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五十章 趁火打劫,唐大逼婚祭司盛怒

不一会儿,大火便烧了起来,水潭中央的木屋陷入一片火海。

桃花林的另一侧,带着小奶娃出去的夭华,在飞掠过底下那片花海一样的桃花林的时候,余光扫视过一眼下方,但并没有在桃花林中看到任何一个魔宫中人,想来一起进来的那些魔宫中人除了暗中是乌云的内应外,其他人应该都已经出事了。她这次明知有可能是陷阱,但还是不惜冒险前来,全都是为了明郁,虽然到现在为止一场空,可好歹让她看到了这只多年未见的玉箫,不知道算不算也勉强有点收获?

待出了桃花林,夭华拎着手中的小奶娃翩然落地。

此时,整个天色都已经有些暗了下来,四周的风也更大了,风声潇潇。

小奶娃一路上都十分难受,刚才看到乌云出现的时候都害怕夭华害怕得不敢乱动,也不敢出声。

夭华站在桃花林外再环视了一眼周围,周遭的情况基本上与她之前进去时一样,并没有什么变化,变得只是桃花林中那些按五行八卦移动的桃树。

在环视的这一过程中,夭华没有察觉到后方有任何人跟踪上来,倒是敏锐地察觉到了有人隐藏在暗处,看来乌云那厮好像很有自信,就安排了这么几个人在暗处就以为能监视住她与抓住她了。

夭华不屑,随后带着小奶娃继续扬长而去。

隐藏在暗处的人连忙悄悄跟上,按照乌云的吩咐早已经在外面守着了,就等着夭华出来。

但没多久,前方的那抹红色身影竟一下子在眼前不见了,好像刹那间凭空消失了一样。在暗中跟踪着的人不由一惊,急忙四下寻找起来。

入夜,夜幕降临,温度骤降——

迷失森林内的一处漆黑山洞内,夭华坐下调息,随手将小奶娃往旁边一放,点了小奶娃身上的睡穴,让小奶娃睡过去,一方面免得小奶娃突然出声,一方面避免小奶娃在她调息的时候打扰她。

从中了软骨散开始到现在,她不仅一再地强行压制,还几次三番动过手,又运功离开了桃花林,一路进到迷失森林中,可以说这么多年来真的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过,也就乌云这厮做到了,让她着了这么大一个道。不过不急,这笔账她迟早会跟他好好算回来的。

漆黑的山洞,自然不会干净到哪里去。

另外,由于迷失森林内常年白雾,湿气很重,整个洞内到处潮湿一片。

安静与时间流逝中,尽管夭华一开始就已经将自己的外衣垫在了地上,但还是有不少虫蚁爬上来,有的甚至爬到小奶娃的小手上与身子上。

夭华一番调息完毕后,睁开眼来,情况非但没有好转,反弄得体内软骨散的毒性反噬得更厉害,一口血抑制不住地就从喉间涌了上来,但又被夭华强咽了下去,很显然这软骨散与一般的软骨散有所不同,也明显比一般的软骨散来得厉害,怕是乌云自己亲自配制的。而他既然敢用这一招,敢冒这样的险,不难判断出他的医术究竟有多高,不论她对他做什么,就算像现在这样已经废掉他的武功与挑断他的手筋,他都有医治好自己的绝对把握。这么多年了,她自认自己对乌云也算很了解,毕竟知己知彼,一心都想除掉他,可他这深藏不露的本领还是够厉害的,变相的也说明了他城府之深。

睡梦中的小奶娃又饿又痛,再加上白天又一再地受到惊吓,此刻虽被点了睡穴,但还是不久就醒了过来,小嘴一张就要放声大哭。

夭华普一听到声音,立即一把捂住小奶娃的小嘴,将小奶娃的哭声都给严实地捂下去,冷冰冰警告:“不许哭。”

小奶娃顿时哭得更厉害了,并且害怕至极,爬上小奶娃身体的虫蚁都还在小奶娃的身上,幼嫩的肌肤上在这短暂的片刻时间已然出现不少斑斑点点的红点,不过黑暗中根本看不见,眼泪就像水一样涌了出来,浸湿夭华的手掌,在夭华的手下又是挣扎,又是用手去掰夭华捂他嘴的手,一双小脚不断地踹动,“呜呜……”

夭华再捂了捂。

小奶娃挣扎得越厉害,夭华捂得就越重。

过了一会儿后,情况还是没有好转,夭华不免有些不耐烦起来,毕竟从未带过这么小的小孩子,再说又是这么哭闹不休的时候,先前将小奶娃带在身边时也都是魔宫中的婢女们在旁边照顾着,最后索性再次点了小奶娃身上的穴道。

小奶娃立即再睡了过去,安静了下来,但小脸上还全是泪,*的,也很苍白。

夭华收回手,在衣袖上擦了擦,将手上的泪渍都擦干,丝毫没有低头去看睡过去的小奶娃。真是好好地警告没有用,非要她用这样的手段不可。

之后,夭华转头看向洞口的方向。洞外如洞内一样漆黑一片,没有一丝光亮,月光都已经被繁茂的枝叶隔绝在外面,心中暗暗思忖起来。

她当然知道乌云必然会想到她的离开与离开时故意丢下那样一句话,是想来一招以进为退,隐藏到暗处去,从而逼他出迷失森林救小奶娃,然后她好趁机尾随在他的身后出迷失森林,由他自己亲自给她带路,但可惜,除了这么做外,她还有的是其他路可以走,真以为她的心思这么容易猜?以为这么一个小小的破迷失森林就能真困住她?简直是笑话!所以,她此时已然进入到这迷失森林中来,乌云那厮的人这个时候绝对还都在迷失森林与桃林之间的那些地方埋头搜着。

这样也好,她的目的也算达到一半了,就让那些人在那里继续挖地三尺地找好了,等到明天一早她绝对已经在迷失森林外面了。到那时,等乌云知道,绝对已经晚了,也来不及了。她是不该小觑他,而他也断不该小觑她。

只是,此刻的迷失森林外面,恐怕早已经被乌云那厮给控制了,她现在身上所中的软骨散之毒又还没有解,并且短时间内都解不了,绝不能再硬碰硬。

旁边的小奶娃,睡梦中都紧皱着一张小脸,十分难受与害怕不安的样子,小手不知不觉无意识地拽住了夭华的衣摆,将夭华的衣摆紧抓在手中,脖子上也开始出现斑斑点点的红点。

迷失森林与桃林之间的那些地方,如夭华所料,乌云的人确实全都在那里不断搜查着。

直到月上中梢,还是没有搜查到半点夭华的踪影,其中一人不得不先回去向乌云禀告。

距离之前安排假扮明郁之人算计夭华的水潭木屋不是很远的地方,还有一处房屋,屋子建得很简单朴实,是一栋二层楼的竹屋。底下这层四面空旷,宽敞明亮,是个大厅,外面一圈种着不少花草,还有假山溪水。上面那层像露天的楼台,可站在上面看夜空。此时的整座竹屋,上上下下灯火通明,乌云正悠然地躺在二楼的那张竹制躺椅上,旁边的木几上摆放着茶具,还有一盘棋,夜风微吹起他的一角衣摆。

“祭司,还是找不到。”回来的人,上楼对乌云小声地禀告道。

“继续找。”乌云的语气淡然无波,目光仍看着远处的浩瀚夜空,整个人看上去一点也不急。

“是。”回来的人快速下去,心底暗暗松气,只要乌云没有生气就好。

这时,漆黑的夜空中忽然划过一道长长的亮光。

是流星!乌云看在眼里,深谙的黑眸波澜不兴。

良久,又有人回来禀告,还是没有找到夭华的踪影,几乎已经快将迷失森林与桃林之间的地方都挖地三尺了。

乌云慵懒地躺着,没有立即说话,覆在躺椅把手上面的右手,指尖不徐不疾地轻敲着把手。

回来禀告的人暗暗屏息,止不住有些忐忑起来,把握不准乌云的喜怒。

半响,乌云终于出声,“那人的尸体处理好了?”

“处……处理好了,已经处理好。”回来禀告的人先是愣了一下,有些反应不过来,后很快意识到乌云问的是下午那个假扮明郁之人,虽不知乌云为何会在这个时候突然问起这个,但还是连忙低头回道,心中现在回头想想仍还有些后怕,乌云的手段绝对不亚于夭华,两个人全都残忍无情得让人害怕。有时候,不得不说,乌云与夭华其实是同一类人,只是两人都绝顶的厉害,让人只有听命的份,不敢违抗。

乌云笑了笑,语气没有变化,“很好。若半个时辰内还找不到人,这也是你们的下场。”

“……是,属下马上再去找,一定可以找到。”回来禀告之人浑身一颤,刹那间直觉一股阴冷的寒气从脚底窜上来,瞬间蔓延过全身,应完后急急忙忙转身下去,接着连夜去找,别说是挖地三尺了,就是将这整片地方都给彻底翻过来也定要将人找出来不可。

乌云伸手,在回来禀告的人离去后亲自给自己倒了杯茶,目光转为落向旁边的那盘棋。棋面上,白子已经将黑子困得无处可逃,剩下的不过只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

淡淡的茶香,不知不觉在夜幕下悠悠飘散开。

同一夜幕下,暗无光亮的迷失森林内,此时的夭华已经一手拎着小奶娃,一手拿着一只点燃的小火把,一路往迷失森林外而去。

沿路上,夭华每隔一段路程便停下来打断一颗树的树干,用树的年轮来准确判断方向。

上一世,也就是她来的那个世界,她常年游走在世界各地收集情报,其中因追踪人也不乏深入过各种山区、森林与一些热带雨林,怎么取火甚至是怎么在山林中生存都完全难不倒她。像现在这样,根本是小意思。

在又打断一棵树树干,弯腰用手中的火把凑近了去照年轮时,夭华余光不经意发现另一只手手中的小奶娃脸色苍白,脖子上有红点,面色不由微微一沉,皱了皱眉,然后就将火把改为靠近小奶娃,想看清楚一些。

小奶娃紧闭着眼,小脸还难受地皱着,睡梦中也十分不安。

火光下,只见小奶娃脖子上的红点还不少,另外小手上也有,在幼嫩白皙的肌肤上都很明显,只怪夭华之前一直没有多看一眼与留意,以致到现在才发现。

夭华不觉再次皱了皱眉,沉默了一下后便将手中的火把往地上一插,自己一拂衣摆在刚刚打断的那颗树树干上坐下,然后将小奶娃放在腿上,动手解开小奶娃身上的衣服仔细检查起来。

小奶娃的身上红点更多。

夭华一番检查完毕后,已然知道问题出在哪了,这些红点显然是被虫蚁咬的,应该是之前在山洞中她将他放在地上那段时间发生的事,难怪第一次点了他睡穴的时候,他会那么快醒来,还哭闹挣扎得那么厉害,怎么也不停。

除此之外,夭华看到小奶娃的一双小脚明显有些不同,右脚显然比左脚来得瘦弱一些,虽然早就想到过小奶娃的脚可能有点问题,但看还是第一次看到。只是,乌云那厮的医术不是很厉害与深不可测吗,怎么会医治不好小奶娃的脚?按理来说,乌云这么将小奶娃当宝看待,小奶娃不应该会受伤才是,那他的脚到什么问题?难道是一出生就这样的?不过,现在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关于这个问题也不是夭华需要关心的,反正跟她无关。

小奶娃渐渐感觉到了冷,被解开衣袍的小身子止不住颤抖与卷缩起来,小手无意识地塞入小嘴中。

夭华看在眼里,真的是好小好小的孩子,也确实怪可怜的,被她这么一再折腾与惊吓,不过谁怪他是乌云那厮的种,又被乌云这般带出来,现在还害得她中了毒,需要这样“逃离”出去。

不久,小奶娃模模糊糊地睁开眼,醒了过来,在一眼看到夭华后伸手去拉夭华的衣袖,一副有些害怕又想要夭华抱他的样子,弱弱地对夭华唤道:“娘……娘亲……”声音说不出的沙哑,也很轻。

“别乱叫,本宫可不是你的娘亲。”夭华绷脸。

小奶娃立即害怕地缩回了手。

夭华不由挑了挑眉,真不知该说这小奶娃健忘好呢,这么快就忘了她对他做过的一切,竟还敢拉她衣袖与唤她,还是该说他挺有记性与敏感好呢,才这么小就已经知道害怕人与看人的脸色了,睡了这么久醒过来一眼看到她的时候都变得还是有些害怕她的样子,一见她绷脸就将手缩回去,“要是你老子也能像你现在这么怕本宫,就好了。”

小奶娃不知听懂了没有,缩着小身子害怕地看着夭华。

夭华不想再耽搁时间,还是那句话,明早之前定要离开这迷失森林,于是就要将解开的小奶娃身上的衣服给他穿回去,继续赶路。这还是她第一次给人穿衣,就这么将这一次给了这么个像极了她的小奶娃。但在穿到一半的时候,对着小奶娃那害怕颤抖与小脸苍白的样子,夭华手上的动作不觉停了停,就又将小奶娃身上的衣服给脱了下来,抖了抖,确定没有问题后才给小奶娃穿上,难得温柔一次,多年来罕见,就当是后面还要用他来对付乌云那厮,还不能让他有事好了。

小奶娃似乎感觉出了夭华变得对他好起来,身上的衣服穿回去后,小手忍不住伸出,就又轻轻去拉夭华的衣袖,带着一丝讨好的意味,想要夭华抱他。在感觉到夭华好像没有生气,也不甩开他后,苍白的小脸不觉笑了起来,好像好不容易得到了糖后的孩子。

夭华弯腰拔起插入地上的那只火把,二话不说带着小奶娃接着往迷失森林外走。

黎明时分,真的是已经翻遍了迷失森林与桃林之间那些地方的乌云的人,还是没有找到半点夭华的踪迹,尽管心中十分胆颤退却,但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回去向乌云禀告。

竹屋的二楼,乌云还躺在竹椅上,到现在还没人回来禀告,心中已然知道结果,没想到他也小觑了她,看来她此时应该已经出迷失森林了。他现在不管是马上派人进迷失森林去拦截,还是马上派人赶去迷失森林外,都已经来不及了。本已是十足把握的“瓮中捉鳖”的局面,不想最后竟被她来了这么一招。但尽管如此,乌云脸上还是不怒反笑。

搜查了一夜的人回来,有些不敢看乌云,正想禀告的时候只见乌云站了起来。

回来的禀告一干人顿时紧张得忍不住倒退了一步,浑身紧绷。

乌云没有说话,不发一言地转身走下楼去。

一干回来禀告的人一时间不由越发忐忑,完全把握不准乌云的喜怒,互相相视了一眼后转身跟下去,谁也不敢先出声。

不一会儿,乌云便走出了竹屋。太阳初升,阳光若千丝万缕的金线洒落下来。

一干回来禀告的人继续跟上。

迷失森林外面,一如乌云所料,此时的夭华确实已经成功出去了,并轻而易举地避开了他已经取代之前留在迷失森林外的那些魔宫中人的人,转眼间消失不见,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上午时分。

距离迷失森林最近的那座城池——林城中。

从迷失森林出来的夭华,带着小奶娃进入,准备先让城中的大夫给他看看。

小奶娃的情况有些糟糕,比上次在海上生病时还来得严重,身上斑斑点点的红点也越来越多,额头滚烫,小脸煞白,呼吸也很微弱。

安静的医馆内——

为小奶娃把脉诊断的是一名年迈的老大夫。

而此时的夭华,早已经换了身衣着,男装打扮,手拿白玉箫,风度翩翩。

老大夫仔细把完了脉后,站起身来,先是用手掰开小奶娃一双紧闭的眼睛看了看,后又弯腰掀起小奶娃领口的衣服,朝小奶娃的脖子与肩膀等处看去,然后示意夭华带孩子去后堂,准备脱了小奶娃身上的衣服再好好为小奶娃全面检查一番。

夭华没有拒绝,带着小奶娃随老大夫去后堂,“只要你能医好他,本……我不会亏待你的。”

“医者父母心,公子请放心,老朽一定会尽力的。”老大夫回道。

夭华不再说话,不久便到了医馆的后堂。

医馆的后堂比前堂来得安静不少,偶尔有一个两个的学徒走过,空气中同样到处弥漫着药味。

等迈过门槛进入了后堂后,老大夫回过头来,示意夭华将小奶娃放到后堂内的角落处的那张木榻上,然后示意夭华后退一步,自己上前轻轻解了小奶娃身上的衣服,上上下下检查起来。

末了,老大夫又看了看小奶娃的右脚,依他行医数十年的经验来看,小奶娃脚上的问题绝对是从娘胎里面带出来的,一出生便如此,很难医治。

另外,不难发现小奶娃的身体有些过于羸弱,平日里必须要用珍贵的药材好生照养才行,身上这么多被虫蚁咬了后出现的红点,也不知道此刻带他来之人昨夜都带他去哪了,这么不好好照顾,“公子,老朽这就去前堂开药方与抓药,先让孩子退烧与消除红点再说。你是要将药带回去煎,还是留在这里煎?”

“就在这里煎吧,煎好送过来。另外,你最好管好你的嘴,别对外乱说。你若敢乱说一个字,休怪我杀人无情。”伴随着话,一只暗器贴着老大夫的脸划过去,瞬间削了老大夫的一缕白发,深深钉入老大夫身后的墙壁中。

老大夫霎时吸了口凉气,手本能地快速摸上自己的脸,并没有在脸上摸到任何伤痕,可刚才那一下他再清晰不过地感觉到了一股寒风贴着他的脸过去,再看着飘落到地上的那缕白发,不免一阵心惊,想来面前之人应该是江湖中人。不过,他怎么说也开医馆开了这么几十年,什么样的求医之人没见过,很快镇定下来,点了点头,“公子放心,老朽不会乱说的,还请你在此安心稍等,药很快就好。”

“嗯,去吧,待会儿亲自送过来。”夭华稍微满意。

老大夫转身出去,快速回前堂,一边开药方抓药,一边吩咐医馆内的人都不要去后堂。

一个时辰左右后,药煎好,老大夫按夭华的吩咐亲自端到后堂。

夭华扫视了一眼,让老大夫喂小奶娃。

老大夫点头,这倒并没有什么难的,自己平日里也会带带孙子,弄孙为乐。

等药喂完,只听一直坐在那里着看的夭华再一次开口,“我要在此留上两天,还是那句话,不要对外乱说。”

“好,公子随意,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找老朽。”老大夫没有反对,也不敢反对,只希望两天后坐着之人能真的离开,别再出其他什么事。

夭华在出了迷失森林后,就已经想办法分别飞鸽传书给前往了名剑山庄的容觐与身在魔宫中的于承,一方面让容觐尽快赶过来接应,一方面让于承与东泽守好魔宫,料到了乌云在此番动作后必然会回攻魔宫,将魔宫夺回去。

是夜。

本该是好好休息的时间,但小奶娃的情况非但没有好转,还更严重了,发烧也更厉害,身上的红点还大面积扩散,呼吸更是比之前还虚弱,让夭华忍不住怀疑老大夫是不是在药中做了什么手脚,或是根本就是个庸医。

老大夫满脸是汗,紧张地连夜在后堂中为小奶娃医治,忙碌个不停。不应该的,怎么也想不通怎会变成这样?

期间,小奶娃醒过来过几次,但每次一醒来就哭,哭声沙哑,有气无力,哭着哭着就又昏睡过去,不管老大夫喂他什么都吐出来,也不管老大夫怎么施针都没用。

渐渐的,老大夫都不觉有些慌了,从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真的想不出问题到底出在哪?

次日一早,容觐还没有到,乌云倒先到了,近百人一下子进入林城,直奔医馆,转眼间将整间医馆都给团团包围了起来。

一辆奢华马车随即在医馆门口停下,驾车的车夫快速跃身下马,站在一旁恭敬地掀起车帘,低头对车内之人道:“祭司,到了。”

乌云勾了勾唇,从车内下来,进入医馆中。

街道上的行人早已经四散开去,远离这里,顷刻间整条街上几乎再找不到一个人。

忙碌了一整个晚上,此刻又回到前堂抓药准备去煎的老大夫,眼看着这一情况,心中多多少少想到应该是冲着后堂的人来的,并且来者不善,犹豫了一下后就连忙悄悄往后堂而去,准备去告知后堂中的人一声,毕竟那个孩子还那么小,现在孩子的情况又这么严重,非常不容乐观,就算看在孩子的份上不想后堂中的人出事,“公子,不好了,外面突然来了很多很多人,将整个医馆都包围起来了。”

“不是你去告的密?”后堂中的夭华,还坐在那里品着茶,稳若泰山。

“这……老朽没有……老朽一整个晚上都在这里,一步也未踏出过医馆。”老大夫连忙摇头,绝对不关他的事,也不会是医馆中的人做的。

夭华其实并没有太怀疑老大夫,此刻只是随口这么一说。再说,如果是老大夫告密的话,他现在也不可能匆匆跑来这里告诉她。只是,她一路上都已经很小心谨慎,也没有被人跟踪,进入这城中的时候也是一样,那到底是哪里露了痕迹,还是乌云真这么神通广大?

“公子,你快想办法带着孩子走吧。”老大夫接着劝道。

而就在这时,进入医馆的乌云已经到了,“宫主,本祭司亲自来‘迎接’了,你还准备去哪?”

老大夫猛然回头看去,有些吓了一跳。

夭华淡定如初,一手端着茶盏,一手黏着杯盖,唇角噙起弧度,表面上一如昨日一样什么也看不出来。小奶娃则还躺在夭华后方的角落处的那张木榻上,不久前又醒来过一次,但还是和之前一样。

乌云的目光很快搜索到了小奶娃的身影,将小奶娃苍白虚弱的侧脸收入眼底,暂时还未看到小奶娃被领口与衣袍遮挡住的那些红点,不过就算这样也已经足够乌云担心的。在乌云心中,容不得小奶娃出一点事,“宫主,你想解身上的毒,直接找我便是,又何必如此麻烦,到这种地方来找大夫。”

“本宫岂敢劳烦祭司大人。”夭华说着,又慢条斯理地品了一口茶,“那不知祭司大人将人带来了没有?本宫可是已经在这里恭候多时,等着祭司带人来与本宫做交换。”

乌云的人只是团团包围住了整间医馆,并没有随乌云一起进来。此时,医馆的后堂只有夭华、乌云、老大夫,及昏睡的小奶娃四个人。

乌云笑了声,“宫主想要人还不容易,再随我一起去一趟不就行了。请吧。”

“不过在请之前,本宫真的很好奇祭司是怎么找到这来的?”

“这个问题,宫主且当我神通广大好了。”

“是便是,不是便不是,岂是随便当的?”

乌云笑而不答。事实上并非他真的如此神通广大,而是有人向他告密,这个人当然不是医馆的老大夫,而他也当然不可能告诉夭华。

与此同时,医馆的外面,斜对面的那座酒楼中,其中那间临窗的雅间内,窗户微开启一条缝,一人出现在窗边朝被包围的医馆看过来。此人的身后,还站着好几个人,每个人都低垂着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倒不想我都养了这么些没有用的废物。”片刻,站在窗边往外看的人开口,声音不轻不重,但却听得后方一干人心惊胆战。

后方的一干人连忙单膝下跪,“公子恕罪。”

站在窗边往外看之人没有回头,同样一袭白衣,修长的手白皙如玉。就在不久前,意外乌云竟突然带着大批人马到来,进了林城,还直奔这医馆。而后想想,能让乌云如此兴师动众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夭华。看来,夭华早已经出了迷失森林,还进入到了他一直所在的这林城中,此刻就在对面被包围的那间医馆内,但他派去迷失森林外面监视的人与在林城中的人竟都丝毫没有查到,不是废物还能是什么。

而就眼下的情况来看,夭华这趟进迷失森林绝对是着了道了,没想到她也有这种时候。

一时间,唐莫的心底略有些复杂,夭华的落败着道对他来说绝对是好的,他这下子将更容易得到她,可她的落败是因为明郁这两个字,这么多年了她还是放不下那个男人。

跪下的一干人不敢起身。唐莫很少生气,但一旦生气了,后果往往很严重。

半响后,还是不见进入医馆的乌云出来,也不见医馆内有什么动静,唐莫对身后一干人吩咐了几句。

跪下的一干人认认真真听着,拱了拱手,“是,公子,属下等立即去办。”

唐莫还是没有回头,听着身后的房门开启又合上。

医馆的后堂内,场面还僵持着。

夭华身上所中的软骨散之毒仍然未解,并且同小奶娃有些一样,那就是比之昨夜更加严重,再加上接应的人还没有来,自然不是乌云的对手,可好在还有小奶娃这块乌云的软肋在手,量乌云也不敢太轻举妄动,“那不知祭司还准备请本宫去哪才能看到人?怎么,就祭司一人进来,其他人呢?如此没有诚意?”

“有本祭司来了,这诚意还不够?”

“不够。”

这时,小奶娃突然醒了过来,又是张嘴就哭,声音已然沙哑至极,一双眼也一直红得不成样子。

乌云看过去,一眼看到小奶娃抬起来擦眼睛的小手上有不少红点,现在孩子又哭着,如此有气无力,面色不由一变,思忖也不过是刹那间的事,就出其不意地出手,一掌扣向坐着的夭华。

夭华一直有防备,说时迟那时快,一掌推向自己面前的桌子,将桌子直直推向迎面而来的速度极快的乌云,并将手中还未喝完的茶盏一掌打出去,人则迅捷如风地快速后退,在乌云闪躲迎面而去的桌子与茶盏的瞬间已退到小奶娃的木榻边,然后一把拎起木榻上正哭的厉害的小奶娃,一个跃身,直接破屋顶而出。

完好的屋顶顿时破了个大洞,瓦块噼里啪啦落下,碎了一地。

乌云紧随其后飞出,一下子便到了屋顶上面,再一个飞身挡在夭华前方,阻拦了夭华的去路。

底下还在后堂房间中的老大夫看得胆战心惊与目瞪口呆,前后不过眨眼的时间,甚至分不清两个人究竟是谁先出的手,整个房间就变成这样了,一片狼藉。

破屋顶而出的动静,自然立刻惊动了团团包围住医馆的那些人,让人都纷纷仰头往上方看来。

“祭司,你确定你还想动手?”夭华拎着小奶娃后颈的衣袍,将小奶娃拎高,使小奶娃面对着对面的乌云,让乌云可以正面清清楚楚看到小奶娃此时此刻的情况,威胁之意显而易见。

“为何会这样?他怎么了?你究竟对他做了什么?”乌云的面色瞬间前所未有的黑沉。

“为何会这样,这自然要问祭司你自己了,你以为你这样算计本宫,本宫真会轻易了事?今天一早出来时没将他丢在迷失森林中喂狼,祭司就应该跪下来好好感谢本宫了。”小奶娃会这样,主要是因为昨夜被虫蚁所咬,加上受惊受凉,喝了老大夫开的药后情况反而更加恶化才会最终演变成这样,并非夭华故意。但对上乌云,夭华自然不会如实说。

乌云的眼中倏然闪过一丝杀气,衣袖下的手紧握成拳,“你真的该死!”

“那就要看祭司你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马上放开他!”

“可以呀,你跪下求本宫,再将明郁带来本宫面前,让本宫亲眼看到,本宫自然会仁慈一回放了他。”

“我的话,别让我再说一遍。如果他有任何的闪失,我都定要你千百倍奉还。”

“其实本宫还挺爱听你说话的,很乐意再听你说几遍。”

“你……”乌云怒极。

底下一圈包围住医馆与斜对面雅间内的人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两个人一前一后破屋顶而出,在屋顶上对峙起来,其中一人手中拎着一个小奶娃,虽丝毫听不到两个人之间的具体对话,但不难感觉到一袭白衣的乌云周身散发出来的那股怒火,让人远远看着就忍不住退避三舍。当然,另一个人的气势也不弱,衣袂飘飘,脸上似乎还带着云淡风轻的笑,有些故意挑衅般的不将对面之人放在眼里。

雅间内的唐莫慢慢勾起了唇,只是换了身衣服与换了身打扮而已,岂会认不出乌云对面的人就是夭华,不过不得不说他还是比较喜欢她一袭红衣时候的样子。而她俨然已经将乌云气得够呛,手中的小奶娃自然是拿来威胁乌云的,不想堂堂的乌云竟真会这么在乎一个小娃,还是一个像极了夭华的小娃。这个小娃,就好像突然凭空冒出来的一样,不知道到底什么身世?

忽地,只见屋顶上对峙的两人又动起手来。

唐莫看着,他虽没有与乌云交过手,但与夭华还是交过的,立即就察觉出了其中的不对劲,不由微微眯了眯眼。

下一刻,眼见乌云一掌毫不留情地打向夭华,而夭华的速度比之之前显然有所减缓,好像已经开始有些力不从心了,不知道是中了毒还是在此之前受了什么伤。千钧一发之际,唐莫迅速飞身而出,于乌云的后方击向乌云,在乌云迅疾回身的瞬间一个空翻,去到夭华的跟前,一边一把楼住夭华的腰身,一边丢出两颗烟雾弹,就在乌云眼皮底下带着夭华眨眼间消失不见,动作迅捷利落。

乌云要不是被废的武功才恢复,手筋才接回去,面对中了软骨散至今的夭华哪需要这么费劲,而没想到的是唐莫竟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该死的,他们还带走了孩子。孩子的身体其实一直都不太好,需要用各种珍贵的药材调养着。一时间,乌云从未有过的盛怒,第一次杀气完全展露在脸上,“马上封锁整座城池,找,就是挖地三尺也定要将人找出来。”

底下包围住医馆的人闻言,急忙领命,火急火燎去办,不敢耽搁,心中只觉此刻的屋顶上之人好可怕。

带着夭华离去的唐莫,不久就带着夭华进入了一处僻静的小别院。

小别院中——

刚一停下来,站稳脚步,夭华的喉间就又涌上来一口血,体内所中的软骨散之毒一直在反噬,刚才又跟乌云动了手,情况可想而知,马上想像先前一样咽下去,但已经抑制不住往外吐了出来,一把推开旁边的唐莫,与唐莫保持一定的距离。随即故做没事的样子笑了笑,一边不紧不慢地伸手擦掉唇角残留的血渍,一边目光扫视一眼此刻进来的地方,小心谨慎,“倒不想在这林城中也有你唐大公子的势力,还有这样的住所。”

“不然,此刻又如何及时救了你?”唐莫浅笑一声,任何毒都瞒不住他的眼睛,带夭华来此的一路上已然看出夭华是中了毒,而不是受伤,“看来,你还有需要求我的地方。”

“是吗?那唐大公子倒是说说看,本宫有什么地方需要求到你唐大公子?”

“既然这样,那看来你是还不想好,想要乌云下次找上门来时再让我来一个英雄救美。我很乐意。”

夭华又是一笑,一种不置可否的神色,并不接唐莫的话,对于唐莫的及时出现倒真有些没有想到,刚才那一刻岂会看不出乌云的盛怒,俨然想要亲手杀了她。

小院并非是荒废的院落,一直有人居住。察觉到有人突然进入,看清楚是唐莫后,小院内的人连忙端茶上来,是名中年男子,然后躬身退下去,很懂得分寸。

夭华手中的小奶娃,不知何时已经再次昏睡过去,小脸毫无血色。

夭华这个时候才有时间认真看去,对于小奶娃的样子皱了皱眉,想了想后再重新看向对面的唐莫。唐门一向以用毒闻名江湖,唐莫用毒之高更是无人能及,她也是见识过的,或许身上所中的软骨散之毒确实可以让唐莫来解。乌云那厮这么在乎这个奶娃,却又不肯拿明郁来交换,回想他刚才的样子,确信他迟早还会找来,她必须尽快解了毒才行。

片刻的时间,夭华的心中已闪过诸多思量。

不过,夭华还是没有立即开口说自己中的毒,而是先说小奶娃,“你用毒之高,医术也不错,这么个小奶娃应该难不倒你吧?要想本宫求你,先治了这小奶娃,让本宫看看再说。”

“怎么,你竟然关心起这个奶娃来了?”

“有何不可。”夭华反问。

唐莫自然知道这个小奶娃断不可能是夭华生的,夭华要他医治也断不是因为在乎这个小奶娃,而是还准备拿他来威胁与对付乌云,“当然可以。只不过……”

“不过什么?”

“医他可以,但要解你身上的毒,我有什么好处?”

“那你想要什么好处?”夭华仍不答反问,对面之人的脸色变化可真够快的!

“嫁给我。我说过的话,相信你应该还没有忘记。我相信时间可以证明一切。”

夭华完全没想到唐莫开出的竟会是这样的条件,这可真是趁火打劫,真以为她现在中了毒,又遭乌云追杀,就真的无路可走了?呵呵,笑话,“你这算是在逼婚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