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二十二章 睡房中挂妖女的画像

又等了片刻后,还是不见薛三有什么命令,也不说话,时间已经明显有些耽搁下去,再不追的话那个妖女派出魔宫的人就要追不上了,等那人到了外面再想找到他就难了,毕竟海岸沿线那么长,丝毫不知道那人到底会在哪靠岸。回来禀告的人一时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再次开口,建议道:“公子,要不属下等先去暗中跟踪着?”

跟踪与直接截杀并没有区别,一旦去了,妖女都会马上知道。薛三还是没有说话,指腹慢条斯理地摩挲杯沿,银质的面具严实地遮掩了他脸上的神色。如果这一切只是妖女引蛇出洞,他断不能自己送上门去。如果真有线索留下,那也分直接线索与间接线索。若是直接线索,妖女此刻已经什么都知道,他再做什么也都已经晚了,无济于事。若是间接线索,只是引着夭华派人一路查下去,那他必然要在半路将其斩断,让她没办法查。不得不说,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有意避她,今夜首次相见,她就那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已经给他出了一个不小的难题。

“公子?”

“乔装成祭司乌云的人后再去。”

“……是。”禀告的人先是一愣,后马上明白过来,点头去办。

“记住,一旦失手,全都服毒自尽,成功也是一样,都不必回来了,任何痕迹都不要留下。”

薛三对着快速转身出去的人的背影不紧不慢再加上一句。一来,万一去的人失手,人被活抓住,他不想被抓住的人被妖女盘问出什么来。二来,要是成功,防止妖女派人不动声色地尾随其后查到这里来。

转身出去的人脚步猛然一顿,整个人一僵,之后慢慢回过头来应了声“是”。

薛三的目光依旧冷漠如冰,没有一丝变化,好像刚才下的不过只是道再平常不过的命令,又好像丝毫没有看到与听出回头之人的僵硬。那个妖女,他们之间接下去还有得斗。

一个时辰左右后——

一名魔宫中的人匆匆忙忙返回魔宫,前往火光明亮的正殿去向夭华禀告,进入殿中后快步近到夭华身旁,有意避下方殿中央坐着的乌云,声音极轻,“宫主,人被杀了,对方的人跟着全部自尽,尸体与船一并烧了,火很大,没留下一点痕迹。”

夭华摆了摆手让人下去,看不出在想什么,现在只等前去乌云那里查看的人有没有查到什么了。

坐在下方的乌云,将人匆忙前来向夭华轻轻禀告这一幕都收入眼底。

小奶娃缩在乌云怀中偷偷看夭华。

不久,前去乌云那边搜查的人搜查完毕,一人像之前那人一样快速进入大殿向夭华禀告,手中拿着一幅画像,“宫主,什么也没有发现,除了这张画像。”

“打开。”夭华垂眸看去。

前来禀告的人点头,马上退开一步,将画像打开。

只见,画像上画的乃是一个人,画工极为精湛,画得栩栩如生,好似真人一样。

夭华有些没有想到,看了看画像,又看向下方殿正中央坐着的乌云,语气怪异,“没想到祭司的住所,竟挂着这样一幅本宫的画像。这画像画得,可不比画师差。”

“宫主严重了。挂宫主的画像不过是孩子喜欢。而宫主又从没有时间陪孩子,总不能让孩子忘了生他之人的样子吧。”相对于夭华的语气怪异,乌云显得十分坦荡。

夭华忍不住嗤笑,“不错,确实不该忘了生他之人的样子。”

“那不知宫主能否马上将此画像归还给本祭司?我担心没了这副画,孩子晚上会睡不好。”

夭华的唇角止不住抽搐了一下,“本宫觉得,睡不好的恐怕不止是孩子吧?”

乌云淡笑,“若是宫主去我那里一夜,相信没有谁会睡不好。”

“祭司的这份‘邀请’,本宫可受不起。”夭华说着,对面前展开画像的人使了个眼色,表面上让他将画像还给乌云。

展开画像的人会意,小心翼翼将画像卷回去后,便走下阶梯,准备送回到乌云手中。在下阶梯之时,一个不小心,整个人就狼狈地跌倒,头重重磕在地上,流出的血好巧不巧恰落在画像上,一副好好地画像顿时被严重压扁与弄脏。

“怎么这么不小心,好好一幅画就这样被你毁了,还不快下去。”夭华佯装喝斥。

“是是,属下该死。”故意跌倒的展开画像之人急忙爬起身,带着画像迅速出去。

夭华转而重新看向乌云,“看来,今夜注定有人睡不好了。”

“无妨。长夜漫漫,倒正可以好好想点东西。”乌云岂会不知刚才那人是故意的,是受了夭华的暗示,但并不点破。

当夭华离开正殿之时,差不多已是又半个时辰之后。长长的、明亮宽敞的廊道上,当日救走东泽之人快步迎上前来,有重要的事禀告。

夭华边继续往前走,边示意身后跟着的那一行人退远些,问道:“何事?”

迎上前来的人姓“于”名“承”,小声回道:“宫主,果然有人上当了。就在两时辰左右前,有人突然传信给我,约我见面。我去见了,是个女的,她说她手中握有我救走东泽的证据,要我从此与她合作,一起对付宫主。”

“她可还有说其他的?可是乌云的人?”夭华问。

于承摇头,“暂时没有。不过,我会的努力的,争取尽快套出消息。另外,宫主,听她说话的语气与口吻,她在魔宫中的眼线似乎很多。”

“必须查清楚那个女人的身份,以及她在魔宫中的眼线,一个都不要放过。还有,弄清她到底是不是乌云的人。”夭华听完,简单吩咐。

于承点头,就要告辞离去。

“等等。”夭华叫住,似乎还有事要说。

于承马上停下准备转身走的脚步,“宫主,还有何吩咐?”

“你说,这世上真会有人长得那么像本宫,还给乌云那厮生了一个这么像的骨肉?”尽管那画像中的人与她一模一样,但夭华从始至终并不认为画中人是她。要是乌云真喜欢她的话,那可真是比天崩地裂还让人难以置信。再说,那个奶娃绝不是她生的,与她绝没有一丁点关系。

于承原本也不信,毕竟编故事也不会编成这样。但是,乌云带回来的那个奶娃确确实实是真的,所有人都亲眼看到了,有时候他甚至也忍不住想,其实夭华真的是男的,去年与前年那偶尔出魔宫,在外面前后加起来不超过一只手的天数里,令外面的女人为她秘密生了个孩子,如今孩子落到乌云手中,被乌云带了回来,想借机让他成为魔宫下一任继承人。除此之外,于承实在想不出其他可能性。但是看夭华的神色与反应,又似乎不是这样。对于那个奶娃,于承已经快蒙了,到底是谁的孩子?

“罢了,你去吧。”片刻等不到于承回答,本就只是随口一问的夭华摆了摆手,让于承离去,也让身后那些人离开,自己独自一个人返回住的寝宫,想来那小丫头许敏这个时候应该已经醒了。故意将她一人丢在寝宫内,寝宫的外面捆锁着年纪和她差不多大的小岩,相信在表面年纪相当的情况下,应该会比较好说话,不知那许敏会说什么?她倒是很有兴趣看看这个许敏有何能耐,想知道那些人为何会选中许敏送过来。至于与现代取得联系,那许敏身上的通讯器已经在她手中,已是随时都可以的事。而小岩,他自然不是她的儿子,也与她没有任何关系,这次特意将他带回来是因为一些其他原因。

夭华寝宫内被夭华随手扔在地上的徐敏,如夭华算的那样,已悠悠转醒。

昏暗的光线,陌生的环境,冰冷的地面,醒来的许敏一时间有些分不清身在何处,脑海中只记得陶钦拎着她去了船尾,然后有人匆匆忙忙过来禀告说很多船被凿破了,还说魔宫中人一直往这边射箭,于是陶钦放下她就快速走了,她后面跟上去想去看看,只见前面场面十分混乱,几乎人挤人,后来什么都不记得了,现在这是哪?四周好安静,绝不是在船上。

徐敏再三揉了揉额头,还是想不起其他后,先从地上爬了起来,在昏暗的光线中环顾了一圈,之后向紧闭的殿门走去,轻手轻脚打开殿门。

殿门面外天色黑暗,四周都没有看到什么人,几乎能听到莎莎风声。

徐敏轻轻地一脚迈出去,在准备迈第二只脚的时候,后知后觉一眼看到前方有块大石,大石旁边有个跟她差不多大的孩子被绑在那里,有些看不清他的具体样子。想了想后,许敏忍不住走过去,等走近了后发现被绑之人面色很苍白,是个男孩。

------题外话------

关于小奶娃的身世,后面慢慢揭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