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九章 小丫头许敏

乌云看完,薄唇淡淡勾了勾,看来武林中即将选举新一任武林盟主了。

与此同时夭华所在的大船内,夭华也收到了消息,之前之所以会下令马上起航,并且还是冒雨起航,就是算准了乌云一定会紧追上来想赶在她前面回魔宫,她这是用自己将乌云尽快引出斯城,从而让临时调过来的人马可以攻打城内残余的那些武林人士,将对方统统抓住。

那些人,一旦落入魔宫手中,并被押入魔宫,自诩名门正派的武林中人必然会马上聚众商议,想办法前来营救,毕竟他们个个都将自己标榜成正派人士,甚至还会想趁机一举灭了魔宫。而这所有人中,自然需要一个号令群雄的人,这个人在以往一般都是武林中的武林盟主,但自从前一任老武林盟主去世后,武林盟主之位时至今日已经空缺多年,新一任武林盟主选举势在必行。

这么多年了,她与乌云一直平分秋色,谁也赢不了谁,以致一直僵持到现在。

经过今日斯城这件事后,倒是给了她启发,不如借武林中的势利插入进来,并且这股势利要越大越好,今日在斯城埋伏的势力就有些不值一提了,然后由她多年来不断派入武林及默默潜伏在武林中的人去争夺到这个武林盟主之位,号令群雄,这样一来她便可以轻而易举地借武林这股势力与她一起灭了乌云。等乌云一灭,整个魔宫与江湖都将是她手中之物。不过,她的最终目的并不只是这样,这不过是她通往最终目的上其中一步而已。

蹲在夭华脚边一直为夭华敲腿的宫女,还在继续敲着,手没有停一下,始终小心谨慎的样子。

“下去吧。”片刻后,夭华收了手中看完的字条,淡淡摆手示意敲腿的宫女与进来禀告的宫女都出去,在看着房门关上后伸手从衣袖中取出一物,垂眸看去,那是一块玉一样的东西,但仔细看又好像有些不同。

进入大船后一路寻找的狄墨,在拐过一处角落时一眼看到拐角那间房内被锁的小岩,犹豫了下是先接着找妖女,还是先将房内的人给救出去后,就轻推开门进去,快速去到小岩跟前,动手解小岩手腕上的铁链。

小岩没有动,不发一言地看着进来救他的狄墨。

房门外面一把锁倏然落下,一下子将房门锁上。

狄墨一惊,面色刹那间一变,急忙转身往房门走,企图打开房门。

外面风雨太大,尤其是船尾几乎没有什么魔宫中人,但船里面魔宫中人早已经收到夭华的命令,在这里守株待兔等着狄墨进来。门外落完锁的人,连忙前去向夭华禀告。

次日一早,天际泛白,大雨初歇,海面上的海浪一层接着一层,浪花四溅。

船尾的小节,早在昨夜等了半个时辰仍不见救她的狄墨出来,也不见船内有什么动静,心中明白狄墨定然已经失败了,而魔宫中人并没有将什么尸体拖出来,相信狄墨至少还没有死,于是连忙先自己跪好,一直淋着雨跪在船尾。其实想想也是,夭华的武功如此之高,深不可测,这里又都是魔宫中的人,进去杀夭华的人怎么可能成功,这么多年来的就从没有人伤到过夭华分毫。

当小节虚弱地快晕过去之时,一名魔宫中人走出来,让她进去换身干衣服。

小节欣喜,接着又急忙问:“昨夜是那人硬拉奴婢上来,奴婢并没有……”

“宫主已经知道。宫主让我警告你,下不为例。”

“是,奴……奴婢明白。”小节快速点头,起身的时候止不住踉跄了一下,险些跌倒。

等回到船内的小房间换好衣服,小节不敢休息,顶着一张苍白的脸及虚弱的身体快速前往夭华的房间外面候着,随时准备听后夭华的吩咐,表面上恭恭敬敬依旧,没有一丝不同,但心底其实很想打探昨夜救她的狄墨,想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不过她也知道这不能操之过急,不然会被人看出来,刚才之所以会急着想说昨夜是狄墨硬拉她上来的,将什么都推到狄墨身上,只是想先保全住自己,只有这样她才能想办法帮他。这么久以来,还从来没有人救过她,更没有人像他一样说带她走,他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她不想他有事。

后方略小精悍的船在这个时候再奋起直追,很快超越了前方的大船。

一时间,两艘大船在一望无际的茫茫海面上不停地追逐,一会儿这艘超越那艘,一会儿那艘超越这艘。

趁着这个时候,夭华已经通过大船内关养的那几只飞鹰分别将密令传出去,命这些年来一直潜伏在武林中的人全都做好准备,接下来务必推动武林盟主选举一事,以及夺到武林盟主之位。

武林中潜伏已久的一干人等,很快收到了消息,在看完消息后纷纷烧毁密令,确保不被他人知道。

其中的薛家庄内,薛大公子结拜兄弟住的房间中,陆元昊也将刚刚收到与看完的密令销毁,多年前他奉命潜入武林,后来与薛大公子结识,并结拜成了兄弟,时常来此住。

“陆公子,你在烧什么?”突然,房门一下子被推开,身后传来一道有些调皮的小女声。

陆元昊快速回头,刚才一直想着密令上面的内容,有些分神,竟丝毫没留意到外面有脚步声靠近,幸好密函已经烧得差不多了,略责怪道:“你这小丫头,进门怎么老是不敲门?”

“是你有什么秘密吧,这么不想被人知道。”进来的人眨了眨眼,将手中端进来的茶水放下。

这时,薛大公子恰好到来,在门口已经听到了里面的对话,“陆兄别见怪,这小丫头自从几个月前受了重伤,醒过来后就变了个人似的,人小鬼大,我也是拿她没办法。”

被称为“小丫头”的许敏吐了吐舌头,谁人小鬼大了,她都已经二十多岁了,和面前这两个人都差不多大,只是眼下这具身体才七八岁而已。几个月前,她穿越而来,一睁开眼发现自己竟变成了这副模样,成了薛家庄薛大公子身边的小丫鬟。

不是说技术都已经改进了吗?不是说是真身穿越吗?怎么还是魂穿?她简直欲哭无泪。

她本名许敏,来自二十七世纪。

在那个世纪,已经发明出了穿越时空的机器,只是技术上还不是很成熟。

一些科学家太急功好利,或太急着想展示自己的伟大成果,于是迫不及待的一再将人往古代各个时期送,欲真实的了解与记录古代,可没想到往往弄巧成拙。一来,穿越过去的人都成了魂穿,真身在穿越之时销毁。二来,穿越过去的人往往都没有经验与能力,将古代弄得一塌糊涂,有的甚至远远偏离了历史的痕迹,必须要修改过来,历史绝不能有一丁点出错,但后续送到古代去修改错误的人同样将古代弄得一塌糊涂,情况越来越糟。

最终,所有科学家都聚在一起慎重商议过后,一致同意将之后的人先送到另一个类似地球一样的,与地球轨迹平行的星球上的古代,先进行历练历练。如果对方能在那里成功掌控全局,甚至成功掌控天下,有扭转大局这样强大的能力及手段,他们就会想办法将人接回去,然后送往中国的古代去修复那些被改动的历史,以求力挽狂澜挽回一切。

在她之前,这里至少已经被送来两三个人了,但时至今日都已经了无音讯,无法知道他们的情况,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甚至无法知道他们如今究竟是生是死。

她是最新的一个,本来说好了技术已经修复,是身穿,以后可以原原本本回去,可没想到还是魂穿,她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的真身落在哪里,或者像以往的人一样真身在穿越的过程中直接销毁了。而身穿变成了魂穿,好像彻底变成了另一个人,她在考虑到底还要不要回去,或者直接留在这里得了,这里吃得好喝得又好。

想到这,许敏忍不住摸了摸衣袖中那样东西,这是唯一能与现代实验室取得联系的东西,俗称——通讯器。

而说也奇怪,明明是魂穿,醒来的时候这样东西却紧紧握在她的手中。

“喂,你这丫头,又在出神想什么?还不快出去,我有事要与陆兄商量。”说了两遍仍不见许敏有任何反应,薛大公子加大声音再重复一遍。

许敏回过神来,一溜烟跑出去,跑到外面后取出衣袖中的通讯器在阳光下看了看,它表面上的样子看上去就好像一块玉一样,只是内藏乾坤。

看了一会儿后,许敏将东西收好,暂时还没有决定要不要与现代取得联系,一个人偷偷摸摸地转身返回到房间的墙角去偷听,不知薛大公子要与陆元昊商量什么,会不会与昨天发生在斯城的事有关,她十分好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