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二十五章 容觐归来

深夜,突然下起毛毛细雨。

夭华寝宫外面的空地上,被铁链锁住脚的许敏与小岩两个人坐在地上,卷缩在一起。

寝宫门外的屋檐下,有几名魔宫中人一边守在殿门外,随时听候殿内的夭华召唤与吩咐,一边时刻监视着许敏与小岩,不让两个人再有任何逃走的机会。

“你现在总可以告诉我你的身份与名字了吧?妖女为什么要这么对你?我们怎么说也算是一起患过难了,现在又一起被这么锁在这里。”安静中,许敏小声开口,对身旁的小岩问道,忍不住好奇地再打探起小岩的身份,同时一双小手高高抬起,往小岩的头顶伸去,为小岩挡雨。不管怎么样,在心理上她毕竟是个大人,小岩只是个孩子。

小岩推开许敏的手,将自己的手伸到许敏的头顶,为许敏挡雨,对于自己的身份还是不肯说,也不能说。

许敏嘟了嘟嘴,身旁这个小家伙看上去冷冰冰的,但其实也还挺体贴的,竟然推开她的手,为她挡起雨来,一时忍不住再靠近小岩一分,两个人如相依为命一样靠在一起,“既然你不肯说自己的身份,那你总可以说说你爹娘吧?你爹娘呢?你被妖女抓了,他们怎么不来救你?”

小岩的双眼霎时微微红了红,快速侧开头去,不愿被许敏看到。

许敏还是看到了,还看得很清楚,尽管光线昏暗,但两个人毕竟靠得这么近,她问的时候又一直都看着他的脸,视线没有移开过半分,沉思了下后大胆猜测起来,声音越发小声,“难道你爹娘都已经死了?”微微一顿,再缓缓补上一句,“是被妖女杀的?”

“不是。”小岩的声音十分冷硬。

“那他们现在在哪?你被妖女抓来这里,他们为什么没来救你?”许敏追问。

小岩不觉用力咬了咬牙。时间流逝,就在许敏以为小岩又要变成哑巴,不会再说话的时候,只听小岩冷冷开口,一双眼依旧看着远处,“我没有爹,我娘就是被他派的人杀死的。”

又说没有爹,又说娘是被“他”派的人杀死的,许敏先是愣了一下,后很快明白过来,看来小岩的父母十分不合,他话中说的那个“他”指得就是他爹,他爹不知道什么原因派人杀死了他娘,然后他不认那个爹了,所以怨恨说自己没有爹,“那你是你娘死了之后落入妖女手中的?”

小岩点了一下头,具体情况并不完全是这样,但也差不多,他在他娘死后落入妖女手中,被她带回魔宫来,一路上受尽了妖女的折磨。

许敏忽然止不住有些心疼起来,拉住小岩的手,与小岩紧紧靠在一起,原本以为自己没有父母已经很惨了,可没想到有的人有父母,但母亲却被自己父亲派人杀了,自己又落入妖女的魔爪,不由安慰道:“你别难过,如果你想哭,我的肩膀可以借你靠一下,别一直强硬忍着,你还这么小。”

“我才不想哭,也绝不会哭。”小岩倔强地用力抹了一把自己微红刺痛的眼,不愿流露出任何软弱的一面,因为他总有一天都会报仇的,总有一天会笑着看那些人跪在他脚下哭,任何一个都不会放过。

许敏并不揭穿他,“那好,不哭就不哭。不过,我的话一直有效,不管什么时候我的肩膀都可以借给你靠。”

小岩没有再说话,他不需要靠任何人的肩膀,尤其是旁边这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女孩的肩膀,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与怜悯。细雨下,寒风中,整整一夜,两个年龄相仿的孩子就这样靠在一起,一起淋着雨,一起挨着冻,身上的衣服与头发都不知不觉被雨淋湿,在寒风中微微发抖。

次日——

细雨未停,地面上全都*的,温度明显比昨日来得低。

于承收到消息,立即前来夭华的寝宫回复,进入殿中对站在窗边的夭华拱手道:“宫主,容觐已经回信,这是他刚刚回过来的信函,他说‘他知道了,马上回来’。另外,关于名剑山庄老庄主与明二小姐的消息,也都已经散发出去,如今已在江湖上传开,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整个武林。”后面还有一句话,于承犹豫着要不要说,但最后还是咽了下去,不想多嘴,那就是相信消声灭迹已久的明郁也应该会听到消息,会前来魔宫。

站在窗边的夭华一夜未眠,听了进来的于承禀告后,并没有转身去接于承手中呈上来的那封容觐回过来的信函,也没有回头,无法看见她脸上的神色,“下去吧,本宫知道了。那个女人若再联系你,务必尽快调查清楚她的身份,以及与乌云是否有关。”

“是,我明白,我会的。”于承拱手退下,依稀看出夭华似乎一夜未睡,站在窗边的位置和昨夜他来时一样,几乎没有一点变化。

五日后,当容觐到来之时,武林正派近万余人还与魔宫僵持着,情况与前几日差不多,没什么进展。

容觐乃几年前出现在武林,拜入武当派门下,被当时的武当派老掌门收为最后一个关门弟子,几乎是武当派这一二十年来最出类拔萃之人,远胜过武当派中任何一个年轻一辈的人,深受武当派老掌门与各师叔师伯们的赏识,早有人议论他必将成为武当派新一任掌门,武当派掌门的位置非他莫属。可是,突然有一天,这名武当派最出类拔萃的弟子竟毅然离开了武当派,娶了一个女人为妻。而关于这个女人,武林中不少人至今还议论纷纷,有人说她是个傻子,有人说她要相貌没相貌,要年纪没年纪,要身家没身家,也不知道怎么勾引上容觐的,竟让容觐选择离开武当派,娶她为妻,简直不可思议。

而当年容觐娶妻的消息一传出,不知碎了多少江湖姑娘的芳心。

这几年来,容觐带着他娶的那个女人一直远走境外,很少在武林中现身,也很少回来。

对于容觐的突然到来,对于茫茫海面上那艘乘风破浪而来的大船,一众被抵在岸边多日的武林人士顿时纷纷睁大了眼,都极为意外,怎么也没想到容觐竟会到来,尤其是那些当年芳心暗许,至今还未嫁的江湖女子。远远看去,只见坐在船头座椅上的男子锦衣玉袍,风度翩翩,容颜俊美一如当年,一个眼神一个微笑便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怦然心动,不过他身边弯着腰为他垂肩膀的女人就要逊色很多了,简直一点都不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