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四十四章 不急,先静观其变

马车在迷失森林外缓缓停下,魔宫中人的声音从外面传进车厢,“宫主,到了。”

“嗯。”夭华淡淡应了一声,声音中依稀透着慵懒,不难猜测此时的她定然是慵懒地斜靠在车厢内的软座上。

马车外的人听到夭华的回应后,立即训练有素地动手将马车的四面车厢壁与车厢顶都给拆卸了下去,一如当日进入斯城后在擂台前停下来时一样,不过眼下的这辆马车显然比当日那辆还大了不少。

车内,诺大的软座四平八稳,处处透着奢华张杨之气。夭华一袭红衣斜靠在上面,红色的衣袍在阳光下妖冶如血,邪魅逼人,让人不敢直视。乌云也一同坐在马车中,还是当日那张特制的玄铁座椅,双手双脚上也还被铁链紧紧锁着,开启的钥匙仅有一把,就挂在夭华的腰间。

至于小奶娃,趴在软榻上,夭华的脚边,小脸上的气色与那夜相比已经好了很多,不时抬头看斜对面的乌云,想要乌云抱他,但又被夭华松松散散横放在软榻上的脚给挡着,爬不过去,偷偷看向夭华时明显一副害怕的样子。

这一幕总的加在一起,俨然显得夭华如“坏蛋”一般,阻挡在两父子之间,将两父子硬生生隔开。

两名魔宫中人随即将乌云及乌云坐下的玄铁座椅给搬了下去,抬到地面上。

小奶娃快速抬起头来,想跟乌云一起下去,但在一眼看到夭华侧头看过来时,又害怕地将头缩了回去,不敢再抬头。

夭华的唇角隐隐一勾,乌云这厮可恶,但生的这个孩子确实可爱,尤其是现在这副样子,真是越看越让人忍不住想要好好地欺负欺负他,趴在她脚边就好像一团圆滚滚软绵绵的白色小糯米团子缩在那里似的,唯一的不好就是太像她了,这一点要是能改掉就好了。而关于乌云终于交代出来的那个生下这个奶娃的女人,夭华已经派人去查,是真是假查过就知道了。

夭华的目光随后平静无波地扫视了眼四周,“祭司大人,既然到了,那带路吧。”

“可以,只要宫主你不担心我耍诈就好。”

“你这心肝还在本宫手中,除非你真想他被丢在这喂狼。”夭华说着,使了个眼色,让人抬上乌云在前面带路。

前一刻刚刚将玄铁座椅与座椅上的乌云一同搬下来的那两名魔宫中人领命,马上一前一后重新抬起座椅,就抬着乌云先一步走在前面。

另外的魔宫中人则快步上前,前后左右抬上夭华所斜靠的偌大软座。

迷失森林里面的路,马车已不宜前行。好在马车从上到下都可以拆装,打造马车之人不得不说是个能工巧匠。

“一半人马在此留守,分别把守住各个出入口,其他人都随本宫一道进去。”走出几步后,夭华的命令不徐不疾地从前方传来,显然是对身后全数跟上来的一干魔宫中人吩咐的。

后方的一干魔宫中人领命。

迷失森林,外面看上去与一般森林好像没什么不同,但越往里走,白色迷雾越大。

夭华一路上不动声色地留意着周围的情况,同时留意着前方的乌云,并每隔几步就不动声色地暗中射出一根银针钉入经过的大树树干上,用来做记号,心中明知道乌云很有可能在捣鬼,但还是不惜冒一次险。

趴在夭华脚边的小奶娃,不知不觉拽紧了夭华的衣摆。

夭华感觉到了,垂眸看了一眼,没有理会,但也没有甩开小奶的手与踢开小奶娃。

迷失森林外,一名隐藏在暗处,一直悄悄看着迷失森林这边的人,在眼看着夭华进入迷失森林后,悄无声息地离去,以最快的速度赶往距离此处最近的那座城池——林城,去向城中最大那间酒楼的雅间中的人禀告。

城中最大那间酒楼雅间中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日先夭华一步出魔宫的唐大公子唐莫。

唐莫出了魔宫后,先是派人将唐钰送回唐门去养伤,并特意吩咐人不许告诉唐钰有关明敏与名剑山庄的事,不希望唐钰再掺和其中,自己则并没有一道回去,而是留了下来等夭华。因为在海上航行期间,他已经收到了消息,知道就在他出魔宫后不久,容觐带着名剑山庄老庄主与明敏,及夭华押着乌云都先后出了宫,就在他后方。而魔宫那么大,魔宫中的人数全部加起来远达万余之多,要想在夭华的身边安插个人进去或收买个人为他办事绝非易事,但想办法在不起眼的地方安插个人进去却并不是什么难事,用以在关键的时刻给他传递信息。

当夭华的船靠岸,他的人其实早已在暗中等待着,之后再一路尾随跟踪,有任何情况都随时向他禀告。

而夭华的武功有多高,唐莫心中自然有数,派出去跟踪的人当然绝非泛泛之辈。

“大公子,他们已经进了迷失森林,留了一半人在外面把守。”回来的人从窗户一下子进入雅间,速度极快,声音却几乎没有,好似一道影子一般,对雅间内正品着茶的唐莫禀道。

唐莫没有说话,继续喝着茶,这迷失森林可非一般的地方,林中尸骨成堆,几十年来进入其中的人从没有一个活着走出来过。夭华不但在这个时候出了宫,押着乌云,并且还一出宫就直奔这迷失森林,看来这事绝不简单,同时倒也有些有趣了,毕竟他才刚刚对她说了不会再放手,一转头她就在他后面出了魔宫,唐莫品着茶的唇角不觉缓缓勾起一丝弧度。

夭华出魔宫一事事出突然,出魔宫的具体原因连对于承和东泽都没有说,向唐莫秘密传消息的人自然也不知道这各中的真正原因,只是将夭华与容觐出魔宫一事给禀告了,唐莫此刻自然也还不知。

“大公子,是否跟进去?”

“不急,先等等,静观其变。”唐莫的指腹慢条斯理地磨砂起杯沿,沉稳如泰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