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三十九章 记住,你一定是我的

于承与东泽倒是基本上明白了,原来下方之人并不是什么消声灭迹多年的名剑山庄少庄主明郁,而是唐门大公子唐莫,且与夭华早就相识,并喜欢夭华,从他那句“再次相见,我不会再放手”中已表露无疑。

东泽随即侧头再看向夭华,想看清夭华看向唐莫时的神色。

“这世上,还没有我得不到的人。”语气狂妄霸气,势在必得,唐莫的目光锁在夭华一人身上。

四目相对,夭华脸上的笑更深了,这个男人还真是好大的口气,但可惜他选错了人,“那你觉得,是你先得到本宫呢,还是本宫先杀了你?你今天可是大大破坏了本宫准备的这场戏,搅了本宫的好事。”

“刚才不是已经还你,让你出气了。”话外之音指的是将明敏扔向夭华,让夭华射出刚才这一箭。故意隔空点穴弄晕了唐钰,也是为了此,接下来夭华要怎么处置明敏都无所谓。

“你觉得这样就够了?本宫的气,可没这么好消。”

“哦?那你要怎样才够?”

“你与你弟弟唐钰,今日必须有一个人的命留在这里。否则,还不让人看了笑话去,以为本宫这魔宫任何人想来就能来想走就能走?”

“那我倒更想直接将你带走。”话落,唐莫将手中昏迷的唐钰暂时往地上一放,一个飞身上前,就瞬间近到夭华跟前。

夭华左右两侧站着于承与东泽有些措手不及,反应过来后就要动手,底下的所有魔宫中人也是,全都没想到唐莫会如此大胆地突然上前。但几乎是在所有人动手的瞬间,所有人的眼前闪过丝眩晕,整个人都刹那间变得无力起来,头重脚轻,止不住一晃,怎么也撑不住,就单膝着地跪下去,显然中毒了。

唐门一向以用毒冠绝江湖,身为唐门大公子的唐莫,用毒之高更是出神入化。

所有人都没有看到唐莫到底是怎么下毒的,又是何时下毒的。

夭华早有防备,处变不惊地看着近前的唐莫。

唐莫再靠近一步,众目睽睽下双手撑上夭华座椅把手里面一点的位置,一袭白衣白净如雪,与夭华身上的红衣形成鲜明对比,俯下身,将座椅上的夭华整个笼罩在身下,话语始终如一的霸道强势,势在必得,“我说过的话,从不会变。我想得到的人,也一定会得到。”微微一顿,唐莫的头再低下来的一分,靠近夭华的耳边,“我绝不会是第二个明郁。”

阳光下,咋一眼看去两人亲密得像耳鬓厮磨。

但事实上完全相反,说话的过程中两人基本都互相防备,夭华防备着唐莫万一对她动手。这种防备,不管是对任何人,夭华都是一样。唐莫也防备着夭华真对他下手,毕竟现在的他对夭华来说还什么都不是,他也知道她还并不喜欢他,知道她断不会对他留情。这个女人,有时候残忍无情得的确无人能及。但偏偏也是这个女人,让他确实很想彻彻底底征服她。

可以说,她是第一个这么让他想要得到手的女人,也是唯一一个。名门正派也好,魔教也罢,对他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只是她,“记住,你一定是我的。”

说完,唐莫抬起头来,薄唇勾着,翩然后退,落回到刚才站的位置,然后带着昏迷的唐钰若在千军万马丛中翩然离去。

单膝着地的于承与东泽,及在场所有魔宫中人,随着唐莫的离开而恢复力气,就要去追。

“算了,不必追了。”夭华语气淡漠,没有什么情绪。

众人的动作纷纷停下,各个都听到了唐莫靠近夭华时说的第一句话,也都没有听到后面的话,不知道唐莫最后到底对夭华说了什么。包括于承与东泽在内,后面的话也都没有听到。

东泽心中略有丝复杂,他不得不承认与唐莫比起来,他明显不是唐莫的对手,夭华对唐莫又似乎明显有些与众不同,他们之间的对话与刚才的靠近更是清晰表露了这一点。

夭华没有理会东泽,再次居高临下看向邢台上痛得死去活来的鲜血淋漓的明敏,心中微闪过一丝沉思,难道明郁真的落在乌云那厮的手中,被乌云那厮给囚禁了?不然,她如此一再放出消息,中间时间间隔又这么长,明郁不可能不知道,也不可能到这个地步了还无动于衷,不现身出来。可是,那夜明明是明郁自己主动离开新房的,她并没有察觉到外面有什么人或是有什么不对劲。

现在这个时候,其实她完全可以再用通讯器与现代取得联系,马上回去。可没有解开明郁这个结,她始终有些不甘心。既然那么久都已经呆了,也就不在乎再多呆些时日了。

想到此,夭华起身离去。

另一邢台上始终没有说话的楚襄暗暗松了口气,看来妖女真的遗忘她了。

明敏痛不欲生,想拔出脚上的利箭又拔不出来,想叫唐钰救她,可唐钰已经昏倒,现在还已经被唐莫给带走了,没想到堂堂的唐家大公子唐莫竟会喜欢妖女。他难道忘了他是名门正派,妖女是人人得而诛之的魔门邪道,再说妖女根本就是个不男不女的妖物,他怎么可以喜欢她,他难道眼睛瞎了不成?

容觐今天没有出席,没到广场的前方,在外人眼里,他是背叛了武林中人,投靠了魔宫。

已经听说了前方发生之事的容觐,在后方等着夭华,见夭华回来,迎上前去,“宫主。”

“你来得正好,本宫有事要你马上去办。”夭华边继续走边道。

容觐点头跟上,“宫主请说。”

“你马上带上那明敏与那名剑山庄老庄主回名剑山庄去,用什么办法本宫不管,本宫只要你务必逼出明郁。必要时,可以先杀了其中一个,不必手下留情。”

“是,我明白,我这就去。”容觐颔首,看来夭华越发急着逼出明郁了。

“去吧,待会儿就出发。”夭华摆了摆手,脚步一直没有停,带着人直接前往牢房中的那间密牢,顺便命人去将那个小奶娃也带来,有必要再好好审问审问乌云,准备两头同时行事。若明郁并没有被乌云囚禁,让容觐必要时直接动手杀人来进一步逼出他。若真被乌云囚禁了,押上乌云一起去,她倒要亲自看看他被乌云囚禁在了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