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三十三章 阉了他(上)

楚襄这才有些心惊,不过表面上还是维持得很好,没有流露分毫。妖女她,不是已经受了重伤吗?怎么可能还会一招就震伤了所有黑衣人的经脉?到底是她上当了,还是妖女其实是在故意强撑,先来这么一招下马威,让她以为她没有受伤,从而打退堂鼓?

“上,今夜无论如何也要杀了这妖女。”心下思忖间,楚襄对着一干已经受伤的黑衣人就再次下令。

一干黑衣人领命,一如刚才二话不说就对夭华动手,俨如死士一般,没有一个退缩。

一连串的黑蜘蛛在黑衣人动手之际,从楚襄的两只衣袖中落下来。

面对一干不知死活再围上前来的黑衣人,夭华依旧是勾唇,电光火石间反手一把夺过其中一名黑衣人手中的利剑,就再次一个横扫千军,刹那间划破一干黑衣人的肚皮。

一干黑衣人已经吃过一次亏,有前车之鉴,各个都已经加倍警惕,但软榻上之人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得他们根本没有看到她到底是怎么出手的,也快得他们尽管防备与警惕了,可面对同样的招式竟还是没用。直到腹部疼痛传来,整个人被软榻上之人周身散发出来的内力再次震开,直直后退跪倒在地上,一干黑衣人难以置信地低头看去。

划破的肚皮,鲜血甚至是肠子都立即涌了出来。

不过,伤口却又不深,除了肚皮被划开外,里面并没有任何伤到。

一干黑衣人顿时纷纷用手捂住自己的肚子,想止住血与肠子涌出。

楚襄看在眼里,不愧为心狠手辣的妖女,她完全可以一招取了所有黑衣人的性命,却故意选用这样的方法,根本就是有意折磨黑衣人,要所有黑衣人开膛破肚而死。

顷刻间,整个殿内血淋淋一片,浓郁的血腥味充斥每一个角落。

从楚襄两只衣袖中落下来的一连串毒蜘蛛,在这一短暂时间已爬满了一地,到处都是。

楚襄随即抽出腰间的那只小笛子,快速吹奏起来。这些毒蜘蛛都是她亲手培育的,每一种品种都有它的用处,通过特定的笛声可以立即催产眼下这些毒蜘蛛吐出毒液与织网,人只要碰到一丁点就会马上身中剧毒。

夭华慵懒斜靠在软榻上的姿势不变,冷眼看着。

在笛声下忙碌开来的毒蜘蛛,转眼间在地上留下一条又一条细丝还有毒液,有的甚至爬到跪倒在地上的黑衣人身上。

一干黑衣人很快痛苦地在地上打起滚来,那种痛苦程度远胜腹部被划开的长长伤口,同时双手拼命在身上狂抓起来,已顾不得捂自己的腹部,顿时鲜血伴随着肠子全都加倍涌出,场面血腥至极。

夭华看在眼里,“你倒是连自己的人也不放过。”

“他们该感谢我让他们死得快一点。”

“那你该恨本宫让你死得这么慢。”伴随着话,软榻一侧的那层红纱飘落下来,在飘落到一半的时候瞬间拧成一条绳,一头握在夭华手中,一头就直冲前方的楚襄而去。

楚襄腾出一只手,刹那间拔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利落地一刀砍断迎面而来的红绳,就一个跃身从窗户出去,“妖女,就让这些毒蜘蛛陪你慢慢玩吧。”音落,人已出去,窗户已落下,发出“砰”的一声声响,紧接着窗户从外面被木桩钉上,紧闭的殿门也是一样,外面候着的黑衣人显然比进入殿中的要来得多。再下一刻,四周火光涌现,就一圈包围住整个寝宫,在寝宫外点燃火。

很显然,在没办法直接娶了夭华的首级下,楚襄还备有后招,准备将夭华困在寝宫中,活活烧死夭华。

院中一直被铁链锁着的,卷缩在一起的小岩与许敏,没有像殿外把守的那几名魔宫中人一样被灭口,咬牙看着这一幕,谁也没有发出声音。

不一会儿,整个寝宫陷入一片火海,夭华还在里面。

楚襄勾唇,看来妖女确实身受重伤,刚才那么厉害只是表面吓人而已,差点还真唬住她了。

忽地,就在这时,陷入火海的寝宫好像刹那间爆炸开来一般,一声猛烈巨响,那抹红色的身影就翩然从火海中出来,凌立于半空中,夜幕下衣袂飘飘,好似踏在腾腾大火之上。

不曾料到的楚襄,来不及闪躲,霎时被四溅开来的带着火的木块瓦块等震飞了出去。

一圈守在四周的黑衣人同样被震飞,就连卷缩在一起的小岩与许敏也受到波及,急忙一个转身躲避飞溅而来的火。

楚襄这一下子伤得不轻,重重跌落到远地后,快速咬牙爬起来,回头看了一眼后方的情形,再看着半空中正居高临下冷瞅着她的夭华,一口血就从喉咙涌了上来,审时度势,连忙狼狈地逃离,一手紧捂着胸口,一手撑着一路上可以撑的东西,顾不得擦拭唇角的血,踉踉跄跄朝明亮的正殿而去,沿路上几乎留下一路血迹。

偌大的正殿中,乌云还在。

乌云腿上趴着的小奶娃不知何时已经醒来,正左顾右盼,小手拉扯乌云的衣摆。

乌云对腿上的小奶娃的确疼爱至极,恨不得将一切好的东西都给他,手轻柔地揉了揉小奶娃的一双小脚,他的脚从一出生便带有残疾,软弱无力。他用了不少办法,也用尽了各种珍贵药材,还是没办法让他的脚好起来,没办法让他像一般的孩子那样站起身学走路,看着小奶娃的目光隐约中好似在透过他看着另一个人。

楚襄跌跌撞撞而来,跑到大殿门口的时候,整个人无力地贴靠在殿门上,险些滑倒下去,再紧咬了咬牙后,勉强撑着身子迈入殿中,喘息剧烈,“祭司,失败了……”

“那我留着你何用?”说话的语气与手上温柔的动作不尽相同,但听在楚襄耳内,却一阵胆颤。

“祭司又何必怪她。她若留着没用,那祭司你自己接下来是不是该自尽了?”人未到,音先到。伴随着最后一个字,红色的身影不徐不疾踏入殿中,月光落在她的身后,殿内的气氛随之转变。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