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二十三章 你应该还没有忘记我吧

小岩早在徐敏打开殿门,小心翼翼探出头往外看的时候就已经看到徐敏了,只是不知道妖女的寝宫内怎么会突然出来这么一个小孩,她看上去跟他差不多大。

“你是谁?怎么会被锁在这里?还有这里是哪?”走近的徐敏,张嘴就小声问道。

小岩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徐敏,并不知道在之前殿门关上后寝宫内的夭华一个人乔装出去过,自然更不知道面前的徐敏是夭华回来时带回来的。

“你难道是哑巴?你不会说话?”徐敏蹲下身来。

小岩还是没有说话,真像徐敏说的“哑巴”一样。

“那你会写字吗?告诉我,这里到底是哪?我一醒来就在刚才出来的那个殿里面了,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怎么会无缘无故在这里的。如果你告诉我,我或许可以想办法救你出去,带你一起走。”徐敏像哄小孩子一般的口吻对小岩诱哄起来,尽管她自己现在表面看上去也只是个孩子。

小岩听到这里,心中已经有些明白,看来面前这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小女孩也是被妖女抓回来的,只是她到底是什么时候被妖女抓回来的?他一直被锁在这里,竟一点也没有看到。

“你听得懂我说什么吗?给点回应啊……”还是不见小岩有任何反应,徐敏不免有些泄气。

或许是因为年纪相当的缘故,又或许是境遇差不多的缘故,看着面前的小女孩整个儿泄气下来,整张小脸都垮了一样,自几日前被锁在这里后就再也没有说话的小岩终于开口,不过声音听上去有些冷绷绷的,也有些生硬,“这里是魔宫,刚才你出来的地方是妖女的寝宫。”

“啊,你原来会说话……你刚才说什么?这里是魔宫?这怎么可能?我怎么突然到魔宫了?”徐敏诧异、错愕,又有些震惊,难以置信,快速回头往自己刚才打开门走出来的地方看去。

小岩抿唇,不再有其他话。

“那你是被魔宫妖女锁在这里的吗?你是谁?她为什么要锁你?还是说那个妖女真的像传言里说的那样残忍无情,杀人如麻,喜怒无常?”徐敏还是有些难以相信这里是魔宫,以及还是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可面前的小男孩并不像在骗她,忍不住好奇地询问起来。

小岩不答,不愿说自己的身份。

当夭华独自一人回来的时候,远远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画面,两个差不多大的孩子面对面蹲在一起,正悄悄地小声说着什么。而尽管距离有些远,但夭华内力深厚,再加上四周相对来说也比较静,还是能听到两个人之间的对话。

夭华慢慢站定脚步下来,接着看下去与听下去,深夜的风微吹起她的一角衣摆。

“你倒是说呀,她为什么这么锁着你?你到底什么身份?”

“又装哑巴是不是?刚才差点还真的以为你是哑巴了……”

“你说你这么个这么小的孩子,还挺沉静、深沉的嘛,怎么都撬不开嘴,看你的样子也受了不少委屈。”

说了半天还是没能撬动小岩的嘴,徐敏不得不认输,伸手摸向小岩的头,在被小岩侧头避开后笑着收回手,就再靠近一步去看锁着小岩脚的铁链,铁链上的这个锁可难不倒她。她在来这个世界之前,一直是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外面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没少接触,一些技能也都手到擒来,像开个锁什么的简直是小意思。后来,一时心血来潮,独自一个人硬是去考了什么警校,毕业前夕被上头的人选中。刚开始,她还以为是要派她去当什么黑社会卧底,还以为很刺激,可没想到竟是派她来这里。来了这里后,只觉得这里似乎还不错,再说她在那个世界并没有什么亲人,也就没有什么牵挂,所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决定要不要回去,也就一直还没有与现代取得联系过。

徐敏动手,三两下便轻而易举地解开了小岩脚上的铁链上面的锁,“走,我带你一起走。”

小岩没有说话,仍旧只是看着徐敏,没想到她小小年纪竟有这样的本领,这么轻易就解开了妖女命人锁上的锁,而她说话的语气怎么听都感觉有点怪,好像把自己当成大人一样。

“走吧,别耽搁了,不然妖女就要回来了。”徐敏一把拉起小岩,就拉着小岩快速往前跑。

小岩没有抵抗,也不像很激动迫不及待想逃离的样子,只是被动地被许敏拉着,好像清楚知道是不可能真的逃得掉的,再怎么逃也还是会被抓回来,毕竟这里可是妖女的地盘。

远处的夭华看着,没有阻拦,重新迈开脚步往寝宫这边走回来,边走边取出袖中的那块从徐敏身上拿过来的通讯器,借着月光垂眸打量。

徐敏眼下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回去,所以并未重视身上的通讯器,到现在为止也还没有发现身上的通讯器不见了。

夭华仔细地打量了一番后,敏锐地发现从许敏身上拿到手的这块通讯器与她的那块在一些细微的地方略有些不同,不过怎么开启难不倒当初身为特工,常年游走于世界各地收集情报的她。

不一会儿时间,通讯器开启,从中心向四周散发出一圈淡黄色的光芒,里面似乎有红色的血丝在流动,紧接着通讯器内立即响起一道夭华有些熟悉又已经很陌生了的男声,毕竟她来这个世界已经那么多年了,这些年来由于她身上那块通讯器毁坏的缘故,从未与现代取得任何联系。有可能是信号有些不好的缘故,从通讯器内传出来的声音有些断断续续,也很沙哑。

“许敏?”

“许敏,你怎么样?”

“许敏,你为何不立即与我们联系?”

“许敏,你说话,你在那边如何?为何不开视频?让我看到你现在的情况……”

夭华全都听在耳内,等着男人讲累了,在始终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的声音下渐渐有些不确定地缓下去后才不紧不慢开口,声音中不带一丝温度与感情,“是我。我想,你应该还没有忘记我……”吧……最后一个字还未说完,夭华忽然敏锐地察觉到有人快速往这边而来。

通讯器内的那道男声明显震惊了一下,有些脱口而出道:“是你?”

音落的刹那,通讯器已被夭华关上,收入衣袖中。而几乎是下一刻,一道银白色的冷光朝夭华直射而来。

夭华动作迅捷地侧身避开,是一只暗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