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二十一章 引蛇出洞

魔宫很大,各个殿之间都隔了一定的距离,并不连在一起。

魔宫的正殿,乃魔宫中最大,也最高的一座殿。殿内,火光明亮,四个角的火台上分别燃着火,殿高超普通宫殿的两倍有余,殿大便是同时容纳上千人也绰绰有余,丝毫不会拥挤。殿上下基本以红色与黑色为主调,正前方的阶梯之上一张大玉座四平八稳,座椅上雕工栩栩如生的鸾凤张扬霸气,坐在上面直给人一种俯瞰整个大殿,近乎君临天下的般威严,不可一世。

玉座的旁边约两步之遥处,是一张小一号的金丝木座椅,沉稳、低调而又奢华。

夭华带着人到来时,乌云带回来的那个小奶娃正在正前方的大玉座上撅着小屁股努力地朝乌云爬行。

乌云则一袭一成不变的白衣,正坐在玉座旁的那张金丝木座椅上。诺大的玉座对娇小白嫩的小奶娃而言,几乎都可以当他的睡床了,可以任由他在上面翻滚爬行,当然前提是他翻滚爬行的了。对于外面传来的脚步声,乌云其实早已经听到,但并没有提前将玉座上面的小奶娃抱回来的意思,就算看到夭华走进来了也还是没有动手抱起小奶娃,似乎有意想让他提早试试这张象征着魔宫宫主的座椅。

夭华看着这一幕,不怒反笑,反手挥了挥手,示意身后的一干人都出去。

随行而来的,跟在夭华身后的一干人自然巴不得,连忙躬身就往外退,走得比谁都快,要知道夭华与乌云的武功都深不可测,而两个人又都是狠绝无情的主,从不会手下留情,再加上眼下乌云竟将孩子放在玉座上,怎么看都有股紧张的感觉,要是两个人到后面真的万一打起来,死的伤的可都是他们,还是早走为妙。

玉座上面努力爬行着的小奶娃,一看到夭华就立马兴奋地朝夭华用力摇手,“咿呀咿呀”个不停。

夭华在下方的殿内正中央站定脚步,这个奶娃到底哪冒出来的?看乌云对他的亲密与宠溺程度,其实已经可以肯定奶娃应该是他自己在外面与人秘密生的无疑。若非亲眼所见,怎么也想不到一向杀人不见血有洁癖的他竟也会有这样一面。可是,她绝没有什么孪生姐妹,这一点万分肯定,难道这世上真有与她长得一样的人这样的巧合?并且生出来的孩子还这么像?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好像在编故事一样。而不知是不是她从没有接触过这么小的孩子,对这么小的孩子并不怎么了解的缘故,按理来说玉座上的小奶娃也有一岁左右了,这个年纪就算还不会走,至少也应该会爬了,可此刻看上去他几乎没有爬动开半步,一直都只是在原地那么折腾,该不是腿有什么问题吧?

当然,这些思忖从始至终并没有丝毫展露在夭华脸上,小奶娃的脚有没问题也与她无关。

夭华对玉座上的小奶娃的态度一如既往的无视,“祭司大人,先不说这个小娃并没有成为魔宫下一任继承人,可就算他是了,眼下这未免也有些太越权了吧?不是什么位置都能坐的。”

“这有何关系,别说下任继承人,就是下任魔宫宫主也迟早是他的。宫主从外面带回来的乱七八糟的人,就这么往众人面前一拉、一说,还真以为就是魔宫继承人了?就凭他,也配?如果宫主不想他死得那么快与那么惨的话,还是尽早收回一些话比较好。”乌云淡笑回道,语气不徐不疾,好似在说着外面的天气一样,却又暗藏杀机,弦外之音显而易见。

“看来,没有人在场,祭司大人不伪装的时候还真有些不客气。”伴随着话,夭华红唇勾了勾,轻笑一声,反手吸起离自己最近的那座火台上的一只火把就迎面击向玉座上的小奶娃,在乌云眼疾手快挡开之际,足尖一点飞身上前。

乌云随即一把带过玉座上的小奶娃,再一掌打向玉座,借力一个后退,身下的整张金丝木座椅便从阶梯上方直线飞落了下来,平平稳稳落于殿内正中央,椅背对着身后敞开的殿门。

期间,乌云始终稳若泰山坐在座椅上,屁股没离开座椅半分。小奶娃已再度趴在乌云的腿上。

飞身上前的夭华一把扶住因乌云那一掌而后退的玉座,再一个回身翩然落座在上面,转眼间夺回了座椅,高高在上俯视落到底下去的金丝木座椅上的乌云,一上一下正面相对,言语中透着警告,“祭司,任何时候都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宫主教训的是。”乌云的语气明显服软,完全不同于刚才,手轻柔抚上腿上受惊了的小奶娃,不想再吓到他。

小奶娃缩进乌云怀中,小手紧拽乌云的衣摆,看向夭华的眼中多了丝害怕。

夭华有些没想到乌云会这般服软,看来这个奶娃似乎已经成为他的软肋,如果真是这样就太好了,无视小奶娃眼中的那丝害怕,对着乌云再道:“既然知道错了,那本宫现在问你,没有本宫的命令,谁下令凿船射箭的?”

“宫主不是让我的人在海上严守第一道防线吗?既然没有严守好,让那些乌合之众靠了岸,自然需要补救,还是说这件事从此交由宫主你自己处理,不再需要我帮忙?”一副你只要说是,他就马上将他的人全部撤走的语气与口吻。

夭华岂能不知乌云打的主意,“听祭司这么说,倒也有几分道理。那好,那些乌合之众就继续留给祭司,希望祭司别再让本宫失望。这种外敌来袭的处境,魔宫上下更该团结一致才是,尤其是祭司与本宫。”

“宫主说的是,是该好好地团结,尤其是宫主与我。”乌云语气不变,但无形中却又似乎有些意有所指。

“还有,本宫怀疑魔宫中出了奸细,在这个档口尤需谨慎小心,所以本宫会马上抽出三百人仔细盘查魔宫各处。为了祭司大人的安全,还请祭司好好配合。”

她这是想借机查他的住所?乌云自然不可能答应。

缩在乌云怀中的小奶娃在这时又拉了拉乌云的衣摆,往乌云怀中缩一分。

乌云低头看去,这张小脸与上方之人真是同一个摸子里刻出来的一样,他现在这样拉他,算是怕上方之人,还是想帮上方之人说话,想要他点头同意?乌云深不见底的黑眸中依稀闪过一丝宠溺,手下的抚摸变得更为轻柔,但对着夭华的回话还是分毫不让,并乘势跃进,“既然宫主如此为我的安全着想,那我又岂能不考虑宫主的安全?不如这样,本祭司也调些人出来,到宫主的寝宫为宫主查看查看,如何?”

“盛情难却,既然祭司如此好意,那本宫就先谢过祭司了。”说着,夭华换人进来,让进来的人马上安排人去查乌云的住所,并对他暗暗使了个眼色。

进来的人明白,快速躬身下去。夭华来之前已经吩咐过他,人也都已经悄悄安排好了,只等夭华的命令就马上安插进查看的人当中,趁机秘密搜查乌云的寝宫,并同时派人出去,连夜坐船离开魔宫。

杀死陆元昊的人到底是乌云的人,还是其他人?这么急着杀死陆元昊又究竟因为什么?那个在他刚到陆元昊就死的人,夭华相信他已经看到她在为陆元昊检查的时候将什么东西给偷偷收了起来,此刻定然已经以为陆元昊在身上留下了什么线索。如果他是乌云的人,必然已通知乌云,那她现在立马动手这样来查,乌云必然会想办法遮掩什么,她就可以顺藤摸瓜查下去。如果那人并不是乌云的人,而是其他人,与乌云无关,那她同时派人坐船离开魔宫,表面上连夜出去调查,很急的样子,无关的人自然不会在意,有关的人则恰恰相反,必然会在半路截杀,她就可以正好将他抓个现成。一招引蛇出洞,她倒要看看最后引出来的到底是乌云,还是什么人。

乌云随后唤人进来,也吩咐人去查,尤其是夭华的寝宫。

片刻后,诺大、明亮的正殿内,便再度只剩下夭华、乌云,及乌云腿上的小奶娃三个人。

夭华并不急着回去,身子慵慵懒懒地往左边的座椅把手上一靠,一只手支头,双脚抬起微曲往座椅上一放,右手落在膝盖上,余光朝乌云腿上的小奶娃看去。人一旦有了软肋,就等于是身上有了一个致命的缺口。她与他相斗了这么多年,谁也没有赢,谁也找不到谁的软肋,现在他自己将这个软肋送上来了。而这么多年,在这个世界她累了,尽管这些年来一直韬光养晦呆在魔宫中。而从明郁当年离开的那一刻起,她便一直想着回去。那么真真实实朝夕相处的两年,转眼成灰烬,好似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人狠狠捅了一刀。真的不在意吗?她只是不喜欢回头去舔舐伤口而已。当然,在离开之前,她会先把他逼出来。

没多久,回到来时那艘大船上,换回衣服的薛三便收到了消息,真有人连夜坐船离开魔宫。

“公子,是否马上截杀?”回来禀告的黑衣人小声询问道。

薛三没有立即说话。

到目前为止,他还把握不准妖女当时收起来的东西到底是真的陆元昊留下的线索,还是她想引蛇出洞。如果是真的,如果让夭华查到陆元昊一直在怀疑他,可她却又从没有收到有关此的任何消息,那陆元昊的怀疑必将会马上变成妖女心中确确实实的肯定,但他现在还不能让妖女知道当年是他派人半路劫走了那株千年人参,使得魔宫老宫主早死。

回来禀告的黑衣人不再说话,耐心等着薛三下令。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