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五十七章 人马齐聚,心系夭华

迷失森林不同于一般的地方,再加上迷失森林的总体面积很大,就算以最快速度横穿过迷失森林也至少需要数个时辰。

可以说,人一旦进入其中,在不知道出入迷失森林方法的情况下,几乎不可能再出来。上次夭华竟能成功出去,对于夭华究竟如何走出去的,乌云事后并不是没有查过。

而查出来的最终结果是,夭华出去的一路上,有每隔一段距离就打断一颗树的树干。

夭华为什么要打断这些树?这些打断的树与夭华的出去究竟有什么关系?乌云后来也有让人将那些树都拖出来,亲自检查过。这一番检查下来后,心细地发现了一个以往从不曾留意过的细小规律,那就是断裂的树树干上面都有一些圈圈,并且每棵树树干上的圈圈无一例外都是一侧疏一侧密,虽然并不知这其中的原因,但已不难断定夭华能出去定与这些圈圈有关。

目前,唐莫与东泽已被困在迷失森林中,正是除去他们的最好时机。

在之前派出暗杀的人皆以失败告终下,乌云遂临时决定再派出卓池这颗棋子,希望能拿下唐莫。

卓池一进入其中后,伸手不见五指,连最起码的一只火把都没有,很快就迷失在了森林中,只能凭着直觉往前走。

与此同时,迷失森林内的另一处,带着人进来的东泽一路上尽管已经很小心,但有些机关与暗算还是防不胜防,虽然每次到最后都化险为夷,成功地反过来杀了那些在暗处设埋伏与暗杀的人,但自己的人马也损失惨重。谁都知道,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忽然,敏锐地察觉到一丝细微的声响,东泽双眼一眯,停了下来。

跟在东泽身后的人不解,其中一人快步上前询问,但刚准备开口的时候只见东泽做了个“嘘”声的动作。

下一刻,东泽转过头来,小声地对上前来的人吩咐道:“左侧前方,大约十丈左右处,有人。你且马上带三个人绕道去到他们的后方,然后与我前后夹击,这次务必要将人活捉,不得有误。”

上前来的人先是一怔,后完全明白过来,顺着东泽所说的方向看了一眼后连忙点了点头,转身走到队伍的最后面去,让走在最后面的三个人马上将手中的火把交给其他人,之后与他一起绕道去到东泽所说的那一处的后面,过程中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没多久,成功绕道到东泽所说的那一处地方后面的几人,默契地与原地的东泽一起动手。

隐藏在暗处,新一批正准备设伏的五人后知后觉感觉到不对劲,正想马上先撤的时候,已然晚了一步。刚想动手时,其中两人的颈脖已被利剑架住,另外三人也很快被拿了下来,无一幸免。

紧接着,五人的穴道分别被点。

东泽立即快速下令,道:“马上先取出他们口中所含的毒药,再仔仔细细地搜一遍身。”

“是。”拿下这五个人的几人领命,就分别扣住五人的下颚,迫使五人不得不张开嘴,三两下便取出了五人口中暗藏的毒药,然后迅速搜查起五人的身体,不放过五人身上的任何一处地方,就连束着的头发也不放过,一并检查。之前那几次,也有将人抓住过,但每次都让他们钻了空,服毒自尽了。

片刻后,确定都已经查仔细,绝没有什么问题了后,负责搜查的几人分别向东泽禀告。

东泽点头,示意他们退后一步,自己则上前了一步,走近此刻被抓住的五人,从左到右冷静地一一打量过去,“只要你们几人乖乖合作,带我出迷失森林,我断不会为难你们。”

五人咬牙不语。

“乌云现在以下犯上,囚禁宫主,罪该万死。你们再跟着他,断没有什么好处。若能趁现在尽早悔改,宫主日后不会亏待你们的。”东泽再道,先软后硬,希望能说动被抓的这五人。

五人还是不语,各个咬紧了牙,谁心里都很清楚一旦背叛了乌云,死得绝对比任何人都惨。

“看来,你们是都不准备说了。那好,来人,马上将他们都吊到树上,魔宫中有哪些刑法,相信不用我多说,你们也都很清楚。今夜,我倒要看看你们的嘴到底有多硬。”对人动刑,那是夭华经常做的事,并且下手从不留情,尤其是对那些背叛了她的人。东泽在魔宫中这么多年来,几乎还从没有专门对付过谁。但眼下,心系着夭华的安危,什么都要试一试,务求尽快出这迷失森林。心中对夭华的那份喜欢,在上次那件事下,自己已经看得很清楚。就算夭华的心底一点都没有他,甚至有些疏离他,他也还是一样。

东泽旁边的人领命,立马去周围的树干上面扯了些一圈圈缠着树干的藤条,然后训练有素地用这些藤条分别将五人都牢牢吊到前方的五棵树上,而后高举起火把,让东泽可以看得清楚一点。

东泽最后再说一遍,“我再给你们几人一次机会,也是最后的机会,你们到底带不带路?”

五人还是硬咬着牙,大有视死如归的势头,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东泽耐心耗尽,“来人,动手。”

东泽旁边的人连忙询问道:“泽公子,那不知先用哪种刑法?”

“按顺序,一样一样试过去。”具体有哪些刑法,东泽并不是很了解,只知道其中几种而已。

很快的,原地便传出了一声接一声的痛喊声。被吊的五人,没一会儿功夫后,简直已恨不得咬舌自尽,但牙齿在前一刻都已经被一颗颗硬生生打掉了,一边痛喊,一边满嘴的血不断往外喷。

东泽冷冷地看在眼里,没有半分心软,沉闷、潮湿而又不透风的空气令东泽忍不住有些咳嗽。

远处,同样被困在迷失森林中的那个一袭黑衣之人,在这时恰好经过此处,远远看着这一幕。

一会儿后,一袭黑衣之人忽然一个跃身到其中一颗树的树干上,斜靠着在树干上坐了下来,暂作休息,清楚再这样下去不行。对于迷失森林,他当年是有听说过的,也略有所了解,所以前两天快马到来的时候才会直接走了进来,但现在看来他还是有些小瞧这森林了。而当年,自己明明身为武林正派中人,却与魔教教主结识,最后还被魔教教主所救,成了莫逆之交,不过最终还是拒绝了魔教教主的邀请,没有加入魔教。一转眼,没想到都已经几十年过去了。对于薛府中的那个人,就算当年再怎么执着,甚至不惜冒天下之大不为也要将她掳劫出薛府,但这么多年来也已经放下,不再有执念。

痛喊声,嘶哑声,惨叫声……一时间不断回荡在森林中。

第二天一早,天色渐渐泛白,被折磨了整整一个晚上的五人奄奄一息,痛不欲生,已差不多被活生生剥掉了一层皮,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东泽还是不放过五人,让人继续用刑。只要他们还没有松开,没有屈服,就一直行刑下去。

另一处的卓池,自昨夜进入迷失森林后,在迷失森林中走了足足一个时辰有余,最后实在有些坚持不住,再加上刚硬生生挨了那么一掌,伤得不轻,就坐下先休息休息,心中一点也不知道如何在这一大片迷失森林中找到唐大公子唐莫,关于这点昨天那个人也没有说,不知道乌云究竟是如何安排的?

忽然,一只极为锋利的利箭直射而来,擦着卓池的手臂过去,瞬间钉入卓池身后那颗大树。

坐在地上休息的卓池顿时吓了一大跳,反射性抬头看去,再快速低头看向自己被刹那间划开了道口子的手臂,后背止不住一阵生寒,冷汗直冒,一颗心几乎一下子提到了顶点。

“卓池,看你还往哪跑。”射出利箭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乌云今早派出来追杀卓池的人。

卓池明显愣了一下,后慢慢想明白过来,连忙忍着疼痛手脚并用的从地上爬起,一边捂着受伤流血的手臂,一边跌跌撞撞摇摇晃晃地往前逃。

后面的人,紧追不舍,手中的锋利利箭不断向前射出。

卓池一边跑,一边不断地闪躲。渐渐的,越跑越吃力。

突地,在回头看的时候,一个不小心被前方地面上的石头一绊,卓池整个人人就朝地上跌去。

后面紧追的人,在卓池这一跌后,立马追了上来,手中的利箭近距离对准地上的卓池,就要当场将卓池给杀了,“你以为就凭你,逃得了吗?祭司已经吩咐了,一定要把你的尸体带回去,看容觐还敢不敢耍花招。”话落,手中的利箭就毫不犹豫的射出,对准了卓池的要害。

卓池的脑海中刹那间一片空白,虽然明知道是假的,可又完全像真的一样,命悬一线。

电光火石间,千钧一发之际,忽地,一只暗器飞射而来,瞬间打断了近距离对准卓池射出的箭,将利箭一分为二,并没入射箭之人的大腿。

“啊——”一声凄惨的痛呼声霎时猛然的响起,直穿云霄。

一刹那在生死一线间走了一遭,捡回一条命的卓池,身体还有些抑制不住的颤抖,喘息地回头看去。

而本以为入眼的会是唐莫,但没想到竟是东泽。对于东泽,卓池当初与容觐到达魔宫,在魔宫中暂时住下来的那几日曾有见过,自然还记得。

东泽庆幸自己来得及时,也庆幸幸好刚才突然隐约听到声音的时候马上赶了过来看看。不管容觐是什么样的人,也不管他当初突然背叛了武林,投靠魔宫之举多么令人不齿,非正人君子所为,但他既然已投靠了魔宫,更重要的是夭华很看重他,自然不能让卓池有事。

追杀卓池的几个人,没想到会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

中了暗器的人,此时已倒在地上抱着脚哀嚎,地面上的草地上转眼间已经染满了血。

他们几人,全都是今天一早临时奉乌云的命令前来追杀卓池的,乌云可是明确的要让他们带卓池的首级回去。

对于卓池的身份,虽然在那夜对付夭华与容觐的时候已经暴露,但外面还没有一星半点的传出去,乌云手下的人中也不是每一个都知道,这点保密工作乌云自然做得很好。为求演戏逼真,不会有任何破绽的情况下,此刻派出来追杀的这些人,一来真的完全不知道卓池的身份,二来确实奉乌云的命令杀人,也从乌云那听到了杀卓池与卓池为何会逃入迷失森林的原因,就算最后被抓住了也问不出任何东西来。

下一刻,几人迅速反应过来,急忙一把拉扯起跌倒在地上的卓池当挡箭牌,手中的利剑架上卓池的颈脖,恶狠狠道:“进入到迷失森林来,你们自己都已经自身难保了,竟然还想救人,简直找死。”

“马上放开她。”东泽冷声。

“想要我们放开她也可以,除非你先自断手臂。”

“我看,找死的人是你们。”话音刚落,又一只暗器射出,分毫不差地对准了挟持卓池之人的颈脖。

挟持着卓池之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暗器已没入他的脖子,霎时喉咙上鲜血四溅,双眼猛地睁大,浑身一僵,跟着手中的利剑就脱手掉了下去,砰的一声落地,自己也随即往后一倒,四脚朝天地“砰”倒在地上。

另外几人同样没有料到,一瞬间的呆愣后,面前的卓池的腰身已被对面而来的一根藤条卷住,一下子给带到了对面去。

东泽一边松开手中藤条的那一头,一边打量了一眼救到手的卓池,对卓池的印象不是特别深,只是认得与记得她是卓池的夫人,让卓池站到他的后面去,让后面的人保护好她,接着对前方剩下的几人警告道:“是想活,还是想生不如死,你们自己选。来人,马上去将昨夜那几个人给带到这里来,让他们都好好地看一看。”

东泽身后的人领命。

不久,被折磨了整整一夜的昨夜那五个人就被带了来。

在东泽的命令下,将这五人带过来的人再用力一把将人推了出去,推到前方那几个人的面前。

这五人已然被折磨得不成样子,浑身鲜血淋漓,皮开肉绽,惨不忍睹,倒在地上后继续不断地哀嚎,嘴中口齿不清地断断续续地吐出几个字:“杀……杀了我吧……求你……求你们杀了我吧……”

前方追杀卓池的几人不觉倒退了一步。

东泽的语气更加地冷下来,“这就是下场,你们自己想清楚了。我现在给你们一柱香时间考虑。”

斜对面,几丈开外处,一行人站在那里,不知道已经看了多久。为首的人一袭白衣,虽已被困了两天,但还是初进来时候的样子,君子如玉,倾世之姿,眉宇间却又不失强势。此人,不是唐莫,还能有谁。从决定踏入迷失森林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这一进来有多危险,也料到了会被困,但从没有后悔。

看的过程中,唐莫的余光不动声色地朝一处大树的树干上撇去一眼。

大树的树干上,一袭黑衣之人坐着,昨夜已经看东泽折磨五人折磨了一夜。今天同样听到声音,同东泽一起过来的。不过东泽并没有发现他,倒是被唐莫给发现了。一袭黑衣人坐着不动,低头朝底下的唐莫回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似乎看到了与自己来这里不尽相同的目的,那就是救夭华,故谁也没有出声。

此刻来追杀卓池的人,虽然什么也不知道,只是一看到卓池后就一路不停地追杀,但乌云暗中早已经安排与算计好了,一切就是对着唐莫的,尽管这最后似乎出了一点点小小的意外,让东泽救了卓池,但至少还是将唐莫也引了过来,让唐莫也看到了。

一时间,一个小小的卓池,几个追杀的人,几乎将进入到迷失森林中的人都聚到了一起。

站到东泽后面去的卓池,在一边听着东泽的话与一边解腰身上缠绕的藤条之际,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忽然侧头朝斜对面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斜对面那里站着的唐莫。虽然先前并没有正面见过,乌云也没有让人给她看过唐莫的画像,但应该不会错。卓池的心不觉开始紧张了起来,要知道唐莫可是唐门大公子,唐门又是以用毒见称,她要想在唐莫身上下毒无异于班门弄斧。

东泽后知后觉也看到了,侧头看了眼。

唐莫对上东泽的目光,薄唇微微勾了勾,没有走过来,继续站在那里看着。

东泽很快收回视线,心中多多少少知道唐莫来这里的目的也是为了救夭华。

在视线对上的一刻,两人虽然谁也不打招呼,但各自心中都有数。现在,没有什么比救夭华更重要。不管以前怎么样,现在也可以合作。

东泽随即趁着给追杀卓池的几人考虑的这一小段时间,转身迫不及待地先对身后的卓池询问起来,“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还有宫主呢,宫主现在如何?乌云有没有对宫主怎么样?”一连串的问题,东泽迫不及待都想知道。

卓池捂着胸口再喘息了一下,回答东泽前余光再悄悄看了眼还在那的唐莫,面不改色地回答道:“那日,相公……相公他被少林寺的住持所伤,伤得很重很重。宫主正在为相公疗伤的时候,乌……乌云就出现了。宫主身上的毒还没解,根本不是乌云的对手,最终我们都……都落入了乌云的手中。”

这些东泽都已经知道,焦急地等着卓池说下去。

斜对面的唐莫笑了笑。身上的毒还没解?她这是还不相信他给她的是真的解药?

卓池接着道:“被抓了后,我们就被他押来了这里。穿过这片迷失森林后,里面完全是另一番天地。那里还有座竹屋。我们就被……就被关入了竹屋底下的密室。昨夜,趁乌云不在,相公好不容易找到机会,想办法救了宫主,带着我与宫主逃了出来。但刚逃到迷失森林的时候,乌云的人就追上来了。相公与宫主分别和他们交手,我则被他们逼着一步步退入到了这迷失森林中。可就算这样,他们这些人还是紧追不放,追杀进来。幸好遇到了你,幸好你刚才及时出手相救。”说到这里,卓池先是一副捡回了一条命,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后双手一把抓住东泽的手臂,“你快去救相公与宫主吧,我们马上回去,他们现在都好危险。”

“那你知道怎么回去吗?”东泽急切地反问,心中每一刻都恨不得立马飞进去,去到夭华的面前,可就是进不去。现在这么对人用刑逼问,下手之狠,也都是为了此,比卓池还焦急。

“我……我不知道……”卓池的脸立即垮了下来,转头环视一圈,缓缓松开了东泽的手臂,“我连现在这是在哪里也不知道了,之前都只是一直拼命地往前跑。”

东泽不免失望。

追杀卓池的几人在卓池回答东泽这一期间,忍不住再倒退了一步,握着利剑的手也跟着越发收紧,手心上全都是汗,神情说不出的紧张与戒备。可就算是这样,就算眼下倒在面前的这五个人确实惨,他们接下来的结果恐怕也会跟他们一样,可是一想到乌云,想到乌云的手段,还是不敢背叛。

忽地,趁东泽还在问卓池之际,追杀卓池的几人把心一横,就先一步出手,豁出去拼了。

东泽察觉到声音迅速回头,面色十分难看,这些人实在太不识时务了,一挥手让身后的人马上将几人拿下,像昨夜对待五人一样处理。

没多久,刀光剑影声弱下去,各种痛喊声与惨叫声开始响起,听得人胆战心惊,毛孔都忍不住竖起来了,空气中的血腥也味越来越浓,在沉闷潮湿的空气中简直让人忍不住作呕。一眼看去,只见被抓住的所有人,包括昨夜的那五个人,全都向“肉条”一样掉在树上,各个血淋淋的,鲜血如水流一样从几个人的身上落下来。

东泽冷冷地看在眼里,心中明白,这很有可能又是一场毫无结果的用刑,不知道乌云究竟是怎么训练人的,竟可以将人训练得各个都如此嘴硬,不怕死,再又对卓池接着问刚才被打断的那个问道:“宫主现在的情况如何?”

“宫主的情况很不好,乌云他……他抓了宫主后,一直不断的折磨宫主。”

东泽的手“刷”的一下紧握成拳,骨骼咯咯作响。

斜对面几丈开外的唐莫与树上坐着的一袭黑衣之人,也都清楚地听到了。

一黑衣人之人不觉皱了皱眉,唐莫眼中则隐约闪过丝担忧,希望夭华还能继续撑着,等着他去。

这时,新受刑的追杀卓池的几个人中,有一人终于熬不住了,这些个残忍的刑法根本不是人受的,痛苦不堪、有气无力地求饶道:“我……我可以带你们进去,求你们别再用刑了,我受不了……”

“只要你不耍花招,真的带我们进去,我自然不会亏待你,说到做到。”衣袖下面的手还紧握着,东泽快速抬头看向求饶的人,接着命人将求饶的这个人给放下来,押着他在最前面带路。其余的人,则用藤条绑住双手,再串成一条,押着跟在最后面,不要漏掉一个。

卓池的面色几不可查地隐隐一变,没想到有人会屈服求饶,还这么快,但微小的变化稍纵即逝,快得不容人察觉,毕竟她的目的只是完成乌云交代的向唐莫下毒而已,其他人怎么样不关她的事,也不是属于她管的。

这样一想后,卓池脸上的神情变得一脸欣喜起来,单纯得像与容觐在一起时一样,清楚地展露在脸上,“太好了,有了他带路,我们就可以回去了,一定要救相公与宫主。”

“放心,他们一定会没事的。”东泽像是对卓池说,又像是在对自己说,心中暗暗发誓。

斜对面的唐莫与树上的黑衣人都看在眼里,现在既然有人愿意带路了,分别在后方跟上。

卓池一边走,一边开始努力思量起有什么办法接近后方的唐莫,又不引起唐莫的怀疑,要是他能走得再近一点就好了。如果前方带路的这个人是真的带路,并不耍花招的话,她动手的时间已经很短了,必须要抓紧。

一个时辰后,似乎又回到了原地,空气中到处飘散着血腥味。

东泽变脸,猛地上前几步,“你耍我!”

“我没有。”求饶带路的人口气十分坚决的否认。而刚才那番折磨下来,身上的伤口都还没有上药止血,现在又带着伤走了这么久,面容明显苍白,已经有些快走不动了,趁机要求道:“我……我要休息一下,先休息一下再……再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