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二十四章 亲手杀了小节

夭华动作迅捷地侧身避开,是一只暗器。

紧接着一抹人影倏然落于夭华正前方的殿外院中,俊俏的面容线条紧绷,眼中迸射出寒光。

夭华看去,又是这狄墨,这么多年来她几乎从未对他动过真格的,但他始终纠缠不休,非要杀她不可。要是平日里,她还有心情与他玩玩,可现在不同,她并没有这个闲情雅致,因为他打扰到了她与现代取得联系,冷冷开口:“倒不想你还能找到这里来。”

“妖女,我们之间的账,总要有个了断。”有小节在,狄墨自然不难知道夭华寝宫的具体位置。而依狄墨的武功,绕开魔宫中人悄悄来此并不是什么难事。再说,现在武林正派近万余人围攻魔宫,魔宫中的大部分人都去海岸边抵抗了,包括祭司乌云的人,魔宫中各处的把守自然有所宽松下来,来这里就更容易了。这么些天了,他几乎已经熟悉了她有可能会去的每一处地方,仍等不到她与找不到机会,已经忍得够久了。

“那就要看你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断了。”夭华嗤笑一声,反手一把负到身后。

“你试试就知道了。”狄墨一边说,一边在腰间一抽,一把锋利无比的软剑就一下子抽了出来,原本如蛇一样柔软,在狄墨握着剑柄一抖后瞬间笔直,削铁如泥,寒光闪闪。

夭华的眸色变得更加轻蔑起来。

狄墨怒,手的中剑就一剑刺出,快若闪电,若一道银白色的冷光射向夭华。

夭华身形不动,整个人直线后退,眨眼睛退到身后紧闭的殿门。眼看着利剑就要刺入她身体的千钧一发之际,说时迟那时快,夭华如之前一样一个迅捷地侧身,同时手一把扣向从她身侧擦身而过没入她身后殿门的利剑。

锋利的利剑刹那间如陶瓷一样碎裂成几段,不堪一击。

狄墨握着剑的手霎时被猛然一震,整只手臂都有些发麻起来,并且心下大为震惊,他这把软剑乃是玄铁之心打造,看似柔软,实则坚不可摧,但却瞬间碎裂在妖女的手下,断裂成这么多截,她的内力哪里是深不可测,简直是深得让人可怕。

夭华在狄墨震惊的刹那间,扣碎软剑的手反回一掌,将狄墨整个人打飞出去,扣在掌心的那一小截断剑同时射出,如暗器射向被打飞出去的狄墨。

一道人影在这时猛然扑身上来,速度极快地扑到半空中被打飞出去的狄墨身上,用自己的后背硬生生为狄墨挡去那一截断剑。

断剑霎时没入扑到狄墨身上之人的体内。扑到狄墨身上之人猛然吐出一大口血,全都吐在狄墨身上。

下一刻,狄墨的后背重重落地,扑到狄墨身上之人压倒在狄墨身上。

所有的一切,发生的太快……

狄墨再度震惊,此震惊不同于刚才的震惊,急忙坐起身来将扑倒在他身上之人扶入怀中,神色担忧、紧张而又急切,“小节……小节……你怎么样?你怎么这么傻?你……”

“不……不要报仇……离开这里……答应我……”小节艰难地握上狄墨的手,气若游丝。他打不过夭华的,他再怎么报仇也只会白白送命,她就是因为担心害怕所以才会悄悄尾随他而来,刚才的一切已经是最好的证明,她能救他这一次,没办法再救他第二次,她自己此刻的身体她自己再清楚不过,清晰感觉到自己已坚持不了多久,“你答应我……”

狄墨无法答应,手想要捂住小节背后的伤口,“你先别说话,你……”

“不,我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小节背后的伤口血流如注,伤得很深很重,并伤到要害,地上转眼间已全都是血,在寝宫屋檐下挂着灯笼烛光与月光下触目惊心,“你答应我……求……求你……答应我……”

狄墨还是无法答应,怎么也捂不住不断从小节伤口上涌出的血,两只手都已经血淋淋的,“我带你走……”

小节失望地闭了闭眼,在狄墨就要抱起她的那一刻,撑着最后一丝力气缓缓推开狄墨的手,虚弱地往前爬,想要爬到夭华的脚边去,边爬边对夭华恳求,声音断断续续,“宫主,小节……小节知道自己罪该万死……宫主……求你……求你放……放他走……”

夭华射出的那截断剑是对着狄墨的,并没有对准狄墨身上的要害,只是想给狄墨一点确实的教训而已。而小节在狄墨后方悄悄跟随而来,她其实早已经察觉到,只是没有理会,怎么也没想到小节会这么不管不顾地猛然冲出来,用自己的身体为狄墨挡。她与这狄墨相识的时间全加起来也才不过这么几天,怎么就会这么义无反顾?“值得吗?”

小节也不知道值不值得,只是脑海中全都是狄墨那夜在船尾救上她,对她说“带她走”那句话,及在红枫林中许诺一般的对她说“一定会带她走的”。她在魔宫中这么多年,一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整个魔宫上下几乎找不到一丝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她真的很为他给的承诺心动,这几日来也很想跟他一起离开这里,但如今恐怕是再也不可能了,不过小节清楚自己并不后悔。如果再来一次,她还是会冲出来,那短暂的瞬间并未看出那断剑并不是对着狄墨身上的要害的,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冷静分析,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想狄墨死,“宫……宫主,求你了……求你放他走……”

狄墨快速起身上前,然后蹲下身,将浑身是血往前爬的小节再扶入怀中。

小节虚弱地抬头对上狄墨的眼,手抬起想再握住狄墨的手,但在抬到一半的时候砰然落了下去……

“小节……”猛然一声大喊,声音悲痛难忍,狄墨紧紧抱住气息骤断的小节。

寝宫外面屋檐下的夭华迈步往前,准备亲自看看小节。

狄墨猛地侧头,瞪向夭华的眼睛俨然如蛇的双眼,里面充满了愤恨、杀气,随即抱着浑身是血的小节缓缓站起身来,一步一步往后退,接着一个转身离去,带着满腔仇恨,这个仇他一定会报的。

夭华没有追,看着狄墨抱着小节的尸体离去的背影,以及他身后一路留下的血渍。

逃离的小岩与许敏在半路上撞上把守的魔宫中人,被魔宫中人逼得一步步退回来。

退回来的过程中,正好看到抱着浑身是血的小节离去的狄墨。

魔宫中人自然也看到了,一边围上去,一边看向殿外屋檐下的夭华,等夭华命令。

夭华使了个眼色,让人退开,让狄墨走。

魔宫中人慢慢退开。

小岩暗暗握紧了拳头,他知道小节当日为他求情,也知道小节后来被吊到了船尾,如今看着这一幕,心中已定认定是夭华刚刚杀了小节,心底对夭华的恨又更深了一分。

许敏则有些心惊胆战,对于妖女的残忍狠绝在此之前都只是听说而已,但现在亲眼所见。

退开,不包围上狄墨的魔宫中人,改为继续逼近退回的小岩与许敏。

许敏暗暗拉了拉小岩,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眼下情况摆在这,他们还是先服软比较好,以后再想办法逃离。

小岩心中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但也正因为此,衣袖下的手握得更加紧,最后与许敏毫不反抗的被魔宫中人抓住,一起被铁链锁了起来。

夭华转身回殿,殿门在夭华的身后沉沉地合上。

进入殿中后,夭华再次拿出那块通讯器,将通讯器开启,冷冰冰开口,“我要回去。”

对方一直在,没有离开,几乎在夭华话应刚落就立马回道,声音从通讯器内传出,“是,我们送每一个人过去的时候是都保证过不管结果如何,只要你们想回来,我们就会马上接你们回来。可现在,你们已经到那边了,情况已经不一样了,一切只能由我们说了算,你们全都必须按我们说的来做。相信你该知道我们的规矩,也还记得我们做这一切的最终目的,那就是选出真正有能力的人,回到历史上去修正那些被改动的历史。你之前身为特工,相对于一般人有太多太多的优势,还有你过往的能力与表现,我们对你其实都报了很大的希望,但没想到你竟一直不与我们联系,我们也一直无法知道你的真实情况。如今,规则还是一样,你若想回来,让我们看到你的能力与手段,只手掌控住你现在所在那个世界的天下,让天下都为你所动,从而让我们看到你有这种力挽狂澜与掌控全局的本领。”

“你就不怕我回去之后杀光你们?没有人可以这么威胁我。”这样的结果,夭华早已经有数,一点也不意外。

“如果历史不修复,我们,包括你,包括所有人,都将不复存在。到那时,人都不存在了,你还如何杀我们?总之,修复历史已迫在眉梢,没用的人我们一向弃之敝屣,不会为任何一个没用的人浪费精力,更不会为了一个没用的人浪费这些带人回来的设备与精密仪器。”

夭华暗暗握了握拳。

“对了,许敏呢?这是她的通讯器,她现在在哪?”

夭华没有回答,收了通讯器,通讯器内的声音顿时中断,四周发出来的光芒也随之消失。

夭华随后走向窗边,面无表情推开窗。曾几何时,她曾多么想在这个世界留下来,但终究已经成为过去,如今的她只想回去。一切到现在,是该结束了。片刻后,夭华唤人进来,命人马上去把于承给她叫来。

于承很快就到,进入寝宫内。

开启的殿门在于承身后合上。

于承走近夭华,恭敬地拱手:“宫主,你找我?”

“你马上秘密传信给容觐,让他马上赶回来,本宫要他尽快取代葛钦成为武林盟主,与本宫联手铲除乌云。另外,连夜向外面各地散播消息,就说名剑山庄老庄主与明二小姐在魔宫备受折磨,生不如死。”夭华冷冷吩咐。

于承听到夭华说传信让容觐回来时,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那个家伙。不过,眼下似乎也只有他有能力在短时间内取代武林盟主之位了,算算时间他离开魔宫也有很多年了。至于向外传有关名剑山庄老庄主与明二小姐在魔宫受折磨的消息,看来夭华这次是非要逼出消声灭迹已久的明郁不可了。对于明郁当年消失的原因,他同所有人一样,也很好奇,真的很想知道个究竟,“是,宫主,我这就去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