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四十二章 小奶娃病了

薛三身后说话的人眼见薛三做出这一微小的动作,连忙紧闭上了嘴,不再说话,毕竟跟在薛三身边已久,自然明白薛三这个动作的时候代表了他在想东西。而这个时候,他一向不喜欢人打扰。

舱内立即陷入安静。不过,这安静还未维持片刻,另一人忽地上前一步,有些紧张地小声道:“公子,那妖女盯着这边看过来了,目光停留在这里,她会不会……我们是否马上换个地方?”

薛三依旧不语,指尖轻敲桌面的动作未停。

舱内再度陷入安静。

与薛三的镇定不同的是,薛三身后的几人都忍不住紧张地浑身紧绷起来,衣袖下的手暗暗收紧。

朝这边看过来的夭华,目光在此处停留了一会儿后移开,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还是她多疑了,她隐约感觉到这艘船上好像有眼睛在看着她似的,眸中不觉闪过丝微思,难道还有武林中人躲在这里?在解决完正面进攻的武林中人后的次日,她有命魔宫中人仔细搜查停靠在这里的这些个船只。不过,对方如果是高手的话,躲过魔宫中人的搜查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

“宫主,一切都已准备妥当,祭司也已被押入舱内,是否马上启程?”一名魔宫中人见上船后的夭华一直站在船头甲板上不动,上前两步恭敬地禀告道。

“嗯,启程。”夭华勾唇,转身入舱内。

“是。”禀告的人连忙点了点头,将夭华的话传下去。

待夭华进入舱内后,夭华唤来另一名魔宫中人,对其小声吩咐了几句。

听完夭华吩咐的魔宫中人领命,立马按夭华的话去办。

夭华随后看向被押入舱内的乌云。

只见,此刻的乌云正坐在特制的玄铁座椅上,双手双脚都已经分别被座椅把手与座椅脚上的铁镣给锁住,动荡不得。至于双手手腕上的伤口,自然还没有包扎,从衣袖上新染上的血渍中可以看出他双手手腕上的伤口又裂开了。小奶娃则一个人趴在对面那张大的软榻上,虽然已经不哭了,但一双眼睛还红红的,那趴着的样子像极了一团软绵绵的白色糯米团子。软榻的两侧分别站了四名婢女,确保不会发生任何意外情况。

夭华将这一切都收入眼底后,摆了摆手,示意舱内的人都出去,径直走到软榻坐了下来。

软榻上的小奶娃害怕得整个人一抖,就要躲。

夭华看在眼里,身子慵懒地一靠,一手支头,顺便将双脚也放上了软榻,另一手伸手将小奶娃拎到跟前,余光看着对面乌云因自己此举而变得紧张又隐忍难看的面色就忍不住想笑,心情说不出的舒畅,越发想欺负欺负手中这个小东西起来,“你之前不是很喜欢本宫吗?不是一看到本宫就兴奋个不停吗?怎么,这么快就变了?也像那些男人一样?”

小奶娃颤抖害怕得又要哭了,努力转动被夭华拎在半空中的小身子,想看向乌云,想乌云来救他。

夭华偏不如小奶娃的意,就是不让小奶娃将身子转过去看乌云。

对面一直看着的乌云冷冷开口,声音中透着浓浓的警告:“你要问的,我都已经回答,你最好别再伤他分毫。不然,我保证你这辈子都别想再看到明郁。”

“祭司大人似乎老是忘了自己如今的处境,这记性可真让人堪忧。”夭华向来不是任人威胁的。

乌云要护小奶娃之心同样不受任何威胁,与夭华针锋相对,“宫主既然已经知道他是我的软肋,那就该知道这软肋是受不起伤害的。一旦真的伤了,就不再是我配不配合的问题了,而是不惜鱼死网破。”

夭华勾了勾唇,片刻后放下小奶娃,将小奶娃往软榻里侧一放,“那好,本宫今日就再给祭司一个面子。”

大船,在夭华与乌云针锋相对的时候已经起航,不一会儿时间已经离岛岸边有一段距离。

入夜,连夜航行的大船上,火光明亮的舱内,一行婢女送饭菜进入。

闭目养憩的夭华睁开眼,并没有什么胃口,命婢女将软榻上的小奶娃抱过去喂饱,后面还要用这小奶娃来威胁乌云,还不能让他有事。

婢女领命,上前到软榻边,弯下腰就要抱起软榻里侧趴着的小奶娃。

小奶娃浑身发烫,小脸苍白。当婢女将他轻轻抱起来,让他正面朝上的时候,一眼看到小奶娃脸上的面色,感觉到小奶娃身上不同寻常的热度,心中不由紧张,“宫主,他……”

夭华看去,没有说话。

在这段时间同样闭着眼养憩的乌云,此时也已经睁开眼,将小奶娃的情况全都收入眼底,面色一下子就冷了,“马上将孩子抱给我。”

抱着小奶娃的婢女不敢做主,等着夭华的命令。

夭华一直以为小奶娃只是趴着睡过去了,也就没有理会,之前那几天也都是这样,没想到突然会变成这样,看样子小奶娃还病得不轻。可这次出来得比较急,她一心只想尽快赶去那迷失森林,看看乌云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再加上她向来没有带大夫在身边的习惯,船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大夫,要医治小奶娃的话除非马上返回魔宫去。但已经航行了这么久,就算要回去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回去的。

“还不将孩子抱过来。”乌云的声音越发加重,尽管已经身为阶下囚,还是眼下这个样子,但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势还是不减。

抱着小奶娃的婢女止不住一颤,要不是夭华就在跟前,已忍不住将小奶娃抱过去。

夭华随即收回思绪,“将孩子抱给你,怎么,祭司大人难不成还会医术?不过,就算祭司大人你会医术,并且医术再怎么高明,怕也是无能为力了吧?”他的双手手筋都已经被她挑断了,是她亲手挑的,要想医治回去除非老神医再世。不过,那老神医数年前就已经坠崖死了,尸骨无存,这些年来还没听说过谁的医术了得,脱颖而出。

“我会的东西,还多着呢。如果宫主这样都还不放心,那好,你亲自来把脉,将情况一一说给我听。总之,孩子若有任何的闪失,便只有鱼死网破的结局。”

夭华冷笑一声,略考虑了一会儿后,示意婢女将小奶娃放下,出去。

婢女点头,弯腰将小奶娃轻放回到软榻上,夭华的身边,躬身退下。

夭华一边伸手覆上小奶娃的小手,一边忍不住再冷笑了一声,“祭司大人口口声声说喜欢本宫,当年在本宫好好的新婚夜抓走了本宫的新郎,并囚禁了他,是想引本宫回魔宫,但先不说这些年来祭司大人做得绝非如此,这一转头就在外面与别的女人生了孩子还带回来,这可真是好一个喜欢,够特别的。”

乌云对夭华的话一个字也不回,似乎比较急于想知道小奶娃的具体情况,又似乎所有的话都只是他精心编出来故意这么说的而已,在眼下这种情况下没心情再编,“脉息如何?身上的温度如何?”

“脉息……”

“娘……娘亲……”就在夭华准备回答之际,昏迷的小奶娃小手一把拽住了夭华的手指,迷迷糊糊唤出两个字。

关于小奶娃会出声,会简单地喊人,夭华自然是知道的,乌云第一天将他带回来的时候他就听话地喊过她“爹爹”,不过这些天来倒是再没有听到他喊过什么。

------题外话------

接下来,会前往迷失森林。明郁是不是真被乌云囚禁了,乌云说的到底是真的,还是算计,等到了迷失森林后就清楚了^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