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四十九章 我最恨的人就是明郁

“有时候自信是好事,但自信过了头,往往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软骨散非一般的毒,无色无味。人一旦吸入其中,哪怕只是很小的一点点,都会立即浑身无力,并且越用内力压制,反噬得就越厉害,除非有解药,不然别无他法。夭华一边冷笑加深,一边即便饮鸩止渴也不惜继续用内力暗暗压制,比起反噬来更不能让乌云这厮看出她已经中毒。

乌云转为好整以暇之色,笑而不语,显然准备看夭华还能嘴硬多久或是撑多久。

夭华自然不会如乌云的意,断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在这里耗时间,就又拎了一把手中的小奶娃,将手中的小奶娃拎高,“本宫来之前可是说过的,祭司若敢耍诈,本宫就将这小奶娃扔在迷失森林中喂狼。本宫向来说到做到,可别说本宫没有给过你机会。”

“这里距离迷失森林可有段路程,宫主你确定你现在还能过去?”

“看来,祭司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那好,本宫今日倒要看看谁能拦得住本宫。祭司,你可是你自找的。”话落,夭华就对乌云出手。

乌云身旁抬软轿的四人立即反击,快速拔出手中的剑飞身上前,抵挡夭华。

夭华虽中了软骨散的毒,并一直在用内力压制,但对付这么四个人还是手到擒来,顷刻间不费吹灰之力地就将四人打成了重伤,气势逼人,横扫一切,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之后趁机带着手中的小奶娃扬长而去,转眼间飞掠过桃花林,空气中留下她一句冷冰冰的威胁,在夕阳西下中回荡,“祭司,这只是先给你的一点小小教训,别再考验本宫的耐心,本宫已没兴趣再与你玩下去。明早前,本宫在迷失森林外面等你,你若再不主动交出真正的明郁来,就等着替这个奶娃子收拾残骸吧。”

音落,人已远去,已看不到半点背影。

“祭司,是否马上追?”重伤倒在地上的四人连忙咬牙爬起来,不敢看乌云的脸,快速问道。

乌云没有说话,依旧岿然不动地悠悠然地坐着,白衣如雪,唇角稍纵即逝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目光不徐不疾地落向水潭中央的木屋外的回廊上还跪在那里的那名假扮明郁之人,喜怒难辨。

回廊上被夭华捏碎了肩膀骨头,疼痛至极的假扮明郁之人见乌云看过去,连忙喘息着咬牙跪好,心底战战兢兢,说不出的忐忑:“小的没用,还请祭司恕罪。”

“恕什么罪,你已经做得很好。要是带回地上的那张面具,真是让我也差点觉得你就是那明郁了。”乌云淡笑。

假扮明郁之人不由暗暗松气,看来乌云好像并不责怪他,太好了。

“但是,我好像从来没有告诉过你,我最恨的人,就是这明郁。”

假扮明郁之人先是一怔,后面容一僵,心底不知怎么地倏然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惊慌,直觉想要后退。

但最后,还是慢了一步,就在假扮明郁之人想要后退的刹那间,一把利剑已瞬间硬生生穿透假扮明郁之人的身体,将他整个人以跪在地上与后背撞在房墙上的姿势,将他钉在他身后的墙壁上。

四名重伤的抬软轿的人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再反射性低头往自己的手看去,只见其中一人的手中已然空荡荡的,哪还有什么剑,从头到尾根本没有看到坐在软轿上的乌云究竟是怎么出手的,甚至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乌云接着稍稍揉了揉手腕,动作慢条斯理,不缓不急。只要他愿意,自然有办法不动声色地恢复武功与将被挑断的手筋医治回去,即便是在夭华的眼皮底下,不然他也不会选这么一计,来置之死地而后生。不过,就算这样,也至少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全恢复好,可想杀几个人还是轻而易举的,现在这一下就算是试了一下手。而迷失森林,其实从头到尾都只是他专门用来引她进入与准备困住她的地方而已。他岂会不知她此刻这么离去,故意留下刚才那一句话,是想来一招以进为退,隐藏到暗处去,然后就可以伺机在后面尾随他的人或是想救孩子的他出迷失森林去。不过,她的这步棋终不可能成功,只要进到了这里就别想再出去。

这点把握,乌云自然是有的。

被钉在墙上的假扮明郁之人,顿时连连吐出好几口血来,面色煞白如纸,再没有一丝血色,鲜血争先恐后的自身上不断涌出,转眼间浑身是血,并在地面上汇聚了一大滩,满脸难以置信地吃力喘息道:“可……可是祭司……我……我并不是真的明郁……”

“我当然知道。”

“祭……祭司饶命……我……我还可以假扮那明郁……宫主要祭司明……明早前在迷失森林外交出明郁,我真的可以……还请祭司再给我一次机会。”假扮明郁之人开始拼命想办法求起情来,还不想死。

“已经上过一次当了,你以为她还会上当?”

“我……我可以的……”

“你好像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乌云嗤笑一声,一边说一边站起了身来,风过处衣袂飘飘,还是当初的样子,这段时间来落在夭华手中所受的一切似乎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一丝痕迹,不想再看到对面那个假扮明郁之人,“烧了这里,人拖去剁碎了喂狼。”

假扮明郁之人听在耳内,眼见乌云离去,难以相信这就是他最后的结局。这么多年来,他一直留在这里,数年的被训练就为了今天这一朝,用完了就再没有任何价值,甚至还要作为明郁的替身被剁碎喂狼,这个人也未免太狠毒了。而他也知道,乌云既然这么说了,就不可能再改变,他再如何求情都已经没用,可是怎么甘心,顿时忍不住拼着最后的力气冲乌云离去的背影喊道:“祭司,你别走……”

“那明郁……那明郁真的在你手中,被你抓了与囚禁了对不对?”

“你说你最恨的人就是明郁,呵呵,你该不会真的爱上了妖女吧?不然,你怎会有明郁的玉箫?怎么会对明郁的一切都那么了解?”

“可是……可是妖女不会爱你的,永远不会,她爱的一直是明郁,你都没看到她刚才看着我的眼神,不管你怎么做,你这辈子也别想得到她,别想她会爱上你……啊……”又一把利剑瞬间穿透假扮明郁之人的身体,同样钉入他身后的墙壁上。

假扮明郁之人的声音霎时戛然而止,双目如铜铃一般猛然瞪大,随即头砰的一声垂了下去。

乌云没有回答,继续离去,取出一条白色的丝帕擦了擦手。

四名受重伤的抬软轿之人,大气不敢喘一下,在乌云离去后连忙收拾起尸体与烧了水潭中央的木屋,对于假扮明郁之人最后冲着乌云的背影喊出的那些话,只希望自己一个字也没有听到,丝毫不敢去乱想。

------题外话------

下一章,看夭华到底能不能成功出迷失森林,或真落入乌云手中(^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