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四十章 斗了多年的死对头

牢房中,当听到脚步声,看到再次到来的夭华时,其中一间牢房内的名剑山庄老庄主猛然站起身来上前,双手紧握牢房的木栏,隔着木栏对走道上走过的夭华质问道:“你到底把敏敏怎么了?她现在在哪?”

“放心,你很快就能看到她了。”夭华停下脚步,侧头看去,示意人将牢房中的名剑山庄老庄主带出去。

关在牢房中的所有被抓回来之人,在被抓后就已经被强行喂下了毒药,在没解药的情况下浑身无力,使不上一点武功,如普通人无异。

跟随在夭华身后的魔宫中人领命,立即从看守牢房的人手中拿过钥匙,打开牢房的门,进去将里面一直对着夭华怒目而视的名剑山庄老庄主给强拉了出来,拉住来后就马上将牢门的锁给锁上。

“你到底将敏敏怎么了?她在哪?”名剑山庄老庄主再怒声质问,挣扎着想冲到夭华的跟前去。

两名魔宫中人不敢大意,一左一右牢牢押住他,丝毫不给他机会。

夭华冷哼一声,“这里可不是你的名剑山庄,现在也不是当年,如果你还记不牢,本宫不介意让人给你好好长长记性。来人,马上传话给容觐,告诉他,回去的一路上本宫很想名剑山庄老庄主这副样子游游街示示众,给所有人看看。”

“是。”快步上前两步的魔宫中人连忙拱手领命,将夭华的话一字不落记下。

“妖女,你真的别欺人太甚了……”

“本宫还嫌这不够。不然,你那儿子怎么到现在还不现身?你真的该庆幸本宫心慈手软,转眼间让你们都安安稳稳地过了这么七年。这次,要不是你们自己不自量力非要送上门来找死,本宫恐怕还会继续让你们安稳一段日子。但可惜,没有这个机会了。”话落,夭华拂袖,头也不回地朝最里面那间密牢而去,已不想再理会这名剑山庄老庄主。

押着名剑山庄老庄主的魔宫中人不耽搁,立即将人往外押。

拖出去的声音与怒骂声在夭华身后渐渐远去,“妖女,你等着……你等着……”

在这一过程中,两侧牢房中被关的武林中人都没有出声,只是看着。当然,每个人脸上全都是愤怒的神色。

原先与明敏关在一起,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的那间牢房中的卢格,也没有出声。

不一会儿,夭华便到了最里面那间牢房。

到了后,一如上一次,夭华一个人进去,其他人都守在外面。

密牢内,刚一脚踏进去,一股血腥味便扑面而来,仍被捆绑在刑架上的乌云面色苍白,左右两侧绑在刑架上的双手布满鲜血,白色的衣袖鲜红一片,地上亦有两滩血渍,不过无一例外所有的血渍都已经干了。很显然,刑架上的人双手筋脉都已经被硬生生挑断了,从鲜血的干枯程度可以看出是几天前的事。

乌云听到声音抬头,苍白的唇角隐隐约约一勾,“怎么,宫主相信本祭司说的话了?”

“本宫对祭司,向来比较‘心软’。别的先不说,先让祭司见见自己孩子如何?”夭华不徐不疾地绕着乌云走了一圈,手覆上乌云被挑断筋脉的左手,“友好”地握了一把。

乌云闷哼一声,但脸上的笑容却不减,“那我还真要好好谢过宫主了。”

“那祭司可要真心谢才行啊,别光只是嘴上说说,没有诚意。”夭华满意地看着收回来的手掌上所染的血,看着乌云被挑断筋脉的左手手腕上再流出血来。这个男人,他们斗了这么多年,作为死对头这么多年,如今可算是真落在她手中了,不管怎么折磨他都让她觉得舒服。

“如今,我人都已经是宫主的了,宫主还想要怎样的诚意?”乌云笑。

这时,去带小奶娃的那名魔宫中人将小奶娃带了来,在外面禀告一声,得到夭华的允许后抱着小奶娃进入。

乌云的面色在这时一沉,不悦之色显而易见,“你就将他这么随便丢给人?我说过,他要有任何闪失……”

“怎么,你人都已经是本宫的人了,还用这语气对本宫说话,难不成还想吃了本宫?”夭华挑眉,将乌云刚自己说出来的话丢回去打断乌云。真是好笑,这个奶娃是他的种,他现在已经是她的阶下囚,难道还要她反过来好好照顾他骨肉不成?简直是笑话!她想丢给谁就丢给谁,甚至她想丢地上就丢地上。

“你最好确保他不论何时一根头发都不少。”乌云低沉的面色不变,语气甚至变本加厉。

魔宫中人怀中抱进来的小奶娃,一眼看到站在一起夭华与乌云,就张开双臂要乌云抱,一张小脸可怜兮兮的,对着夭华时已不再像之前那样立即兴奋地咿呀咿呀个不停。这几天来,可算是见识了夭华的冷漠,怎么都不理他,不管他怎么想她抱,也不管他怎么用力拽她的衣摆,都被她一脚踢到床的角落去。

这些天来,夭华一直将这个小奶娃留在了自己暂时住的新寝宫中,不过从未认真理过他。

夭华对乌云的警告忍不住发笑,他倒是越来越忘记自己眼下的处境了,目光对着小奶娃转了一圈后,伸手直接拽住小奶娃身上的白色小衣袍,将小奶娃从魔宫中人怀中拎了过来,示意魔宫中人出去。

转眼间,整间密牢只剩下夭华、小奶娃与乌云三人。

密牢的石门,再次紧紧闭合回去。

“别说是少根头发了,你今天若再不好好回答本宫的问题,本宫可不保证他出这里的时候会不会缺胳膊少腿。”夭华也不想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直接用小奶娃来威胁。

乌云霎时危险地眯了眯眼。

被夭华的手拎在半空中的小奶娃,难受地在半空中动来动去,快哭了。

“第一个问题,生下这个小奶娃的那个女人到底在哪?本宫不想再听到‘无可奉告’四个字。第二个问题,你说是你囚禁了那明郁,那好,你将他囚禁在哪?带本宫去,本宫倒要亲自看看。你的骨肉现在在本宫手中,本宫奉劝你,还是别再对本宫耍花招的好。不然,本宫只怕你会追悔不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