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五十三章 最深的背叛,落回乌云手中

“怎么,你很喜欢这个孩子?”容觐早已看出,但直到这个时候才问。

卓池立即毫不犹豫地用力点头,喜欢之色全都一览无余的展露在脸上与眼中,毫不保留,就像个毫无心机的孩子,单纯而又简单,“恩,喜欢,很喜欢。他看上去好小呀,好可爱。”微微一顿,卓池快速弯下腰来,满脸希冀对上容觐的眼睛,“我可不可以过去抱一抱他?我好想抱抱他。”

“他睡着了,你别笨手笨脚地吵醒了他,把他弄哭了。”容觐握住卓池的手往下一拉,再将卓池拉着坐下来,坐他旁边。

卓池脸上的失望更重了,远胜刚才,“可是,我就是想抱抱他嚒。那等他醒来,我可以抱抱吗,相公?”

容觐没有回答,伸手揉了揉卓池后脑的长发,“我真不该将你一人留在名剑山庄。”

“没关系啦,你有要事要办,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一点事都没有吗?不过,相公,你的人都……”说到这里,卓池有些暗殇的低下头去。

“好了,都已经过去了,别再想了。”容觐再揉了揉卓池后脑的长发,安慰卓池。

这时,破庙外面,那名之前跟在容觐身后去的车夫终于将一干人都押了回来,其中那名剑山庄二小姐明敏确实在列,踉踉跄跄的,身上伤得不轻。仍站在破庙门口处的夭华,面无表情看过去。

被一路押回来的明敏,在夭华看向她的同时,自然也看到了破庙门口的夭华。顿时,各种愤怒、不甘而又带着颤抖,明敏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会这么快又落回到了夭华这个该死的妖女手中。

那日,她被唐莫扔向夭华,又被夭华手中射出的箭硬生生钉在刑架上,伤得极重,感觉整只脚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简直痛不欲生。后来,没过多久,就与父亲一起被押上了离开魔宫的大船。

再后来,容觐上来了,身后还跟着一行人。

直到那一刻,他们才知容觐竟然已经背叛了武林中人,投靠了魔宫,并且害死的武林中人数不胜数。

对于容觐背叛,她与父亲自然都十分不齿,很看不起,若非亲眼所见根本难以置信,可却又不得不好言好语想方设法地说服他悔改,迷途知返,希望他能重新回到武林中来,并希望他能够放了他们。当然,最终并没有成功,容觐对他们的劝嗤之以鼻。

几日后,他们便被容觐押着回了名剑山庄。

容觐当即就对外放出消息去,说“如果明郁三天内再不出现,他就当众杀了她与她父亲两个人中的其中一个,并彻底灭了整个名剑山庄,让名剑山庄从此在武林消失”。

名剑山庄中的人因她与她父亲都在容觐手中,而不得不放下手中的兵器,束手就擒,不敢轻举妄动。

至于母亲,早在知道她与父亲被魔宫中人抓了的时候就已经病倒了,再眼看着她与她父亲被容觐押回来,整个名剑山庄完全落入他人手中,大受打击之下就晕死了过去。

第三天,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在她紧张地担心容觐真要杀了她或是她父亲的时候,容觐竟突然冲冲忙忙离开了。她与她父亲,以及名剑山庄,因此勉强先躲过了一劫,但不知道容觐什么时候回来,时刻提心吊胆的。

而就在容觐离开后的第二天,唐钰竟然带着唐门中的人赶来了。

她原本以为她那日在魔宫中那么对唐钰,唐钰心中定然怪她,生她的气,可没想到他心中还是有她,不顾自己身上的伤也要赶来救她。

没多久,整个局面就逆转了过来,容觐留下的人全部被杀,她与她父亲终于获救。

至于容觐娶的这个女人卓池,因为知道容觐十分在乎她,完全可以拿她来威胁容觐,于是就没有杀,暂时先留她一条命。

而接下来的当务之急,就是想办法尽快救出还被困在魔宫中的那些武林人士。对此,单单一个唐门的势力自然是完全不够的。再说,唐门门主,也就是唐钰的父亲,也不肯答应,因为他至今还不想与魔宫为敌,希望与魔宫井水不犯河水,此次唐钰带着唐门的人赶来完全是唐钰自己擅自做主。

如此,他们就只能求助武当派了,希望能说动武当派的掌门出面清理容觐这门户,然后再对付魔宫,相信依武当派掌门的武功应该能打败妖女。顺便将卓池这个女人也押去武当派,当初要不是这个女人的出现,容觐也不会离开武当派,或许也就不会有今日的投靠魔宫了。

而对于这个决定,由于唐门门主的不肯答应对付魔宫,自然不好让唐钰亲自出面带着人去武当派了,并且唐钰带来的一行唐门中人同样劝唐钰三思。她父亲则还要留下来联系其他人,于是她便自告奋勇地要求前往武当派。只要能灭了妖女,腿上的伤算什么,她完全能忍。

唐钰拗不过她,父亲也拗不过她,便同意了她押着卓池这个女人前往武当派。

另外,为确保她安全,唐钰让他带来的部分唐门中人随她一起,沿途保护她。

在行至半路的时候,不经意听到随行的一名唐门中的人说只要稍微绕一下道,就能到少林寺了。她一番思量,暗想要是能请动少林寺一起出面,将更有胜算,于是便中途临时改道,私自往这边绕了过来,没有书信回去先告知一声自己父亲与唐钰他们。

但明敏万万没有想到的事,半路上,容觐竟然会突然出现,尽管有这么多的唐门中人,可都不是容觐的对手,最后也就转变成了眼下这一幕,被车夫给押到了破庙这边来。等到了破庙,一眼看到夭华,明敏更没想到夭华竟然也在此。

对于夭华,明敏多年来一直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夭华千刀万剐、碎尸万段不可!

而经过上次的事后,明敏心中又不免生出一丝害怕。这妖女,实在太歹毒、残忍了。

夭华将被押回来的明敏脸上的神色都看在眼里,同时也将其他被押回来的人脸上的神色都收入眼底,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她可真是次次都要送上门来,“看来,明二小姐的身体似乎恢复得差不多了,本宫当日下手还着实轻了,都没能让明二小姐长点最起码的记性。”

“你……”明敏狠狠咬牙,腿上的伤口早在被押来此的路上已经裂开了,此刻衣摆下面的裤腿与鞋子都还是湿湿的,钻心一般的疼。

“怎么,明二小姐不高兴?”夭华冷笑了声。

明敏愤怒地撇开头去,衣袖下的手紧握成拳。

一干被押回来的唐门中人没有说话。

车夫等着夭华与容觐吩咐如何处置。

破庙内的卓池听到声音,早已经朝破庙门口看来,靠在容觐身上,拉了拉容觐的衣袖。

容觐拍了拍卓池的手背,任何伤了她的人,他都不会放过,刚才之所以没有直接杀了明敏,只因为她是明郁的妹妹,最终还是交给夭华来处置。当然,容觐也知道,明敏落入夭华手中同样不会好过。

只听,夭华冷漠地道:“就先将她吊在前方那颗树上。”

明敏暗暗咬牙,心中恨得牙痒痒的,但并没有冲夭华回嘴,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冲动。

车夫点头,紧接着问道:“那这些人呢?这些人要如何处置?”

“容觐,你来处理。”夭华回头看向容觐。

容觐明白夭华话中的意思,夭华这是要除干净这些唐门中人,并且不留一丝痕迹,单单交给车夫去办自然不放心,不希望如今的行踪被泄露出去。

卓池闻言,有些不解地收回视线,看向旁边的容觐。

容觐松开卓池,一边站起身来,一边道:“你留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说完,容觐出去。

车夫多多少少也能听出一二,没有多问,只管快速动手将明敏先吊起来。

你一定会有报应的!明敏心中还是那句话。

一时间,破庙中便只剩下了卓池与地上睡着觉的小奶娃两个人。

卓池的目光忍不住又朝小奶娃看过去,见夭华并没有留意后,忍不住起身走过去,在小奶娃的旁边蹲下来,笑着看向小奶娃。但由于记着容觐的话,并没有动手将小奶娃抱起来,只是单纯地这么看着,一边看一边止不住笑。

夭华微微侧头,余光往回看了一眼,将卓池的举动都看在眼里。

片刻后,容觐回来。

卓池一听到声音,侧头看到容觐进来后,连忙走回去坐下,朝着进来的容觐笑,装作一直坐在这没有动过的样子。

当然,这一举动完全看在容觐眼中。很多时候她就这么像个孩子,真的。

容觐没有说什么。

次日一早,天还未大亮,夭华拎着小奶娃回马车,一行几人继续赶路。

马车不是很大,坐夭华与容觐,外加一个小奶娃的时候,还算宽敞,现在多了两个人,不免显得拥挤。

卓池始终有些怕夭华的样子,可能夭华看上去确实很可怕,整个人尽量往容觐身边靠,远离夭华一些。明敏则被点了身上的穴道与哑穴,不能动荡与言语。

这一刻,夭华基本上已经确定了明郁的消声灭迹确实与乌云有关,不然乌云不会有明郁的玉箫,如此一来再拿明敏与名剑山庄做要挟,逼明郁出来就没什么用了,因为他根本就在乌云手中,想现身也现身不了。

马车立即行驶起来,但还未行出半里远,猛地停了下来。

卓池不会武功,若非一直拉着容觐的衣袖,险些由于惯性一个跟头栽出去。

明敏被点了穴动荡不得,在马车停下的刹那间人就直直往马车外倒去,幸得容觐眼疾手快地拉一把。

容觐并非想救明敏,只是不能让她出这辆马车,不能让人看到她,从而泄露他们的行踪而已,因为几乎在马车停下的前一刻,他已然敏锐地察觉到前方有人,并且还不止一个,车夫的停车想来与这些人有关。原本他还以为只是些普通人,只要插身而过就行了。

卓池好奇,忍不住就要掀开车帘往外看。

容觐将卓池的手拉回来,让卓池坐着别动,自己掀开一角车帘往外看了看。

只见,前方出现的那些人全都是些和尚,最中间之人还一袭袈裟。如果他没有认错的话,此人应该就是少林寺仅次于主持的了难大师了。那这些和尚,应该都是少林寺弟子。

驾车的车夫回头,对上容觐的眼睛。

容觐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车夫会意,就松开手中的缰绳跃身下车,迎上前去,对前方的一干少林寺和尚问道:“各位大师,我家公子急着赶路,有要事前去办,还请各位大师能让个道。”

“这位施主,还请你见谅,贫僧们必须检查过你的马车才能让你走。”依稀袈裟的了难双手合十回道。

车夫不解,“为什么?大师,你们可都是出家人,怎么能做这种半路拦截,非要检查他人马车的事?”

“还请施主见谅。昨夜少林寺连夜收到消息,知道名剑山庄二小姐带着人前来了少林寺,但却在这片区域出事了,现在连人影也找不到一个,担心她会被人挟持走。所以,还请施主见谅,贫僧需要查一查。”了难对着车夫解释。

车夫有些恼怒起来,“什么名剑山庄二小姐,什么在这片区域出事了,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你们凭什么查我们的马车?我家公子还急着去办事情,现在都已经被你们给耽搁了,还不快马上让开。”

“只要让贫僧们查看一眼,贫僧们马上让开。”了难不为车夫的恼怒所动,双手合十岿然不动挡在前面。而对于昨夜收到的消息,其实还有一半没有说,那就是消息上有言,说有魔宫中人乔装打扮在此出现,明二小姐恐会被魔宫中人抓走,所以他们必须要拦下来往的马车检查一番,尽管确实有些冒失,可这些地方毕竟靠近少林寺,断不能出武林中人被魔宫中人抓走这样的事。

至于昨夜究竟是谁传消息给少林寺的,少林寺到现在还没有查出来。那消息上的署名只写着“一个江湖中人”几个字。

车夫越发恼怒了,当然不能让这些和尚检查马车,“你们少林寺未免也欺人太甚了,就不怕传出去吗?”

“确保少林寺周遭安全,眼下此举也是迫不得已,相信江湖中人会体谅,阿弥陀佛。”

“你……”车夫气得顿时有些说不出话来,犹豫了一下后退一步道:“那好,你们等着,我去问问我家公子,如果我家公子同意的话,就让你们查。”说完,车夫走回去,隔着车帘将了难的话都对车内的夭华和容觐禀告了一遍。

明敏听在耳内,只恨自己现在口不能言,身不能动,不然立即出声喊外面的少林寺人,让他们来救她。

容觐眉宇一皱,难道他昨夜救卓池的时候,被人看到了?现在人都在马车中,四周一片空旷,前方又都是少林寺人,根本没地方将明敏藏起来,要是动手的话只会引来更多的少林寺人,同时也让人发现了行踪。另外,了难的武功,他虽没有与之交过手,但当年有听武当派的掌门偶尔提起过,不容易对付。

夭华没有说话。

车夫耐心地等在外面,等着里面之人的吩咐。

容觐再想了想后,对夭华道:“宫主,我留下来蒙面对付他们,你先走。”

“不行相公,好危险,听说少林寺的人都很厉害。”卓池担心,双手一把抓牢容觐的手臂,不让容觐出去。

夭华点了点头,她到现在还没有服唐莫给的解药,不宜出手。或许,她真的不该有那么多疑心,唐莫给的解药或许确实是真的。可如果是真的,那岂不是说唐莫的那番话,以及他的心也是真的?“你且拖住他们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马上抽身离去。晚上,在融城会面。”

说到“融城”两个字的时候,夭华覆在膝盖上面的手指尖轻轻点了两下膝盖。

容觐看在眼里,心中明白,“好,那晚上融城见。”

卓池还是担心,“相公……”

“你乖乖跟在宫主身边。没我在旁,照顾好自己。”容觐拍了拍卓池的手背,将卓池的手掰开,就取出一方布巾蒙住自己的脸,半掀开车帘出去,在下马车的时候不动声色地对车夫小声吩咐了一句,让他待会儿直接驾车走。

车夫听见了,对容觐很轻很轻地点了点头,“公子,你自己且小心。”

容觐没再说什么,越过车夫走向前方的了难大师与一干少林寺人,彬彬有礼地略一拱手,“各位,不好意思,我脸上受了点伤,只能如此相见。刚才车夫讲得不是很清楚,我听得也不是很明白,不知各位为何一定要在此拦路?”

了难双手合十,回以一礼,将刚才对车夫说的话都原封不动重复了一遍。

容觐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也的确很应该。只是,不知这位大师能否让我看看那份信函,或是传消息的字条?我总不能因为你们一句话就直接让你们检查吧。”他倒要看看那传的消息上面是怎么说的,还有看看能不能将那个传消息的人给想办法找出来。

“这……”了难略有些为难。

了难旁边的一名和尚则脱口而出怒道:“你这是不相信我们?”

“你们突然在半路拦截,要检查我的马车,难到我就非要相信不可?我让你们检查是给你们面子,不让你们检查也是理所当然,如今我已退一步,你们少林寺总不会还这般欺人太甚吧?”见对方怒,容觐的语气也跟着沉了下来。

了难侧头警告了一眼出声的人,再重新打量起面前的容觐,只见他一袭锦衣玉袍,风度翩翩,器宇非凡,说话看似礼貌温和,却又暗藏锋利,沉稳有度,绝不像一般之人。而关于那信函,他并没有带来。

“如果各位拿不出所谓信函或是字条,那就不能怪我不配合各位了。我还急着赶路,请各位让开。”说着,回头对车夫示意了一。

车夫明白,马上一扬马鞭,横冲直撞往前。

了难旁边的两名少林寺人立即当先出手,想要将马车给拦下。

容觐几乎在同一时刻出手,手中的折扇一把挡下出手的两人。

其他少林寺人见此,也连忙动起手。

马车横冲直撞冲过去后,绝尘而去。

车厢内的卓池担忧地想掀开车帘往外看看容觐,但在触到夭华的目光后,又只能暗暗忍下。

眼见马车越行越远,一个个出手阻拦的少林寺人都被容觐挡下,一直还没有出手的了难终于出手,让其他少林寺人可以抽身去追马车。

容觐原先还游刃有余,但在了难也动起手来后,渐渐陷入疲于应对之中,同时还要继续尽量拦下少林寺的人抽身去追。

入夜,马车在少林寺人出现拦截的地方与融城之间的那片地方停了下来。

从少林寺人出现拦截的地方到融城,大约有三百里的距离,两者之间的地方也就说大概衣摆五十里处。

当时,夭华指尖看似无意地轻轻点了那么两下,其实就是这个意思,二分之一处。别人看不懂,也完全看不出来这个手势的意义,但容觐自然知道,并且当年夭华与容觐之间也曾用过。

“这里就是融城吗?怎么是野外?”卓池在这时终于可以掀开车帘往外看,可看到的全是野外,根本不是什么城池,周围也一个人都没有,之前可是清楚听到夭华对容觐说在融城会面的。

明敏也听到了,不知道夭华在搞什么鬼。

夭华没有说话,闭目休憩。

车夫跃身下车,此处四周都空荡荡的,不知道夭华为何不再赶路了,为何要他在这里停下?另外,在摆脱了后方的少林寺人后,其实还可以一直那么快赶路的,但夭华却要他将速度慢下来,此刻也就刚好到了这里。

卓池见夭华闭上眼不说话,再等了片刻后,掀开车帘下车去。

夭华睁眼看了一眼,让车夫将明敏也带下去。

车夫领命,就掀车帘将点了穴的明敏拉下去。

小奶娃一路睡觉,到现在还睡着,显然又是被夭华点了睡穴。

夭华在这时取出衣袖中的那只小瓷瓶,指腹缓缓摩挲了一下,脑海中闪过唐莫的影子。

不久,容觐赶来,身受重伤,在快到马车边的时候终是坚持不下去,侧退两步扶住一旁的那棵树,吐出一大口血来,身体有些摇摇欲坠,还从未受过这么严重的伤。

卓池一眼看到,急急忙忙跑过去,担心的不得了,“相公,你终于来了,你受伤了?你……”

“呕……”就在卓池焦急担忧地询问间,容觐又是一口血吐出。

卓池顿时慌了,“相公……”

容觐不想卓池担心,单手拭去唇角残留的那缕血,对着卓池虚弱一笑,“我没事,你……呕……”话还未说完,又是一口血抑制不住吐出,已是到来后短短时间内第三次吐血。

卓池这下子彻底慌了,眼眶跟着一红,双手用力扶住容觐,“相公,你不要吓我……”

车夫跟在卓池的身后跑过来,眼见容觐这副样子,也担忧不已,不难看出容觐伤得极重,没想到少林寺的人出手也会如此之狠,简直是要人命,“公子,我扶你去马车那边……”

卓池一听“马车”二字,猛地想起夭华,像溺水的人一下子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连忙松开容觐就踉踉跄跄地跑回马车边,隔着车厢急切地对车厢内的夭华道:“宫……宫主,相公他受伤了,吐了好多血,你快救救他……宫主……”

“扶过来。”相对于卓池的急切,车内的夭华只淡淡吐出三个字。

“好……好……”卓池用力点头,就又快速跑向容觐,与车夫两个人一起将容觐给扶过来。

夭华出马车,借着月光将被扶过来后靠在马车上的容觐脸上的面色收入眼底,指腹覆上容觐的手腕,虽并不会那种治病救人的医术,可作为任何一个习武之人,一般的把脉还是可以。

从脉搏上来看,容觐现在的脉息很混乱,气血翻涌,心脉震荡,必须要尽快稳定住他的心脉,不然只有死路一条。

而会照成这种伤的,不出三种武功,按理来说容觐从那些少林寺人手中脱身应该并非难事,“到底是谁伤了你?”

“少林寺主持。”容觐不想夭华担心,身体虚弱地靠在马车上,成功摆脱那些少林寺的人与赶来这里,几乎已经耗费了所有的精力。看来接下来的这段路,他没办法再陪着她继续走下去了,甚至后面的路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这个机会。不过有些东西他必须要亲自告诉她,他知道她现在已经不怎么相自己身边的人了,因为身边的人中已有太多乌云安插的人,不过他的人信得过,不可能有乌云的人,日后可以让夭华联系与命令他的人办事。还有就是,要亲自接卓池,不让卓池再跟着夭华。夭华自然是不会特意照顾卓池的,同时也免得卓池拖累夭华。就算他最后真的无法坚持下去,最后时刻也想卓池在身边。

“少林寺主持?”夭华重复了一遍,有些没有想到这少林寺主持竟会亲自下山。

容觐虚弱地点头,勉强再稳住一丝微弱的力气,“就在我阻拦那些少林寺人追的时候,有少林寺人的尸体在其他地方被发现,正好抬回了少林寺,身上明显有折扇造成的伤,故惊动了的少林寺主持出山。当他看到我手中用折扇,再听完少林寺人的禀告,误以为是我杀的,要将我带回少林寺。”一个了难已经难以对付,再加上少林寺主持,这两个人可是少林寺中武功最高的两个,结果可想而知。

“这么说来,整件事可真‘巧’了。”夭华双眼眯了眯。

容觐又忍不住吐出口血来,就要将支撑着赶来这里要告诉夭华的那些东西对夭华说。

卓池脸上担忧至极,强忍着听容觐与夭华之间对话了这么久,再忍不下去,“宫主,求你快救救相公……”

夭华顺着声音看向卓池,又收回视线看向容觐,“你这一路到来,可有被人跟踪?”

容觐无力地摇头,“没……没有。宫主,我没事……”

“有没有事,本宫眼睛看得见,本宫可不想接下来带着一个重伤的人赶路。”夭华特别佩服乌云的地方,有两处。一处是乌云竟可以深藏不露得那么深,医术那么高却从不显示,一显示出来简直吓人一跳,确实厉害。另一处,就是他竟可以那么不动声色地在她身边安插那么多的人,让她如今除了容觐与魔宫中的于承东泽外,都暂时不想也不能再联系其他人。而容觐这么多年来在外有自己的势力这一点,她当然是知道的,他的这些人应该不会有问题,至少会比她的人来得安全一些,所以这一路还需要用到容觐。

“宫主……”

“好了,本宫只暂时帮你稳住心脉。”再不稳住,他将必死无疑,他真以为自己还可以撑?

容觐听夭华这么说,点了点头,也好。那关于要告诉夭华的那些东西,再等片刻不迟。

夭华接着示意车夫与卓池马上将容觐扶到前方的空地上坐下。

当车夫与卓池按夭华的话扶容觐坐好,夭华已拎着还睡着觉的小奶娃走过来。

之后,夭华一拂衣袖在容觐后方坐下,手中的小奶娃放在旁边,开始运功为容觐稳定心脉,尽管软骨散之毒仍旧未解,但还在可以压制的范围之内,反噬也可以压住。

这时,一直睡着的小奶娃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哭得极为厉害。

夭华侧头看去,腾出一只手来再点小奶娃身上的睡穴。可不管用,小奶娃仍大哭特哭。

夭华蹙眉。

卓池原本一直担忧地看着容觐,不管小奶娃有多可爱,这次也没有多看一眼,脸上与眼中全都是重伤的容觐,再容不下其他。此刻,见夭华被小奶娃分心,极为为难地咬了咬牙,“我……我来抱他吧。宫主,还请你一定要救相公。相公他一定不能有事,决不能有事。”

夭华将卓池的神色都看在眼里,这样的神情骗不了人,她确实很担心容觐,容觐对她的喜欢与维护或许正因为此,因为这个女人把他看得比什么都重,心里只有他。而此刻已然在为容觐运功,若半途终止,容觐必马上心脉裂断而死,便默许了卓池将小奶娃暂时抱过去。

卓池小心翼翼地抱起小奶娃,站起身来,在旁边耐心地哄。

小奶娃的哭声一直不停,声嘶力竭似的。

卓池继续哄着,在哄了好一会儿后,似乎为了不想影响到夭华救容觐,抱着怀中哭个不停地小奶娃缓缓走远一点去。

这一走后,渐渐的,卓池越走越远。夭华侧头看去,只见卓池抱着小奶娃走远的那个方向,一抹白色的身影忽然出现,翩然落下,在黑暗下来的夜幕下尤为清晰,衣袂飘飘,风姿神韵,不是乌云那厮,还能是谁。

接着,就见卓池将小奶娃送到乌云手中。

小奶娃一到了乌云手中后,只见乌云不知道在小奶娃身上摸了摸什么,小奶娃立即就不哭了,不过由于刚才哭得厉害,小身子还一颤一颤的,脸上也都是泪。

夭华笑,就在不久前还佩服乌云两处地方,现在看来只能更加佩服了,竟连卓池也是他的人,看来先前的怀疑并没错,就是这卓池传消息给乌云,以致乌云到来医馆的了。另外,看来从今往后她要佩服的人还要多一个了,那就是这卓池,她的演技实在是高,高得无人能及。只是,有一点夭华还始终想不通,那就是乌云怎么会知道她到底走哪一个方向,竟可以那么事先安排好让卓池在那里出现?还是用这样的方式?

容觐闭着眼,在夭华的运功下慢慢调息,还不知这一情况。

夭华的手没有收回,也不能收回,继续为容觐运功,眼看着乌云那厮朝这边走来。

此时的卓池,已经一改之前的面色,跟随在乌云的身后,不看夭华,也不看容觐。

夭华笑出声来,欲拖延一些时间,“又一次作为胜利者,祭司大人,难道你不准备说点什么吗?”

“看来,宫主似乎有很多话想问。那就要看我有没有这个心情回答了。”此时小奶娃在手,小奶娃的情况比那日在医馆中看到时好多了,不过瘦了不少,相信这一路上夭华定然都没有给他吃的,互相抵消下,乌云的情绪喜怒难辨。

小奶娃一双小手拽紧了乌云的衣袍,拉扯乌云的衣袍给擦眼睛。

容觐听到这话,以及乌云的声音,快速睁开来,朝声音的方向看去,苍白的脸上面色倏然一变,难以置信,体内才微微稳定下来的气血就有翻涌起来。

“确实有很多疑问,想要请祭司一解。比方说,她何时成你的人了?”夭华感觉到容觐体内气血的变化,能感受到容觐此时的心情,瞥了一眼乌云后方的卓池,一边还接着运功的同时一边也防备着乌云突然动手。

“在遇到他之前,她便一直是我的人。这个回答,不知宫主可满意?”一站一坐的姿势,尤显得乌云此刻看向夭华时居高临下。

容觐听到这里,气血越发猛烈翻滚,就又是猛然吐出一大口血,面色煞白。并且,在这一气血翻涌不稳下,引得夭华输入体内的内力一岔,就被这股内力给反噬,并同时反噬给夭华,猛地将夭华的手给震了开去。

夭华不料,喉间一甜,也一口血涌上来,但最后硬生生咽了下去,一拂衣袖站起身来。

容觐也欲起身,但竟丝毫无力。

夭华弯腰,扶了容觐一把,将容觐给扶起来。

容觐看向卓池,对于乌云的话他不信,他要她亲口回答他,“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卓池没有看容觐,沉默已代表了一切。的确,从一开始,她就是乌云的人,是受乌云的吩咐有意接近容觐的,因为乌云早已经知道容觐是夭华的人。当时夭华才刚回魔宫,尽管坐上了魔宫宫主之位,但她当时在魔宫中的根基远没有乌云来得深,正因为这一点所以乌云这么多年来才能如此不动声色地一个个安插人。而为了不引起夭华的怀疑,乌云安插的人一般都不会用,除非到非用之时,就好像她一样。命她接近容觐后,就再没有联系过她。直到这次归来,她才再次受到乌云的密令。

乌云的第一道密令是,让她想办法截下所有传给容觐的飞鸽传书,料到带孩子出了迷失森林的夭华会联系容觐。

乌云的第二道密令是,让她接近夭华,在容觐受重伤,夭华为之运功之际,抱走夭华身旁的小奶娃,将小奶娃抱到他的手中。若非乌云的突然联系与密令,这么多年来她几乎快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了,也完全融入到了卓池的这个身份中。可是乌云的手段她知道,只要他联系了,她不敢违抗,只能遵从。

容觐笑了,“原来,我竟眼拙了这么多年。真的,你的戏演得真不错。”

卓池没有说话,这么多年的点点滴滴,岂是一个简单的“戏”字,可如今却也只能说这个“戏”字了。

------题外话------

昨天的活动,也就是昨天20号订阅后留言亲亲们,我都送了520小说币了。

亲亲们可以看看,看看有没有没有收到的,我有回头检查好几遍,应该没有漏掉(若有漏掉,加倍赠送)。

另外,昨天第一个订阅的“暖妖”亲亲,可以留一下言哈,我会赠送500520小说币。

谢谢亲亲们的订阅与支持,亲亲们晚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