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十七章 当众行刑

“那我还是想说,请宫主务必小心祭司与身边的人,祭司的手伸得恐怕已经比宫主你想得还来得长。”夭华不信他,他说什么都没有用,但东泽还是忍不住最后提醒夭华一句。这一句中,没有任何实质的证据,可没有乌云在背后捣鬼,他不相信楚襄能做到这一步,原本他还想昨夜在地牢中等到楚襄,希望能问出一二,但如今剩下的就只能靠夭华自己去查了。

“那本宫是不是要多谢你的提醒?朱长老,你来判判谋害本宫需判何罪?”

底下站着的一行长老中,被点到名的朱长老连忙出列,向上方的夭华拱手道:“回宫主,谋害宫主者,按照魔宫宫规应判凌迟处死。”

“既然这样,还等什么。”夭华挑了挑眉,眉宇间没有一丝温度与感情,“来人,马上将东泽当众凌迟,以儆效尤,本宫就是要让所有人亲眼看着,谋害本宫者,这便是下场,任何人别妄想本宫手下留情。”

底下一干长老与所有魔宫中人忍不住微微一颤,没人敢出声。

混在魔宫中人中间的楚襄,红唇缓缓勾了起来。

只听夭华再吐出二字,“行刑。”

几名魔宫中人迅速上前,二话不说动手,手中锋利的小刀就往被押着的东泽身上割去,准备一刀一刀生生割下东泽身上的肉,直到东泽疼痛至死,或血流尽断气。在魔宫中,其实这还并不是最残忍狠毒的酷刑,比这狠上十倍百倍的都还多的是,有的是让人生不如死的手段。

东泽面不改色,始终没有反抗挣扎,也始终只是看着上方的夭华。

锋利的小刀立即毫不留情地割入东泽的手臂,赤红的血当即争先恐后地涌出来,一滴滴不断滴落在地面上。

东泽咬牙、握拳,硬生生忍住没有痛呼一声。就在这时,一名蒙面黑衣人倏然出现,一下子飞身入场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从魔宫中人手中救了东泽就走。东泽身上的玉佩在被救走的刹那从衣袖中滑落,落于地上那滩血迹中,碎成两半。

夭华盛怒,“给本宫追。”

底下密密麻麻的魔宫中人领命,急忙紧追而去。

混在其中的楚襄也跟着追出去,疑惑刚才救走了东泽的黑衣人究竟是什么人?

座位上的乌云在夭华下令行刑的那一刻用手轻轻捂住了腿上小奶娃的双眼,对于面前这场众目睽睽下的救人事件淡淡笑了笑,笑意不明。

“祭司大人是觉得人被救走了很好笑?还是很高兴?”夭华侧头看去。

“宫主误会了,我只是突然觉得宫主你身上这身衣服很好看,宫主冷漠无情下来的样子更好看。”说得如真的一样,乌云面不改色。

夭华自然是不信,回以一笑,“放心,等到哪天祭司大人沦为阶下囚,任本宫宰割的时候,本宫绝对会更冷漠无情,相信到时候应该会比现在更好看,场面也会比现在更精彩,祭司大人定能等到那个时候。”

“那本祭司可就等着了,希望宫主千万别让我失望。”底下追的追,乱的乱,混乱成一片,上方的两人已经暗藏刀光的针锋相对起来,但光从表面看还是甚为淡定,好像在心平气和地讨论着什么。

远处一直看着这一切的狄墨,就要趁这个时候上前杀夭华。

小节死死拉住狄墨,不让狄墨前去,再三劝道:“现在前方广场虽然混乱,可还都是宫主的人,你出去只会白白送死,以后再慢慢想办法,一定会有好机会的,别你冲动。”

狄方也用力拉住狄墨,不让狄墨在这时出去,太危险了,“公子,小节说得对。”

另一边,救走了东泽的黑衣人,带着东泽以最快的速度直奔海岸边,那里已经有艘船停靠着,“泽兄,快走吧。”

东泽原本并不知救他的是什么人,一听声音后马上认出来,意外而又错愕,“是你?”

黑衣人点头,取下脸上的蒙巾,正对东泽。

东泽看着,“你这是做什么?你可知你这么做等于是背叛宫主……”

“我和泽兄一样,隐藏魔宫多年,只为了有朝一日杀那妖女,不过泽兄的速度比我快了一步。今日救你,你快走吧,不然魔宫中人可就要追上来了。”黑衣人说完,将东泽快速推上船,命船上的那人立马划船,离开这里。

东泽不走,迅速从船上下来,其一他并没有想杀夭华,其二怎么也没有想到面前之人竟有这样的心,他必须要阻止与告诉夭华才行,绝不能让夭华有事。

“泽兄,我知道没杀了妖女就这么离开,你不甘心,可你的目的已经暴露,留下来真的很危险,必须要走。放心,杀妖女就留给我了。”黑衣人眼疾手快地就点了东泽的穴道,再次将东泽送上船,直接命船上的人开船。

船只很快驶离,朝前方茫茫无际的海中央驶去。

追出来后趁机与魔宫中人分开,独自一人紧追到这里的楚襄,藏在暗处将这一幕尽收眼底,没想到夭华身边的亲信中竟还有这样一号想置夭华于死地的人物,以前还真没有看出来,看来以后可以想办法与他合作,相信能事半功倍。至于东泽,别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她楚襄要杀的人,就一定要死。

黑衣人看着船只驶远后,戴回取下来的蒙巾,迅速离开原地,返回魔宫。

魔宫众人追不到救走东泽的黑衣人,找了一圈后,心惊胆战地回去复命。

夭华越发盛怒,当众下令“封锁整个魔宫,就算挖地三尺也定要将人找出来”,之后拂袖而去。

小岩在夭华身后被押着回夭华住的宫殿,一回殿就被按跪在夭华脚下。

小岩奋力挣扎想起身,死活不愿跪夭华。

夭华已经坐下,居高临下轻哼了一声,“别以为本宫刚才在众人面前宣布说你是魔宫下一任继承人你就真的是了,别以为在乌云那边呆了几天,本宫就拿你没办法了,本宫要对付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容易。不过,本宫还是那句话,只要你认错,本宫可以饶过你。”

“你想得美。”尽管遭到诸多折磨,如今又落回到夭华手中,但小岩倔强依旧,依然咬牙不肯认错。

夭华不怒反笑,“小小年纪,你的嘴硬与倔强开始让本宫有些越来越喜欢了,也让本宫越来越想狠狠摧毁。那好,本宫继续成全你,将他锁到外面的院中去,没有本宫的命令谁也不准给他吃的喝的,本宫倒要看看他还能嘴硬到何时。”

“是。”两名魔宫中人立即将小岩押了出去,锁到殿外的院中。

是夜——

白天当众救走了东泽的那名黑衣人换了身衣服,一个人悄然来到夭华的寝宫,进入宫殿内,对斜靠在软榻上面慢条斯理品茶的夭华拱手,“宫主。”

“送他走时,他可有说什么?”夭华直接问道。

黑衣人摇了摇头,在魔宫之中算夭华的亲信之一,“我按照宫主你的吩咐,将那些话都对他说了,他并不想走,最后被我强行送走。送走他时,我察觉到暗中似乎有人在看着,相信对方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不久会想办法联系我。”今天一早,在夭华下令所有人到广场集合后,他收到夭华的传令,秘密前来见夭华,夭华命他当众救走东泽,让东泽知道他的身份,也让暗中人看清他的样子,以为他真的想对付夭华。这样一来,暗中想对付夭华的人自然会想办法联系他,毕竟他的身份在魔宫中算夭华的亲信之一,到时候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将暗中想对付夭华的人给钓上来,只是有一点他真的很想知道,“宫主,你真的怀疑东泽吗?”

“你问的似乎有点多了。”夭华的语气没有变化,但殿内的气氛一下子冷下来不少。

黑衣人拱手,“宫主恕罪,我多嘴了。”

“下去吧。”夭华不再看到来之人,在到来之人离开后侧头看向软枕边那块碎成两半的玉佩,玉佩上沾上的血渍都已经被擦拭干净,那颗微小的卵虫子也已经没有,信与不信到如今还重要吗?

深夜,两只飞鹰一前一后落于夭华寝宫的窗边。

夭华起身走过去,分别取出飞鹰脚上捆绑着的小竹筒内的字条。两张字条上,其中第一张写着武林大会一切顺利,再有两天就会结束。第二张则写着,在薛府的一个小丫头身上,意外发现了宫主您一直秘密找寻的那块玉一样的东西,请示宫主是否要将那块东西拿到手,送回魔宫?

夭华的面色几不可查地微微一变,紧看着第二张字条。当年,她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手中的通讯器坏了,也就是那块玉一样的东西,以至于她始终没办法与现代取得联系,尽管这几年来她一直没有放弃。而她也知道,将人接回去要比将人送来这里难多了,这个世界过去了这么多年,那个世界不过才过去一点点时间,在技术的限制与他们最终想要达到的目的下,所有被送到异界的人他们最后只会接一个回去。也就是说,事实上,所有人只有一个人能真正回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