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二十九章 那好,随本宫来吧

夭华停下脚步,平静地看去,是东泽!他竟然回来了!

东泽也看着夭华。他刚上岸不久,特地回来本是要立即悄悄返回魔宫去见她的,没想到会在这里直接看到她,意外这么晚了她怎么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

“本宫还在命人翻遍整个魔宫,挖地三尺也要将你找出来,不想你竟还敢出现在本宫面前,真是好大的胆子,你……”那丝意外瞬间一闪而过,消失得无影无踪,夭华冷冰冰开口,一如当日在广场上面无表情地下令对东泽行刑时一样。但夭华话还未说完,只见对面的东泽猛然吐出一大口血,整个人晃了晃,有些摇摇欲坠,显然受了伤。

夭华眯眼,后面的话停下。

东泽那日被救了他的于承点了穴,并送上船。船夫按于承的命令,原是要将他送到外面的岸边为止的,但半路上在海中突然有两艘小船追上来,船上都是黑衣人,遭到了那些黑衣人的截杀。

那些人,明显是楚襄派来取他性命的。最后,船夫被杀,他则终于冲开了身上的穴道,在那些人要杀他的时候反杀了那些人,不过自己也伤得不轻,尤其是强行冲开穴道所带来的内力反噬,最终能回来站在这里,其实都是在强撑,“宫主,不管你信与不信,当日的事我还欠你一个解释,当时……”

夭华不发一言地听下去。

东泽将他与楚襄之间的关系,及将那日为何不直接说,还有于承等等,全都一一陈述一遍。

夭华听完,脸上的面容没有多大的起伏变化,红色的衣袍被风吹在半空中。对面之人,他这么冒险回来就是为了对她解释这些?为了告诉她那日救他的人是于承?

末了,东泽忍不住咳嗽起来,“所有的一切,就是这样……咳咳,不管宫主信不信……”

“既然是于承救的你,你今夜却将他抖出来,还将他当时说的话都禀告给本宫,难道就不觉得有点恩将仇报了吗?”夭华打断东泽,语气中暂时还有些听不出信了还是不信。

“我只是想提醒宫主小心。”确实有些恩将仇报,但东泽并不后悔自己说出的这一切,只为让夭华能够知道这一点,好让夭华多加小心与防备,浑然不知于承其实是夭华安排的,那些话也是特地说出来给暗中人听的,好让暗中人自己上钩,接近于承,从而顺藤摸瓜查下去。

“真是好一个提醒与小心,本宫怎么知道你现在是不是想故意咬本宫现如今信任的身边人一口,让本宫自己先乱?”

“我已经说了……咳咳……信不信由宫主。今夜我既然回来,便任由宫主处置。”

“那好,随本宫来吧。”夭华往前走去。

东泽无法判断夭华此言何意,也不知道夭华这是要带他去哪,但没有任何犹豫地就缓步跟了上去,一边走一边仍忍不住咳嗽。有一点其实楚襄说对了,那就是他真的喜欢上了此刻前方之人。这份情,原本一直藏在他心底,从未表露,有时候甚至连他自己都觉得只是淡淡的,只是想留在魔宫中陪着她,偶尔在她需要的时候在她身旁静静地为她撑一下伞,这几乎是他最靠近她的时候,其他的便没有什么了,但却被楚襄一语道破,再无法自欺欺人。他知道她向来冷漠无情,也向来不会对任何人手下留情,不管她后面会怎么处置他,他都不会有其他话。

走在前方的夭华,没有说话。

一路上,两人一前一后走着,四周没有任何人。

若有人出现,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绝逃不过夭华的耳朵与眼睛。

第二天一早,夭华的寝宫中,夭华刚洗漱完,身上宽松的衣服还没有换,斜靠在软榻上品茶,便听到了人禀告,收到了有关“武林人士昨夜斗得很厉害”等消息,说昨夜很多人一起前去劝谏武林盟主尽快全面攻打魔宫,好速战速决,其中容觐也是这个意思,并已获得了武当派的支持。但那武林盟主葛钦还是有些犹豫,说什么时机还没有完全成熟等等。后来,一场好好的劝谏竟渐渐发展成了意见相佐的左右两边针锋相对,并且还争斗了起来,不少人开始质疑起葛钦的能力与立场,质疑葛钦这个武林盟主之位,甚至已经有人喊出要葛钦让位的话。

夭华听在耳内,没说什么,心中算是略有些满意,还算那容觐办事快。不过,她也从不怀疑他办事的能力,除了她派入武林潜伏的那些人外,相信这些年来容觐也已经有不少他自己的人。至于葛钦还不同意马上动手,想来是乌云的意思,看来乌云还没有完全准备好。

进来禀告的人见夭华不语,没有什么吩咐,就准备躬身退下。

“对了,外面那两个人现在怎么样了?”夭华不徐不疾问道。

准备退下的人马上停住脚步,再对着夭华拱手:“回宫主,那小岩染了病,受了寒,许敏没事。”

“给本宫好好看着,本宫可不想要死人。”夭华的脸色没什么变化,身子仍慵懒地靠着,一只手端着茶盏,一只手轻黏着杯盖,杯沿慢条斯理地摩挲杯沿,发出一道若有若无的轻微声音。

“是,属下明白。”禀告的人点头。

“下去吧。”

“是,属下告退。”禀告的人拱手退下。

这时,又一名魔宫中人前来禀告,进入寝殿中,对着夭华拱手道:“宫主……”

------题外话------

后面两章,容觐夺得武林盟主之位,夭华要正式对乌云动手了(^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