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五十六章 挽情,哪跌倒从哪爬起

有与没有,既然夭华否认,乌云也就不多说,接下来办正事比较重要,“宫主,请吧。”

夭华起身下床,走过去,在石凳上坐下,将右手往石桌上面一放,粗大的铁链在夭华的动作间一直被拖拽在地上,在封闭的密室内发出一连串又一连串的声响。这世上,恐怕已经没有比她现在更识时务的人了,“那就又劳烦祭司大人你了。”

“无妨,我很愿意‘服侍’宫主。”乌云一拂衣袖,在夭华对面的石凳上坐下,手覆上夭华的手腕,先为夭华把脉。

从脉搏上来看,夭华的身体十分虚弱,失血过多,还有就是中了他的毒,不过这毒并不会伤害到夭华的身体,只会让夭华时刻无力而已,与软骨散有些异曲同工,但软骨散对人的身体有害。

除此之外,夭华的身体并没有其他什么问题。

而按理来说,他有让人每天给她送补血养身的汤药,她不应该虚弱成现在这个样子才是。

片刻后,乌云收回为夭华把脉的手,让夭华将左手给换上来,之后动手解了夭华手腕上面包扎着的带血的纱布。

只见,纱布下面那一节苍白的皓腕上全都是一道道密密麻麻的伤痕,新伤旧伤交错在一起,在烛光下触目惊心。

乌云看在眼里,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随即一只手扣住夭华的左手手腕,另一只手拿起托盘上的匕首就又划了下去,在夭华的手腕上又添一道新的口子,令流出来的血全数滴在托盘中的小圆碗内。

夭华漠然地看着,好像被划开的手腕根本不是自己的一样。不得不说,乌云这厮的手还真冷,覆上她手腕的时候简直像一块冰块覆了上来。

等血取够了,乌云如之前一样给夭华止了血,用干净的纱布包扎回去。

“真没想到祭司大人也有如此细心的时候。”撇开他取血不说,乌云给她包扎的时候确实够细心,实在少见。

乌云没有说话,包扎好了后就端着小圆碗出去了,留给夭华一个冷漠如冰的背影。

夭华冷哼了声,这一刀一刀她迟早会报回来的。

中午十分,送饭菜的人又送来了汤药。这次的汤药中,多添加了一株极其珍贵罕见的雪莲,是从密室出去后的乌云特意吩咐的,不管是对补血还是养身都有很好的效果。当然,已经加进去熬成汤药了,光看汤药的表面自然看不出来。

夭华等着送饭菜的人关上铁门出去后,与先前一样,打开了手腕上的铁链,再开启铁门,端着还热气腾腾的汤药前往容觐那里。

容觐的身体已日渐好转,在给他送剩饭剩菜的人出去后,就立即从石床上坐了起来,又开始运功调息与习练夭华教给他的那些内功心法,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加倍努力,以求尽快恢复。

夭华开启铁门进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一幕,将手中端来的碗往石桌上一放,在石凳上坐下。

容觐对夭华的脚步声已经十分熟悉,知道外面到来的人是夭华,所以并没有停止运功调息的举动。待一番运功调息结束了后,容觐边睁开眼看向夭华,边起身下床走过去,“宫主。”

“嗯,喝吧。”夭华淡淡点了点头,示意走近的容觐坐。

容觐普一坐下就敏锐地察觉到夭华手腕上包扎着的白色纱布上染着新鲜的血,那血显然是刚刚才染上去的,顿时面色倏然一变,脱口而出道:“今日,他是不是又……”

“嗯,无妨,本宫还撑得住,你别担心。倒是你自己,你今日的情况如何?可有比昨日更好?”夭华还是比较关心容觐的身体,对自己手腕上的新伤毫不介意,对渗透出来染红纱布的这点血也是一样。

容觐衣袖下的手止不住握紧起来,但眼下又还根本没有办法报仇,只能将心中的担忧与对乌云的愤怒暂时先压制下去,恢复脸上的面色回答夭华的询问。

夭华听完,较为满意,“喝吧,凉了就要失药效了。”

“宫主,我现在的身体都已经好多了,还是你喝吧。”

“本宫让你喝,你就喝,有些话不用本宫重复地讲吧?”夭华的面色明显沉下来一分。

容觐无法,知道夭华说一是一,绝不容违抗,最后终还是端起碗,将碗中的汤药一饮而尽,隐约感觉到今日的汤药与以往似乎有些不同,但具体哪里不同,又说不太上来。

夭华看着容觐喝完后,道:“今日听乌云那厮说,外面来了好几路人马。”

“好几路?”容觐敏锐地抓住这几个关键的字,重复了一遍,“除了东泽以外,难道还有其他人?”

“本宫猜测唐莫应该也来了。除此之外还真想不出其他人来。”当时反问了乌云一句,不过乌云并没有回答。而从乌云的口气,以及他说的“各路”两个字中,夭华可以肯定应该还不止这两路人马。

“唐莫?”容觐略有些意外,“宫主,他对你……”

“对本宫如何?”夭华打断容觐。

“没什么,我多言了。”被夭华这么一打断,容觐从夭华的面色中不难看出夭华的意思,立即摇了摇头,就此打住这个话题,接着将话题转回来道:“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出还有什么人会来。”

“算了,你且继续疗伤,其他事交给本宫。”夭华起身,端起碗准备回去,出来的时间快差不多了。

“等等,宫主。”容觐在这时突然想到什么,连忙叫住准备离去的夭华,自己也跟着站起身来,“宫主,既然乌云都已经知道外面来了好几路人马,那恐怕他早已经掌握东泽的行踪了,我担心他会先动手。”

这个,夭华不是没有想过,也同样有些担心。

容觐再思量了一下后,冷静地接下去道:“宫主,要不我趁这个时候冒险出去一趟?看看能不能想办法见到东泽,与东泽会一下面?要是我们出去的时候正好有东泽在外面里应外合,就更有胜算与把握了。”

夭华立马否决,“不行,你现在的身体还没有好,这样做实在太冒险了,不但见不到东泽,还会暴露我将汤药偷偷拿给你一事。到时候,且不说乌云定会加强看守,或是将我们转移,说不定还会给你带来性命之忧,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可是,东泽那边,必须要尽量联系到才行,不然我真担心他会落入乌云的手中。”

“这事交给本宫,本宫自会想办法。”当初被乌云逼着给东泽和于承写那封信的时候,没想到会有今天,信函中表面上让东泽与于承归顺乌云,暗里要东泽带着人前来迷失森林营救她与容觐。而现在,她更需要的,是东泽在外面里应外合或是简单的接应就好了。所以,她必须想办法尽快联系到东泽,不能让他进来,还有务必小心乌云,乌云已然发现他的行踪了。

容觐听夭华这么说,便不再说什么。另外,夭华来此的时间也有点久了,必须得回去了,不然就要被送饭菜的那人给发现了。

等夭华回到囚禁自己的那间密室,关上铁门后,才刚将铁链扣上手腕,就听铁门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是送饭菜的那个人来收碗了,幸好她回来的及时。

铁门开启,送饭菜的人进来将碗收了,过程中始终不发一言,也没有朝石床上面的夭华多看。

入夜,认真思量了一天的夭华,有意到外面探一探,是该到了了解了解外面情况的时候了,好为他日出去时做准备。在把握好了时间后,夭华解开手腕上的铁链,打开铁门,就一个人悄无声息地往外走。

外面,月明星稀,天地间静悄悄的,几乎能听到风声。

密室位于竹屋底下,夭华一出来,自然就看到了竹屋。

乌云此时并不在竹屋内。

整座竹屋,空荡荡的,周围一个人影也没有,但上下都还点着火烛,一圈白色的纱布在夜风中摇曳,有的被夜风吹得高高飞起。竹屋的四周种着花花草草,在月光下看上去也很美,总体就像个世外仙境,适合极了隐居。

夭华身体虚弱,再加上中毒无力,从密室出来到外面这一段路就已经走得有些喘息了,仰头看向夜空的时候眼前止不住闪过阵阵轻微的眩晕。依她这个情况,如何出得了前方的迷失森林,甚至还未到迷失森林就已经被发现与被抓了。

夭华咬了咬牙,目光再小心谨慎地环视了一圈后,趁着这个时候快速进入到竹屋内。

竹屋内的摆设很简单,底下一层就只有一张桌子,一张椅子,然后旁边一点摆着张软榻,软榻上面放着一床小小的被子。

这倒像乌云那厮的风格,他在魔宫中的住所也十分简单,不过要求任何地方都要一尘不染。

夭华打量了一番后,没什么好看的,转身上了二楼。

二楼如楼台一样,也十分的简单,只有一张竹制的躺椅,一张小软榻,与两张小木几而已。

木几的上面,分别摆放着茶杯、茶壶与一棋盘。只见,棋盘上面的白子,都已经被黑子吃了一大片了,胜负明显已分,不过黑子还是咄咄逼人的气势,如猛虎张开血盆大嘴一般似乎要将白子一个不剩的全部吞噬殆尽。

夭华缓步走过去,垂眸看了一眼,不知道是有人曾在这里与乌云对弈呢,还是乌云自己与自己对弈,就连这棋子都一颗颗光亮光亮的,几乎带着反光,要他亲自为她包扎手腕上的伤口还真是“勉强”他了。

片刻后,夭华转身准备下去,这趟出来还真是一点收获都没有。

而就在这时,就在夭华转身之时,夭华的余光忽然敏锐地捕捉到一抹浅蓝色的身影,只见她独自一个人站在远处的那条溪水边,背对着这边的竹屋,衣袂飘飘。流淌的溪水,则在月光的照耀下泛着粼粼波光,如同鱼身上的鱼鳞一样。

是她,卓池!夭华很快就认了出来。

卓池没有离开,一直留在这里,因为乌云没有让她离开。

这么久了,她几乎从未问过一句有关容觐的身体情况,更别说去看容觐了。

但不得不说,有关这些年来的点点滴滴,总是不受控制地回放在卓池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夭华站在竹屋的二楼看了一会儿,悄无声息地转身下去,返回底下的密室。

密室中的容觐,还在连夜运功调息与加倍地习练内力。

回来的夭华,在快走到囚禁自己那间密室的时候,脚步微微一顿,方向一转,便改为朝容觐所在那间密室走去。

容觐普一听到声音,急忙收了手,快速躺回去装虚弱,尽管外面传来的声音很像是夭华的,可是夭华从未在这个时候前来这里。为谨慎起见,他还是先躺下比较好。直到看到进来的人确实是夭华后,容觐才重新坐起来,一边下床一边有些疑惑地问道:“宫主,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确实有一点事。”夭华说着,在桌旁的石凳上坐下。

容觐闻言,脸上的神色不由更加严肃下来,“宫主,是什么事?”

“本宫刚才悄悄出去了一趟,准备探探外面的情况,好为日后出去做准备。”

容觐点头,虽然很危险,但夭华都已经去过了,现在又已经回来了,等着夭华继续说下去。

“本宫出去的时候,没有看到乌云,也没有看到其他什么人,只看到了……”微微一顿,夭华略抬头对上容觐的脸,示意容觐先坐下,然后在容觐的目光下缓缓吐出后面那两个字,“卓池。”

容觐的面色霎时微微一变,但很快又克制了下去,前后不过一刹那的时间而已,等着夭华再继续往下说。

夭华将容觐脸上的变化悉数收入眼底,更将容觐的克制看得清清楚楚,“看来,在对待卓池这个问题上,你已经能够控制住自己的心与情绪了,这很好。那本宫就接下去说了,你可要给本宫听好了,本宫明天晚上的这个时候会过来这里,打开你密室的铁门让你出去。本宫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好,务必想办法将卓池拉到我们这边来,或说动卓池传本宫的密信出去,传给东泽。就算她从一开始就是乌云的人,是有目的来接近你的,但你们毕竟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本宫想再怎么样她对你也总会有点情在。能不能成功,就看你到时候怎么做了。”

容觐顿时倏然站起身来,岂会听不出夭华话中的“看你怎么做”几个字是什么意思。

“这是命令。本宫的话,本宫不想再说一遍,你现在还有一天时间准备。”话说到此,没有转圜的余地,夭华就站起身来往外走,闭合上铁门。

容觐衣袖下的手已然彻底紧握成拳,指间深深抠入掌心亦毫无所觉。卓池,这个蒙骗了他这么多年的女人,这段时间来他一直克制着自己再想到她,不保证自己下次见到她的时候会不会出手杀了她。可是现在,夭华竟要他再去见她,并且还要他用感情去说动卓池,好像祈求那样去把卓池给求回来。

突地,容觐一拳打在面前的石桌上,厚实的石桌刹那间四分五裂,碎了一地,发出一阵巨响。

外面才离去的夭华清晰听到,面色微微变了变,快速返回来,打开铁门进入。

只见,此时的密室内已一地碎石,最大的那两块滚在一旁。

容觐在打碎了石桌后终于稳定下来,这才蓦然意识到自己究竟做了什么。要知道,他现在在送饭菜的人与乌云的眼中都是个奄奄一息,随时有可能会死的人,怎么能有力气打碎这么厚的石桌?一旦明天一早被送饭菜的人看到,不就马上暴露了。而他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断不是乌云的对手。

下一刻,容觐快速看向重新进来的夭华。

夭华压制下心头的怒气,不怒反笑,“你这是故意砸给本宫看呢?”

“宫主,我……”

“如果你觉得还不够,这不还有两张石凳与一张石床,你随便砸,在本宫的面前当着本宫的面砸,用力的砸,也正好让本宫亲眼看看你的身体具体恢复得怎么样了。若这样还不够,本宫现在人站在这里,要不要在本宫身上解解气?”说到最后三个字的时候,虽还是平静无波的神色,但夭华的话中冷冽得已然冰冻三尺。

容觐顿时单膝下跪,跪了下来,“容觐不敢。”

“做都已经做了,还不敢?”

“宫主,我……我只是一时……一时冲动……”他真的不是故意砸给夭华看得,只是气自己,竟然被一个女人玩得团团转而不自知,现在还要去挽回她。他真的忍不住,没有别的意思。

见容觐跪下,夭华语气这才有些略微缓和下来,但并没有开口让容觐起来。刚才那一下,幸亏密室内外没有人看守,也幸亏现在上面没有什么人,不然一切都晚了,“记得你上一次跪本宫,都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当时,你还是在魔宫中,本宫至今还记得你那时说的话,你说你绝不会辜负本宫的期望,还说让本宫放心,但到头来却公然违抗本宫的命令。本宫当时已经原谅了你一次,事后也没有追究,让你离开这么多年。如今,是你自己看走了眼,被自己选上的女人给算计了,还连带着连累了本宫。本宫能原谅你一次,但绝没有第二次。若无法将功赎罪,那以后也就别再叫我‘本宫’了,我也再不是你的市面‘本宫’,更不必跪我了。”话落,夭华转身离去。

容觐连忙起身追出去,在外面的走道上追上夭华,“宫主,还请你再……再给我一次机会。”

夭华停下,看向面前追上来后挡在她面前的容觐,“这就对了。本宫还不妨送你一句话,在哪里跌倒,就在哪爬起来。”

容觐目光一侧,看向他处,深深吸了口气后又将目光转回来,对上夭华的眼睛,心中终做下最后的决定,尽管这决定已然让他衣袖下面的手扣肉掌心的肤肉,整只拳头都鲜血淋漓。不过,密室内的石桌已破,明天送饭菜的人一来就马上看见了,必然会立即通知乌云,这要如何弥补才行?“宫主,但那石桌……”

“幸好本宫那间密室中有一张一模一样的石桌,你且趁现在马上连夜换回来。”竹屋不是很大,竹屋底下的密室一共只有两间,夭华这段时间已经摸得很清楚了,不然就可以到其他密室中换一张了。

“可是这样一来,宫主你……”容觐不免有些担心。

“放心,本宫还应付得过去。”

容觐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那走吧,事不宜迟,马上去本宫那间密室,随本宫来。”夭华说着,越过容觐接着往前走。

在走出了几步后,夭华发现后方的容觐并没有跟上来,回过头看去,只见隔着这么几步路,他的面容在昏暗的烛光下已经有些看不清晰,不知道他又在想什么,“快点。”

容觐没有立即动,“当年,老宫主去世的时候,我曾受老宫主临终前的命令,也曾在老宫主面前发过誓,无论如何也定要协助宫主你,但没想到到头来却一次又一次……最后还害宫主你身陷囹圄,我真的……”

“好了,这些话不用多说,谁能帮本宫,谁有异心,本宫心里有数。本宫也知道现在逼你这么做,是有些为难你,但这是我们眼下联系东泽的唯一方法。就目前而言,不管是你,还是本宫,都不可能去到迷失森林那边,也不可能见到东泽,只能这么做。”这些感叹的话,夭华不想听,也没有什么意义,只要容觐自己心里知道与记住就好。对于他,她一直以来还是十分看重的,一如现在。等逃离了这里后,她也还会再重用他。对于跟着她的人,她最重要的要求就是——忠心,有了这点后其他什么都好说,她也不是那种冷血至极的人。

容觐点头,压下心头蓦然而起的这些感叹与歉意,以及后面还未说完的那些话。

事不宜迟,夭华随即与容觐一道快速前往囚禁她的那间密室,让容觐将她密室中的石桌搬过去,再将他密室中碎了一地的石桌都搬到她那边去。

等弄好一切,夭华让容觐先回囚禁他自己那间密室,明日再见。

第二天中午,送饭菜的人前来打开铁门进入,一眼看到夭华密室内碎了一地的石桌,先是怔了一下,后快速看向石床上面色苍白的夭华,及夭华唇角的那缕血,急忙离开密室去向乌云禀告。

不久,乌云到来,这还是他除取血以外的日子第一次来密室,进入密室后淡淡摆了摆手让身后的人退下。

前去禀告乌云及跟在乌云身后回来的送饭菜之人,连忙躬身退出去。

夭华在这时拭了拭唇角的血,有意在乌云到来后才擦,让乌云看见。

“看来,宫主似乎又不乖了。”良久,面色低沉的乌云终于开口,低沉平稳的声音情绪难辨。

夭华虚弱地笑了笑,“祭司大人该不会真愚蠢得以为本宫已经完全认命,从今往后都乖乖地在这里等死了吧?”

“难怪你的身体会虚弱得这么厉害,我还以为之前让人送来的那些汤药对你的身体不管用。怎么样,现在连石桌都能打破了,是不是恢复得不错?”现在下在夭华身上的毒,对夭华的身体没有害,所以就算夭华强行运功,也不会对夭华的身体造成什么实质性损害,故把脉也拔不出来,只能把出夭华的脉息虚弱而已。不过,就算夭华再怎么运功,最终也不可能会有什么用,这一点乌云一直很肯定。但现在看来,他似乎又小觑她了,她竟然能打破石桌了,看来他有必要再加重分量。

“希望吧。”夭华模棱两可,心底暗暗希望能骗过乌云,千万不要被乌云看出破绽才好。

半个时辰左右后,乌云离去,这件事暂时先这样被夭华给骗了下来,最终并没有引起乌云的怀疑,但也换来了乌云加重分量的毒。

在乌云离开后,夭华几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甚至每次喘息都感觉有气无力。

傍晚左右,送饭菜的人又送来汤药。看到石床上面虚弱得不成样子的夭华后,送饭菜的人犹豫着要不要送到夭华的手中去,但最终还是只是放在了石桌上,不发一言地转身下去。

夭华紧紧咬了咬牙后,才勉强下床,去到桌边坐下。在下午的时候,乌云已经让人送了一张新的石桌进来,地上的那些碎石也都已经收拾下去了。

夭华一坐下后,几乎再没有一丝力气,喘息了一阵后才勉强端起桌上的汤药,之后一饮而尽,这次就不送去给容觐了,一来实在是没有这个力气过去了,二来也让容觐再好好地想想晚上要怎么做,但愿这一碗汤药下去到半夜的时候能够让她稍微有所恢复。

夜半,躺在石床上休息了个把时辰的夭华起身,打开铁链与铁门,前往容觐那里。

容觐的密室中,当夭华来的时候,容觐依旧在运功调息与习练内功,心中一来一直很担心夭华,不知道夭华怎么样了,能否瞒过乌云的眼睛?二来几乎从未有过的希望时间能过得慢一点。

安静中,忽然,只听外面传来脚步声,步伐十分虚浮,一会儿后铁门开启,到来的夭华有气无力地靠在铁门上。

容觐连忙起身过去扶,将夭华扶到桌边的石凳上坐下,“宫主,你怎么了?乌云他……”

“本宫没事。本宫昨夜出去的时候,外面什么人也没有,只看到卓池,不知道今日你出去是不是一样。记住,若是实在不行,打晕她,就让她当自己做了个梦好了,你自己务必小心。”夭华虚弱地摇了摇头,快速交代起来,然后点了点头,示意容觐去吧,别耽搁时间。

容觐握了握拳,艰难地点头,“宫主放心。”

“本宫放不放心,就看你出去后怎么做了。”

容觐不再多言,转身出去。

夭华在容觐出去后独自一个人慢慢返回自己那间密室,等着容觐的好消息。

容觐一路出去,没多久便到了上面,一如夭华昨夜出去时一样,一眼先看到了竹屋,小心打量了一番周围的情况后,并没有发现什么人,灯火通明的竹屋内更是空荡荡的。

卓池独自一人站在远处的那条溪水边,看着夜幕下淌淌流动的溪水。

宁静中,看到卓池的容觐,从卓池的后方一路走过来。

卓池不会武功,再加上心不在焉,一点也没有察觉到。

剩下的最后几步,容觐走得很慢。

直到走到卓池的身后,容觐才开口,称呼熟悉而又透着一丝陌生,所有的情绪都强行压制在心底,就算心底再怎么起伏波荡,表面上也硬是没有丝毫显露出来,“池儿……”

卓池刹那间反射性地转身回头,难以置信地看向出现在身后的容觐,他不是被关在密室中奄奄一息吗?他怎么出来的?并且身体好像已经好了一样,“你……”伴随着话,卓池忍不住倒退了一步。而她的身后现在正对着溪水,这一退后脚步一个踩空,人就往后倒去。

容觐眼疾手快地出手,一把拉住卓池的手腕,将向后跌去的卓池往自己身体一拉,画面依稀与当年初次见面时相重合,但容觐垂在身侧被衣袖遮挡住的右手在这一过程中一直紧握着,与伸出拉卓池的手截然相反,一如容觐此刻的心底与表面上截然相反一样,一字一顿道:“如果我说,我可以原谅你,只要你从今往后不再为乌云做事,与乌云断绝关系,我可以再带着你去塞外,过之前的日子,再不回来。”

卓池的心不觉懵然一动,在塞外的那几年是她与他过得最开心与轻松的日子,也是她快忘记自己身份忘记得最多的日子,也确实蒙生过与容觐两个人一直生活在塞外的念头,可是如今一切都已经晚了,已经无法回头,也回不了头。她不能背叛乌云,也不敢背叛。

“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从头开始。我们……”话未说完,忽然容觐敏锐地察觉到有人往这边而来了,顿时眼疾手快地点了卓池身上的睡穴,一拂衣袖迅速离去。

被突然点了睡穴的卓池,在容觐的身后“砰”的一声倒了下去。

容觐没有回头,很快回到竹屋,放回底下的密室。

夭华所在的密室中,夭华还在等着。

容觐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先朝夭华的密室走去,那密室的铁门开着一条缝,夭华还没有关上。

容觐推门进去,只见夭华坐在石床上,后背靠着身后的石壁,“宫主。”

“这么快回来了?情况怎么样?”夭华睁开眼问道。

“出去时外面没有人。在溪水边正对她说话的时候,有人来了,所以我就先回来了。”容觐如实回答。

“看来,只能等明天了。对了,可有看清是什么人来了?”乌云到底去哪与去做什么了,夭华从昨夜开始就一直很好奇与疑惑。而今天从送饭菜的人去禀告乌云,到乌云前来密室的这短短时间,不难看出乌云绝对是在上面的竹屋内的。这也就是说乌云晚上离开了,白天却回来了,那这一个晚上他究竟干什么去了?

“没有看清,应该只是乌云的手下。”

“那好,你且回去吧。希望有了今天这第一次,后面能更加顺利。本宫现在担心东泽,你最好越快办好越好。”

“……是。”容觐点头,转身出去,并顺道将铁门给锁回去,返回自己那间密室。

密室上方,竹屋外,远处的溪水边,也不知道具体过了多久,睡过去的卓池被夜风冻醒,睁开眼醒过来,脑海中还依稀残留着睡过去前的画面,她看到容觐出现在她身后,并对她说重新开始。可是,这怎么可能,一定是她做梦了,但她怎么无缘无故的睡了过去?

看看时间,她睡过去应该不久。

再努力想了想后,卓池从地上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这时,有人快步朝这边而来,脚步声很明显。

卓池这次听到,快速回头看去。

到来的人,也就是先前容觐看到的那人,在快到卓池面前后,边走边道:“祭司有令,让你马上前去迷失森林,想办法将这毒下在唐莫的身上。”说着,到来的人将一只白色的小瓷瓶递给卓池,接着又递上一只,“另外,这是解药,你先将毒下在自己的身上,然后服下解药,想办法让唐莫闻到你手上涂抹毒药后散发出来的无色无味气体。”

“可是,他是唐门大公子。”卓池接过两只瓷瓶,完全没有把握。

“这是祭司的密令。怎么,你想违抗?”到来的人立即沉下脸来。

卓池立即低下头吐出两个字,“不敢。”

“不敢就好,马上准备一下吧。了还有,祭司让我告诉你,外面的人都还不知道你是祭司的人,都还以为你是容觐的妻子,容觐现在又是宫主的人,祭司让你就利用这层身边,明白了吗?”

“好,我知道了。”卓池点头。

“那走吧,快走。”到来的人催促起来,让卓池走前面。

卓池不疑有他,先一步走在前面。突然,身后袭来一掌,卓池整个人被打飞了出去。

“这样才像好不容易逃脱的人,才不会让唐莫怀疑。”出手的人,自然是此刻到来传乌云话的人,伤卓池也是乌云的吩咐。看着卓池着实伤得不清后,到来的人越过倒在地上唇角流血的卓池,离去。

卓池趴在地上喘息了一下,随后咬牙爬起来,跌跌撞撞地跟上前面的人。

迷失森林处,等到后了,带卓池来此人回头看向卓池,“人都已经在里面,后面的就看你的了,进去吧。”

卓池微微一颤,只见前方的迷失森林漆黑一片,简直如同黑墨一般。

“快点。”带卓池来的人立即催促起来。

卓池看了看手中的小瓷瓶,又看了看面前的人,再回头看了一眼,不论什么时候她都已经回不了头,从第一天成为乌云的人开始一切就已由不得她。

卓池深吸了口气,小瓷瓶中的液体倒入手中,擦了擦手,再服下解药,就一个人孤身走向前方的迷失森林。

很快的,卓池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迷失森林中。带卓池来此的人,看到这里后,转身离开,前去向乌云禀告。

乌云这两天都没有留在竹屋,不过并没有离开这里。

进入迷失森林中的东泽与唐莫,都已经被困在迷失森林中已久,包括策马而来的那个一袭黑衣的男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