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三十四章 阉了他(下)

“宫主就如此有信心?”乌云的目光落向进来的夭华。

“本宫向来不说空话,祭司试试不就知道了。”音落,敞开的殿门在夭华身后砰地一声闭合回去。

“那正好,我还真想试试。”乌云薄唇微勾了勾,语气难辨。而与乌云脸上面色截然不同的是,乌云腿上的小奶娃一看到夭华就兴奋地手舞足蹈,咿呀咿呀地朝夭华招手,好像已经完全忘了上次的害怕。

重伤的楚襄,咬着牙不动声色地往旁边退去。

“怎么,你还想抱着这个奶娃与本宫动手?”夭华斜瞅奶娃一眼,眼色不冷不热。不得不说,乌云这爹做得,可真够称职的,这么多年来还真的是从未见他如此过,原本还以为他只是想利用这个奶娃谋魔宫继承人之位而已。

一时间,对生下这个小奶娃的那个女人,夭华不由更加好奇起来,不过总会查清楚的,只等他落到她手中那一天。

“有何不可。”乌云一边说,一边取出一块雪白色的巾帕蒙住小奶娃的一双眼睛,在小奶娃的脑后轻绑上一个结。

小奶娃难受,不满眼睛被遮,小手就用力拉扯起眼睛上面的巾帕。

“祭司倒是想得周到,不想自己孩子看到自己待会儿的惨样。不过,本宫倒是还很清楚地记得本宫父亲当年死时的痛苦模样。今夜,就当是新账旧账一起算,做个了结,本宫也已经厌烦了这些年来的模式。”

话落,夭华一掌直击过去,动作利落、干脆。

坐在上方金丝木座椅上的乌云,带着腿上的小奶娃一个侧身闪躲,轻而易举地避开迎面而来那一掌。

转眼间,两人在殿内交起手来。虽然这么多年来两人之间不管是算计还是阴招,都层出不穷,但像此刻这样的正面交手却还是首次。

楚襄捂着胸口看着,脚步不觉再后退了一步,尽量退得远些。她确实是乌云的人,由乌云的安排才能那么顺利进入到魔宫中,也正因为此所以才会有那么多暗中之人,目的就是为了对付夭华,乌云看中的便是她用毒这一点。至于对付东泽,故意嫁祸给东泽,只因她妹妹的缘故,她自己私人想杀东泽而已。对于今夜的动手,她动手之前也曾禀告过乌云,只是没想到自己会如此惨败,还是太小看妖女了。

殿外,容觐带着大批武林中人一路杀来。不久前,乌云突然将他的人都调回,没想到在调回的过程中遭到后方夭华的人埋伏,又是损失惨重,他自然趁着这个机会趁胜追击,一路顺利地杀了过来,顷刻间围堵住了魔宫正殿,站在外面几乎可以清晰听到里面的打斗声。

“容公子,你看……”旁边的人中,其中一人率先开口,向容觐请示。

“不急,再看看,等里面的人两败俱伤后再动手不迟。”容觐沉稳有度,运筹帷幄,暂时稳定住在场的武林中人,耐心等着,只等乌云重伤后一举灭了乌云。那之后,他再反过来护夭华,这些在场的武林人士也就全都没有再留下的必要了,他的任务也就圆满完成了。

几名换了着装的薛三的人,悄然混在容觐所带的这一大批武林人士中。

薛三仍留在岛岸边的那艘船上,并没有一起过来,毕竟他前来魔宫的真正目的并非为了对付夭华,而是想看看当年那个掳劫他母亲的与魔宫有关的人会不会回来魔宫,一定要查清楚那个人不可。

忽然,正殿的殿门轰然倒塌,楚襄被震飞了出来。

容觐看着,示意旁边两人上前先抓住重伤的楚襄。

楚襄伤上加伤,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身,眼睁睁看着利剑架到脖子上来也无力反击与闪躲。

殿内,夭华与乌云还胜负难分。殿中的一切东西,包括正上方那两张座椅在内,都已经基本上被毁,就连墙壁都已有不少地方破裂,整个大殿伤痕累累。

突然,小奶娃小嘴一撅,毫无征兆地大声哭了起来。

乌云霎时微微分心。夭华立即抓住这一时机,一掌狠狠击向乌云怀中的小奶娃。

乌云急忙护着,但不想这不过只是夭华虚幻一招,夭华的另一只手已紧接着而来,刹那间毫不留情打在他身上。

乌云立即快若闪电地回以一掌,借力一个后退,退远开去,硬生生咽下喉间涌上来那口血。

夭华早已留意到殿外面的情形,一时间故作受伤,也一个后退。

所有的一切,前后加起来不过眨眼时间。

殿外一直看着这一幕的容觐,当即下令武林中人先对付乌云。乌云眼下已重伤,等拿下乌云后再对付夭华,一个个来,免得乌云有可能与夭华联手,这对他们就不利了。

一干武林中人闻之有理,丝毫没有怀疑,就一起动手,先对付伤得比较重的乌云。

容觐随后余光看向暂时先故意退到一边去的夭华,在与夭华的视线对上后,对着夭华不动声色地微微点了点头。

夭华先前调往岛后方的人马,在夭华刚才前来正殿的过程中就已经下令将大部分调回来。容觐则已经暗中派人去通知岛后方与夭华的人对峙的那三千武林人士,让那些武林人士继续僵持着,没有他的命令都不要进攻,以避免夭华将人调回来的后那些武林人士趁机攻打夭华留守在那里的人。

当夭华撤回来的人赶回到魔宫,赶到正殿来时,一干武林中人还没有成功拿下乌云。

看来她真是有些高看这些武林中人了,这么多人联手竟还是拿不下一个受重伤的乌云。夭华不想耽搁下去,就命调回来的人铲除干净此刻在场的所有武林中人,一个不留。至于乌云,仍交给她,还得由她出手。

日次一早,正所谓速战速决,一切已解决完毕。

容觐所带的那一大批进入魔宫的武林中人可说是进了虎穴,在夭华早有下一步的安排与埋伏下,自然有来无回,不是魔宫中人的对手。待解决完这一大批武林中人,被调回的夭华的人即刻返回岛后方,以人多势众困死岛后方那三千留在原地的武林人士。

至此,乌云的势力已除,乌云已困,剩余的武林人士已微不足道,大局已全部掌控在夭华手中。

夭华一大早召开了一场魔宫会议,当场下令软禁一直站在乌云那派的那些长老。要做的两件事中,可以说算是完成了第一件,就差逼出消声灭迹已久的明郁了,然后就可以再次通过通讯器联系现代,从而返回去,离开这。

阴森的地牢内,一路通道地牢深处的通道上,两侧每隔三步就插着一支火把,空气沉闷又压抑。

召开完会议的夭华到来,倒想好好亲自审问审问落败成阶下囚的乌云这厮,在经过关押从斯城抓回来的那些武林中人的牢房时,一眼看到隔着牢门充满仇恨瞪着她的明敏,脚步不由一顿,侧头看去。

明敏双手握拳,几乎咬牙切齿。

“几日不见,没想到明二小姐的这双眼睛还是这么明亮有神,嗯挺好,不错。不过,本宫还真不怎么喜欢呢。来人,给本宫记下,三天后本宫要亲手挖了这双眼睛,拿去喂鱼。到那时,就算你哥哥回来了,只怕你也是看不到了。另外,将这个消息给本宫散播出去。”之前已散播过消息,但至今仍没有明郁的消息,她倒要看看那明郁到底能忍到几时。

“你……妖女……”

“还有这个力气,还是好好省省吧。”夭华笑着打断,不再理会明敏那愤恨的目光,将明敏与及一干被关押的从斯城抓回来的武林中人都甩在身后,径直走向最里面那间牢房。最里面那间牢房进去后,其实还另有乾坤,铜墙铁壁相隔的里面还有间密牢。这密牢,倒是已许久不曾关人了。

随行的一行人,走到后停下脚步,守在牢门的外面。

牢房内,那道铜墙铁壁上面的石门缓缓开启,夭华独自一人径直走进去。

密牢很大,密牢内的光线俨然比外面地牢走道上的光线来得亮多了。成王败寇,落败的乌云正被铁链捆绑在刑架上。说起来她当时能打伤他,后面再成功拿下他,还真要感谢小奶娃那一再的哭声,让乌云这厮在那么关键时刻接连分了心,由此也不难看出乌云对那个小奶娃的重视。

进去后的夭华,不急着坐下,饶有兴致地绕着刑架上的乌云缓步走了一圈,最后站回到乌云跟前,“不想堂堂的祭司大人也有今日。怎么样,这滋味如何?”

“宫主亲自来试试,不就一清二楚了。”完全不同于一般阶下囚,乌云脸上始终平静无波的神色,甚至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笑,说话的语气更是和往常无二。

“本宫倒是想试,但奈何祭司大人不给力,没给本宫这个机会。”夭华说着,转身在座椅上一坐,手扶着座椅的把手,翘起二郎腿,只差一杯热茶在手画面就完美了。在逼出明郁之前的这段时间,她真的很有兴致与乌云这厮耗,更有兴致好好地狠狠地折磨折磨他。折磨堂堂的魔宫祭司,这个昔日的对手,可是让人相当心情舒畅,以报这么多年来之仇,“说说看吧,当年是不是你派人夺走了本宫找到的那株千年人参,送给了薛府中的人?那个奶娃,你到底跟哪个女人生的,那女人现在在哪?”

“无可奉告。”四个字,乌云回答得相当简单干脆。

夭华并不意外,要是乌云肯乖乖地说,就不是乌云了,“看来,祭司大人到这个时候了还想护着那个女人,不想被本宫知道。”微微一顿,夭华的目光意味深远地打量起乌云的身体,不徐不疾地从衣袖中取出一把匕首,将匕首从匕鞘中抽出,锋利的匕身就刹那间折射出一道银白色的寒光,锋芒毕露,“祭司大人便是用这具身体与那个女人生的奶娃,然后带回来公然栽赃给本宫。你说,本宫该拿这具身体怎么处置比较好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