃一起在的话,确实还不好解释是怎么回事,需要再认真地想想。如果只有小奶娃一个人在的话,倒可以简单地解释成乌云不想外面的人进来有可能接触到小奶娃,以确保小奶娃安全。但现在,两者都不是,再联系今天白天乌云为了小奶娃心情不好与来晚一事,及外面的局面,想来应该是唐莫东泽等人终于出迷失森林,来这里了。而乌云晚上带着小奶娃不知踪影,不知道到底带着小奶娃在忙什么,只要是为了小奶娃的确很有可能没时间对付东泽唐莫等人,故设下这阵法,阻止东泽唐莫等人进来救人。

“宫主,那现在……”

“走,一起出去,本宫倒要亲自看看。”

夭华打断容觐。如果心中这一推测没错的话,现在不出去更待何时。

容觐点头,看着夭华起身后,先一步在前面带路。

上方,竹屋的外面,月明星稀。

出来的夭华,先打量了一番竹屋,并没有察觉到任何声音,透过竹屋四周飞扬起的白纱也没有看到里面有什么人,目光很快转为审视起竹屋对出去的正前方,只见正前方全是空荡荡的平地,就这么看看不出任何异样。

抉择了一番后,夭华对自己的推测越发有把握,心中已有决定,“走,一起进去,你护着本宫,本宫来破阵。”

“是。”容觐领命,紧跟在夭华的身后,与夭华一起进入阵中。

一入阵中后,白茫茫的雾顷刻间包围上来。

夭华一边接着往前走,没有停顿,一边提醒身后的容觐,“跟紧本宫,千万别走错了。”

“宫主放心。”

夭华没有再说话,破阵之前必须充分地先了解清楚眼下这个到底是什么阵,就好像治病一样得对症下药才能根治。

同一时刻,阵中的另一处,卓池一直紧跟着唐莫,一边跟一边环顾四周,思量下手之机,看得出来唐莫对她很冷漠。就算她故意跌倒,他也绝不会伸手扶她,这样的方法完全行不通。

跟在唐莫身后的,还有两名唐门中的人。其他人被白雾隔开后,都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

“啊——”忽然,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卓池毫无征兆地惊叫一声,吓得急忙往前跑两步,双手一把抓向唐莫的手臂。

唐莫不喜欢被人碰触,在卓池的手抓上来的一刹那,后退开一步,避开卓池的手,等着她解释。

落了个空的卓池,还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刚才……刚才有东西跑过。”

唐莫闻言,看向两名唐门中的人,他可一点都没有看到。

两名唐门中的人一头雾水,他们也都什么也没有看到,现在还被卓池这一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一惊一乍的。

“真的,真的有东西跑过,我看到了,很……很小的,嗖的一声就不见了……”说话间,卓池还用手拍着自己的胸口,喘息不已,没想到自己刚才都那么突然了,速度也已经很快,竟还是没能碰到唐莫,甚至连一角衣袖都没有触到,功亏一篑。而这个方法试过了,后面就不能再用同样的方法,不然就要被看穿了,那她到底还可以怎么做?卓池心中抓紧时间,再暗自思量开。

两名唐门中人听完,再四下看了看后,其中一人道:“容夫人,会不会是你看错了?”

“不会的,真的有东西跑过去了,你们再仔细看一看,真的……”卓池不松嘴,就是咬紧了自己没有看错,脸上的神色装得堪称完美,就连眼神也是。

两名唐门中人听卓池这么说,又看了看,但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唐莫听到这里,不再理会几人,继续缓步往前走,今夜必须要了解清楚这阵法,并破了这阵法才行。

“容夫人,快走吧。”两名唐门中人眼见唐莫重新往前走了,不想耽搁,连忙对卓池道,不然待会儿一转眼就要像其他人一样看不见了。

卓池捂着仍起伏不断地胸口慢慢跟上去,还喋喋不休地对两名唐门中人道:“是真的,我真的看到了,你们相信我……”

两名唐门中人不再回卓池,短短接触下来只觉这卓池也太单纯与简单了,毫无心机,有些地方还真像传闻中的那样,长得也不是特别漂亮,不知道容觐当年到底看上她什么了,非娶她不可,这在当年可是江湖中传得最沸沸扬扬的一件事,直到现在还有不少人关心着。而容觐的这次回来,在关键时刻竟背叛武林,投靠了魔宫,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当然,这些疑惑也都只是藏在两名唐门中人心里而已,不敢贸然讲出来,因为唐莫对这件事显然并不关心,从未过问与让他们调查过,他们自然不好在唐莫面前乱讲。

卓池再说了几遍,见两名唐门中人也都不再说话,这才慢慢住嘴了下去,不过表面上好像还是有些不甘心,一心想要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一样,但心底里完全不同,清楚这一变故到此算是就这么翻过去了。

白色的迷雾相隔,即便只是隔着短短的两三步,也是完全不同的道路,互相看不到对方,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进入阵中的夭华与容觐,在这时恰与唐莫等人交错而过,互相之间浑然未觉,谁也没发现谁。

个把时辰后——

行走其间的夭华略显疲惫,但还可以坚持,心中已大致了解了眼下的这个阵法,并把握住了眼下这个阵法的关键所在,示意身后的容觐接下去跟得再牢一点,准备开始破阵。

而破阵前,必须要先找到眼下这个阵法的中心位置,也就是俗话中的“龙眼”所在。

另外,破阵之时要加倍小心,目前来看这个阵法只是困住人而已,并没有其他机关与暗箭,除了让人走不出去外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可一旦开始破阵就不同了,阵法内的各种机关都会在破阵的过程中被启动,直到阵法完全破了才会停止。

夭华早在当日随乌云来,进入到桃花林,接触到桃花林中的阵法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乌云会布阵。

不过在那之前,他从未曾显露,一如自己会医术,并且医术还那么高这点一样。

各种深藏不露的本事,他掩藏得真是够深的,毫不显露!

夭华一边走,一边若有若无地勾了勾唇。不过,也是,能作为她夭华这么多年的死对头,始终与她分占半个魔宫,没点能力怎么能行。对于这朵该死的乌云,夭华不知不觉倒是越来越有兴趣跟他“斗”了。

良久后,顺利找到阵法中的“龙眼”所在,夭华停了下来。

只见,龙眼所在的地方,有一块大石,大石压在龙眼之上。

“你去推开它。”夭华对身后的容觐吩咐。

容觐点头,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轻松一下便推开了大石。

大石的周遭是草丛,细草从大石底下的边上长出来,显得大石好像一直落在这里,而不是有人特意放在这里的一样。大石的最底部,压着一块扁平的方形黑玉,与大石相比简直是牛耳朵与整头牛的比例。在没有开启阵法前,或是已经开启了,不知道人就算从这旁边走过也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去推这么大一块石头。

容觐推开大石后一眼看到了,回头请示夭华要不要将玉拿起。

夭华点头,“将玉拿给本宫。”

容觐领命,弯腰拾起地上的玉,只见被这么大块石头压着的黑玉完好无损,没有任何破损之处。

这时,密密麻麻的利箭倏然从四面八方飞射来,“嗖嗖嗖”的凌厉风声不绝于耳。

容觐立即眼疾手快地一把紧扣住夭华的手腕,带着夭华飞身而起。

夭华面不改色,冷眼朝底下密集的利箭看去。

一阵箭雨过后,底下恢复平静,周围一圈的地面上几乎已经铺了满满一层的箭矢。

容觐侧头看向夭华,见夭华对他点头,便带着夭华落下地去,然后将手中刚才拾起的黑玉递给夭华,“宫主。”

夭华接过,淡淡打量了一番。玉是好玉,黑田玉中最好的一种,通体冰凉光滑,不过就是小了一点,不然定能卖一个不错的价钱。

“宫主,接下来怎么办?四周还都是白雾。”

“走,去下一处。”找到了龙眼所在,拿走了压在龙眼上的玉,不过只是第一步。

容觐跟上。接下来这一路,不同于先前的平静,处处机关不断。

另外的地方,在夭华这边拿起黑玉的同时,也遭到了机关暗器。

东泽体力不支,还是之前出迷失森林时的那种感觉,觉得身上的力气如漏斗中的沙一样不断流失,虽流得并不是很快,甚至可以说有些慢,但怎么说也还是在流。一刹那,若非旁边的人及时相救,东泽险些被突如其来的暗器所伤。

“泽公子,你没事吧?”出手救了东泽的人,紧接着快速对东泽问道。

东泽摇了摇头。

其他几名一直跟着东泽的人,在避开了暗器后纷纷靠拢回来。

唐莫那边也是一样,也都遭到了机关暗器的突袭,所有的机关暗器几乎是同时而起的。

不久,夭华带着容觐顺利到达第二处地方,如破坏龙眼一样将那一处也给破坏,接着毫不停留前往第三处。

迷阵中,随着阵法的各处关键地方被一一破坏,各种机关暗器也越来越多,越来越让人防不胜防,空气中都开始透出一股浓浓的杀气。

容觐对夭华寸步不离,时时刻刻确保夭华的安全。

等终于到了最后一处,只见这一处乃是一块平地,四周除了些绿色的草外,什么都没有。

夭华凝眉,不可能算错的,最后一处关键地方一定在这里,随即快速将刚才破坏的那几处关键地方的方位都在脑海中准确无误地串连了一遍,而后很快锁定住眼下手掌大的一处地方,用手指指了指,“就是这里,你且用内力将它炸开,将埋在底下的东西拿出来,整个阵法自然就破了。”

“是。”容觐颔首,请夭华退后一步后,立马按夭华说的做,一掌重重击出去。

待击出的掌分毫不差落在夭华所指的地方,绿色的火霎时从地底下冒出来,犹如鬼火,并伴随着一团黄色的烟。

容觐不料,反射性地抬手,用手挡了挡眼,人也不觉后退了半步。而就在这时,就在容觐挡眼与后退之时,密密麻麻的涂抹了剧毒的银针从冒出绿色火光的地底下朝四面八方飞射开来。

夭华顿时眼疾手快地往后拉了一把容觐,“别呼吸,快退。”说完,夭华自己也迅速屏住呼吸。

容觐被这一拉后,瞬间反应过来,一边用衣袖反手一挥,挥开飞射而来的银针,一边一个转身带着夭华就飞身离去,避开身后还在继续射来的银针,直到退出三丈远外才停了下来,心中对刚才冒出来的那团绿色的火光十分不解,怎么也想不通怎会突然从地底下冒出鬼火来?鬼火在各地都甚为少见,一旦有鬼火出现过的地方,方圆十里的普通百姓往往以最快的速度马上搬离,谈之色变,其他的人也是一样。

夭华自然知道刚才那绿火根本不是什么鬼火,也一点都不可怕,只是磷光所致而已。

磷与水,或是碱作用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名叫“磷化氢”的自然气体,质量很轻,燃烧的时候往往呈现绿色的光,通常被人称之为“鬼火”。而这种磷,人的骨头里就有,想来乌云定是命人从人的尸骸骨头中取到了磷,刚才容觐那一击下,令底下的机关打了开来,使早就备好的水进入到里面去,从而造成了这一幕。然后趁着人震惊,本能地用手挡眼的时候,放出有毒的气体,再来银针暗器,致人于死地。

“宫主……”

“没事,我们回去。”夭华抬步就要往回走。

容觐有些担心,刚才那一幕还在眼前,稍微阻拦了一下,“可是宫主,刚才……”

“无妨,不过是个小小的机关罢了。现在回去,去将底下的东西取出来,四周的白雾就会马上散了。”关于磷,说起来容易,但解释起来似乎并不那么简单,这涉及到已经完全让人根深蒂固的“鬼火”二字。看容觐刚才的反应,虽说不上怕,但也有所顾忌,夭华向来懒得多费唇舌解释一些所谓的东西,也就并不多言。

容觐见夭华执意,不再说什么,一道返回去。

原地,绿色的火光已经没有,只见容觐刚才击出一掌的地方呈现一个半圆形的洞,洞内有个锦盒,锦盒已经打开了。

夭华隔着三步的距离低头看过去,可以清楚看到锦盒的底部有水,边缘处还残留着些许粉末,一切确如她料的那样。

容觐也看过去。

夭华吩咐道:“你且过去拿吧。记住,拿块巾帕隔着手,千万别直接碰,锦盒上有毒。”

容觐对夭华的命令向来无条件遵从,除了当年硬要娶卓池一事外。在夭华的命令下,容觐没有丝毫犹豫地直接走过去,用一块巾帕隔着取出了锦盒,再将锦盒底下压着那小块玉取出。

“底下还有机关,小心。”就在容觐将玉拿起之际,眼尖的夭华敏锐地发现了又一丝异样,急忙提醒容觐。

容觐自己也有防备,电光火石间反手将拿出来的锦盒推回洞中,自己一个迅疾如风地回到夭华身边,就扣住夭华的手腕飞身而起。不过,动作太快间,有些没有过于细心的考虑,容觐扣住的乃是夭华伤痕累累的左手手腕。

夭华连轻微地哼都没有哼一声,丝毫不在意这点疼痛。

底下几乎在容觐带着夭华飞身起的瞬间发出一声异常剧烈的爆炸声,火光四溅。

随着爆炸声落,四周的白雾开始被夜风吹散,天际的月光慢慢变得清晰起来,整个阵法已经完全被破。

容觐确定底下已经没有危险了后,带着夭华落下地去,松开夭华手,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竟扣了夭华的左手手腕。而她的红色衣袖将手腕遮挡着,一点也看不见她此刻手腕上的具体情况,不知道有没有伤到她手腕上的伤口,“宫主……”

“将玉给本宫。”夭华打断容觐,目光落向容觐手中刚拿到的那块小型的玉。

容觐将玉送上,递给夭华。

远处,恰好朝这边看过来的东泽,在白雾逐渐散去的情况下,一眼就看到夭华与容觐,看到两个人面对面站着,还站得很近,风吹起两人的衣袖,画面竟有些说不出的美,尤其是容觐还“专注”地看着夭华。

一刹那,东泽的心中不觉闪过丝什么。

夭华察觉到视线,朝视线而来的方向看去,也一眼看到了东泽,真是好巧,连找都不需要找了,不过他好像没有要马上过来的意思,明明看到她了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怎么,看不见本宫?还不过来!”

“是。”东泽迅速敛去脸上的神情,快步走近夭华,“宫主。”

“你倒是来得挺快。”夭华的语气喜怒难辨。

“还请宫主恕罪,我来晚了。”东泽连忙拱手,低下头去,能感觉到夭华的不悦。

一直跟随在东泽旁边的几人也急忙过来,纷纷单膝下跪,向夭华行礼,其中几人身上还带着伤,“见过宫主。”

“除了你之外,是不是还有其他人马前来?都有哪些人?”夭华没有马上让跪下的几人起来,先行对东泽问道。

“还有唐大公子也来了。以及一些名剑山庄的人,不过名剑山庄的人并没有进入到迷失森林。”东泽如实回答。

“就这些?”夭华有些不太相信的口吻。

东泽想了想,原本以为那个不知道身份的黑衣人并不重要,所以没有直接提,“还有个一袭黑衣之人,年约四五十岁,在眼下这个时候到来,还与我和唐大公子的人马一起出了迷失森林来这里,想来……”微微一顿,“想来应该也是为了宫主你来的,不过实在不知道他的身份。刚才在迷雾中分开了后,此刻也不知道他具体在哪。”

“四五十岁的黑衣人?”夭华重复了一遍这几个字。

东泽点头。

“那你且说说他的样子。”

东泽回想了一下,将对方的样子清楚地描述了一遍。

夭华听完,已经知道是谁了,忍不住笑了笑,没想到他竟然会来,就如同当年她父亲去世的时候,她没想到他会独自一人前来魔宫送她父亲最后一程一样。这个人,二十多年前可是武林中响当当的大人物,就算现在站出来也还受得起武林中人尊称他一声“前辈”。在当年,谁能想到他竟会一朝退隐,而又有谁想得到他与魔宫老宫主有交情。要不是最后那几天听自己父亲偶尔提及,她也不知道这件事。而他当时来魔宫的时候,是她亲自见了他,就连容觐也不知道。

对于一个曾经的武林中大人物,一个已经隐居,拒绝了她父亲的邀请,不愿入魔宫的人,她自然也不会挽留。在她父亲下葬了后,她便送他出了魔宫,至此再没有见过,也没有丝毫联系过。

“宫主,你可知他的身份?”见夭华听完后略微沉思,东泽隐约意识到夭华可能是认识对方的,不由问出口道。

“不认识。”夭华否认。当年她父亲提起这个人的时候,也曾交代过她千万不要暴露他的身份,不要让武林中人知道他与魔宫有染,因为一旦传出去会对他的名声有损,毕竟他当时明确拒绝了加入魔宫。这么简单地要求,夭华自然可以答应,也会遵守。

容觐有些不信,直觉告诉他夭华已经知道那个黑衣人是谁了,不过她既然否认,就是不愿说。容觐自然也就不多问,站在旁边没有说话,听着夭华继续问。

夭华接着转移开话题道:“那唐大公子呢?他现在在哪?”

“他应该与容夫人在一起。至于具体在哪,我们不久前在迷雾中分散了,眼下还不知。”

容觐的面色微微一变,“你说,唐莫现在与她在一起?”

“正是。之前在迷失森林中,她遭乌云的人追杀,险些……”东泽将遇到卓池时的情形都具体地讲述了一遍。

“看来,你夫人的演技还这么好,一下子又将跟在本宫身边多年的东泽,还有那唐门大公子都给骗过了。”夭华听着,看向容觐又是一笑,不过笑意丝毫没有深入眼底,只停留在表面,她自己之前何尝不是被那个女人的演技给骗了。而后回过视线来,夭华没有任何喜怒地重新扫了一眼面前被骗的东泽,敏锐地察觉到东泽的气色似乎不是很好,眉宇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光线的问题,好像缠绕着一丝黑气,“看来,在魔宫中呆久了,在外面行走这一套都越来越退步了,日后你也有必要再多长双眼睛。来人,马上找回其他人,并分散四周去找唐大公子,一有消息马上到竹屋汇报。”

跪在地上的几人命令,快速起身去办。

东泽有些听不懂夭华此刻的这几句话,难道那卓池有问题?可是,一番接触下来,真的丝毫也没有感觉出什么,东泽的目光不觉有些再落向容觐。

容觐面容紧绷难看。

“走,先回竹屋。”夭华一拂衣袖,当先一步走在前面。

竹屋内外,还是没有人,尤其是竹屋内,火烛点着,但却始终连个人影也没有。

夭华走进去坐下。

东泽跟着夭华走进去,容觐则站在外面并没有进入,衣袖下的手自东泽提起卓池后就再也没有松开过。

不久,有人返回来禀告,“宫主,并没有找到唐大公子,也没有找到容夫人。”

“那祭司呢?可有发现他的踪影?”

“也没有,没有看到祭司,只是碰到了几个刺杀的人,不过他们落败后都已经自尽,并没有抓住活口。”

“继续找,定要将人找到不可。另外,竹屋底下的密室囚禁了本宫许久,本宫很不高兴,马上让人下去毁了,并将这座竹屋也一并烧了,本宫不想再看见。”夭华冷冷下令,余光在下令的过程中撇向不是很远的某处,早就发现藏在那里的人了,他还真是不知死活,竟敢跑这么近来监视。

“是,属下这就去办。”返回来禀告的人领命,立即就按夭华的命令办。

不远处藏匿在那里的人,为了能听到竹屋内的声音所以才会靠这么近,隐约听到夭华下的命令后,连忙悄无声息地转身离去,前去向乌云禀告。

夭华看在眼里,起身往外走,吩咐东泽跟上,“走,一起跟过去看看,本宫倒要好好瞧一瞧这祭司躲在哪里,到底在忙什么。”找到唐莫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对于唐莫,夭华还是很有信心的,乌云想让卓池对付他,简直是班门弄斧,断不担心唐莫的安危,找唐莫不过是为了想让他解她身上的毒而已。而现在,她有容觐,又有那个前来的人,再加上唐莫,与其让乌云出手对付他们,倒不如主动出击。

东泽的武功不及容觐,再加上身体不适,故没有察觉到外面藏匿的人。

容觐也没有察觉到,听到夭华这么说,并见到夭华走出来后,才反应过来,从后面跟上去,“宫主……”

“本宫要的,一直是一个得力的左右手,一个能真正助本宫之人,你若还是放不下那个女人,无法恢复本宫要的状态,等这件事过后本宫容你离开,从今往后你也不再是本宫的人。”依容觐的武功,竟连这么一个藏匿的人都没有发现,他的种种表现不是她故意想怀疑他与不信任他,而是实在让她失望。

容觐的脚步一顿,停了下来。

夭华转而让东泽来跟踪,跟牢前方回去向乌云禀告的人,沿途留下记号,她会跟上,没有回头看容觐一眼。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