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十章 三公子

房间内,薛大公子要与陆元昊商量的正是这件事,“陆兄,相信发生在斯城的事你也都知道了,现在名剑山庄老庄主与御剑山庄老庄主,及众多武林人士都被魔宫抓了,押往了魔宫,我爷爷今天一早已收到多方来信,武林中知道此事的人都希望聚众前往魔宫营救,并一举灭了魔宫,不知你的看法如何?”

陆元昊已经收到夭华传来的密令,务必促成新一届武林盟主选举一事与务必让魔宫中的人得到武林盟主之位,不过话不能说得太直接,当下没有立即回答薛大公子,而是对薛大公子反问道:“薛兄,那你的看法呢?”

“据说魔宫妖女与那魔宫祭司已经联合,他二人的武功都极为莫测,尤其是那妖女,这些年来一直身居魔宫,越发深不可测,外界对她的了解都只是那些传言,我担心武林中恐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此一去凶险难测。一旦失败,那魔宫必然趁势席卷武林……”

“薛兄此言差已,武林中向来人才辈出,藏龙卧虎,可千万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陆兄,你的意思是?”

陆元昊点头,顺势提出推选武林盟主一事,“被抓的众人必须要救。魔宫这些年来虽然看上去很低调,甚少在江湖中横行与兴风作浪,但通过昨日在斯城一事可看出魔宫已经不安于室了,必然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必须铲除才能治标治本的维护武林太平。薛兄不如向令尊与你爷爷建议,借此推选武林盟主,选出一个武功高强,在各方面都出色的人出来,统一号令……”

薛大公子听完,认真考虑了一下后点头,“陆兄的这个提议甚好。”

“我也只是说说而已。”陆元昊浅笑。

躲在外面听墙角的许敏忍不住捂着嘴笑了,看来有好戏瞧了。对于那个心狠手辣的魔宫妖女,她倒也很有兴趣看看,看看她是不是真像传言里说的那样其实是个男人,为了夺回魔宫与为了那名剑山庄少庄主明郁自宫了,这可真是个现实版的东方不败。还有,她这次抓了名剑山庄老庄主,不知那消声灭迹已久的明郁会不会现身呢?要是出现了,又会是一副什么样的情形?

接下来,薛大公子立即将这个提议禀告给了自己爷爷薛老与自己父亲,向二人谏言。

薛老听完,思量了一个上午后,同意了这个建议,随后以薛家庄的名义马上派人往各方送出英雄帖,其中还包括武林的泰山北斗——武当与少林,提议所有江湖人士五日后聚集薛家庄,在薛家庄内选举武林盟主一事,然后由选举出来的武林盟主率领,统一号令,一起前往魔宫救人,彻底铲除魔宫。

薛家庄在武林中也算有一定的地位,薛老在武林中的声望也极高。

英雄帖一出,继昨日发生在斯城一事后,又一次轰动武林。在这英雄帖下,再在潜藏在江湖其他地方的人暗中配合下,一些近的地方很快响起了选举武林盟主的口号,并且这口号由近及远如野火燎原般不断传开,一切极为顺利。

傍晚的时候,陆元昊准备返回房间,将消息尽快传回去,向夭华禀告。

途中,经过薛府后院分岔路口的那座凉亭时,陆元昊一眼看到亭内坐的人,脚步不觉停了下来,拱手道:“薛三公子。”

亭中的人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一张银质的面具几乎遮住了他整张脸,只露出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眸、下颚与一张薄凉的唇,似乎并没看到陆元昊与听到陆元昊打招呼,又似乎不想理会,直给人一种冷漠孤僻不易亲近的感觉。

整个薛府,占地很大,后院以分岔路口处的凉亭为界,一边通往薛府家眷住的院落,一边通往留宿薛府的客人住的院落。

陆元昊站了一会儿,仍不见亭中之人有任何举动与话语后,拱了拱手告辞,径直往客人住的那边院落走去,回自己房间。

关于这薛府的薛三公子,在薛府中几乎是个禁忌,他也很少在薛府内出现,一直住在薛府后院出去有段距离的那片绿竹林内,除非薛二夫人,也就是他母亲病了,他才会进入薛府来看望。据说,他母亲与薛大夫人是一同嫁入薛府的。他母亲作为侧室,薛大夫人作为正室。据说,他母亲在嫁入薛府一年多后,曾被人掳劫出府,掳劫他母亲的那个人虽不是魔教中人,但与魔教有一定的关系。当他母亲被救回来时,确诊已经怀有身孕。他母亲一口咬定孩子就是薛老爷的,她没有不洁,宁死也要将孩子生下来。孩子出生后,府内指指点点议论的人就更多了,暗地里全都说这小薛三公子一点也不像薛老爷。

薛老爷极为在意,一次喝醉酒后,提了剑就要亲手杀了当时还很小的薛三公子。

最后,是薛三公子他娘及时赶来,用她自己的身体挡剑,才护住了薛三公子,但她自己却因此受了重伤,尽管勉强捡回了一条命,却终身瘫痪了,从此只能常年躺于病榻。

薛老爷酒醒后,尽管有些后悔,但那些闲言碎语仍搅动着他,于是他扔了一张面具给薛三公子,让薛三公子从今往后每天带着,别再让任何人看到他的脸,并且将薛三公子赶出了薛府,扔到薛府后院那片茂密的竹林中,再扔了个哑奴过去伺候,算是仁至义尽。

七年前,夭华离开名剑山庄,刚回魔宫的时候,魔宫老宫主其实还没有死,还有口气,只是中毒已深,情况十分不妙。夭华当即命一批魔宫中人赶往长白山找千年人参回来给老宫主续命。后来,虽然找到了,却在半途被人劫走,当时途中忽然冒出来一批身份不明的蒙面黑衣人,杀光了所有魔宫中人,夺走了千年人参,之后消声灭迹,从此再没有任何消息。刚开始,夭华还以为是乌云派的人,是乌云在背后搞鬼,不让她救老宫主,但几年后却意外得知,就在当初千年人参被夺走后的第三天,薛府内竟出现了一株千年人参,延续了当时情况堪忧的薛二夫人的性命。

千年人参极为罕见,能找到一株已经是很难得很难得了。那前后三天的时间,其中恐怕绝不是巧合那么简单。夭华将他派入武林的时候,除了让他潜入武林韬光养晦,以待她日后吩咐外,还有让他秘密调查这件事,看当年延续了薛二夫人的那株千年人参到底是不是从魔宫中人手中夺走的那株。如果是,那就查清那株千年人参到底是乌云送给薛府中什么人的,还是薛府中什么人直接抢了她的,这也是他当初会想办法结识薛大公子,与薛大公子结拜,及常来薛府住的另一个原因。

只是,这么久了,他始终什么也没有查到,那株千年人参在当年就好像突然间凭空出现在薛府的一样,连薛府中的人也不知它突然从哪冒出来的。而这么久了,对于薛府上上下下,他也只是怀疑这薛三公子恐怕有些不简单。对于这点怀疑,他也曾秘密传消息向夭华禀告过,但始终没有回音。

想到这里,一路往前走的陆元昊不觉微微停了停,回头往落在后方的那座凉亭看去。

凉亭内,已经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前往禀告,征得同意后的哑奴回到凉亭,告诉薛三公子后,薛三公子已经起身前往薛二夫人那里去看望薛二夫人。每次都是这样,想要看薛二夫人一眼,还需要禀告,还需要征得同意,甚至连进薛府的大门也是一样。

陆元昊收回视线,继续往自己房间走,回到房间后关上门,迅速提笔一写,并再次将对薛三公子的怀疑写上,想办法将消息秘密传出去。

竹林内,当薛三公子回去的时候,先一步出薛府的哑奴已经等候在那里,手中抓着一只飞鹰,这是他按照薛三公子的吩咐出了薛府后,一直隐藏在薛府府院外面劫到的。

哑奴快速将飞鹰脚上绑的那只竹筒内的字条取出来,打开,往前呈。

薛三没有接,只是斜瞥了一眼,已将纸条上的字都收入眼底,淡淡吐出三个字,“老样子。”

哑奴明白,点了点头后去到书桌那边,快速提笔重新写了一张字条,临摹人笔迹的本领几乎出神入化,然后将字条放入飞鹰脚上绑着的竹筒中,将飞鹰放了。

波涛汹涌的海面上,一日相安无事,两艘船暂不分先后,乘风破浪并驾齐驱。

月上中梢之时,一只飞鹰落下,送来陆元昊送回的消息,上面只有四个字“一切顺利”,如以往一样丝毫没有有关薛三公子几个字。也就是说,夭华其实从未收到过陆元昊禀告的有关怀疑薛三公子一事。

敲门声,再一次响起,一名魔宫中人进来,“宫主,一切已经准备妥当,所有水手们都已经准备就绪。”

“恩,去吧。”夭华淡淡勾了勾唇,让一干水手潜入水中,趁着黑夜以及雨停了,不像昨夜那么狂风暴雨,想办法凿破乌云那艘船,如果能这么简单直接灭了乌云,自然最好。如果不能,后招如今都已经准备好,消息都已经传回来,一切顺利,鹿死谁手相信很快会有结果。

“是,宫主。”前来禀告的人领命,立即去办。

站在一旁的,当日为夭华撑伞之人在这时开口,“宫主,那那个孩子……”

“你该不会也以为本宫是男的,那奶娃是本宫在外面与别的女人生的吧?还是以为本宫有了他之后自宫,或者到如今还未自宫,只是一副表面女装的样子?恩你要不要近前来仔细看看?”夭华挑眉,似笑非笑,斜眸看去。

“不,我并非这样意思,只是那个孩子与宫主你实在太像了。”今天白天的时候,两艘船并驾齐驱,就连现在也是。对方船舱的窗户曾开启过一阵,他曾亲眼看到过一眼,真的太像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