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十八章 初见,初交锋

片刻的出神后,夭华收了手中的两张字条,转身走向桌边,拿起笔在空白的纸上当即写下几行字,用窗边传消息回来的飞鹰连夜将命令传给薛家庄内的陆元昊,命陆元昊此次武林大会结束,随武林人士前来攻打魔宫的时候,务必将那个小丫头带回魔宫来,不得有误。

次日黎明,薛家庄后院那片茂密的竹林中。

哑奴快速将刚劫到的飞鹰送到薛三公子面前,取出飞鹰脚上所绑的竹筒内的字条。

坐在竹屋外面的石桌旁,正散漫地撒着盘中的谷壳,喂一群白鸽的薛三腾出手来接过,将字条上面的内容都收入眼底,略微意外了一下,没想到那妖女竟会突然对薛府中的一个小丫头感兴趣起来,还特意传令过来命陆元昊将人带回去。

站在一旁的哑奴也看到了字条上的内容,担忧地连忙比划起来,大致意思上说一旦陆元昊回去见到魔宫妖女,他们每次截下陆元昊的密函修改后再发出去一事就暴露了,并且魔宫妖女一定会怀疑是他做的。

薛三轻笑了一声,“那就别让他回去。”

哑奴先是一怔,后快速明白过来面前之人轻描淡写的几个字是要杀了陆元昊,点了点头立即下去传令。

薛三接着毁了手中的字条,唤来一名黑衣人,命黑衣人前去查薛府内的小丫头许敏,他倒要看看那小丫头有何特别,值得妖女如此在意。

薛府中的陆元昊丝毫没有收到已经被人截走的夭华传来的命令。另外,此次武林大会在薛家庄内举行,除了个别人物外各路武林人士基本上全都到齐了,其中不乏夭华多年来秘密安插入武林的人。这些人中,他们有的彼此认识,见面后故意装作不识,有的确实不认识,夭华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会告诉他们,让他们在私底下联络与见面。对于此次发现小丫头许敏身上的那块玉一样的东西,是另外的人意外发现,传回去禀告夭华的,陆元昊到目前为止还浑然不知,薛三也因为此并不知有人传这样的消息回去给夭华,从而不知夭华要陆元昊将小丫头许敏带回去的原因是因为与她身上那块玉一样的东西有关。

再两日后,武林大会圆满结束,夺得武林盟主之位的是富甲一方的葛家那位一向被人称之为“纨绔子弟”的葛二爷。

这位葛二爷,与葛府的葛大爷几乎相差了快三十岁,比葛大爷的大儿子还要小两、三岁,时年二十有六,乃葛府当年的葛老爷与葛老夫人老来得子。葛老爷葛老夫人去世后,继承了葛府家业的葛大爷对这位比他大儿子还小的弟弟又是当弟弟疼,又是当儿子一般疼,于是便从小养成了他纨绔、不学无术的个性,挥金如土。

对于这位葛二爷在武林大会的最后一天后来者居上,脱颖而出,打败各路人士,所有武林人士又意外,又难以置信,又不得不心服口服。

争夺武林盟主的一干潜藏在武林人士中的魔宫中人,一时也败下阵来,没达到夭华命他们夺得武林盟主的命令,尽管暗中各种手段没有少做,急忙将突发的情况秘密传回去,禀告给夭华。

魔宫中的夭华收到消息后,没说什么。

再两日后,所有武林人士齐上魔宫,上百艘大船近万余人,场面十分浩大。

当然,这近万人中也不乏一些乌合之众,有些纯粹只是想混上去看看热闹。

薛府中的小丫头许敏,在这几天中一直软磨硬泡地缠着薛大公子,一定要薛大公子带她也一起去。

在最后还是被拒绝了后,许敏自己一个人悄悄跟上,偷偷摸摸上了其中一艘船,定要去见识见识这场面不可,她才不要老呆在薛府中。

薛三也去了,单独的一艘船跟在最后面,船的外表样子与大小都与其他船没什么不同,唯一不同的是船上不像其他船那么挤,只有一个薛三公子及一行清一色劲装的黑衣人。哑奴没有跟来,在竹林留守。

“等到晚上,船只靠近其他船后,你们几人从水底潜过去杀了陆元昊,取他的首级回来。”安静中,薛三对其中的几名黑衣人吩咐。

这几名黑衣人的水性都极好,各个训练有素,悄悄潜上其他船杀一个人根本不是问题,“是,公子。”

薛三淡淡勾了勾唇,脸上的银质面具常年遮掩了他的面容。

对于当年掳走他母亲的人,他也曾问过他母亲,但他母亲始终什么也不肯说,并且每次他问过离开后,他母亲都会一个人独自落泪很久。

这么多年了,他在暗中虽查出了那个人与魔宫确实有关系,但却始终未查出那个人的具体下落与真实身份。而七年前,他母亲突然病重,他为保住他母亲,派出一批黑衣人半途劫走了那株妖女原本要用来救魔宫老宫主的千年人参,令魔宫中等不到千年人参的老宫主提早去世。

在那段时间,他曾查到过那人似乎特意回魔宫送过老宫主一程,之后又了无音讯。

如果说那个人与魔宫老宫主不相识,那他不可能特意回去送魔宫老宫主。可如果说他与魔宫老宫主相识,他在送了一程后立马离开,丝毫没有留下来助妖女铲除乌云,更没有为魔宫老宫主报仇。此次魔宫有难,最终夺得武林盟主之位的人并非妖女派入武林中的人,无形中已经有些打破了妖女原本的计划。接下来,不知那人最后会不会现身?薛三面具下的薄唇不觉再勾了勾,阴晴难辨。

上百艘大船经过三天三夜的航行后,越来越逼近魔宫。

夭华先前已经下令,命乌云的人在海上严守第一道防线,但乌云岂会不知夭华想用这样的方式让他打头阵,令他与到来的武林中人先两败俱伤,所以一早就已经传下密令,命自己的人不必死守,装装样子后便可撤回到岛上。

第四日傍晚,上百艘大船近万余人全部靠岸,登入魔宫所在的大岛,气势逼人。

所有魔宫中人赶来抵御,一番厮杀后暂时将所有靠岸的武林人士抵在岸边,不让所有武林人士再逼近岛上一步。

薛三还坐在自己的船上,船上没有点火烛,在昏暗下来的光线下丝毫看不出船上是不是还坐着人。在这一期间,他已第三次派出人杀陆元昊灭口,前两次都没成功,陆元昊虽受了的重伤,情况堪忧,但还没有最后断气。

陆元昊所在的大船上,奄奄一息的陆元昊被安置在其中一间房间的床榻上,周围全是留下来护他的武林人士。

对于这几日来到底是谁在背后一再派人暗杀他,陆元昊心中其实已经有素,虚弱地叫来一名他所认识的潜入武林中的魔宫中人,将一封密信悄悄交给他,让他尽快交到夭华手中。

接过密信的人,不动声色点了点头,离开房间,从另外一条小路一个人悄悄返回魔宫。

半路上,几名悄然尾随其后的黑衣人倏然现身,杀了人夺了密信后迅速离去,不留一丝痕迹,将密信交到薛三手中。

昏暗的大船上,接过密信看完的薛三,一边毁了密信,一边淡淡开口,“尸体呢?”

“丢在原地。”几名黑衣人低着头回道。

薛三的面色微微一沉。这时,再度派去杀陆元昊灭口的人回来,还是没有成功,跪下拱手道:“公子,那船上的人现在太多了,大公子也在,全都保护那陆元昊,属下等……”后面的话,黑衣人没说下去,头垂得更低。

薛三不怒反笑,语气没有起伏,“那你们还回来做什么?”

“公子……”

“全都扔海里喂鱼。”薛三起身,头也不回地走出船舱。

跪在地上的几人在薛三走过之际砰的一声倒了下去,瞬间被毙命,没有人看到薛三究竟是怎么出手的。

此时身在魔宫寝宫中的夭华,已看到魔宫中人带回去的尸体,“宫主,这是在小道上发现的尸体,没想到这个人竟绕过众人,从小道上魔宫。”

夭华微皱眉,下面这具尸体她当然认识,是她几年前派人武林的人,他这个时候一个人从小道上魔宫来,必然是有很重要的事想亲自向她禀告,只是到底是什么人杀了他?是乌云的人还是其他人?“马上翻翻看他身上可有什么东西?”

魔宫中人领命,快速在尸体上翻看起来,但什么也没有找到。

据她所知,武林中人这一路前来还算顺利,并没出什么事,只有那陆元昊几次三番遭到暗杀,危在旦夕。对于陆元昊,她曾给过他另外的命令,那就是查当年那株千年人参有关的事,此刻下面之人急着回来禀告的事会不会与陆元昊有关?片刻的沉默思量后,夭华命所有人出去。

待人都出去后,夭华换了身衣着打扮,准备亲自去看看陆元昊,顺便亲自看看目前的局面。

海岸边那艘灯火通明的大船上,当夭华到的时候,陆元昊刚刚断气,一名*岁的小丫头一直在床边不停地摇着陆元昊的尸体,让陆元昊醒来,想来应该就是传回来的密函中所说的那个小丫头许敏了,房间内外全都站满了武林中人,那薛大公子也在,气氛凝沉。

夭华将这一切都收入眼底,目光最终定在陆元昊的尸体与小丫头许敏身上。所有被送到这个世界来的人,只有一个能真正回去,也就是说她与她之间只有一个能回去。而她只要拿到她手中的那个通讯器,便能与现代再取得联系。

“这位公子懂医术,我刚刚找来的,让她上前看看。”带夭华进入船中的,夭华派入武林的人立即面不改色地朝在场所有人介绍起夭华,然后对夭华轻轻点了点头。

夭华走过去,在床边坐下,手覆上陆元昊的手腕,确实已经没有一点脉搏,人已经死了。

在场的所有武林人士,全都没有认出夭华来。

许敏对陆元昊,怎么说也在薛府中相处了一段时间,现在陆元昊就这么死了,死在自己面前,当然有些伤心,见坐下的夭华还为断气的陆元昊把脉,气得一把推开夭华的手,怒道:“你该不会也是骗子吧?说什么会医术,就像他,他一来陆公子就死了,根本束手无策,你现在竟然还装模作样的给尸体把脉……”

夭华顺着许敏的手所指的人看去,是一个满脸黑色短胡须的男人,胡须几乎快占据他整张脸了。

被许敏所指的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乔装打扮贴上胡须后比夭华先一步到来的薛三。在听到黑衣人说尸体丢在原地后他就已经料到夭华有可能会亲自来一趟。而这船上都是武林中人,已没办法再下手,故他亲自前来,众目睽睽下借着为陆元昊把脉的时机,不动声色地直接震碎了陆元昊的心脉,取了陆元昊的性命。

见夭华看过来,薛三目光不闪不避地迎上去,对夭华拱了拱手,也对在场的所有武林人士拱了拱手,“在下医术浅薄,还是来晚了一步,一来陆公子就死了,无能无力,实在抱歉,先行告退。”

“等等。”两个字,不徐不疾地从夭华口中吐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