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十五章 宣布两件事

东泽有些没听懂,手中的玉佩还递着,浑然不知头顶上方的那只毒蜘蛛已经沿着他手中的玉佩微微爬动,此时此刻已再次正对着夭华,口中吐出毒液。

千钧一发之际,夭华眼疾手快地一个侧身,从软榻的另一边下去。

滴落下来的细微毒液下一瞬落在东泽手中的玉佩边缘,约半数擦着边缘落到夭华刚才斜靠的位置上。

毒是剧毒,并不会立即毙命,但没有解药将必死无疑。东泽看到,面色蓦然一变,这才发现玉佩花纹上面那颗细小的卵虫子,原来那个人她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栽赃给他,借他的手杀夭华,他真的是大意了,难怪夭华刚才会说那样的话,原来她已经发现了。只是,这玉佩他一直随身携带,从未送给任何人,能碰倒它的人少之又少,他顶多在更换衣服的时候拿出来放到一旁过,那个时候只有一直伺候在他身边的人送衣服进来给他时才有可能碰倒,难道他身边的人中也有她的人?想到这里,东泽不免心惊。

夭华背对东泽走向窗边,推开窗往外看去,没有回头,“现在还有何好说的?”

“……我……无话可说。”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接应那个人的人,她到底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做到的?又或者这一切又是乌云在背后搞鬼与暗中支持?现在告诉夭华了,能查到的就只有此刻身边这些人,就算宁杀一百不漏一个的将身边人都杀光,也不能完全保证除身边以外的人中还有没有他们安排的人,这件事必须要釜底抽薪彻查不可,漏掉任何一个都将留有后患。东泽握紧了手中的玉佩,暂不做任何辩解。

“那可有要交代的?”夭华再问,仍没有回头,窗外的夜风灌入进来,微吹起她的长发衣袖。

“没有。”东泽看着夭华冷漠的背影,握着玉佩的手更紧。

“来人,马上将他关入地牢,明天一早本宫要杀一儆百。”

守在门外的人听到叫唤,立即进来,不敢多问,也不敢多环视一眼殿内,押着东泽快速出去。

东泽没有反抗。

阴森幽暗的地牢中,被押来的东泽很快被关了进去,关入最里面的那件单独牢房,远离那些被抓来的武林人士。

等一干押解的人离去,整个地牢恢复平静。东泽等着,他料定那个人定会来地牢看他,也料定在他离开房间后她定然已经马上离开了那里。

时间流逝,面外天色渐渐泛白,里面仍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变化,如一滩死水。

黎明时分,昨夜被带出地牢的那个女扮男装的人缓步到来。此时的她,还是男装,浑身上下一副普通魔宫中人的穿着与打扮,在牢门外面站定脚步往里看。

“你终于来了。”东泽转身回头,地牢内的潮闷空气让他有些不适。

“你在等我?还是想用这样的方式引我现身,好让妖女派来在暗中监视的人抓到我?”外面到来的人笑。

“你既然知道暗中有宫主的人在监视着,那你还敢来?你看上去相当有恃无恐。”尽管没有看到,但东泽也知道暗中定有夭华派来的人监视着,看看他暗中或是背后还没有其他人。

“确实。我知道暗中有妖女派来的人监视着,一直都有,也知道他们不会在这里直接动手,想暗中跟着我查到更多,想知道我都与哪些人碰头,或者想知道我现在见了你后,都为你去向哪些人传递消息。不过,我不妨告诉你,”微微一顿,外面到来的人再靠近牢门一分,声音明显轻下去,用只有东泽一个人听得到的声音,“等我一走出这里,魔宫这么大,妖女就是翻遍整个魔宫也别想再找到我。但你可要小心了,先是亲自送我出魔宫,对妖女说谎,再是独自将我从牢房中带出去,后又亲自前去‘暗算’妖女,现在又有人来看你,一项项下来可真百口莫辩了,你说妖女明天会怎么处置你?”

“这么说来,你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诬陷我,你的真正目的在我?”东泽倒宁愿希望是这样。

“这也算目的之一。如果你不是喜欢上了妖女,不是想查清所有人,不留一丝隐患,以确保妖女安好,你不会到了她面前又临时改口,不直接和盘吐出了。如果你不是喜欢上了妖女,你不会将身上这块这么重要的玉佩送给妖女,诬陷你这一计也就不会成功。你以为你现在在这里等到我了,就能从我口中知道一二?为了这一二,你宁愿忍下来不解释,你可真愿意为那妖女牺牲。”

东泽没有说话,他在这里等她到来,确实想从她口中问出一二,查到一些蛛丝马迹。

“当年,你铁石心肠拒绝我妹妹,她仍为你而死,临死前还求我千万不要杀你,不要对付你,我是答应了,但我也说过你这一生最好给我时时刻刻记得我妹妹,不要爱上任何人,否者我定会让你喜欢的人亲手杀了你,我楚襄说到做到。”

东泽当然记得,也正因为她妹妹的缘故,所以几天前知道她潜入魔宫想杀夭华的时候,他才会亲自送她走,一来确保她真的出了魔宫,二来也是保她一命,只是没想到她在魔宫中的人比他想象中来得多,“这一切,与乌云是不是有关?”

“呵呵都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想查,还想着妖女?可惜,这一次她将必死无疑。而你,也是一样,如今样样铁证都已经摆在这里,等明天她处决你的时候,你就是解释也已经无济于事了。”话落,楚襄勾唇,离去。

“你别走,你给我回来,把话给我说清楚……咳咳……”

楚襄没有回头。

夭华派来的藏在暗处的人,不动声色地跟上去。

到了牢房外,几个转弯后,楚襄倏然消失不见。

藏在暗处跟踪的人立即分散开来寻找,在找了一圈还是找不到后,只能回去向夭华禀告。

寝宫内,夭华还站在窗边,外面的天在她眼前一点点变亮,她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这里看了多少个日出了,几百个,上千个,一转眼都已经好多年了。

安静中,夭华近段时间来第二次拿出身上那块像玉一样的东西,垂眸看去。上一世,作为国家局情报科中的其中一员,成年游走于世界各地收集情报,几乎从未在一个地方呆上太久,从未像现在这样。

外面忽然传来声音,尽管很小,但内力深厚的夭华还是第一时间察觉到了,收了手中那块正看着的像玉一样的东西。

外面,派去监视的人回来禀告,敲门进入殿内,“宫主,确实有人进地牢去看泽公子,是一名看守地牢的人放进去的,属下等并没有听到他们之间具体说了什么。那人出了地牢后,一下子不见了,属下等回头去找那名看守地牢的人,发现看守地牢的人已死。”

“人在魔宫中跟丢,你们还好意思前来向本宫禀告?”夭华的语气不轻不重。

回来禀告的几人顿时砰的一声跪了下去,后背紧绷,手心冒汗。

“滚下去,每人重责一百,本宫不想看到第二次。”

“多谢宫主饶命之恩。”跪下的几人暗暗松气,刚才一刹那直觉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迅速退出去。

“来人,更衣,召集所有人半个时辰后在广场集合,将东泽押到广场上。”夭华接着下令。

守在殿外的宫女快速入殿中为夭华更衣,其他人分别下去传令,各个训练有素。

半个时辰后朝阳初升,所有魔宫中人已经到齐,包括祭司乌云,场面盛是浩大。

夭华姗姗来迟,落座,一袭红衣邪魅妖冶,高高在上,霸气张杨。

底下的所有魔宫中人立即跪下行礼,包括乌云那边的人,密密麻麻黑压压一片。一干坐在下方两侧的长老也纷纷起身。唯一没有动的,只有离夭华座位最近的下方的乌云。那个像极了夭华的小奶娃如当日在海上初见时一样趴在乌云腿上,看到夭华后咿呀咿呀地朝夭华摇手。

夭华斜眸看了一眼,这朵乌云,还真是不放过任何让小奶娃露脸的机会。

夭华随后让底下的所有魔宫中人起身,当众宣布道:“本宫今日召集所有人在此集合,是有两件事要宣布。其一,武林之中正在选举新一届武林盟主,目的是为前来魔宫营救被祭司抓回来的人与攻打魔宫,这件事既然由祭司而起,理因由祭司来解决,本宫已决定从今日开始由祭司的人到海上巡逻,严守第一道防线,不让任何一个武林中人进入。其二,东泽昨夜到本宫寝宫谋害本宫,罪证确凿,在处刑之前本宫奉劝其他参与过此事的人最好自己主动站出来,别以为本宫真不知道你们,否者别怪本宫今日下手无情。”

下方的一干长老与底下的所有魔宫中人怔住,没想到昨夜竟出了这样的事,难怪他们刚才看到东泽被押着来广场。

乌云淡淡笑了笑,修长的手轻抚着腿上小奶娃动来动去的小脑袋,如抚摸珍宝一般。

“祭司大人笑什么?”夭华侧头看过去,笑里藏刀。当初是以乌云的名义攻打斯城内的武林人士的,也是以乌云的名义将那些人给押回来的,表面上这件事自然是由他引起。还是他以为底下的那些人真各个那么镇定,不会被她的几句话给吓住,自己愚蠢的还真站出来承认?

“没笑什么,本祭司只是还以为宫主你今日如此兴师动众的召所有人集合,是想宣布小宫主成为下一任魔宫继承人,及让魔宫上下打开大门迎接名剑山庄少庄主,宫主那消失多年的嗯夫君到来,夫妻团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