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十九章 脱光了验

难道她单凭这么简单地给尸体把脉,也能看出什么来?薛三停下正欲迈步离开的脚,表面上处变不惊,从容不迫,等着夭华接下来的话。而在场的所有武林人士都没认出她来,他在此之前也从未正面见过她,但他就是断定此刻之人就是魔宫妖女夭华无疑。不管是时间、地点还是她周身散发出来的那股沉稳中似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与掌控在手中之气都很吻合,尽管此刻的她看上去十分低调。再有就是一种直觉,那直觉与他这些年来暗中对她的调查所知不无关系,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快就见面了,也没想到第一次见面会是这样的情形。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纷纷落到夭华的身上,也等着夭华接下来的话。

只听夭华语气不变,看着在场的众人与薛三不徐不疾地接着道:“人既然刚好是在阁下你来的时候死的,那你怎么也得留下来证明个清白吧。不然,这未免也太巧了,难免让人怀疑是不是阁下出了什么暗招,为什么人办事,这也符合了阁下现在急着想离开的事实。”

薛三微微失笑,好一个证明清白。在夭华的目光下,很快用轻描淡写的话以退为进,借力打力地将夭华话中的锋芒推向在场的武林人士,有效反击,“在下本好心前来一看,不想众目睽睽下,如今反被咬是杀人凶手了。公子,待会儿你该不会还说在场所有人都在包庇在下吧?”

在场所有武林人士确实都一直亲眼看着,只是亲眼看着也没有任何人看出薛三暗下毒手,眼下薛三的话推过来,一下子被扣上包庇的罪名,哪里忍得下,就一致对夭华反驳道:“你乱说什么,我们都看着呢,他怎么可能在我们眼皮底下出暗招,我们怎么可能包庇他,倒是你个无名小卒,突然间冒出来,该不会真是什么骗子?就算不是,这里也没有你说话的份,最好马上出去。”

薛大公子也站出来说话,“这位公子,陆兄乃是我的结拜兄弟,对于陆兄的死我也很难过,很遗憾,但绝不存在什么下暗招与包庇,还请你没有证据莫要乱说。”

“要证据是吗,那好,尸体现在就在这里,上上下下仔细验一验不就马上清楚了。”

“你的意思是,当场验尸?”薛大公子错愕、意外。

夭华正是此意。人刚死,马上就验尸是最好的,尽管有些东西往往在人死后一段时间才会显现,但将人带离这里再验,也很有可能遗失很多东西。

“不行!”在场的所有武林人士顿时众口一词地否决,全都不同意。他们各个光明正大,绝没有任何包庇,这要是同意验了,绝对是对他们的怀疑、侮辱与不信任,他们决不答应。

“看来,各位都很心虚嘛,这么不敢让人验。”夭华当即一声嘲笑,语气轻蔑狂妄。

在场的所有武林人士立即怒不可歇,好狂妄、好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竟敢在他们的地盘这么公然挑战他们所有人,太不自量力了,简直找死,“你……”

“各位冷静,先听我说说。”带夭华进入此的那名潜入武林已久的魔宫中人,在这时连忙站出来欲缓和气氛,“这位公子说得其实没错,我们确实要查清楚陆兄的真正死因,查清楚究竟是谁派人几次三番暗杀陆兄。当然,各位也都没错。各位全都光明正大,在江湖中有头有脸,岂容人如此怀疑?不过,既然有人怀疑了,我们行得端做得正,难道还怕她验不成?不如就让她验,一来堵住任何有可能胡传出去的传言,二来也让天下人士看到各位的胸襟气量,不至于让人说我们以众欺寡,损大家的名声,大家觉得如何?”说着,又转身单独向薛大公子劝说,“薛大公子,你也很想查出杀害陆兄的元凶,为他报仇吧,或许我们正好可以从中查出陆兄死于哪种兵器与武功,从而顺藤摸瓜追查下去。”

薛大公子思量了一下,再看了看在场的众人已不再像刚才那么愤怒,勉强点了点头,“也好。我也很想查清到底是谁派人暗杀陆兄,查清这件事究竟是不是魔宫所为。”

夭华随即站起身,就动手解陆元昊身上的衣服。他在这个时候遭灭口,已经让她更加肯定了他一定有什么要向她禀告,并且这件事应该不简单。

“你做什么?”同意了的薛大公子,没想到夭华会直接脱起陆元昊的衣服。

夭华侧眸看去,这么清楚明白的举动还要问,“薛大公子,不脱光了怎么验?不然,你过来验一个试试?”

薛大公子皱了皱眉,刚才同意的时候倒是没有想到要脱光陆元昊身上的衣服。他现在人都已经死了,尸体再在众人面前被这样检验,总觉得有些对死者不尊重,也有些不妥,可他刚才也确实答应了,不能反悔。沉默了下后,薛大公子让夭华稍微等等,先礼貌地请在场的大部分武林人士都出去,只留下几名比较有身份与地位的人,然后关上房门。

渐渐忍下伤心难过的徐敏,听夭华刚才那几句话也觉得有道理,一定要查清杀死陆元昊的真凶。

只是,面前之人不过一副很普通的样子,刚才竟可以以一人之力对在场所有武林人士而面不改色,那种沉稳之气,是不是有些深藏不露,不同寻常?这般想,徐敏便忍不住多打量起面前的夭华,可怎么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觉得“他”周身无形中好似有一股稳若泰山之气。

薛大公子上前一把捂住徐敏的双眼,也将徐敏推出房间,差点将她给忘了。一来她不过只是个小丫头,二来她虽然年纪还小,可毕竟也还是个女孩子,实在不宜呆在这里与看这样的场面。

至于作为被“怀疑”对象的薛三,自然是需要留下的,满脸的胡须密密实实遮住了他脸上的神情。

被推出去后的徐敏,整个人趴在房门上,透过门缝往里偷看。

房间内,烛光很亮。

夭华没有马上接着动作,回头看向薛三,“这位兄台,既然你也会医术,那还请你过来帮下忙。”

“阁下不是怀疑是我下暗招吗,现在要我帮忙,就不怕我再使暗招,毁灭什么证据?”薛三不动,才没兴趣去检验一具尸体,并且还是检验出来对付他的。倒是面前的妖女,这衣服下面究竟是男是女,还是真的不男不女,竟真这么无所顾忌地当众脱陆元昊这么一个大男人身上的衣服。

“你也看到了,眼下虽只有这么几个人,可也还是众目睽睽之下,在下量阁下也不会这么愚蠢,再三下手。”夭华轻微勾唇,倒希望对面之人在她面前再动手,这样她就可以抓个现成,这也是她故意邀请他一起的原因。

“不,为了证自己清白,我还是远离比较好。”薛三依旧不动。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几道脚步声,刚坐上新一届武林盟主的葛二爷带着一行人大大咧咧地亲自过来看陆元昊,还不知道陆元昊已经死了,直接推门进来。

------题外话------

这位武林盟主葛二爷,上一章有写,时年二十六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