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三十六章 他是明郁?

“宫主,两个人都已经捆绑好。”捆绑好明敏与楚襄两人的魔宫中人,其中一人上前几步向夭华禀告。

夭华斜眸看向东泽一眼,看他是不是要下去与那楚襄最后“叙叙旧”?

东泽心中略有丝矛盾,没有说话。

夭华已经收回视线,一手端着茶杯,一手指尖捻着杯盖,慢条斯理地摩挲杯沿,没有人看得出她在想什么。正所谓“一次不忠百次不用”,当初楚襄刚出现的时候,东泽选择了隐瞒她,不但送楚襄出去,还对她说谎。当楚襄在斯城中冒充武林中人被魔宫中人抓回来关入牢房时,他选择了先命人将楚襄带出来,而不是先立即向她禀告,尽管他最后的心还是向着她的,不惜冒死回来,但终究已不可和昔日相比,她现在还留他在这里已经很不错了。

半响,在所有人都等得不免有些忐忑,实在把握不准夭华的这一沉默代表着什么意思的时候,终于听夭华开口,不徐不疾的声音自那张冷漠无情的红唇吐出,整个场面与凝结下来的空气都随着她改变,“既然都捆好了,那还等什么。”

“是。”下方上前来禀告的魔宫中人会意,立即端出一只托盘,托盘上摆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夭华三日前曾说过,要亲手挖了明敏的双眼。

夭华随后将手中的茶盏放下,一个飞身便到了捆绑明敏的那个刑台上。

明敏立即厉声,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掩饰住自己心底的那股恐惧与害怕,不让那些恐惧害怕流露出来,“妖女,我哥哥一定会回来的。你要是敢伤我分毫,我哥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一定的……”

夭华饶有耐心地听着,毫不掩饰地嗤笑着。

明敏一句接着一句,越说越大声,连续不断,“妖女,你定会有报应的,一定会不得好死……”

“眼睛还是这双眼睛,说来说去还是那日说过的那几句话。但可惜呀,就算有这么一天,你也看不到了。放心,我会把这双挖下来的眼睛冰封好的,保证能够保存它个几年,有朝一日让你哥哥好好欣赏欣赏。”伴随着话,端着托盘的那名魔宫中人已快步跟到刑台上来,将托盘上的匕首呈给夭华。

夭华拾起,锋利的匕首在阳光下寒光闪闪,尖端尖锐无比。

明敏止不住浑身一颤,被左右捆绑着的双手紧握成拳,只想要后退,却退无可退。

锋利的匕首随即朝明敏的其中一只眼睛刺去,毫不留情,空气中甚至响起一道清晰的破空之声,可见刺向明敏眼睛的匕首速度有多快。而也就在这时,千钧一发之际,一只白色的玉箫如利箭飞射而来,带着凌厉风声,直击向夭华,紧接着一袭白色的身影出现,轻功之高瞬间而至。

夭华反应迅速地用匕首一挡,接着足尖一点,一个飞身后退,人便翩然落回到正前方高高在上的座椅上。

出现的白衣人,则几乎在夭华落回座位的同一时刻翩然落在了刑台上,手一收收回半空中被夭华挡开的玉箫,白色的衣袍在阳光下在风中衣袂飘飘,身量修长笔直如竹,脸上戴着一张银质面具,严严实实遮住了整张面容。一眼看去,绝世之姿,让人只一眼便再移不开视线,忍不住想要窥探那张面具下的真容。

“哥……哥哥……是你?”白衣、玉箫,又是在这个关键时刻出现,刹那间犹如捡回一条命的明敏霎时脱口喊出,看着面前出现的白衣人激动不已。

在场的所有魔宫中人顿时各个都怔住,难道这就是明郁?对于名剑山庄的少庄主明郁,武林中见过他的人其实并不多,魔宫中就更少了,因为他一直鲜少在武林中走动。再说,他已经消失了整整七年,现在又带着面具,一眼之下谁能认得出来,但想来身为他妹妹的名剑山庄二小姐明敏应该不会认错,没想到他真的出现了。

端着托盘上刑台,将匕首呈给夭华的那名魔宫中人,紧张的一个后退,就咕噜噜滚下了擂台。

东泽与于承也都看着,同时留意着夭华的神色。对于明郁,他们也都从未见过,所有的了解仅限于那些调查所知。

另一刑台上面被绑着的楚襄,始终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知道夭华今日绝不会让她好过,也知道夭华不会立即杀了她,因为她已经说了要折磨她,让她生不如死,希望此刻突发的情况可以引开夭华的注意力,让她可以暂时躲过一劫。

落回到座椅上的夭华,高高在上,居高临下地看去,不觉微眯起眼,情绪难辨。

整个场面,已倏然间再次一变。空气,静了下来。

“哥哥,救我……”

“哥哥,那妖女抓了我和爹,还要挖掉我的眼睛,这么多年来一直迫害名剑山庄,残害武林中人……”

“哥哥,你都不知道在你离开了后,她都对名剑山庄做了什么。她的恶行,简直罄竹难书,人人得而诛之……”明敏接着快速告起状来,一条条的指控,一句接着一句,只想面前终于回来的白衣之人马上杀了夭华,以报她心中之仇与这段时间来所受的耻辱。至于他这些年来到底去了哪,当年又具体因为什么原因离开,等杀了妖女后再问不迟。她就知道他一定会来的,幸好他真的来了,“哥哥……”

白衣男人没有说话,握着玉箫的手反手一挥,便一下子切断了牢牢捆绑着明敏手脚的那些绳索。

明敏普一恢复自由,立即扑上前一把抓住白衣男人的手臂,“哥哥……”

明敏被关在魔宫牢房已久,牢房又不是什么干净的地方,浑身上下难免有所脏乱,一双手抓上去间,立即在那雪白色的衣袖上落下了两个灰色的掌印,清晰显眼。

“走。”白衣男人转身,一把搂住抓住他手臂的明敏腰身,就带着明敏离去,声音低沉而平稳。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把这当什么地方了?又把本宫当什么了?未免也太不把本宫放在眼里了。”音落的一瞬间,还拿在夭华手中的那把匕首飞射而出,一如利箭射向带着明敏离去的白衣男人后背。

白衣男人没有回头,眼疾手快地带着明敏侧身一躲,便躲过了身后飞射而来的那把致命的锋利匕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