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十四章 毒蜘蛛

夭华向来说一不二,下手绝不留情,东泽心中也明白这一点,知道眼下就算将刀架在面前这些人脖子上,他们也断不会将夭华的去向告诉他,没有其他办法下只能马上挨个的去夭华有可能去的地方找。

魔宫西面的那片红叶林,是夭华平日里有可能去的地方之一。已经连续找了好几处的东泽往这边找来。

林中,小节正带着狄墨熟悉坏境。小节跟在夭华身边已有多年,自然也知道夭华平日里有可能去的几处地方,趁着这个时候带狄墨偷偷前来。如果可以,她只希望狄墨不要再找夭华报仇,怕狄墨赔上自己,夭华武功真的太厉害了,并且夭华一向心狠手辣,冷血无情。

狄墨边跟着小节的脚步,边环视四周,将四周的情况都一一记下。

当日,乌云将他从关押的船内房间中放出来的条件是让他在船上这段时间不许找夭华报仇,不许动手,因为当时所有人同坐一艘船,乌云不想连剩下的这艘船也出事。

他答应了,出了房间后先救走了小节,之后几天一直努力按捺着。

当船终于靠岸后,夭华立即回了住的宫殿,这些天魔宫中的那些个长老全都想见她,想说乌云手中的那个小宫主一事,但夭华都避而不见。他也丝毫找不到对她下手的机会,这几天来一直呆在乌云那边。今天白天终于好不容易说服了小节后,让小节晚上带他看看与熟悉熟悉夭华平时有可能到的几处地方,看看有没有机会碰到,让他找到机会下手。

红叶林很大,繁茂的枝叶在夜风中发出莎莎声响。

一圈看下来后,狄墨想让小节带他去下一处看看。

小节越想越担心,可也知道自己说服不了狄墨,稍微拖延道:“要不今天晚上就先到这里,明天晚上趁着没人的时候再接着熟悉其他地方。”

“不行,我只想早点杀了妖女,离开这里。”狄墨语气强硬,对上小节担忧的目光后接着补上一句,“顺便带你也一起离开。”

“你真的想带我离开?”从在船上答应狄墨的那一刻起,尤其是射出那只箭告密后,小节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夭华一定不会绕了她的,狄墨的话除了让她感觉到还有一丝逃出生天的希望外,也让她忍不住心动。

狄墨点头,语气坚定仿佛承诺一般,“我一定会带你离开。”

“我相信你。”小节心跳加快地低下头去。

东泽找来的时候恰好听到这番对话,没想到狄墨与小节会在这片红叶林中。

“谁在那?”狄墨敏锐地察觉到声音,猛地朝声音的方向看去。

小节反射性以为是夭华,浑身一颤。

东泽急着找夭华,不想在这里与狄墨纠缠耽搁,什么也不说转身就走。

狄墨一个飞身挡到东泽前面,他既然都听到了,就不能让他回去,免得他告诉妖女,“别想走。”

“让开,我有急事要办。你如果聪明的话,就应该趁着宫主现在还没有下令杀小节,马上带小节离开。”东泽面色微沉。

“等杀了妖女后,自然会离开,无需你操心。”狄墨也沉脸,挡在前方绝没有让的意思。

打斗声很快在林中响了起来,林中红叶密密麻麻飘落。

小节担忧地看着。

夭华宫内的人朝这边寻来。在东泽离开后不久,夭华就回去了,知道东泽去找她后便命人将东泽找回去。

小节看到火光,见有魔宫中人来了,应该是夭华的人,连忙飞身上前去拉狄墨,想拉着狄墨快走,先回祭司乌云那里。在此次回来之前几乎从不曾踏足的地方,如今却成了她与他暂时保命的地方,小节不难想到乌云留下他们是想借狄墨的手继续对付夭华。至于小岩,现在也在乌云那边,那个孩子倔强坚强的很,身上伤得那么重,给他上药的时候硬是没有哼一声。对于他的身份,不管怎么问他,他也始终不肯说,至今无法知道夭华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狄墨有些不甘心,被小节拉着离去。

东泽没有追,咳嗽着返回夭华的寝宫,去见夭华。

寝宫内,夭华已经换了身红衣斜靠在软榻上,一只手支着头,软榻两侧的半透明红色轻纱垂落下来,在淡淡的烛光下显得床榻上的人有些朦胧不清。

“宫主。”东泽边开口边走上前。

夭华摆了摆手,先示意殿内的人出去,带上殿门。

转眼间,整个烛光淡淡的殿内就只有软榻上面的夭华与东泽两个人。

夭华并不主动问东泽今晚派人去地牢带出的人是谁,与他什么关系,等着东泽自己交代。

东泽刚想和盘托出,前方垂落的红色轻纱上一丝细微的彩光忽然映入东泽的眼睛,那像极了毒蜘蛛爬过后留下的细丝,若非角度与光线的关系很难看出来。

东泽的面色隐隐一变,顺着细丝的方向不动声色地一直往上看去,果然在最上方的屋顶上看到了一只蜘蛛。

那蜘蛛个头不大,周身泛着一层彩色,剧毒无比,是之前他派人从地牢中带出来的那个人惯用的手段。当几天前那个人突然神不知鬼不觉混入魔宫中的时候他就知道,魔宫中必然有人接应与掩护她。而从她刚才在他房间说的话中好像很有把握对付夭华,还让他快的时候,不难猜到接应与掩护她的人很有可能是夭华身边的人,并且会很快对夭华不利,所以他才会焦急,现在看到这毒蜘蛛已经完全证实了他的猜测。

其一,若非夭华身边的人,根本没办法进入这寝宫,甚至无法靠近一步,根本不可能将毒蜘蛛送进来。

其二,这种毒蜘蛛与一般毒蜘蛛不同,它很少会吐毒液,只有在下方放了它自己诞下的卵虫子,它才会在卵虫子的上方吐毒。现在,它停留在屋顶上的位置对下来正好对着夭华,说明那卵虫子此刻应该就在软榻上,这若非人亲自进来做,是不可能做到的。只是,那个接应与掩护她的人到底是谁?又到底是一个还是多个?

夭华耐心等着东泽开口,并不催促。

东泽心中顷刻间已多番思量,片刻后平静地再往前走,掀开垂落的轻纱直直走到夭华跟前,弯腰从衣袖中取出一物呈给夭华,“宫主,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只是突然间觉得这块玉佩不错,想送于宫主。”说话间,东泽的余光不断暗暗扫视着面前的软榻,并未发现任何卵虫子。

夭华看向东泽手中呈到面前来的玉佩,玉佩很精美,玉佩雕纹上那颗细小不易察觉到的卵虫子更美,对于正对上去的屋顶上停留不动的那只毒蜘蛛她怎么可能会没有发现,只是正对下来的软榻上并没有什么卵虫子,到底是做这事的人还未做完,还是另有打算,她倒想好好看看,所以一直不动声色,没想到面前之人倒是将这颗卵虫子给她亲自送来了。

夭华没接,一副淡笑的口吻突地问:“你倒是先说说看,你来魔宫已经多久了?”

“三年多了。”东泽回答得很平静,目光落到夭华的脸上。此刻,他微弯下腰,正好对着上方那只毒蜘蛛,这样一来就算找不到那颗卵虫子,在细小的毒液滴下来的时候他至少能帮她挡着,确保她不会有事。而之所以不直接对夭华说,只因为他现在还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接应与掩护的那个人,如此不如再暂瞒下来,先顺着那个人往下查。

“原来都已经三年多了。”夭华笑容加深。

东泽颔首,时间过得确实很快,他几乎都已经快习惯魔宫的生活了,习惯对着面前的她。

“这么久了,本宫倒是一直没有觉察出你竟有这样的心思,最近难不成比较流行背叛?先是小节,再是你。不过也是,对着本宫这样的妖女,又有哪个人不想杀了本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