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十六章 他也是本宫的骨肉

“本宫与那名剑山庄少庄主间的事,就不劳祭司费心了。至于魔宫继承人,本宫还年轻,现在论这事实在为时尚早,还是说祭司一直盼着本宫死,所以这么急想为本宫确定好继承人?”关于明郁,夭华必然是要找到不可的,他这次能自己现身出来自然最好,关于当年的事她必须要弄清楚。

当年,她被他救回名剑山庄,在名剑山庄养了整整两年的伤,他对她到底怎么样她心中清楚。

那场大婚,同时遭到了他父母与她父亲的反对,可最终还是举行了。

成亲那日,他在喜堂上当众说她乃他心之所在,拜完堂后他们一起回了新房,之后他前往喜堂敬酒,招呼那些前来参加大婚的各路武林人士。敬完酒后,他重新回到新房,他们坐在一起还说了好一会儿话,在那时都还是好好的,没有任何异样,可再后来他却突然离开了,从此消声灭迹,连一个解释都不曾给她,并且他才刚一消失,各种各样的流言便一下子传开,这未免也太快了一点。

转眼这么多年了,这个疑问始终缠绕着她。

这次抓武林人士来魔宫,除了全力对付乌云外,她确实也有想把他逼出来的意思。

乌云笑意不减,对于夭华笑里含刀的话四两拨千斤,“宫主严重了,我与宫主多年来虽然多有不合与矛盾,可怎么会盼着宫主出事。只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早点将魔宫的继承人确定下来比较好。再说,宫主你当日在斯城也当众承认了这孩子是你生的,你为本祭司生的,我们私底下早已经在一起了,并且感情很好,还一起联手,相信宫主记性不差,应该还没有忘吧?”

底下一干长老与所有魔宫中人顿时目瞪口呆,傻眼了,这可比天下红雨还让人难以置信。

夭华自己说的话怎么可能会忘,只是当时是什么情况,现在又是什么情况,想用她的话来反咬她一口,想得是挺美,难道她会没有提早想到这一点?“本宫是说了,可祭司不会当真了吧?本宫一直呆在魔宫,肚子可从没有大过,所有魔宫中人都有目共睹,还是说祭司其实已经肖想本宫很久了,这么想本宫为你生一个?”

“那好,此事可以当是宫主一时玩笑,可孩子如此像宫主你,不是宫主你在外与女人私生的,谁信?”

说实话,底下的一干长老与所有魔宫中人其实也都无法肯定夭华的真实性别。夭华在七年前回来前,其实很少回魔宫,更少在魔宫中露面,直到七年前归来,力挽狂澜抵住祭司乌云几乎快掌控整个魔宫的势力,继承魔宫宫主之位,所有人才确确实实的见到夭华本人,及认清夭华的样子。而外面的传言那么多,每一条都传得那么厉害,他们当时也都以为她会不会真的是男子,会不会真的自宫练了那什么魔功。

近两年来,又传出很多消息,其中不乏夭华在外面有了私生子后自宫等等传言,他们也都一头雾水,不知道真假。此刻亲眼看着酷似夭华的奶娃真真实实在面前,铁证如山,基本上算是相信了乌云腿上的这个奶娃娃就是夭华在外面找女人生的,不然不可能这么像,只是不知道她是不是真像那条传言里说的那样有了私生子之后自宫了,还有也不知道为夭华生下这个孩子的那个女人是谁,现在在哪里?

夭华将底下众人的面色尽收眼底,知道他们各自心底已经基本上信了,其实要不是事关到她自己,让她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她也绝对确信不疑。夭华再笑,既然解释不清,并且解释了也不会有什么用,那便索性不解释了,也懒得浪费唇舌,“就算真是本宫在外面与女人私生的,可总要有个先来后到,怎么轮也轮不到他吧?”

“哦?愿闻其详。”乌云挑了挑眉。

夭华命人去把小岩带上来,早在她前来这里的路上,已经命人去把一直待在乌云那里的小岩给带回来。

底下的一干长老与所有魔宫中人愈发好奇,各个洗耳恭听也想知道这“先来后到”何意,难不成在乌云腿上的这个奶娃娃之前还有其他孩子?

小岩很快被带了上来,相比较当日在船上,面色已经好了很多,但还是很苍白。

“他,也是本宫的骨肉,本宫当年在外生的,怎么看都比祭司腿上的奶娃娃要大多了,如今带回来,既然你们各个都这么想要本宫尽快立魔宫继承人,那本宫现在就如你们的意。从今往后,他便是魔宫下一任继承人,所有人都给本宫看清楚了。好了,此事到此为止,现在来处理东泽一事。”谎话信口编来,再加上强硬的口吻,霸气的语气,一锤定音,不容人再多言,夭华直接转开话题,接着命人将东泽押到最前面来。

被点了穴,动惮不得,无法说话的小岩狠狠咬牙,眼中迸射出杀气,谁是她儿子,该死的妖女,折磨他还不够,竟然还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这一笔笔账他一定会算的,她给他等着,定有将她彻底扒皮抽筋的一天。

夭华摆了摆手,示意人将小岩暂押到一旁去。

昨夜夜入地牢去看东泽的楚襄,此刻正混在密密麻麻黑压压一片的魔宫中人中间,并不关心什么继承人不继承人,也不关心乌云腿上的小奶娃与小岩到底是不是妖女的儿子,只想亲眼看着东泽今日怎么死,他最大的错就是爱上了其他人,尤其这个人还是妖女。

东泽立即被押到了最前方。

东泽不断咳嗽,面色苍白,在地牢中一夜未眠。

夭华居高临下看去,“本宫最后问你一遍,事到如今,你可还有什么要说的?”

“如果我说,请宫主务必小心祭司与身边的人,请宫主相信我,宫主可愿意相?咳咳……”东泽抬头,对上上方高高在上的夭华。

夭华勾唇,阳光下红衣如火,面容信与不信难辨,“你说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