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三十八章 霸道深情强势的唐大公子

眼见明敏回来,还挟持着唐家二公子唐钰,在场的魔宫中人不免呆愣。于承与东泽也同样愣了一下,一时实在看不懂这情况算怎么回事?

白衣男人回头看去,面具下的浓眉不觉皱了皱,黑眸中闪过一丝冷冽。

明敏直截了当开口,不过并不直接点破白衣男人的真实身份,希望妖女继续误会他是她哥哥明郁,这样一来妖女就不会真的下杀手,他杀了妖女的机会就会变得更大。

在明敏心中,一直都认定了妖女至今还喜欢着她哥哥明郁,在一再的故意羞辱与折磨她的同时其实也是想方设法地想要将她哥哥给逼出来,死缠不休,真是从没有见过像她这么不要脸的女人,或者根本就不是个女人,从头到尾都是个不男不女的妖物。

“他什么都已经跟我说了,我也都已经知道了。你今天若不杀了这妖女,我就先杀了他,然后自尽,绝对说到做到。”这样的一句话,她相信白衣男人绝对听得懂。而在除白衣男人以外的其他人眼里,则是她用自己未婚夫与自己的性命逼自己哥哥杀妖女,尽管这样的逼迫中加上个自己未婚夫确实有些怪异,但并不存在什么破绽,只能彰显了她要杀妖女报仇的决心。

白衣男人黑眸中的冷冽程度加深。

唐钰没有说话,或许他真的该助明敏一把,借此逼自己大哥出手杀妖女。

高高在上坐着的夭华,将这一幕都看在眼里,也将话都听得清清楚楚。这个明二小姐,还真是天堂有路不走,非要跑回来找死不可,尽管他们就算跑到了海岸边去,也决计逃不出这个岛,逃不出她的手掌心,真以为她刚才没有立即派人去追就是放她走了吗,简直笑话!不逼出真正的明郁,在她还没有离开这世界之前,有些人绝对别想那么好过,尤其是这明二小姐,当然还有那名剑山庄老庄主。至于此刻这个白衣男人的真正身份,她其实早已经看出,怎么可能骗得了她的双眼,只是没想到他竟会前来,还是来救这明二小姐。

“我真的说到做到。”见白衣男人还没有动作,明敏再出言逼迫与威胁,并且手中的玉簪还作势明显再抵近唐钰的颈脖一分,尖端清晰压着唐钰颈脖的肌肤。

“放开他。”白衣男人冷声,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威胁他,她简直找死。

“等你杀了妖女,我自然就放开他了,我自己也不会自尽,哥哥。”明敏故意在话的最后加上哥哥二字。

白衣男人丝毫不受威胁,抬步一步一步走过去。沉稳的步伐,那周身散发出来的迫人气势,听在明敏耳内与看在明敏的眼中,明敏忍不住紧张地微微后退,手中的玉簪就抵得更近了,不知不觉刺入唐钰颈脖的肌肤,一缕血就溢了出来,顺着唐钰的颈脖滑落,但明敏还浑若未觉,“你别再走近了……”

“我叫你别再走近了,你听到没有?”

“我真的说到做到……”

“你再走近……再走近试试……”看着白衣男人依旧走近,并且离她越来越近,明敏止不住越发紧张,连手都不觉开始有些颤抖了起来,他是不是真的以为她只是说说而已?他真的别再走近了,别逼她了!好好,那她就做给他看,让他亲眼看看她到底是不是只是说说而已。越来越紧张的明敏,忽然倏地做下决定,握着玉簪的手一抬再一刺,就刺入唐钰的左胸。当然,她绝对是避开了唐钰心脏的致命位置,看似吓人,但并不致命,然后快速拔出,再重新抵回到唐钰的颈脖上,“是你逼我的,我已经说了我绝对说到做到。你要是再走近,再不按我说得做,我就真先杀了他……”

白衣男人停下脚步,看向受伤的唐钰。

唐钰还是没有说话,咬紧牙,硬生生忍下疼痛。鲜血已争先恐后地自唐钰胸口的伤口上溢出,转眼染红了一大片。

“怎么样,快按我说得做,别再耽搁了,只要你杀了这妖女,我们都会好好的,也可以马上为他止血,医治伤口。”见白衣男人停下,明敏也停止了后退,直觉自己这一下起作用了,心底暗暗对唐钰说了声对不起。

“既然这样,那好,如你的意。”音落,一道指力弹出,瞬间隔空点了唐钰身上的穴道,令唐钰昏过去。

明敏顿时一喜,随即感觉到唐钰整个人朝自己压来,连忙侧头看去。而几乎是同一时刻,她的颈脖被一只手一把掐住,原本在对面的白衣男人竟已瞬间近前来。

明敏对这一变故还来不及反应,用玉簪抵着唐钰颈脖的手就苛察一声被折断了,手中的玉簪脱手落下,接着整个人被一把甩出去,直飞向高高在上坐着的夭华。

说时迟那时快,夭华手一伸,取回丢给于承的弓箭,搭弓上弦,对准了明敏的脚射出。

飞向夭华的明敏霎时被箭射中,整只脚被箭射穿,往前的身体立即一个猛然往后,下一刻后背就撞在之前那个刑台上。被射中的那只脚,脚上的利箭则瞬间刺穿她身后刑台的木柱,将她的脚生生钉在刑台木柱上。

一系列的变化,前后不过眨眼的时间。在场的所有魔宫中人顿时看得倒吸了口凉气,后背一阵冷汗,胆战心惊。

“啊——”刑台上的明敏,骤然发出一声异常凄厉的喊声。

夭华再将箭丢给于承。

接住箭的于承实在看不懂,百思不得其解,白衣男人怎会做出此举?明敏可是他妹妹,就算威胁了他也不用这样吧?再说他今天出现不就是来救这明敏的吗?东泽也是一样,十分不解。

夭华重新看向白衣男人。

此时的白衣男人,一手扶着已经昏过去的唐钰,一手在夭华的目光下缓缓取下脸上的银质面具,一张棱角分明的容颜就暴露在了所有人面前,冷峻得让人忍不住屏息,越发移不开视线。只是,断然不是什么名剑山庄少庄主明郁,而是唐门的大公子——唐莫。不过,对于唐莫,见过他的人恐怕比见过明郁的人还少。在场除了夭华外,谁也没有认出来,还以为名剑山庄少庄主明郁原来竟是这个样子,难怪当年夭华会喜欢上他,并嫁给他。

“堂堂的唐门大公子大驾光临,可真是稀客。”夭华唇角微勾,似笑非笑。

众人再次一怔,包括于承与东泽。什么,唐门大公子?难道他不是名剑山庄少庄主明郁?

“我真不知是该高兴即便隔着面具你也一眼就认出了我,还是该不高兴你对那明郁还记得如此清楚,没有将其他人认成是他。我说过,再次相见,我不会再放手。”

“今日这可不算是再次相见,是你自己前来魔宫的。”夭华纠正。

“那又如何。”

“那你觉得,你不放手,本宫就一定是你的了?”夭华挑眉。相识几年,几次相遇,这个男人霸道而又强势,从不掩饰想要得到她这一点,她早有领教。再加上这唐门大公子的身份,可说是有权有势,其实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但可惜绝不会是她的选择。对她来说,有过一次明郁的教训,不会再有下一次。

在场的众人听得一头雾水,完全听不懂夭华与白衣男人之间的对话,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