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五十五章 取血,囚禁妖女的日子

夭华余光朝石桌上的托盘看过去,只见那托盘中有一把锋利的匕首,一只白色的小圆碗,还有一叠整齐的白色纱布,不知道乌云究竟意欲何为?如果只是想折磨她的话,只需要最前面的那把匕首就可以了。

密室内的光线,不算很亮,但也不算暗,石壁上的灯槽中有点着火烛。

夭华抿了抿唇,不语,等着乌云自己说清楚今日的具体来意。

乌云在夭华的目光下,不紧不慢地伸手,自己的从衣袖中取出一只白色的小瓷瓶。

夭华继续看在眼里,若非敏锐地察觉出乌云拿出来的小瓷瓶大小与她那夜塞入容觐手中的小瓷瓶略有些不同,险些以为塞给容觐的小瓷瓶被乌云给搜出来了,乌云现在是来兴师问罪的。

“这是解你身上所中的‘软骨散’的解药。”乌云言简意赅,说完后将小瓷瓶朝石床上的夭华一扔。

夭华抬手接,动作间扯动锁在手腕上的粗大铁链,发出一连串铁链撞击的声响,在只有两个人的封闭密室内尤显清晰。

夭华不在意,谁让她自己现在沦为阶下囚了呢,真是好一个风水轮流转,两根手指捏着接住的小瓷瓶摇了摇,漫不经心地打量了一眼,“祭司大人,难不成你突然良心发现,知道自己错了,要放了本宫?”

“你觉得呢?”乌云不答反问。

“那这是?”夭华挑眉,“不知祭司能否解释解释?”

“宫主服下后不就知道了。”不同于刚才的直接,乌云在此处故意打了个哑谜。

夭华笑,把玩起手中的小瓷瓶,“那本宫怎么知道这究竟是真的解药,还是假的解药?”微微一顿,夭华脸上的笑容依稀加深,“如果本宫不服呢?”

“这可由不得宫主你了。不过,我还是劝宫主自己乖乖服下会比较好。”

“若本宫就是不呢?”夭华心中的戒备不觉暗暗加深,不知道乌云究竟打什么主意,一时间竟有些完全琢磨不透。

“看来,关了这么些天,倒是将宫主给关‘愚笨’去了,不再像那夜那么聪明。”

“若论聪明,天底下又有谁能比得上祭司呢?本宫如今可断不敢跟祭司你比较。”

“看来,宫主是确定连这也要我亲自动手了。”

“看来,祭司大人接下去要做的事实在不简单,竟不惜如此‘屈尊降贵’也要服侍本宫吃药,本宫可真是比在魔宫中时还有面子了。”看似没有硝烟,但你一言我一句,仍透着一股唇枪舌战的味道,谁也不退让,密室内的气氛丝丝缕缕凝结。

“如果这就算有面子的话,那待会儿‘服侍’完宫主吃药,相信还会有倍感面子的事让宫主体验体验。”

“哦?那本宫倒有些忍不住拭目以待了。只希望祭司大人千万别说空话,让本宫失望。”

“放心。”乌云薄唇再一勾,不再继续废话下去,抬步就走向石床上面的夭华,在走到夭华所在的石床边后一把扣向夭华捏着小瓷瓶的那只手。

夭华反应敏捷地快速侧身一躲,从石床的另一边落下地去,并反手还了乌云一掌。

乌云轻松地避开。

转眼间,两人在封闭的密室内大打出手,交起手来。

夭华身上的软骨散之毒还没有解,那夜又受容觐体内气血翻涌以致反噬的影响,再加上如今又被关了这么些天,情况已然比那夜更严重与糟糕,更加不是乌云的对手,表面上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大碍的样子不过是故意维持与装出来的而已。而那夜她之所以会乖乖束手就擒,就是因为清楚自己当时的情况,没有任何胜算。眼下,确如乌云所言,她如果聪明的话,就绝对应该像那夜一样。可是,有一点不同的是,那夜她有把握乌云暂时不会杀她,只会先拿她来威胁魔宫中的于承和东泽,可面对乌云此时此刻的举动,她实在捉摸不透,没有一点把握,故明知道没有任何胜算,也还是忍不住动手抵抗。

密室外面的人,全都已经出去,并没有留在铁门外面把守。

密室内的打斗声,铁链拉扯撞击的声音,石凳破碎的声音,石壁的回声……等等等等,渐渐的,透过铁门与铁门上面的口不断往外传。

许久,密室内的声音终于渐渐轻了下去,密室内的两人胜负已分。

只见,夭华被乌云点了身上的穴道,动荡不得的笔直立在密室内的正中央,面色苍白,唇角残留着一缕红色的血。

至于夭华手中之前接住的那只小瓷瓶,在打斗过程中早已经被夭华给捏碎了,瓷瓶的白色碎片掉在地上,里面的黑色药丸滚落在一旁。

乌云自然还有后备的解药,对于动了手后被制服的夭华轻笑了一声,明显笑夭华这个时候了还不识时务。之后,夭华的目光下又从衣袖中取出了一只小瓷瓶,将小瓷瓶中的药倒出来,再一手扣住夭华的下颚,迫使夭华不得不张开嘴,另一只手就将解药送入夭华口中,最后抬了一下夭华的下颚,迫使夭华硬生生将口中的药丸吞下去,直到清清楚楚看到夭华的喉咙滚动了一下后才满意。

夭华想咳嗽又咳不出来,到这一步本该恼怒至极,但最终却不怒反笑。

乌云接着走到夭华的身后去,站在夭华的背后,然后手掌覆上夭华的后背,亲自运功试着为夭华调息起来。

夭华顿时立即感到一股浑厚有力的内力输入到自己的体内,并渐渐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内力竟开始恢复起来。

除此之外,夭华暂时还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看来,乌云这厮迫使她服下的的确是真的解药。

只是,越是如此,夭华心中的疑惑就越甚,同时也越发捉摸不透乌云的意图。

良久,在感觉到体内的内力都已经基本上回来了,并且身体也快差不多了的时候,夭华突然毫无征兆地猛然运功,用尽全力刹那间冲开了身上被点的穴道,随即反向运功,以最快的速度欲瞬间将乌云还在输的内力逆向反推回去,重创乌云。另外她现在双手手腕还被铁链牢牢地锁着,一招不成功的话,后面将对他十分不利,她必须得一朝取胜,不能失手。

乌云的武功之高与内力之深,多年来一直与夭华不相伯仲,这次要不是事先巧妙地设计好,让夭华中了软骨散之毒,以及故意在那个关键时刻在容觐的面前说破卓池的身份,引得容觐气血翻涌与反噬,以致连累身后为他运功的夭华,也不可能让夭华乖乖束手就擒,此刻也就不可能这么轻易打败夭华。所以,运功为夭华调息到何种程度,夭华就能冲开自己身上的穴道,乌云心中自然十分有数。并且,依照他对夭华的了解,对于夭华具体会在什么时候动手反击他也了如指掌,故几乎是在的夭华动手的瞬间,乌云说时迟那时快,急急撤回手,于危及关头险险避过了夭华的暗算。

夭华没想到这样也能被乌云避开,他的反应可够快的,可恶。

下一瞬,两人对上一掌,分别后退了数步。

乌云一点也不生气,也没有懊恼,“看来,你的身体恢复得不错。”

“这就要多谢祭司大人了,没想到几天不见,祭司大人竟然转性了,真是让人意外。”夭华冷笑,重新审视一遍自己目前的处境。

“是吗?那宫主可真要再运功试试了。”乌云也笑,余光有意无意地瞥向石壁上面的灯槽上还在燃烧着的灯芯,后面不紧不慢地补上半句,“宫主真以为我会没有事先防备?”

夭华的面色隐隐一变,马上暗自运了运功,顿时眼前闪过一阵眩晕,体内的力气又骤然消失。

“好了,相信宫主也感觉出来了。不过还请宫主放心,这灯芯上面的毒非但没有任何毒性,还会有助于宫主的身体,只是再度令宫主浑身无力罢了。至于你身上的软骨散之毒,我刚才的确为你解了。”事实上,灯芯燃烧后放出的气体无色无味,并没有毒,人吸入后并不会怎么样,但一旦配上他给夭华服下的解药,就成了另一种令人失去力气的毒了。而一旦运功过后,毒就会发作。在还没有运功前,丝毫也感觉不出来。再怎么样,他好不容易抓住了她,怎么可能做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事,她根本想都别想。

“解了一种,又换上另一种,祭司就不嫌麻烦吗?”这朵该死的乌云,连名字都比别人难听,可恶,没想到他竟然会来这样一招,真是防不胜防,她可记得这石壁上面燃烧的灯芯是昨夜就换上去的,到现在都已经整整几个时辰人,人要想不吸取一丝气体,除非从昨夜一直屏息到现在。可这么长的时间,除非神仙才能做到。

“我还以为宫主会体谅我的用心,不想宫主一直受软骨散毒的侵害呢。”

“这份用心,本宫可担待不起。”夭华黑脸。

“那好,废话就不多说了,我今日前来,就是要取一点宫主身上的血。”乌云的面色倏一正。

夭华忍不住笑出声来,“想要本宫身上的血?本宫已是你的阶下囚,又中了你的软骨散之毒,你便是要本宫的命,本宫怕也只能双手奉上了,用得着这么麻烦吗?”微微一顿,夭华双眼刹那间眯了眯,显然突然想到了什么,“还是说,你拿本宫的血到底去做什么?必须要在本宫身体没有什么问题的情况下取血?”

说到这,夭华越想越肯定,也正好解释了他刚才说的那句“灯芯上面的毒有助于她身体”几个字了。

乌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今日取血是真,并且取的必须是她身体在没有任何问题时候的血,这也就是他现在为什么要这么麻烦的为她换一种毒,并且运功尽快为她恢复身体的原因。或者,可以换句简单一点的话说,他要取她身上没有问题的血。

“你到底取本宫的血去做什么?”夭华再问,双眼已越发眯起来。

乌云没有回答,也不会回答,指尖一弹再度点了夭华身上的穴道,然后走近夭华,扣住夭华的肩膀将夭华按坐在没有破损的那张石凳上,之后一只手扣住夭华的左手,将夭华的左手固定在托盘中的白色小圆碗上方,另一只手拿起托盘上面的那一把匕首,没有的停顿与犹豫地划开夭华的手腕,令夭华的血都滴在小圆碗中,直到小圆碗中的血快到半碗的时候,才给夭华止了血,最后给夭华包扎上伤口,带着碗中的血头也不回离去。

这点痛,夭华完全不在乎,只是乌云到底拿她的血去做什么?夭华实在想不出来。

接下来的日子,乌云每隔三天出现一次,每一次都在夭华的身上取小半碗血,并且每一次都亲力亲为。

一转眼,一月过去,夭华的左手手腕上已经伤痕累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期间,乌云每天特地吩咐人送各种人参灵芝汤来,使夭华可以补充元气。但再怎么补,这半碗半碗的血出去,夭华的身体还是完全虚弱了下来-

这日,同样的老时间,乌云又一次亲自前来,进入密室中。

夭华虚弱归虚弱,还是那慵懒的样子,人坐在石床上,后背靠着身后的石壁,左脚平直往前,右脚曲起,右手的手手忖抵在膝盖上面,手掌则支着头,红色的衣摆沿着石床垂落,“祭司大可真准时啊。”

“总不能让宫主等太久。”开启的石门,在乌云身后合上。

“还是祭司大人念旧,时至今日竟还称呼本宫一声‘宫主’,要是换了其他人,本宫可真想不出来。”

“只要本祭司一日还未坐上魔宫宫主的位置,一日还未返回魔宫,宫主便还是宫主,这一点永远不会变。”听上去倒确实念旧的很。

夭华笑笑,不觉点了点头,“对了,这么久了,你一直不肯说到底拿本宫的血去做什么,那不如让本宫猜猜,这世上能让祭司大人如此亲力亲为的,恐怕也只有那个小奶娃了,这血拿去与他有关?”

乌云不答。

夭华注意着乌云脸上的神色,不漏过一丝一毫,在等不到乌云的回答后继续道:“大夫与唐大公子都曾说过,这个小奶娃身体比一般孩子虚弱,本宫看多了也有同感,祭司难不成是拿本宫的血去医治他的身体?”

乌云还是不答。

“可是,本宫与他,从头到尾都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还是说,祭司大人要告诉本宫一些本宫所不知道的事?比方说本宫的父亲在外面有什么私生女?或者说本宫的娘在外面与别的男人生了女儿?然后那个女儿再跟祭司大人生了这个奶娃,这样倒也能扯上点关系,长得像也确实有可能。”前面这种可能性,夭华其实可以完全否决,只是说说而已,因为她十分十分肯定,自己断不存在什么所谓的孪生姐妹,或是其他的什么姐妹,这具身体的父亲也不可能在外面与别的女人有什么私生女,因为这具身体的父亲一直很爱她母亲,这么多年来身为堂堂的魔宫老宫主,也没有再娶,身边也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至于她母亲,夭华倒是没有什么印象,父亲也没有多说过,甚至没有说她如今究竟在哪,是生是死,就连临死前也没说。

很多时候,夭华也有想过,这具身体的娘必然已经死了,不然,依她父亲,也就是魔宫老宫主的狂妄霸性,怎么可能会让她在外面,不将她带回来。而她父亲死的时候,如果她娘还活着,怎么可能不回来送最后一程,倒是个别她父亲的莫逆之交赶来了魔宫送了她父亲一程。

乌云仍旧不语,任由夭华猜测,不给任何答案。

半个时辰左右后,乌云与之前那十来次一样,带着刚取的半碗血离去。

封闭,只有铁门上面一小个窗口的密室内,还到处冲刺着血腥味,浓得化不开,挥之不去。

夭华的身体越发虚弱,此刻便是解开了身上的毒,也已经不是乌云的对手,手腕上面的白色纱布上还明显渗出血来,红与白相间异常醒目。有时候夭华甚至忍不住想,乌云大费周章的摆下这一切,与其说他是想夺得魔宫宫主之位,倒不如说他是想取她身上的血,因为这么久了,乌云还在这里,也没有再逼她写什么书信传回去给于承和东泽,好像对魔宫已经一点都不上心了一样。

乌云,她发现她真是有些越来越不了解他了。

与此同时的迷失森林外,已然赶来数批人马。

其中一批,自然是唐莫,唐门中的人。另一批,是悄然从魔宫出来的东泽。还有一批,则是薛三。

另外,也有不少名剑山庄的人前来。唐门二公子唐钰与名剑山庄中的人一道。这批人,不同于唐莫与东泽,完全是为了明敏来的。

唐莫那日在小别院中与乌云交手,这还是他们之间第一次交手,最终胜负难分,但林城中乌云的人马俨然比他来得多,后来乌云先一步离去,召来的人马抵挡了他与他的人一阵子。这可完全不像是乌云的作风,他当时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可被那一下阻挡,再想追的时候,乌云已然不见了,他后来派人查也查不出来。直到一个月前,才终于查到夭华竟然已经落入了乌云的手中,被关在这迷失森林里面。

东泽与于承,在夭华带着乌云离开魔宫的那天,被夭华安排留守魔宫,没想到有一天会突然收到夭华的密函,嘱咐他们务必守好魔宫,他们那时才知道夭华出事了。再后来,再次收到夭华的信函,那信函上面的内容与之前那次完全不同了,要唐莫从此归顺乌云。不过,这也只是字面上的意思而已,内里还另有乾坤,除他与于承外,没有人能看得出来。

他与于承立即按顺序择取其中的那几个字,从而立即得到了夭华的另一道命令。

于是,他与于承表面上与乌云通讯,讨价还价开出要亲眼见一见夭华等条件,来拖延时间。而暗地里,他则带着一批人悄悄出了魔宫,赶来迷失森林。

至于薛三,他到来的目的与之前亲自前往魔宫的目的相同。

那日,夭华离开后,就有大批人马包围了岸边的那些船,直接防火烧了所有的船只。

幸好他走得快,不然就算不被活活烧死,也定然被发现行踪了。

相对于迷失森林外的热闹,迷失森林内还平静地像水潭中的水。

竹屋的一楼内,乌云正坐在桌边品着茶。

小奶娃自从回到乌云的身边后,小身子一天比一天好,小脸上也有笑容了,偶尔还白里透红,红彤彤的,不过明显比以往更黏乌云,一天到晚要拉着乌云,一看不到乌云就有些害怕,显然之前的种种惊吓都还影响着小奶娃。此刻,乌云坐在桌边品茶,小奶娃趴着桌子上面努力想跑,一只手手中还拽着乌云的一角衣摆紧紧不放,不时抬头看一眼乌云,也不时捂住自己的小嘴笑,不知道到底在笑什么。

乌云再喝了口茶手,腾出一只手来,抚了抚小奶娃的小脑袋,温柔而又宠溺。

小奶娃立即笑得更开心了,小手拼命地往上伸,想要抓住乌云抚在他头上的手,小嘴中高兴地发出“咿呀咿呀”的声音。

这时,有人快步到来,在一眼看到竹屋内的画面后连忙放轻了脚下的步伐,并提前停下,几乎是站在门口处禀告道:“祭司,迷失森林外面一共来了两批人。一批是唐门的人,一批是魔宫的人。另外,还有些名剑山庄的人。”

“恩,继续监视着,一旦有人进入到迷失森林,格杀勿论。”薄唇吐出冷血至极的杀戮命令,但抚在小奶娃小脑袋上的手却更加温柔了,感觉到小奶娃在看到有陌生人进来后一瞬间颤抖害怕,心疼不已。

“是。”前来禀告的人点头,快速退下。

夭华会那么乖乖地按他的命令写信给东泽与于承,乌云自然不信,虽然并没有看出那份信中到底有什么不对。这不,人已经来了,她还真是在他的眼皮底下也耍花招。不过无妨,乌云一点也不在意,来多少就杀多少便是。杀得越多,日后返回魔宫也会更顺利。再说,夭华的人就算真的投靠他,他也还要好好地甄选甄选,不放心的人他是断不会用的,也不会留在身边。

小奶娃见刚才那人走了,小身子终于不再颤抖,但却张开一双手臂要乌云抱。

乌云宠溺地笑了笑,伸手轻轻地揉捏起小奶娃的右脚,给小奶娃的右脚疏通疏通肌肉。总有一天,他会彻底医治好他的身体与他的小脚,让他能够站起来跑,同其他孩子一样。

傍晚时分,密牢内。

身体虚弱,失血过多,面色苍白的夭华,坐在石床上面,靠着石壁闭目休息。

平日里,从饭菜的人一般都是这个时候来,很准时。

果然,铁门很快打了开来。

一人走进来,将药汤放在石桌上面后就马上退出去。

夭华在听到铁门关上声传来后,睁开眼,抬起头来,面色说不出的冰冷,动手卸掉手腕上的铁链。有着上一世的经历,要开一个锁对她来说绝对不是什么难事,尽管眼下这铁链上面的锁经过特殊的打造,精密程度远胜任何的锁,也与一般的锁有很大的不同,而她也已经好久没有开过什么锁了,难免生疏,但花了大概半个月的时间后,还是让她给打了开来。

换而言之,也就是说,夭华手腕上面的铁链上的锁早在半个月多前就已经被夭华给打开了。而她在此,已快被囚了一个半月了。

在解开了铁链后,她也走进铁门留意外面的情况,发现外面根本没有人,乌云每隔三天来一次,送饭菜的人送了饭菜后就马上出密牢,并没有在铁门外面等候,而是完全出去。

把握准了这一点后,夭华已然将铁门也打了开来,几天的时间已然将整个密牢都熟悉了,甚至还去看过容觐,容觐就关在离她不是很远的另一间密室内,尽管初次去的时候容觐奄奄一息的,但好歹还有一口气,只是可惜塞入他手中的解药已经没用了。

此刻,确定送饭菜的人已经出去后,已有多次经验的夭华三两下便打开了铁门,端着石桌上面的那碗药汤去给容觐。

容觐那边,也刚刚送了饭菜,不过是冷冰冰的剩饭剩菜。

夭华开启铁门进去。

容觐听到这声音,还未睁开眼已经知道是夭华,侧头看过去,然后一改前一刻极度虚弱的样子,就要咬牙撑着身体坐起身来,“宫主。”

“别急,慢慢来,给本宫好好养伤,本宫后面还要靠你才能出去。”乌云对她看得比较严,每次取血的前后,都会为她把脉,确定她的身体情况。或者可以说,他要在取血之前确定她没事,从而确定取的血没有任何问题,然后在取血之后确定她不会死,下次还要继续取。她现在在没有解药的情况下,武功根本无法恢复,即便出了这里,到了外面也照样被抓住。

但容觐不同,乌云对容觐看得并不严,似乎将容觐扔在这里自生自灭一般,所以她将补血养身的药都给容觐服用,让容觐尽快恢复身体,当然表面上还是要装作虚弱的样子,不能让送饭菜的人看出来。只等容觐身体一恢复,两人就马上一起想办法离开这里。对容觐的武功,夭华还是很有信心的,虽比不上乌云,但在江湖中少有对手。再则,她还会趁这个时候尽量多教他一些武功。容觐的资质很好,短时间内速成一些武功不成问题。

容觐点头,接过夭华手中的药汤一滴不漏喝完,虽然明知道这药汤是给夭华的,但也正如夭华所说,只有他恢复了,他们才能出去。他只想将功赎罪,无论如何也要救夭华平安出这里。

“好了,你且调息一下试试。”夭华接过空了的碗,走向石桌坐下,吃起石桌上面的剩饭剩菜。她可不想与自己的命过不去,定要活下去不可。今日乌云附加在她身上的一切,他日她定百千倍奉还。这个不报,她就不叫夭华。

容觐再点头,在石床上面盘膝坐好,运功调息起来。

夭华一边吃,一边看着。

末了,夭华再教了容觐两句内功心法,让容觐自己练,虽然要越快越好,但也不能太操之过急。

容觐一一记下,之后看着夭华起身,端着空了的碗出去,闭合上铁门。

等夭华回到关押她的那间密牢后不久,先前送饭菜的人回来,开铁门进去,一如之前并没有察觉出任何异样,端着空了的碗离去。

深夜,迷失森林外面。

派出去,送入到迷失森林的人,各个都有去无回。

东泽明知道自己需要冷静,但还是止不住担心夭华,清楚乌云绝不会对夭华手下留情的,不知道夭华现在怎么样了?如果早知道,他当日定然阻止她出魔宫。

唐莫那边也是一样,担忧不已。

而几批人马中,出了并没有隐藏的唐莫外,唯一没有被乌云的查出来的,便只有薛三。

薛三不同于东泽想救人,也不同名剑山庄的人,此时还气定神闲地喝着茶,其手中的势力隐藏得很好,滴水不漏。

安静中,忽然,有人近前向薛三禀告,手中拿着刚收到的飞鸽传书,“公子,这是哑奴传来的。”

薛三接过,打开,借着月光看去,脸上的银质面具在月光下泛着寒光。

只见,飞鸽传书上说,他娘病了,有些严重。

薛三展开字条的手顿时不觉微微一紧,此次夭华有难,并且已被乌云囚禁了这么长时间,生死难料,当年有赶回魔宫送过魔宫老宫主最后一程的,也就是当年的劫走他母亲的人,很有可能会出现,他来这里就是为了等那个人,在这个关键的时刻决不能的离开。但是,他娘病了,且抛开担心不说,要是他没有出现,难免会令人怀疑他是不是不在薛府中。

这时,又有人来禀告,十分匆忙,压低了声音道:“公子,有人出现了。”

“什么人?可查清了?”薛三追问,声音低沉。

“暂时还没有查清,人现在就在迷失森林外面,是策马而来的,看样子大概四五十几岁的样子,一袭黑袍。

薛三眯眼,朝迷失森林外的方向看去,不过由于距离和天黑的缘故,什么也看不出来,“查,务必查清。”

“是,属下明白,属下这就去办。”前来禀告的人拱手,快速躬身下去。

薛三再往迷失森林外看去。

迷失森林外策马到来的人,坐在骏马上往前看了一阵后,跃身下马,就直接进入了迷失森林。他几乎都快有二十年没有过问江湖之事了,最近一次出山就是七年前前往魔宫,送了魔宫老宫主最后一程。而这次出山,只因故人之女有难,也就是魔宫老宫主的女儿有难,他不能坐视不理,不管这些年来她都做了什么,也不管她如今是善是恶,他都不能让她出事。

另外两边的唐莫与东泽,也已然在第一时间知道了,不过都还不知道到来的人是谁,只是觉得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并进入迷失森林的人,绝不可能是无缘无故出现与到来的。

另外,这马上又一天过去了。东泽终再按耐不住,不管迷失森林里面是什么龙潭虎穴,毅然带着剩下的人进入。

唐莫那边,也差不多。要是换做其他人,他才不会理会,但偏偏是夭华,他绝不能让她有事。

“公子,东泽与唐大公子也都进去了。”这边东泽与唐莫才分别进去,薛三那边已收到消息。

薛三淡淡一笑,笑容被脸上的银质面具遮挡,倒是真的没有想到堂堂的唐门大公子竟会喜欢上魔宫妖女,还如此上心。想到这里,薛三的脑海中忽然有些不期然地闪过那次初见,以及她离开魔宫时看看过来的眼神。

妖女!夭华!薛三薄唇微勾,不觉缓缓重复了一遍这四个字-

迷失森林内,茂密的枝叶完全阻挡了月光,即便照着火把也还是漆黑一片,只勉强照亮自身的周围,空气中不时传来一些阴森嘶吼的声音。

忽然,有人脚下不知道的踩到了什么,湿湿黏黏的,将火把压低了照过去后只见地上全是血,忍不住吓了一跳,而后发现地几步开外都是尸体,赫然就是之前派入迷失森林的那些人。

东泽凝眉,让继续赶路,自己走在最前方。

竹屋内的乌云,此时此刻也已经收到消息,知道唐莫与东泽亲自带着人进了迷失森林,并且还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对于这不速之客,别人不知道,乌云又岂会不知。当年既然已经选择了退隐,就不该回魔宫送魔宫老宫主,如今更不该再多管闲事的来救夭华。不过也好,都来吧,他绝对让他们各个都有来无回。

“祭司,现在怎么办?”前来禀告的小声询问。

乌云冷冷吩咐了几句,脸上面无表情。

前来禀告的人记下,躬身退走。

软榻上面的小奶娃忽然迷迷糊糊醒来,一双小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在看到乌云后立马笑了。

乌云看过去,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立即融入了一丝柔意,一改前一刻的神色。

次日,又到了取血的日子。密室外面,乌云准时出现。

铁门开启后,乌云进去。

夭华还是一成不变的姿势,慵懒慵懒的,唯一的变化就是脸色更加苍白了,身体也更加虚弱,手背都有些快透明了似的,浑身上下看不出一丝血色。

夭华笑,“这世上,怕是没有比祭司大人更准时的人了。”

“这世上,怕也没有比宫主现在更悠闲的人了,外面各路人马可都已经快为宫主担心疯了。”

“哦?那不知究竟是那些人马?本宫可一点也想不到。”东泽带人来,夭华是知道的,当着乌云写下的那份信,其实信里有信,当然别人是看不出来的,即便乌云也是。除此之外,还能想到,恐怕也只有唐莫了。再其他的,夭华真想不出来还有谁会来。

“到时候我将他们的尸体带到宫主面前来,宫主不就清楚了,又何必焦急。”

“本宫有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