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五十一章乖乖做我的新娘(端午送潇湘币

“算。”唐莫答得相当干脆利落,看着夭华的目光似笑非笑,强取豪夺却又不失温柔。

这样一张倾世俊美的脸,这样一副霸道娶人的口吻,虽带着一股浓浓的逼人味道,但却又恰好完美地展现了一种另类的深情,好像真的很情深,非她不可似得,怕是任何女人对着多了都免不了心动,但可惜这些女人当中绝不可能有她夭华。夭华不紧不慢地后退开一步,用一种审视人的目光,从头到脚仿佛回到最开始时一样重新打量起对面的唐莫来,需要好好地再认识一遍,同样似笑非笑,“你就真的这么喜欢本宫?非得到本宫不可?”

“已经说过的话,我想应该不需要我再说。”

“那如果本宫不答应呢?”

唐莫不语,唇角的弧度不减反增,一种已然稳操胜券的神色,不过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而已。

夭华将唐莫脸上的神色都看在眼里,突然发现这唐莫也有像乌云一样让人十分讨厌,恨不得咬牙的时候,就好比现在,这唇角的弧度简直跟乌云有的一比,就这么有把握她一定会答应?

不过,似乎还真是被他给把握对了,软骨散的毒无论如何她都非解不可,并且还要越快越好!

片刻的沉默、僵持与审时度势后,有道是大丈夫能屈能伸,夭华脸上的面容俨然如翻书一般转眼间变为了皮笑肉不笑,一改前一刻的语气,退了一步,“那如果本宫答应了,你确定你真会解本宫身上的毒?或者,你确定你真解得了乌云下的毒?”

“你这是故意在用激将法?这世上,就没有我唐莫解不了的毒,我也绝对会说到做到,这点你大可以放心。”夭华的这点小小激将法对别人还行,但对唐莫绝对一点用都没有。唐莫说着,有意无意地微微一顿,浅笑着补充上一句,“我便是骗任何人,也断不会骗自己娶过门的夫人。”娶过门三个字,像着重强调一般,声音明显有些加重。

夭华抿唇,喜怒难辨,“这世上,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威胁本宫!”

“那我便做一做这第一个。”这世上,也从来没有人让他如此想要得到,她也是第一个,还是唯一一个。

“那好,既然唐大公子如此有心,那本宫也不好太不给唐大公子这个面子了。”一句话,俨然算是爽快地答应了下来,不过语气中还是故意透着一股施舍般的口吻。

“放心,既然你如此给面子,我也一定不会让你失望。”夭华的这一口吻,唐莫可不喜欢。不过无妨,唐莫接着很自然地问上一句,薄唇微勾,“那你觉得,几天后成亲会比较好?”

“难道唐大公子不想越来越快?”

“当然不想,我只想越容重、越热闹越好,可不能那么仓促匆忙,委屈了你。”

“不委屈。能嫁给堂堂的唐大公子,本宫荣幸还荣幸不过来,岂会委屈。”他明知道她会答应的原因,也明知道她现在迫切地想要早点解开身上的软骨散之毒,但却在最后时刻故意来这么拖延时间,还想容重热闹来办,那岂不是要大张旗鼓的告诉乌云,将乌云给引来?

“那你的意思呢?我很乐意听听你的意见。”

夭华挑眉,四个字利落干脆,“越快越好。”

唐莫笑,第一次笑得如此开怀,“原来你已经如此迫不及待地想要嫁给我。”

“那不知唐大公子高不高兴呢?”夭华此刻如何还能不知唐莫这是故意在反击她刚才那施舍般的口吻,现在一转眼让她亲口说出这四个字,俨然踩了她一脚,显得她好像真的很迫不及待想嫁给他似得,如何能不高兴。不过,同样的,无妨,她要的只是尽快解身上的毒,为达目的对她来说一向可以不择手段,即便像眼下这样。而这笔趁火打劫威胁的帐,她日后绝对会好好跟他算的。

“高兴,当然高兴。”

“那不知唐大公子何时解本宫身上的毒?”

“拜完堂,新婚第二天。”

“不行!”

“除此之外,我也不行。”

夭华拧眉,绝不可能走到新婚第二天那一步,甚至不可能真的走到拜堂成亲那一步。但看得出来不走到这一步,唐莫不会真的动手为她解毒。而依她眼下的情况来看,若真动起手来,已然不是唐莫的对手,再说这里还是唐莫的地方。如果唐莫要强留的话,她也不一定能离去。就算离去了,外面还有那朵可恶的乌云,“那我们不妨各自退一步,拜完了堂后,你必须给本宫解毒,这是本宫的底线。”

唐莫考虑了一下,看得出来这似乎确实已经是夭华的底线了,“那好,一言为定,就拜完堂后为你解毒。我这就吩咐人下去准备,三日后成亲。”

“还有这个奶娃,先医好他,别忘了。”夭华提醒。

“放心。”唐莫说着,又看了一眼夭华手中的奶娃,然后唤来人先带夭华进房间去,将小奶娃放下来,之后又对外吩咐下去。

等吩咐完,唐莫转身跟着进屋。

房间很宽敞、明亮与简洁。进去的夭华,将小奶娃放到床榻上。

唐莫走近,在床榻边坐下,动手检查起小奶娃的身体。

小奶娃的情况就算再怎么糟糕,也断然难不到他唐莫。

但一会儿后,唐莫却罕见地拧了拧眉。

夭华在唐莫进来后就已经走到桌子那边坐下,一边淡淡地看着,一边喝着刚才那名中年男人刚送进来的热茶,从唐莫的神色变化中不难看出小奶娃的身体恐怕很不容易医治,“怎么样?刚刚在外面的时候可是才听到唐大公子一副很有把握,简直小意思的口吻,你可别到现在来说你医不好他。”

“我想,一定是我把错脉了。”唐莫淡淡一笑,前一刻罕见的凝沉神色转眼间消失殆尽,不留痕迹,对于小奶娃的具体情况并不多言,随后起身走到书桌边,提笔列下一张药方,让人马上按照药方上面的药准备好送过来。

药方上面的药,全都是些极为温和的药,混合在一起也同样温和。一方面,由于小奶娃还小,根本经不起药性猛烈与刺激性的药。一方面,小奶娃的身体俨然比一般孩子还来得羸弱,再加上他体内的另外一个让他都有些难以置信的因素,而这也是之前医馆内的老大夫医治小奶娃医治得反而更严重的最主要原因。另外,唐莫还吩咐人立刻准备热水、一只小型的浴桶,以及银针。

不久,唐莫要的所有东西就都送了进来,外面办事的人很有效率。

唐莫留下一人在房中帮忙,在他施针的时候扶稳浴桶中的小奶娃。

夭华并不太相信唐莫的“把错脉了”这几个字,而唐莫既然这么说,显然是不想告诉她,不知道小奶娃的身体究竟有何异样。夭华的心中不由暗暗沉思。对于唐莫的开始动手医治,没有起身出去,依旧坐着看着。

时间流逝,大约整整一个时辰后。

唐莫开始拨出浴桶中的小奶娃身上的银针,将小奶娃安置回床榻上,让留下来帮忙的人将房间内的东西都撤掉,端盆清水进来。

夭华仍旧看着,不得不说唐莫认真时候的样子还真有些让人移不开视线,难怪很多人说男人认真时候的样子最有魅力,相信这世上恐怕没有几个人能让唐莫如此亲自动手医治。这个男人,从上到下,从左到右,几乎在各方面都完美得无可挑剔,让女人忍不住为之心动。但还是那句话,这些心动的女人中,绝不可能有她夭华。

将房间内的东西都撤掉的人,很快端着清水进来。

唐莫洗了洗手,洗掉手中的药味,再用巾帕擦干手,朝坐着的夭华走过去。

好一双修长白皙,如玉一般的手!不得不说,除了有时候像乌云那般讨厌外,还有一点唐莫与乌云很像,那就是两个人都有洁癖,尤其是乌云。在带小奶娃回来前,他可是从不容任何人近身的,更不容哪怕是一丁点的污渍,什么都要一尘不染。自小奶娃出现后,乌云那厮简直像变了个人。当然,对除小奶娃以外的其他人还是一样。夭华视线很快从唐莫的手上移向唐莫的脸,“好了?”

“怎么,你还不放心?”唐莫一边浅笑回道,一边坐下。

在唐莫坐下后不久,候在院中的中年男人就端茶送进来。

唐莫从不医人,像今日这样医一个小奶娃还是头一遭,接着转头对中年男人吩咐了几句。

中年男人一一记下,在准备出去之际目光忍不住多看了一眼男装的夭华,到现在还难以相信唐莫竟然要娶她,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身份,竟可以让唐莫如此。而这成亲,唐莫眼下俨然不想通知唐门中人,不想让唐门中人知道。

下午时分。

小奶娃的情况好转了不少,面上也开始恢复血色。

夭华斜躺在一旁的软榻上闭目休息,身上已换回女装,还是一袭红衣,唐莫命人送来的。

唐莫在中午左右的时候便离开了别院,去哪里并没有交代,什么时候回来也没有说。不过夭华并不关心,与她无关。

已经身在名剑山庄的,突然收到夭华飞鸽传书的容觐,在一收到后就已经马上往林城这边赶来。而原本只是几个时辰便可以到的事,但不想在路上遭到截杀,以致到现在才到。

林城城门外,容觐勒马停下。

只见前方的林城城门紧闭,城楼上有人在把守,处处透着一股不同寻常之气。

容觐如何还能不知已经出事了,他还是来晚了一步,相信路上截杀他的那些人定然是乌云派出的人,只是乌云怎么会知道他赶来林城与走哪一条路?他现在这么明目张胆的封锁城门,未免也太嚣张跋扈了,不知道夭华现在怎么样了?如果不是事情紧急与严重,夭华不可能急着叫他赶过来。

想到这,容觐心中不免有些担心,必须要想办法尽快进城去才行。

整个林城都已被完全封锁,四个城楼都城门紧闭,外面的人不许进入,里面的人更不能出去。

半个时辰左右后,容觐终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城中,迅速赶往夭华飞鸽传书中说的那间医馆。

医馆大堂内,乌云面无表情坐着,脸上黑沉如墨,整个气氛压抑得简直让人窒息。

老大夫与医馆内的一干学徒还被迫跪在地上,已经从上午跪到现在。

容觐无声无息到来,避开守在医馆外面的那些乌云的人,在屋顶的一处掀开一块瓦块,低头往下面看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的情况,随后没有一点声音的将瓦块轻轻放回去,快速离开屋顶,避免被下面的乌云察觉到。

乌云在容觐离开后,略抬头冷冷地瞥了一眼屋顶上方容觐刚才掀开瓦块的地方,面无表情地吐出一个字,“影。”

一抹黑色的身影刹那间出现,像凭空冒出来的一样,速度极快,又毫无声息,一如他的名字“影”,像一抹影子。

乌云冷冷地吩咐了一句,让影即刻去跟着容觐,不论如何也要将夭华与唐莫找出来。唐莫在他手中带走夭华这笔账,他断不会善罢甘休。要是孩子有任何闪失,他更不会放过两个人。

影点头,如出现时一样瞬间消失。

跪在地上的老大夫与一干医馆内的学徒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又急忙低回头去,什么也没有看到。

老大夫已经年迈,身体状况自然比不得年轻人。再又跪了一会儿后,不免有些头晕眼花,头重脚轻,忽然头一垂就往地上栽了下去。

“泼醒他。”乌云冷声下令。

站在一旁的人连忙领命,就去端了一大盆冷水进来,泼在老大夫身上。

一干学徒想要护,可又害怕得不敢乱动。这件事,其实根本不关他们的事,是昨日那个人突然抱着个孩子来看大夫,他们开医馆的,给人看了,又收留了人,怎么就落得这样的下场?尤其是老大夫,那孩子后来病情加重又不是老大夫故意的,怎么能怪到老大夫的身上,有本事自己刚才将人抓住了,别让人跑了。一干学徒心中忍不住暗暗嘀咕,只能以此来宣泄自己心中的恼怒不甘。

老大夫浑身一颤,颤抖得一下子醒过来。

大堂内的气氛,顷刻间变得更压抑起来,静得几乎能听到人的呼吸声。

医馆外面,离去的容觐环视了眼四周,思忖到底要怎样才能找到夭华。

街道上的行人寥寥无几,并且每个都行色匆匆,神情紧张,对此时此刻的城中局面各个胆战心惊。

入夜,城内的情况更加恶化,因为随着时间流逝,医馆内的乌云越来越不耐烦,本就已经黑沉至极的面色更加难看。

小别院内,相对平静,各个房间亮起火烛,两名婢女将刚做好的饭菜送入夭华所在的房间。

夭华没有什么胃口,对推门进来送饭菜的婢女只是淡看了一眼。

两名婢女都没有说话,将饭菜一一摆上桌后,便躬身退了出去,轻声带上房门。

小奶娃在这个时候突然睁开眼醒了过来,整个下午都睡得很安稳,难得露出笑脸,终于不再哭了。眼珠子在转了一圈,看到软榻上面的夭华后,脸上的笑容就更大了,笑着朝夭华摇手,仿佛回到了当日海面上刚刚看到夭华时候的样子,带着兴奋之色。

夭华侧头看去,没有说话。

小奶娃见夭华只是看着他,却不理他,小嘴开始吸允起手指。

一时间,两人大眼对小眼。

半响后,夭华收回视线,一手支头,目光不觉有些游离,不知道在想什么,或者说不知道突然想起了什么。

安静中,不知道具体过了多久,先前送饭菜进来的那两名婢女再次敲入而入,将桌子上已经冷却的、原封不动的饭菜全都收拾掉。

“送碗稀饭进来,喂孩子吃。”夭华不紧不慢地吩咐一句。

两名婢女点头,将收拾掉的饭菜端出去后不久便将稀饭给送了过来,按照夭华的吩咐喂床榻上的小奶娃吃。

小奶娃早就已经饿惨了,又刚刚病好,一有东西喂他就立即狼吞虎咽起来。

月上中梢之时,从下午就不见踪影的唐莫回来。

夭华的房间内烛光还亮着。

唐莫敲门进去,需要再为小奶娃把脉看看。上午初为小奶娃把脉与检查的时候,小奶娃的情况至今还留在他心底,但并没有对夭华说,有些东西他必要要好好地弄清楚不可。

“乌云那边如何了?”早在唐莫走到门外的时候,夭华就已经敏锐地听到声音,判断出来人了,尽管体内的软骨散还没有解,情况比白天时好不到哪去。

“怒火滔天,封锁了整个城池,正在挖地三尺地找你。”唐莫一笑,不急着走向床榻上已睡着的小奶娃,看向软榻上慵懒斜躺着的夭华,真想从此永远将她软禁在身边,让她再无法离开他的视线范围。烛光下,只见她红衣如血,一头乌黑的长发散落在枕边,脸上虽有些苍白,但唇角还是噙着那抹惯有的弧度,邪魅张杨,柔弱二字从来与她无关,即便是现在。

“那你确定你这里安全?”夭华挑了挑眉,不难想象乌云此刻正黑着脸,盛怒至极的样子。

“至少在成亲前都很安全。这挖地三尺也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林城这么大,哪这么快挖得过来。”唐莫一点也不担心,这个时候只想安安稳稳地先过了拜堂这一步,并不想出去与乌云正面相对。

夭华笑笑,不置可否,随即转了个话题,道:“你现在这个时候进来,是准备来给本宫看看的?不然,本宫怕三天后你临时抱佛脚,那可就不太好了。”

“你大可以放心。不过,你若真想我先为你看看,也无不可。”唐莫朝夭华走过去。

夭华没有动,看着唐莫走近,再看着唐莫在软榻边坐下来。

两个人的距离,倏然间拉近。

不过,一如当日在魔宫中时一样,两个人都有互相防备着对方,当然表面上又看不太出来。

唐莫伸手,指腹覆上夭华的手腕,从夭华的脉搏中可看出夭华此时的气息并不平稳,有些气血翻涌,不过被她压制着。而从夭华表面的面色中看不出夭华有中毒的痕迹。

“不知唐大公子可看出了本宫所中何毒?”

“你这是想考我?”唐莫自然不信夭华中了毒,还不知道自己所中何毒。

夭华并不否认,“考与不考,不管怎么说唐大公子也总该给我一点信心,让我能够坚持等到三天后去。”

“软骨散。”唐莫不缓不急地沉稳地吐出几个字,接着补上一句,“放心,这么点小毒,我还手到擒来,只要弄清楚了这种软骨散的主要成分便可。”

“有唐大公子这句话,本宫就放心多了。那不知唐大公子想怎么弄清这软骨散的主要成分?”

“这就更简单了。”唐莫说着,唤外面的人送把小刀与送只干净的碗进来,还有包扎的纱布。

外面的人听到吩咐,连忙去办,不消片刻便将东西都送了进来,送到唐莫面前。

夭华不发一言地看着,已然猜测出唐莫的做法了。

果不其然,只听唐莫让她再伸出手,用小刀在她的食指上轻轻割了一刀,再用那只干净的碗在下面盛着滴落的血。

夭华的症状,及脉搏,都显示了夭华是中了软骨散无疑。可是,一般的软骨散,不会有这么强的药性,更不可能难得到夭华,那只能说这软骨散不简单。要查清它的成分,只能用这样的方法,用夭华的血亲自一品。

伤口不深也不重,小小的疼痛对夭华来说简直不值一提。

几滴过后,唐莫便给夭华的手指上了金疮药,然后将夭华的手指包扎回去。

夭华防备地享受着唐莫的“伺候”,这么一个小小的伤口,看唐莫还挺认真的,无形中竟让夭华感觉好像被当做珍宝一般对待了。但对此,夭华却是嗤之以鼻,出声打破平静道:“那不知唐大公子成亲之事准备得如何了?”

“看来,你真的很迫不及待想嫁给我了。放心,一切都会很顺利,因为我断不允许有任何意外发生。”最后几个字,语音依稀有些放缓,透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意有所指味道。并且,伴随着话,唐莫原本为夭华包扎手指的左手忽然毫无征兆地改为一把用力握住夭华的手腕,然后一个眼疾手快地将夭华的手按到夭华头顶上方的软枕上面,另一只手则一把撑在夭华另一侧的肩旁,一夕间将夭华笼罩在身下。

唐莫的速度快,夭华的速度也不慢。几乎在唐莫动手的瞬间,夭华也已经动手。

当唐莫停下之时,夭华手中的锋利暗器已然抵上唐莫的颈脖。对于唐莫的话,尤其是那最后半句,岂会不知他言外之意其实是在指她,防止她到时候故意搅事。不过,这就要看他的本事了。

房间内的气氛,顿时一变。

唐莫一点也不在意脖上的暗器,低头近距离看向身下的夭华,“还有三天,乖乖做我的新娘。”

夭华笑出声来,“若是唐大公子再来一次这种突袭的话,本宫可不保证三日后还有新郎。你说,三日后本宫算不算是有两个夫君了?不管怎么说,你唐大公子似乎都只能排在第二位,这可真是委屈你了。”

唐莫的面色一沉,“你最好从今往后给我彻彻底底忘了明郁。”

“忘不了,他一直在本宫心里。”夭华的话,似故意,又好像似真的一样。再加上眼下才刚因明郁而上了乌云的当,唐莫的面色止不住越发一沉,眸中明显闪过丝怒气,覆着在夭华身上的阴影将夭华整个笼罩,“你若真这么忘不了,我不介意亲手把你的心掏出来,好好地洗一洗,洗干净。”

四目相对,一上一下的姿势,桌上的火烛只照着唐莫的半边脸,夭华不是瞎子,自然看得出唐莫好像真的生气了。这样一个男人,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相信只要他随便招一招手,想嫁给他的女人就能排几里路那么长,却偏偏一再纠缠她,甚至不惜用上威胁。

“记住,以后永远别再我面前再提明郁。”见夭华没有回嘴,唐莫的怒气稍稍好转,自认自己从不是一个易动怒之人,也从不会将情绪都写在脸上,可她简单一句话就轻易地气到了他。

小奶娃不知何时已经醒来,小手迷迷糊糊地揉着眼睛,朝软榻这边的夭华与唐莫看来。

就这样再僵持了片刻后,唐莫才松开夭华的手,直起身来。

夭华没有说话,揉了揉手腕。

唐莫接着起身走向床榻上的小奶娃,在床榻边坐下,伸手准备再为小奶娃看看。

小奶娃看着唐莫伸过来的手,小手忽然扬起就一把用力打了过去,刚才那一幕在他眼里俨然是唐莫在欺负夭华。

“这个孩子,你到现在还没有查出他的真正身份?”唐莫有些没有想到,微眯了眯眼后不难看出小奶娃这是在为夭华出气呢。这样一想后,便又不觉好笑,确实挺可爱的。

小奶娃打了唐莫后,还觉得不解气,小脸气嘟嘟的,一双眼睛瞪得老大。

“如果唐大公子愿意帮忙,本宫倒是很愿意将这个任务交给唐大公子。”夭华不答,丢回给唐莫。

次日一早,又有大批乌云的人进城,开始在城内挨家挨户搜查起来,俨然像官兵似的,而乌云就是那“皇帝”,一声令下整座城都要翻个底朝天。

城中的百姓们不敢抵抗,只能任由冲进屋来的人到处搜查。

其中一间玉器店内,昨日进城的容觐正坐在后堂中品茶,等着派出查看情况的人回来禀告消息。

这间玉器店,是他名下的产业之一,这么多年在外自然有自己的势力,这些势力中自然也不乏一些开在各地的小店铺,明面上以赚钱为营生,暗中为他收集传递消息。昨日,他在离开了医馆后不久,就发现暗中有人悄悄跟了上来,虽然那人一直隐藏得很好,武功十分不错,是个跟踪人的能手,但要长时间都不被他发现,绝不可能。想来乌云当时定然已经发现他了,想让人跟着他来找到夭华,那他不妨不动声色的让人继续跟着,表面上派出人去查看情况,自己在这里耐心地等派出去的人回来禀告,暗中则等着夭华传消息联系他。只要不被乌云找到,夭华就还是安全的。

乌云派出的影,还在暗中监视着。

突然,有人匆匆忙忙跑进后堂来,对坐着的容觐禀告道:“公子,他们往这边搜来了,很快就到。”

“嗯。”容觐淡淡应了声,不紧不慢地喝完杯中的茶后,起身暂避一下。

待搜查的人像阵风一样闯进来又离去,容觐再回来的时候,整个玉器店像刚被土匪打劫了一番一样,到处都一片狼藉,并且架子上摆放的各类玉器也都已经基本上碎了一地。街道上的其他店铺内,情况也不相上下,有的店铺内甚至传出了哭天喊地的声音。

短短半日不到的时间,整座林城哀嚎一片。

“公子。”虽然卖玉器只是个幌子,主要以传递消息为主,但多年的心血一下子被这样毁了,损失惨重,玉器店内的掌柜与伙计们不免气恼,看向重新坐下的容觐,刚才真差点忍不住动手将那些人给打出去。

“无妨。”容觐笑笑,这点损失他还亏得起,也不在乎。

掌柜与伙计听容觐这么说,只能先将心中的怒气暂压下去,快速收拾起乱摊子,顺便再给容觐沏杯茶。

与此同时的小别院内,同样遭到了搜查,情况与容觐所在的玉器店差不多,整个院子也被翻了个彻彻底底,完全像被土匪冲进来抢劫了一样。

期间,小别院内的夭华带着小奶娃进入到地窖中暂避。

这还是夭华有生以来第一次进入地窖,谁能想到自己竟也会有这一天,这经历可相当不好。

唐莫早上的时候又出去了,像昨天一样什么都没交代。

等搜查的人离去,院中中年男人入地窖,请夭华出来。

夭华看着一片狼藉的院子与房间,看着院子中的人埋头收拾,忽然有些忍不住想笑。搜查得越厉害,越可以想象乌云此时是何等的气急败坏。而只要一想到乌云那厮气急败坏的样子,夭华的心情就止不住好转。

小奶娃转头看看这,又看看那,小手拽上夭华的衣袖,被夭华拎多了,几乎快要适应夭华这么单手拎着了。

入夜,夜幕降临,当唐莫回来的时候,整个院子已经差不多收拾好,基本上恢复如初了。

对于今天白天发生的事,唐莫在外面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早已经有人前去向他禀告过。

院子中,石桌旁,夭华正慵懒地躺在竹椅上,心情不错地看着夜空。

“怎么,在想乌云气急败坏的样子?很高兴?”

“知我者,唐大公子也。”夭华不否认,笑着斜瞅了眼回来的在石桌旁坐下的唐莫,她可不相信他这一两天是在为成亲的事忙碌。

“那就好,看来我不用担心了。”

“怎么,唐大公子很担心吗?不过,也的确该担心,不知昨夜是谁刚说在成亲前这里都很安全,就是挖地三尺也没这么快挖到这里来。”

“只能说乌云如今确实已经到气急败坏的地步,不知道这样说你会不会高兴一点?”

“勉强吧。”夭华收回视线,“对了,昨夜你血也已经取了,不知道查出本宫所中的软骨散的主要成分了没有?”其实夭华更想问的是,配置好解药了没有。

“当然。”

“那可真是太好了,唐大公子果真不会让人失望。”

“你可别对我带高帽。这个时候就想知道解药配置好没有,未免也太操之过急了。”

夭华闻言,再斜瞅了一眼唐莫,并不恼怒被他看穿她的这点心思。

院中的中年男人及时奉茶上来,“公子。”

“恩。”唐莫淡淡摆了摆手,让人下去。难得如此平静地与夭华坐着,不想被人打扰。

皎皎月光,笼罩在夭华身上,也笼罩在唐莫身上,将两个人的身影分别拖延在地面上。轻风过,微吹下来一片树叶,落在两个人之间的石桌上,在风中左右摇晃。唐莫看着,余光却早已经不知不觉再次落向躺椅上面的夭华,深邃的黑眸深不见底。

次日,唐莫没有再像之前那样出去,而是在别院中留了下来,吩咐院中的人准备了不少药材。

夭华的房间内,用过早饭后,婢女将新做好的嫁衣送来,给夭华试穿。

夭华才没有这个兴趣试,直接无视,没有理会。

婢女不敢说什么,只能去向唐莫禀告。

唐莫没有说什么,只是让婢女将喜服放在夭华的房间便可。

艳红色的嫁衣,一如夭华身上所穿的颜色,不过上面多了很多精美的绣纹,处处透着喜庆。

深夜,安静中,房间内,一整日没有多看桌子上那套嫁衣的夭华,在不经意往前看的时候,目光不知不觉看过去。只见前方的桌面上,除了红色的嫁衣外,婢女后面还陆陆续续送进来不少东西,虽然很仓促,但该有的好像一样也不少。在这样一个被乌云封锁得死死的与派人到处搜查的城池内,再在这样短的时间中,竟还能准备出这么多,确实已不得不佩服一下唐莫的能力。

看着看着,渐渐的,不知怎么的,夭华脑海中忽然不觉闪过诸多尘封已久的画面,那些画面原本好像封在一个封闭的瓶子里,突然如洪水一般涌出来。

床上的小奶娃自己一个人趴在那里玩,小脸上的气色比昨日更好,一会儿咬咬手指,一会儿拽拽身下的垫被,又一会儿偷偷看看夭华,玩得不亦乐乎。

良久,夭华闭了闭眼,抹掉脑海中的那些画面,用指力弹灭桌子上的火烛。

之后,夭华点了小奶娃身上的睡穴,让小奶娃睡过去,自己则神不知鬼不觉地出去一趟,一盏茶不到的时间便返回。

漆黑的房间内,当夭华返回时,立即敏锐地察觉到了不对劲,房间内除了小奶娃外,还有人。

桌子上的火烛,随之亮起,只见一袭白衣的唐莫坐在那里。

夭华微微愣了一下,不过很快恢复一副很自然的神色,绕过唐莫走到软榻边,慵懒地往软榻上一躺,再一靠,一只手支着头,“不知唐大公子深夜大驾光临,所谓何事?如果本宫没有记错的话,好像明日便是三日之期了。这前一晚还见面,恐怕有些不太合适吧?”

唐莫以为夭华已经妥协,尽管答应成亲的目的只是为了解身上的毒,但没想到原来并非如此,前两天的安静不过是为了让他放松警惕而已。而他就算将这里布置得像铜墙铁壁一般,如果夭华真心想出去,又怎么可能挡得住她。

对于夭华刚才去了哪,做了什么,其实想想也不难知道。还有,容觐已经进城了。

唐莫不徐不疾地喝了口茶,改变不了夭华的心思,那就只有将她看得更牢、更紧一些了,毕竟到目前为止她要解开自己身上的软骨散之毒还只能靠他,这一点是无法改变的,“最近外面搜查得更严重了,相信乌云的耐心已经完全用尽。我特意过来看看,也好确保一下‘未婚妻’的安全。”

“未婚妻?”这几个字倒是特别的很,还是第一次被扣在她的身上。夭华缓慢重复了一遍。

而唐莫既然不点破她刚才出去,那她也没必要自己提,就像她一直以来并不点破他隐藏在别院周围的那些人,想要困住她一样。尽管除了他以外,单凭那些人并不能真的困住她。“那你现在应该已经确定了,本宫没事,可以回了吧?嗯,还有,记得一定要好好为明天多准备准备,相信唐大公子定然跟本宫一样期待。”

------题外话------

明天端午节,先提前祝所有的亲亲们端午节快乐!PS:明天的更新,还是在晚上!

另外,这次入V得比较突然,我自己都快忘记了,所以连个入V通知也没来得及写。又恰逢端午节日,那我也不妨弄个小小的活动,大家一起稍微乐乐。

活动:明天晚上更新完后,只要订阅了前三章的亲亲,只要留言,便有至少22520小说币赠送。

另外,明天那章,第一个订阅、第十个订阅、第一百个订阅的亲亲,都可额外赠送500520小说币。第222、333、444依此类推订阅的亲亲,则可赠送各自相对应的520小说币,希望亲亲们喜欢!

(注:奖励必须是三章都有订阅的亲亲,然后按第三章的订阅顺序来奖励,么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