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三十五章 千万别说你喜欢本宫

“看来,宫主还真不是一点点喜欢本祭司。”乌云岂会听不出夭华话中之意。

“哦?这话怎讲?”

乌云的这句话,一时间倒还真弄得夭华微微一愣。夭华边说,边用匕首试着削了削身下座椅的把手,一下子削掉了把手的一角,木块砰一声落下去。

“若非如此,宫主又怎会如此‘有心’,非让本祭司变得跟宫主一样,嗯?”

“这么说来,本宫倒还可以更喜欢祭司一点。”夭华忍不住笑,站起身来再次走近乌云,手中把玩着匕首,“祭司还是不肯说那个女人在哪?”

“倒不想宫主今日如此有‘耐心’,同一个问题,一连问本祭司这么多次。”

“好好,不愧为祭司,本宫难得给人多次机会,你倒还不领情。只是,你就不怕本宫拿那个奶娃出气?削胳膊断腿拿去喂狗什么的?”说这句话的时候,夭华已经重新站在乌云的跟前,手中的匕首代替手挑上乌云的下颚,这张脸真是怎么看怎么让人讨厌。

乌云的面色终于一变,“你最好别动他分毫。”

夭华脸上的笑容更深了,“本宫可没兴趣帮祭司大人养孩子。要想他没事,就看祭司你自己的表现了。”

“那本祭司有一句话,不知宫主愿不愿意听?”

“哦?说说看。”

“关于宫主要问的那个女人,本祭司确实无可奉告。不过,本祭司知道明郁在哪。”

这下子,换成夭华的面色微微一变。不过,也只是瞬间的事,转眼间在夭华脸上找不到一丝痕迹。夭华随之退开一步,目光重新上下打量起面前的乌云,心底暗暗分析他这话的可信度,“你以为你随便来这么一句,本宫就会相信了?”

“信不信随便宫主。”

“那你说,他现在在哪?”夭华的语气不辨。

“若本祭司说,本祭司抓了他,囚了他……”

“为何?你可千万不要说你喜欢本宫,所以在本宫好端端的新婚夜抓走了本宫的新郎,还放出那么多传言,使本宫一气之下返回魔宫。更不要说暗中对本宫的父亲下毒,也是为了引本宫回来。”乌云的话,简直让夭华觉得好笑,便是十个百个讲笑话的说书先生聚到一起,怕也是讲不出这样的段子。

乌云抿了抿唇不接话,既没有承认,也不否认。

“那你说,你将他囚哪了?”看他还要怎么自圆其说下去。

“无可奉告。我若真告诉了宫主,宫主还不马上杀了我?”

“你不说,本宫照样可以杀了你,还会让你死得很惨、很难看,让那个奶娃给你陪葬。七年都过去了,本宫早已经不在乎一时半刻,就不信一直找下去一辈子都找不到。”事实上,夭华其实很想尽快逼明郁现身,找出明郁,解开当年那个结,然后离开这里,永远不会再回来。可是表面上夭华自然不会这么说,也不会表现出来。

“我劝宫主还是别这么做的好。若孩子有任何损伤,或本祭司死了,保证宫主你这辈子都是别想再见到那明郁。或者,宫主可以试试。”

“本宫倒还真想试试。”夭华贴近一分,八个字几乎贴着乌云的耳朵吐出,一眼看去倒有些说不出的亲密。

没有跟入密牢,一直守在外面的一干魔宫中人,丝毫无从得知密牢内发生的一切。

半炷香左右的时间后,进去的夭华出来。

开启的石门在夭华身后合上,完美的与石壁融为一体,几乎看不出来。

夭华一边离去,一边命魔宫中人留下严加把守,同时将手中那把染满了血的匕首反手一把射了回去。

锋利的刀身刹那间完全没入石壁,只露出刀柄,红色的血沿着石壁如水流滑下,在火光下异常清晰。

一干认真听着夭华吩咐的魔宫中人,反射性回头看去,不由暗暗心惊,心中自然清楚那匕首上的血绝不是夭华的,也不知道夭华进去里面这会儿功夫都对乌云做什么了,心底不觉为在今日之前还高高在上的堂堂祭司捏把冷汗。

当夭华再次经过关押从斯城抓回来那些武林中人的牢房时,明敏还站在牢门边,愤恨之色有增无减。

相比较明敏,同一牢房中的卢格倒是明显识时务多了,一直都只是卷缩在墙角。

夭华似笑非笑地从明敏面前走过,红唇若有若无轻勾。

待从牢房出来的夭华回到离寝宫最近的那座小殿,进入殿中的时候,与乌云分开的小奶娃正趴在软榻上哭着,一双眼睛都红红的、水水的,软榻上面的红色丝绸湿了一大块。已经回来的于承,坐在一旁,经过昨夜的调息,身体已经好了很多,至少已经没有生命危险。

于承听到声音,看到夭华进来,连忙站起身迎上去,拱手道:“宫主。”

因为寝殿已经被烧,所以夭华暂时只能先住这里。这座殿,要比夭华原本的寝殿小多了。

夭华瞅了一眼于承,“既然伤得重,回去休息吧,有事本宫会叫你的。”

“是,那我先告退了。”于承点了点头,转身出去。

夭华接着看向软榻上的奶娃。

软榻上的小奶娃已经眼泪汪汪地仰起头,正看着夭华,一双小手撑着小小的身体,真是好不可怜。

夭华没有走近,就这么看着,脑海中不知不觉有一瞬间的晃动,但很快抹去,重新回到当下。一个绝对跟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孩子,却长得如此像她,此刻还这么看着她,真是有些说不出的怪异。她倒是挺有兴趣找出那个生下他的女人,但乌云嘴硬的很,就是不肯说。现在,这个小奶娃落入了她手中……

小奶娃见夭华始终不走近,小嘴一撅,眼泪就又流了起来。

夭华还是没有走近,不为所动。

三日后。

按夭华吩咐的,魔宫中人将明二小姐明敏押到魔宫广场上。

空旷的广场上面,已经设下了两个刑台,分别将押来的明二小姐明敏与重伤被抓的楚襄绑上去。

夭华姗姗来迟,落座。此次聚集广场的人要远比上一次来得少,毕竟少了祭司乌云的人,这几乎已经少了一半,另外的夭华的人还有一大部分在岛后方与那三千武林人士继续僵持着,尽管那些武林人士对夭华来说已无关紧要。不过,尽管如此,整个场面还是非常之大。

于承站在夭华的一旁,经过几日调养,气色已明显好转。

东泽已经被夭华放出来,也站在一旁,表面上夭华似乎已经相信了他,但不知道是不是东泽的错觉,东泽总感觉有什么已经不一样了。

明敏愤恨不甘地瞪向正前上方的夭华,恨不得将夭华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而愤恨之余,明敏的心底其实也难免有些害怕,难道她今日真要被妖女挖掉眼睛?哥哥他,难道还是不愿现身出来?他究竟知不知道名剑山庄这么多年来被妖女害得有多惨?她与父亲两人如今又被妖女害得多惨?

乌云的话,夭华基本上还是不信。今日,她做到这个地步,消息也都已经一再传出去,她倒要看看那明郁究竟还能忍到几时,到这个地步还现不现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