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五十二章 大婚日

“确实很期待。”唐莫微微点了点头附和,薄唇若有若无地轻勾,更期待夭华明天准备给他一个什么样的“惊喜”,她这次亲自出去怎么可能只是白白出去一趟。

第二天一早,整座别院就忙碌了开来,张灯结彩的,不过别院外面还是一样,没有什么变化。若非进到里面来,外面什么也看不出来。

唐莫要娶夭华一事,有些事出突然,对唐莫自己来说也是一样。这一切,原本丝毫不在他此次前来林城的计划之中,甚至都不曾想过,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又好像有些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似的。至于唐门上下,并非唐莫想故意想隐瞒着,不让人知道,只是不想中途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而已。等事成,他自然会让人知道。

昨日的那两名婢女一大早就起来了,一直候在夭华的房门外,等着里面的夭华叫她们进去。在时间快差不多了,还是没有听到任何叫唤后,只能主动敲门进去。

房间内的夭华一整个晚上闭着眼小憩了一会儿,精神还不错,睁开眼看向进来的昨日那两名婢女。

床榻上的小奶娃,整夜好眠,早再婢女敲门进来前就已经醒了,睁着眼自己一个人在床榻上玩,除了前几日生病时哭闹不休外,其他时间基本上都很安静,相对来说一直得乖。

听到声音后,小奶娃好奇地侧头朝房门的方向看去,也看向进来的两名婢女,小脸笑着。

进来的两名婢女转身合上房门,然后立即一起走向软榻上的夭华,并一边走一边恭敬地开口:“姑娘,奴婢二人进来为您梳妆,还请您到梳妆台那边去坐。”而对于夭华的真实身份,她们其实至今还丝毫不知,也不敢多打探。甚至是唐莫,这次也是第一次见,在此之前唐莫从未来过这里,尽管这里是唐莫的地方。

“不急。说说看,你们二人叫什么名字?”夭华如之前一样,还是慵懒地斜靠在软榻上的姿势,一只手支着头,红色的衣摆半垂落在榻沿,一头长发乌黑如墨。

“奴婢叫‘小晴’。”

“奴婢叫‘小亭’。”

两名婢女不知夭华为何突然问这个,一前一后回道。

夭华笑着抿了抿唇,仔细看下来两名婢女的姿色其实都还挺不错,眉清目秀的,不比一般的小家碧玉差,“那你们且说说看,觉得你们公子如何?”

“这……”两名婢女不免犹豫,更不知夭华为何突然这么问了。

“放心,大胆地说。本宫就要嫁给你们公子了,以后也算是你们的半个主子。你们若连这么点命令都违抗,令本宫不高兴了,以后可没你们的好果子吃。”夭华的语气与脸上的神色都没有什么变化,但命令惯了,与生俱来一股威严,自然而然地从身上散发出来,不怒而威。

两名婢女不由紧张起来,真的想不明白榻上之人究竟要干什么?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突然问这些奇怪的问题?

“说!”

“……是,是。”两名婢女止不住微微一颤,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说,先急忙快速的应上。

之后,互相相视一眼,两人低下头结结巴巴地道:“公子……公子……”

“公子很俊美,对姑娘……对姑娘很好。”

“公子……”

但不得不说,两人说了半天,还是在同样的几个字上绕来绕去,停留在原地。

夭华的心情似乎不错,一直似笑非笑地听着与看着,一点也不生气,片刻后打断两人,“那要你们嫁给他,如何?”

“这……姑娘,奴婢们不敢……”两人顿时有些吓了一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砰的一声就跪了下来,浑身紧绷,并且不敢再看夭华,“还请姑娘恕罪,饶了奴婢们二人。”

“这话可就有些严重了,本宫真有这么可怕吗?起来。”

“姑娘……”

“本宫让你们起来,你们就起来。”夭华的声音倏然加重,骤然间的变化俨然像突然间风雨欲来。

两名跪下的婢女越发一吓,本能地想要后退,砰地一声跌坐在地,面色也跟着一白,随即就要重新跪好磕头,但在感觉到夭华身上的气息越发低沉下来后后,犹豫着、颤抖着、害怕地慢慢爬起来,真的开始有些觉得面前之人的确可怕起来,大气不敢喘一下。

“这不就乖了。为何非要触怒本宫不可?好了,继续回答本宫刚才的问题,要你们嫁给他如何?”

两名婢女顿时又要跪下,在看到夭华的脸色后勉强稳定住,声音颤抖紧张地道:“奴婢们不敢。”

“这么说来,你们都觉得你们公子不好,看不上他,不愿嫁?”夭华话语回柔。

“奴婢们不敢,奴婢们不是这个意思……”两名婢女砰一声又跪了下来,这次怎么也不敢再起身,就算夭华的面色变得难看也一样。本是简简单单地进来伺候面前之人梳洗、绾发与换衣的,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哪有人会在成亲当日问婢女这种问题的。

哎,夭华几不可查地叹了口气,这话说得可真够累的,她自认自己脸上一直带着笑,已经很温和了,还这么吓人?要是让她们到魔宫站了站,不知道她们会吓成什么样子,她不就是不想用拜堂来换解药了,想在离开前好好地“答谢答谢”唐莫当日的及时出现与这几日来的“款待”,尤其是这趁火打劫逼婚,准备在离开前回他一份礼,还他个新娘,不至于让他到头来一场空咯。这么大的苦心,她可算是已经够用心的了。

“好了,既然这样,那本宫也不问了,问你们也真累。就你吧,小晴是吧?就你来替她梳洗换衣,把嫁衣给她穿上。”

两名婢女难以置信地猛然抬头,一时间连怕都忘了,直觉自己不是听错了就是在做梦。

“本宫的话,别让本宫再说一遍。在外面的人来敲门之前,必须弄好。不然,本宫手中的暗器可是不长眼的。”音落,夭华的手中已凭空多出一只锋利的暗器,并贴着两名婢女的颈脖划过。

两名婢女浑身一颤,倒吸了口凉气。

夭华随即点了自称是“小亭”的这名婢女身上的穴道,外加哑穴。

小晴看着,忽然忍不住回头看向紧闭的房门,恨不得马上拔腿跑出去,将这里的情况禀告给唐莫。

夭华岂会看不出她的意图,脸上的笑容不减,手中的暗器刹那间贴着小晴的脸划过,削落小晴侧脸旁的那缕长发,瞬间钉入紧闭的房门。

小晴猛然屏住了呼吸,再不敢有其他想法,只能按照夭华的吩咐做。

床榻上的小奶娃一直看着这一幕,又有些被吓到,才刚刚恢复了血色不过几天的小脸便又开始有些发白,忍不住想要躲起来,一双小手努力拉拽起身上的被子想盖住自己。

与此同时的医馆那边,自那日进入林城后就一直在医馆中的乌云已收到消息,是那日派出去跟踪容觐的影传回来的,说容觐突然一个人前往了南城门那边的一处小小别院。

乌云看完,一把握紧手中传回来消息的字条。

字条霎时在乌云手中化为灰烬。

乌云起身,大步走出医馆,冷面怒容让人即便隔了数十丈远看到也忍不住退避三舍。

医馆中已经跪了三天的老大夫与一干医馆内的学徒们,早已经支撑不住,但每次一倒下就立即被冷水泼醒,如果泼不醒就一顿毒打,简直生不如死,此刻终于见乌云出去了,人就直直朝地上倒去,再不想醒来。

南城门那边的小别院内。

关于乌云的一举一动,唐莫其实都了如指掌,有派人假扮成城中的普通百姓悄悄留意着,又不会引人怀疑。

对于乌云突然出医馆,直接朝南城门这边的这片住宅而来,房间中的唐莫很快就收到了消息,自然知道这断不可能是无缘无故的,看来乌云已经知道他们在这里了,相信这应该就是夭华今日要送给他的“惊喜”了,也确实够惊喜的。而对于容觐在此不久前突然出现在小别院外,他当时还以为他是来等拜堂结束,与等夭华拿到了解药之后来接应夭华的,但现在看来应该就是他将乌云给引来的了,并且夭华已不准备用拜堂来换取解药。

“公子,现在怎么办?马上撤吗?”进屋来将收到的消息禀告给唐莫中年男人快速问道。

“不急,今日可是我成亲的大好日子。马上准备一下,大开府门,恭迎‘贵客’。”此时的唐莫,还未换衣服,昨夜自夭华的房间出来后,已连夜配置好解夭华身上所中的软骨散之毒的解药,一边说一边正将解药放入一只白色的小瓷瓶中。

进屋禀告的中年男人一愣,对于乌云一直是有听说过的,再说就这三天来他在林城的所作所为,如今整个林城基本上都是他的人,现在还不走未免也太危险了。

不过,中年男人不敢违抗,既然唐莫这么吩咐了,只能遵命行事,“是。”

离此不远的夭华的房间内,此时此刻婢女小晴已然为小亭绾好了发,带好了凤冠,并换上了嫁衣,就只差一个红盖头还没有盖上了。

被点了穴的小亭,在这一过程中既不能言也不能动,只能任由小晴为她装扮。

夭华甚为满意,难怪都说女人穿上嫁衣的时候最美,果不其然,此刻的小亭与刚才相比简直有些判若两人,涂上了腮红的脸颊娇艳欲滴,含羞带放,相信这份回礼应该够重了吧。

“恩,盖上吧。”

“……是。”小晴硬着头皮点头,取过桌面上那只托盘上面的盖头,轻轻给小亭盖上。

小亭与小晴此刻如何还能不知夭华这是要让她们来替代,夭华并不是在开玩笑,难道因为唐莫没有大张旗鼓的娶她,她心里不高兴?除此之外,小亭与小晴实在想不出其他可能性。

而除了这些,已然被打扮成准新娘的小亭心中不免比小晴多出丝异样来。身为婢女这么多年的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竟还能穿上嫁衣嫁人,尽管一切都是假的,可至少让她真真实实地穿上了一回。而如果拜堂的时候唐莫没有认出来,她真的与他拜了堂……小亭的心不知不觉有些加快起来。这一切,不是她想要胡思乱想,而是夭华使得她忍不住这样想。

夭华这下子更满意了,算算时间想来此刻也差不多了。

果然,就在这时,别院外面,乌云恰好到了,与夭华所算的时间几乎分毫不差。

先一步到来,故意用这样的方式不动声色地将乌云给引来,却始终没有进入小别院一步的容觐,在这时、在暗中跟踪监视的影的眼皮底下倏然消失不见。

影震惊,还从来没有人在他的眼皮底下如此消失。对于这一事实,隐突然有些把握不准容觐是不是早就发现他了,最后没有其他办法下,不得不马上去向到来的乌云禀告,“人不见了。”

乌云面无表情摆了一下手,让影退下,对着大门敞开,明显一副恭候大驾似的别院,直直走进去。

乌云身后的百余人,则立即从左右两边包抄,顷刻间将整座别院密不透风地包围住。

别院里面,大厅中,好茶、好吃的都已经备好,中年男人等候在那。

眼见面容黑沉的乌云进来,身后紧随的人同样来者不善,深吸了口气后迎出去,笑脸迎人,“公子,我家公子吩咐了,公子远道而来的,特意来参加我家公子的大婚,我家公子荣幸之至,还请公子先行到厅内就坐……”

好,真的好得很!三天前才从他手中逃脱,一转头就在这里办喜宴了,乌云面无表情地看向喜庆的大厅,对于迎出来的中年男人毫不留情就是一掌。哪里是来参加什么大婚的,根本就是来杀人屠院的。

中年男人一直有所防备,但一时硬是没有看清乌云到底是怎么出手的,整个人就猛然朝后被大飞了出去,直直退回刚出来的大厅,后背猛然撞上大厅正前方的那张桌子。

桌子刹那间四分五裂。

中年男人猛然喷出一大口血,五脏剧裂,骨头尽碎,人朝地上倒去。

同时,整座大厅的房屋轰的一声倒塌,化为废墟。

可想而知乌云这一掌杀气之重。

隐藏在暗处的唐莫的人,眼看着这一幕,眼看乌云见人就杀,中年男人竟被倒塌的房屋埋葬,喜庆的大厅化为乌有,立即从暗处飞身出来,一下子包围住进来的乌云与乌云身后一起进来的人。

乌云扫视一眼,“杀,一个不留!”

乌云身后的人领命。转眼间,刀光剑影连成一片。

小别院的后院,与前院不同的是,此时还很平静,不过仔细听还是不难听到前院传来的打斗声。

房间内的夭华,在这时起身,拎起还在与自己身上的被子较劲的小奶娃的同时,隔空点了小晴身上的穴道,就带着小奶娃从窗户离去。除了给唐莫留下这么个新娘回报他外,自然还送了乌云这份礼来“恭贺”,不然岂不太冷清了,就让乌云与唐莫在这里慢慢斗吧,容觐已经在约定的地方接应她。

不过,对于传给容觐的消息外露,乌云竟比容觐先一步到医馆一事,夭华始终留了份心。

房间窗外的那片空地上,唐莫独自一个人站在那里,在一颗树下,白衣如雪,似乎早就料到了夭华会从窗户走,特意在等着夭华似的。

上次唐莫晚上回来,敲门进屋,夭华早在唐莫出现在门外的时候就察觉到了,并判断出了人,是因为唐莫当时并没有特意隐藏自己的声音。眼下,在窗外树下等着的唐莫,当然有隐藏声音,而夭华软骨散之毒至今未解,大不如前,一时竟少有的没有察觉出来,也不知道他已经在这里站了多久了,一眼看到的时候不觉微微怔了一下,不过转眼间恢复笑容,处变不惊,“怎么,唐大公子不想成亲了?这个时候还站在这里,衣服都还没有换?”

“不想成亲的人,似乎是你。”唐莫转过身来,并没有生气,毕竟从一开始就是他趁机逼她的,非她自愿。

“唐大公子这话可就错了,本宫是自觉自己与唐大公子不怎么合适,已然为唐大公子另选了一位娇滴滴的新娘子,相信唐大公子应该会喜欢的。”夭华笑容不减,显得十分大度。

“那可真有些难为你了。”

“无妨,举手之劳罢了,本宫乐意帮忙。”

“那解药,你不想要了?”饶了半天,终说到正题上面来了。

夭华的唇角抿了抿,对于这个问题没有立即回答。刚开始,她确实有些妥协,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惜真的答应唐莫开出的条件,与他拜堂,然后得到解药。等解了身上的毒后,再慢慢跟唐莫算这笔帐不迟,自然不会真的承认与他成了亲,从头到尾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拜堂嘛,连肉都不会少一块,真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无所谓。但最后时刻,却还是改变了主意,原来到头来她也还没有到那么不择手段的地步,这一点直到现在让夭华自己也感到意外,可事实上就是已经这么做了。

如果她只是单纯的想要引乌云来对付他,报他威胁她嫁给他这笔账的话,完全可以等到拜完堂,拿到解药之后。可是她没有,乌云这么快就来了。那一刻,唐莫其实就已经知道答案了,此刻夭华的沉默更是算明确地回答了他,那就是她不想用拜堂换软骨散的解药了。下一刻,唐莫不怒反笑,笑着将手中那只瓷瓶扔过去,瓷瓶中装着他刚配置好的解药,“拿着,解药,要走可要快了。”

夭华一把接住唐莫扔过来的瓷瓶,有些说不出的意外,脱口而出道:“为何?”

“我还是那句话,我说过的,我不会再放手。既然这样逼婚的方式不行,那我不介意日后换一种方式。记住,你一定是我的。好了,走吧,你既然都已经将乌云给引来了,这可是请神容易送神难,有我来拖住他,你的时间可不多。”

“若这瓶解药是真,本宫武功恢复了,助你一臂之力,别说是送神了,就是灭了神也轻而易举。”夭华还是有些难以相信唐莫就这样将解药给她了,不仅不怒她将乌云引来,还要帮她拖住乌云,这转变未免也太大了。

但对唐莫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转变,他的目的始终只有一个,那就是得到夭华。一开始,不惜用逼的方法,以为夭华会真的跟他拜堂来得到解药,但到头来原来她竟不愿这么做,那他就只能换种方式,就像刚才说的。而现在乌云已经来了,她毒还未解就离开,他自然不放心,“解药确实是真,相信与否在你。不过,你中这软骨散时日已久,又多次遭反噬,服下解药后至少两个时辰才能完全恢复。这两个时辰,你能助我什么?”

如果真要两个时辰才能恢复的话,那她现在留下来对着乌云就没有什么用了,但手中的小奶娃倒是还可以用来威胁威胁乌云。不过,等她离开后,唐莫自己一个人要想安全抽身,这点夭华倒并不担心,毕竟曾与唐莫动过手,唐莫的身手她还是有点数的。一番思量后,夭华且带着小奶娃先行离去,“那本宫就姑且信你一回。”话落,人已快速远去,消失不见,没有多停留半分。

唐莫看着夭华离去的方向,没有立即动。对她,似乎有些着魔了一般。

这份情,他不是没有压制过,不是没有选择控制,所以多年来哪怕有过那么一次冲动,可最后还是收了手,并未真的付诸行动。而她对他,从来拒之千里。但此次再见,他却不想再压制了,所以才会有那一句“不会再放手”。

枝头的一片落叶突然飘落下来,在唐莫眼前落下,短暂地挡了一下唐莫的视线。唐莫这才收回目光。

此时的别院前厅,已经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刀光剑影声还在继续,乌云带着人朝后院这边而来。

突的,紧闭的房门被撞开,被打飞出去撞在房门上的人吐血倒在轰塌的房门上。

房间内的小亭与小晴都被点了穴,全都无法动荡与无法言语。其中的小亭,一袭红色的嫁衣坐在梳妆台前,头上还盖着红色的盖头。

乌云站在外面面无表情地往里看去,那人并不是夭华,相对了那么多年,没有人能比他更了解夭华,别说是盖着盖头,就算是化成了灰,他也能一眼认出来,黑眸倏然一眯。

唐莫从房间后方的窗户那边不紧不慢绕回来,对于地上的尸体与鲜血只是淡淡看了一眼,笑着道:“怎么,祭司不是来祝贺的,而是专程来看新娘的?”

“人呢?”乌云的面色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黑沉如墨。

“如祭司所见,不正在房间内坐着吗。”唐莫说着,朝饶有兴致地朝房门已经轰塌的房间内看去一眼,倒想看看夭华回应给他的这份“礼”。

“看来,唐大公子今日是不会说实话了,那好,我今日倒要看看你唐莫究竟有多少能耐。”

“乐意奉陪。”唐莫倒也想亲自领教领教乌云的武功。

乌云身后的人看着,相视一眼后连忙往后面退了几步。

倒在地上受重伤,还没有死的唐莫的人,一时间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也往旁边退了几步。

转眼间,房间外面的空地上便好像只剩下了乌云与唐莫两个人。

两人皆一身白衣,阳光下衣袂飘飘。

尤其是乌云,周身透着阴翳的杀气。不得不说,此次病得那么严重的小奶娃,还有夭华,在他的眼皮底下被唐莫救走,他搜查了三天才搜查到这里,并且还是被人算计引来的,确实将乌云气得够呛,几乎是前所未有的。再加上现在还不见夭华与小奶娃的身影,可想而知乌云此刻的盛怒。

与此同时另一边,离去的夭华,避开乌云带来的那些包围住别院的人自然不是什么难事,成功出了别院后,很快带着小奶娃赶到了与容觐约定好的地方。

容觐已在那里等候,并且已经将东西与人都准备妥当,一见夭华来便请夭华上马车。

等夭华上了马车后,四四十六辆一模一样的马车就立即分四个方向出发,分别快马加鞭地敢往东南西北四个城门。

另外,十六辆马车车厢内的情况也都一模一样,一名一袭红衣的女子,一名男子,外加一个包裹得很严实的襁褓,还有驾车的车夫也都是一样的穿着打扮。待到了城门后,直接强行闯城门出去,任何阻拦者都杀无赦。

出去后,两辆马车一组,先分别分两个方向离开。

之后,到达前方的十字路口后,分在一起的两辆马车又分别分开,最终达到混摇视线的目的,使得乌云就算再怎么厉害也查不出夭华真正离去的方向。

夭华与容觐所在的马车内——

马车出了林城后,与其他马车一样,一直马不停蹄地行驶着。

掀开车帘往外扫了一眼,确定基本上安全了后的夭华,闭上眼靠在身后的车厢上,“为何来这么晚?”

“来的路上出了点情况,乌云的人似乎知道宫主你传信给我,让我赶来,并且知道我走那条路似的,一早已经在半路上埋伏拦截。”容觐如实回答,心中还有些话不知道该不该说。

“那信,还有谁看到过?”夭华再问。

“没有了,就只有我一人,我断不会将宫主你的信函给他人看。”其实并非如此,卓池也看到了。那日,飞鸽传书是卓池收的,当时他正在沐浴,鸽子落在窗边。夭华每次传信给他一般都是用飞鹰,他当时并不知是夭华传的信,一时大意,也就没有阻拦。可是,那么短时的时间,卓池又没有打开,从鸽子脚上取下来后转头就交给他了,所以不可能的,绝不可能。

夭华闻言,睁开眼看了一眼容觐,没有再说话。

容觐岂会看不出夭华这一眼的含义,目光轻微闪躲了一下后,转移开话题,对夭华问道:“对了宫主,你为何不等拿到解药后……”

“已经拿到了。继续赶路吧,本宫稍微休息一下。”

“那就好。”听到已经拿到解药,容觐放心下来。

小奶娃趴在夭华的旁边睡着,一如之前很多次一样,早已经被夭华点了睡穴,睡得很沉。

深夜,马车在半路上的一间破庙外停下,容觐先行下车,确定没有问题后请夭华下来,然后吩咐车夫去捡些木柴与打点野鸡野兔回来。

其他方向的十五辆马车也差不多,也都在途中暂停下来休息。

破庙十分简陋,屋顶还是破的,站在里面都可以仰头看夜空。

容觐从夭华的脸上始终看不出什么,不知道夭华已经服了解药了没有。如果已经服了,并且是真的解药,那她应该已经没事了,就没有再这么躲乌云的必要了。不过,对于此,容觐并没有多问。而对于后面怎么走,以及夭华后面的打算,已经有过一次消息泄露的情况下,容觐也没有问,等着夭华走一步吩咐一步。

月上中梢,火光明亮的破庙内,夭华负手而立站在破庙门口,唐莫给的解药还在衣袖中,还没有服。

容觐坐在火堆旁边,有一下无一下地拨动着燃烧的火,心中想着一些其他的事,面容隐约有些微沉。

小奶娃躺在远处的地上,身下垫着容觐的外衣,又饿了一餐,睡梦中不自觉将手指塞入小嘴中吸允,口水顺着小嘴角流出来,落在身下的衣服上。

车夫在破庙外面的守着,顺便给马喂草,接下去好继续赶路。

气氛平静,谁也没有开口打破这一平静。

安静中,时间过去。

忽然,远处依稀传来几道声音,其中还掺杂着女子的呼救声。

在破庙外喂完马,就直接在破庙外坐下,靠着破庙的墙壁休息与把守的车夫没有听到,但夭华却是听到了,并且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敏锐地方向远处有些不对劲。

破庙的容觐也听到了,顿时面色一变,快速起身出破庙,越过破庙门口的夭华就赶往声音传来的方向。

靠在破庙墙壁休息与把守的车夫,在容觐离开破庙与赶去的声音中快速睁开眼了,一时还有些弄不清清楚,不知道容觐这么急着去哪,发生什么事了?

“你也去看看。”几乎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容觐如此急切的样子,夭华看着容觐赶去的背影对车夫道。

车夫闻声,反射性地看向破庙门口说话的夭华,但并没有看到夭华看向他,不过这里就只剩下他与夭华,和破庙内的那个小奶娃三个人了,夭华这话自然不可能是对小奶娃说的,虽然到现在还不知道夭华的真正身份,但从容觐对她的态度中也的不难看出一二,不敢违抗,连忙起身跟着容觐而去。

不久,容觐归来,怀中还打横抱着一个女子。

女子双手搂抱着容觐的颈脖,整个人埋在容觐怀中,远远地就能看出她的颤抖。

至于跟在容觐后面一起去的车夫,并没有跟着容觐一起回来,远处那边还有些声音依稀传来,应该是在处理后面的残局。

夭华看着这一幕,已不难猜测出容觐怀中女子的身份了,想来她就是容觐当年不惜离开武当派,甚至不惜违抗她的密令娶的那个人女人——卓池了。之前容觐回魔宫,她也跟着一道,还在魔宫中住过几天,不过她并没有看到过,关于她的一切还都是那些调查得到的情况,此刻可以说是夭华第一次正面见到卓池。

只是,她此刻不是还应该在名剑山庄中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白天在马车中的时候,容觐明知道她的话外之音中透着怀疑卓池这个女人,却还护着,说并没有其他人看到那信函,不难看出容觐对卓池这个女人不但动了真心,并且对她的心时至今日还一如当初。不得不说,这其实挺难得的。不过,就算这样,并不能打消夭华心中的那丝怀疑,夭华微微眯了眯眼,等容觐抱着卓池走近后问道:“怎么回事?”

容觐将卓池放下,看着卓池道:“你自己来解释吧。”

卓池有些怕夭华地躲到容觐身后去,拉着容觐的衣袖,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相公说有事要出去一趟,我一个人留在那名剑山庄中,名剑山庄的人都被相公的人给关起来了。”

夭华听着,没有说话,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这个躲在容觐身后的女人,一边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可就在一天前,唐家二公子突然带着人来了,来了很多人,还会用毒,很快就把相公的人都给杀了,把名剑山庄的人都给放了出来,还抓了我,说要押我去武当派,请武当派掌门出面清理门户,与再对付魔宫,解救被困在魔宫中还没有死的那些无聊人士。”卓池躲在容觐身后,慢慢讲话全部说完。

“但这里似乎并不是名剑山庄到武当派的必经之路。”蛇打七寸,夭华的话说不出的犀利,对于卓池的这些回答看不出是信了,还是不信。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要问名剑山庄二小姐。”卓池摇了摇头,再往容觐身后躲了躲。

容觐对夭华点了点头,显然已经相信了卓池的话,补充道:“确实是名剑山庄二小姐与唐门的人,我刚才已经逼问过,明二小姐准备绕道先去少林寺,请少林寺也出面,然后再前往武当派。此处是前往少林寺的必经之路,从此处稍微绕个道再去武当派也不远。待会儿车夫会将那些人都押过来。”

“原来如此。”说话间,夭华多看了眼容觐。

卓池在这个时候忍不住又颤抖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有点湿,一路上都被明二小姐明敏折磨,被明敏用绳索将她绑在马车后面一直拉着,把自己所受的气都撒到她身上来了。

“先进破庙吧。”容觐带着卓池进入破庙中,准备让卓池先用火烤烤身上的衣服。

卓池一踏入破庙,一眼就看到了的破庙中躺在地上睡着觉的小奶娃,只见他白白嫩嫩粉雕玉琢似的,小嘴还吸允着手指与流着口水,别提有多可爱了,马上就喜欢上了,忍不住松开容觐的衣袖,就朝小奶娃走去。

“别碰他,先把衣服烤干了。”容觐拉住卓池,不让卓池走近。

卓池像个孩子似的嘟了嘟嘴,十分失望。

半响,等衣服烘干,卓池笑着站起身来,在容觐的面前转了一圈,“相公,你看都已经干了。”

“身上的伤呢?也不痛了?”单单双手上就有不少伤,手腕上还都是绳索捆绑拉扯的伤痕,容觐将卓池拉回来,准备为卓池上药。

等上完了药,卓池再站起身来,还是忍不住想走向小奶娃,想要靠过去抱抱。

------题外话------

今天端午,更新晚了,实在抱歉!关于昨天说的送520小说币活动,照旧!

另外,为表歉意,端午后再多弄个活动补偿,到时候一定早上更新,么么,祝亲亲们端午快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