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四章 妖女别欺人太甚

已经一瘸一拐上了擂台的那人,听到声音同样往后看,见下方到来的队伍人多势众,明显不好惹,尤其是马车上面那个一袭红衣的女子,并且看这架势显然是冲这擂台来的,不免心生怯意,突然想转身下去。

卢格正对到来的队伍及夭华,袖下的手同混在人群中的明敏一样忍不住握紧起来。

她与明敏同岁,卢家与名剑山庄的关系一直很好,可以说她与明敏,还有明郁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在她心中,也早已经喜欢上了明郁,两家长辈也都有联姻的意思。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突然有一天明郁竟带了个身受重伤的女人回来,之后几乎每天寸步不离地照顾那女人,一颗心都放在那女人身上,最后更是不顾名剑山庄老庄主与夫人的反对硬要娶那女人不可。

她曾去名剑山庄看过,倒想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竟将明郁迷得如此神魂颠倒,可最终并没有看到。

明敏是知道她喜欢明郁这个秘密的,为她打抱不平,所以处处针对明郁带回来的女人。

而更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大婚那夜,她心碎欲绝之时,明郁竟一个人离开了山庄,从此消声灭迹,至今都已经七年了。

当第二天她得知这一消息,前往名剑山庄看望受伤的明敏时,名剑山庄那里已是一片废墟。

昨日,明敏突然来找她,对她说了计划,问她愿不愿意?

她至今未嫁,事实上已经二十三岁,心中仍一心只有明郁一人,一直都在等着明郁回来,也觉得只有夭华死,明郁才会出现,于是毅然答应了明敏,两个人瞒着各自的家人就快马加鞭赶来了这里,摆下了这擂台。

回想到此,卢格不自觉伸手摸向自己腰间暗藏着的那包毒药,待会儿一旦靠近夭华,就将它下在夭华身上。

充当卢格父亲的那人,又是用力一敲手中的响锣,召回所有人的注意力,打破突然静下来的场面,同时也是提醒卢格准备好,别露馅了,“好了,比武招亲正式开始。”

一瘸一拐上擂台的人,心底已是有些骑虎难下,硬着头皮一拳打向对面的卢格。

卢格也算是从小习武,武功底子还算可以,轻松接住一招后,三两下将第一个上来的人给打下了擂台,落落大方地朝底下众人拱手。

底下立即响起一阵鼓掌声,暂忽略了到来的队伍。

夭华慵慵懒懒地看着,随口对守在两边的魔宫中人问道:“本宫在外的名声,就如此之差?”

“这……”守在两边的一干魔宫中人顿时都跪了下来,不知如何回答比较好。这些年来,夭华其实很少出魔宫,并且每次出魔宫行程都较为低调,几乎不怎么在江湖中露面,但关于夭华的各种流言与传言却从没有断过,各式各样的都有,还都传得跟真的一样,比方说夭华掳了不少年轻男女入魔宫,比方说夭华既好女色又好男色等等,反正只要是想得到的都有,想不到的也有。

“看来,本宫这些年真的是太少在外面走动了,致使你们也如此闭目塞听。”

一干跪下的魔宫中人不免紧张起来,把握不准夭华语气中的意思,不知道她究竟只是随口一说,还是已经不高兴了。

“好了,都起吧,看大家又都朝这边看过来了,好好的气氛都被你们破坏了。”

“是。”一干人连忙起身,重新站好。

只听夭华接着道:“去两人,给本宫找个乞丐过来。鉴于本宫在外的名声这么差,本宫突然想做点‘好事’。”

一干魔宫中的人不解夭华何意,但不敢多问,也不敢违抗,其中两人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前去寻找城中的乞丐。

周围密密麻麻看不过来的人同样不解何意,继续看着。一时间,大部分人的注意力又都回到了夭华身上,擂台上的情形如何倒有些不那么吸引人起来。

擂台上面的卢格,已一连打败三个上擂台的人,见下方的夭华仍没有什么举动,不由目光斜视朝人群中的明敏看去。

不一会儿,一个蓬头污垢,脏乱不堪,腰背佝偻的乞丐就被带了过来,被迫跪在马车旁。

夭华低头看去,言语甚为温柔,“多大了?可成亲了?”

乞丐虽是脚后被人用力踹了一脚,一下子被迫跪下,但哪敢起身,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也不明白对方为什么无缘无故要抓他,甚至不敢抬头看对他说话的人,结结巴巴地颤抖回道:“五……五十七,没……没成亲……”

“那想不想成亲?”夭华再问。

乞丐实在有些听不懂,在想与不想之间,战战兢兢不知怎么回答。

“老实回答便是。记住,本宫不想听假话。”

“……想。”一个字,几乎颤抖得不成样子。

“很好。本宫可以满足你。”

乞丐顿时忍不住想抬头。

“只是,本宫这般满足你,你该叫本宫什么?”

“大……大人……恩公……”

“不行。”

乞丐焦急,不知道对方究竟想听什么,也不知道对方是在拿他开玩笑,想故意捉弄他、玩弄他,还是想干什么,索性直接磕起头来,别的不奢望,只希望对方最后能绕他一命,“大人……恩公……小的……求你饶了小的吧……”

“饶你也行,可本宫一般只对自己人手下留情,你可愿成为本宫手下的人?”

“愿……愿意……小的就是就是你手下的人。”

“那好,上去吧,你的美娘子已经在台上等你很久了,本宫看她似乎快等得不耐烦了。”夭华笑,心情不错,毕竟难得的做好事,是该笑笑。

一干魔宫的人似乎隐约明白过来夭华想干什么了,看来她想羞辱擂台上的卢格,就连威带逼地迫使乞丐真的上擂台去。

擂台上的卢格恼怒,夭华竟拿个乞丐来当众羞辱她,可恶,在乞丐刚一上台来就毫不客气地一脚揣过去,欲直接将乞丐踹下,还夭华颜色。

夭华坐着未动,指尖轻轻一弹,一道无形的指力就如利箭一样射向卢格的脚。

上台的乞丐在卢格动手的那一刻已经害怕地快速闭上了眼,但疼痛并没有传来,反而听到卢格一声惨叫,睁开眼时恰见卢格狼狈地倒地。

卢格痛极,双手抱住刹那间被硬生生打断的脚半天起不了身。

下方坐着的夭华笑着为乞丐拍掌,声音在静下来的场面中尤显清晰,“不愧为本宫的人,果然深藏不露,厉害。”

乞丐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怎么回事,呆愣起来。

卢格一边抱着脚,一边愤恨地咬牙瞪向夭华。

充当卢格父亲的那人,急忙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来扶卢格。

“不知道本宫的人,这算不算已经赢了?”夭华冲那充当卢格父亲的人问。

充当卢格父亲的人看向自己手中扶起来的一脸苍白而又痛苦不已的卢格,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既然这样,那马上成亲吧,你刚才可是亲口说了可以当场成亲,所有乡亲们见证。本宫这刚收的手下,这么大把年纪了还未成亲,也怪可怜的。这杯成亲后手下媳妇敬的茶,本宫说什么也是要喝的。”想靠近她,靠近她后对她下毒,行啊,她们既然辛辛苦苦地摆了这么个局,她总要给点面子,不过靠近她的前提是先和台上这乞丐当众先成亲。堂堂的卢大小姐,不知道想不想付这个代价呢?

一种看好戏的心态,夭华很有兴趣看。

卢格的面色越发一白,这怎么行,她怎么可能与这个乞丐在这里当众成亲。

混在人群中的明敏眼中猛然迸射出杀气,这妖女实在欺人太甚,也太侮辱人了,卢格是要嫁给她哥哥的。至于她妖女,就是跪下来磕头也不配进她名剑山庄的大门。

四周围观的人群,有好事者看到这里,忍不住起哄起来,大喊:“成亲……成亲……”

有了一个带头的人后,后面跟着起哄的人就明显多了起来,大喊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

夭华笑着摇了摇头,“还真是盛情难却呢。”接着对旁边的一干魔教中人吩咐,“既然这样,那你们还不上去帮忙。”

一干魔教中人连忙飞身上擂台,其中两人直接一把推开那充当卢格父亲的人,就一左一右架住了受伤的卢格,迫使卢格朝底下夭华的方向当众跪了下去,另外一人则让乞丐在卢格的旁边跪下。其余的人,守在擂台四周,人多势众,一下子将整个擂台给霸了。

人群中的明敏没想到夭华会说做就做,眼看卢格被迫当众跪下,再也忍不下去,就要飞身上前。

一人在这时一把扣住了明敏的手腕,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明敏即将大婚的未婚夫——唐二公子。

明敏回头,错愕而又意外,“你怎么来了?”

“我与你父亲一起来的,他很生气,现在已经先去御剑山庄在此的别院。眼下的情况,再看看再说,看卢格待会儿敬茶能不能有机会靠近妖女,这是你父亲的意思。”唐二公子唐钰一边小声地说,一边拉明敏往其他地方走。

“可是卢格她……”

“杀妖女重要。你父亲说了,日后自会补偿她,以大局为重。”

擂台上面已然完全被魔宫的人占领,被迫跪下的卢格挣扎着想起身,目光努力寻找人群中的明敏,期望明敏上来救她,还有城中埋伏的各路武林人士,但头一次次被强按下去,直到最后一刻满脸是泪,也没有一人出来救她。在押着她的两个魔宫中人松开卢格时,卢格砰的一声跌坐在擂台上。

魔宫中的人,随即倒了两杯茶,分别塞到卢格与乞丐的手中,要两人下去给夭华敬茶。

卢格强忍眼泪,这是她靠近妖女的唯一机会,不过任卢格怎么忍,眼泪还抑制不住地往下流,一双手更是无法抑制的不停颤抖,杯中的水不断四溅出来。

下方坐着的夭华笑得更深了,这一城埋伏的武林中人,还有那明郁的妹妹明敏,看来都准备牺牲这卢格了,难不成他们真以为卢格能向她敬茶,能借敬茶的机会靠近她?夭华慢条斯理地再度开口,“等等,本宫好像记得还有千两黄金做嫁妆,这黄金呢?”

四周静寂,没有人回答夭华。

至于那些先前起哄的人,在看到对方竟真的强架卢格当众与乞丐成亲了后,已纷纷闭上了嘴。他们都只是玩笑而已,没想会成真,心底对面前的一干人与一袭红衣的夭华止不住升起一丝后怕。

“人已经进门了,这嫁妆可断不能少。找,找到多少算多少。剩下的那些,嗯不是还有这父女两人嘛,身上的衣服怎么说也值点钱。至于身体,卖去做苦力、丫鬟,或是青楼,也该会有点才是。既然都已经成亲了,以后也是本宫的人,本宫自然可以任意处置。”

一干魔宫中的人立即寻找起来,找遍了台上只找到几样兵器,顶多值几两银子。

夭华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

一干魔宫中人见此,立即二话不说就扯下了充当卢格父亲那人身上的衣服,并一左一右架起地上的卢格,当众撕扯起卢格身上的衣服。在魔宫中久了,一直跟着夭华,清楚夭华说一不二,不喜欢他们拖沓。

卢格一把甩开手中那杯茶,再度奋力挣扎起来,千两黄金不过是个噱头,引更多人围观而已,事实上根本没有。

人群中的明敏再看不下去,另一只手用力掰开唐钰的手,就迅速飞身上擂台,一掌狠狠打向撕扯卢格衣服的人。

“刚才本宫还在想,就算卖了他们两个,也凑不齐千两黄金。这正好,又来一个,那就把她也算上吧,本宫看她这身衣服就挺值钱的,只是不知里面那些是不是也像外面这件一样值钱。”

一干魔教中人听夭华这么说,立即对上擂台来的明敏动起手来,合几人之力很快拿下了明敏。

这时,被明敏掰开手的唐钰急忙飞身往擂台而来,欲救明敏。夭华看到,忽地飞身而起,速度之快快如闪电,于半空中拦腰一把搂上唐钰的腰身,截住唐钰,就带着唐钰落回到座椅上。

唐钰的武功不弱,在武林中也算有那么点名头,但对上妖女,竟根本招架不住,丝毫不是她的对手。

夭华笑,一手按住唐钰的双手,制得唐钰动惮不得,一手戏弄轻佻地划上唐钰的脸,“你可比你哥哥弱多了,不过比你哥哥要俊俏点,不像他总那么冷冰冰的。本宫对像你这样主动送上门来的男人,一向来者不拒,就算心底并不怎么喜欢,表面上也不会太给对方难堪。”

“你认识我哥?谁主动送上门来了?快放开我妖女……”唐钰怒,他一个堂堂大男人,还是唐门二公子,竟被一个不男不女的人当众这样戏弄,还无还手之力,可以说是从未有过的难堪,奇耻大辱,周围的人都已经看过来了,这妖女果真如传闻中那样。

擂台上面被拿下的明敏,一边挣扎,一边看着底下这一幕,又气又怒,“妖女,你别欺人太甚了……”

“你这话可就错了,本宫向来要么不欺,要欺就欺绝了,不留余地。”夭华大笑。

明敏气极,“你……我哥哥绝不会放过你的……”

“那好啊,有本事你让他出来啊,本宫倒想看看他怎么不放过本宫。本宫今日,还就是要看看你这身衣服脱下来后到底值多少钱,可别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才好。想必包括你这未婚夫在内,都还未看过明二小姐这身衣服下面的身子吧。”

------题外话------

谢谢一带一路丝绸之路送的1000朵花与80颗钻,apple6s送的1颗钻与一朵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