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二章 大婚前,设局等妖女

“看来,宫主是要靠岸,先绕道去一趟名剑山庄了。那正好,本祭司先带小宫主回去。”乌云的武功及内力都不在夭华之下,两个人武力相当,势力也相当,所以斗了多年也没有个胜负。小节念的话,内力深厚的乌云自然也听到了,尽管四周波涛汹涌,海浪声不断。

“这怎么行。且不说你腿上这个奶娃子,他现在还不是什么小宫主,你这么快就迫不及待的这么唤他有失妥当,就本宫的夫……恩对就是夫君,即将回来了,身为祭司的你难道不该亲自去迎接一下?”想一个人先回去,在她回去前生米煮成熟饭地扣实小奶娃的身份,想得倒美,她倒要怀疑明郁回来的消息是不是他在暗地里故意搞出来,想调虎离山的将她引开了,毕竟了无音讯这么多年了,偏偏在这个时候传来明郁的消息。

至于这一两年传的有关她在外面有私生子的消息,此刻已然可以断定是他搞的鬼了,那么久以前就已经在为今日这一步做准备了。

不过,无妨,不管明郁的消息是真是假,她都大可以趁机借此将乌云也拖住,必须在回魔宫前解决掉小奶娃一事,断不能让乌云将小奶娃给带回去,不能让他将小奶娃带到魔宫众人的面前。

“宫主所谓的夫君,老宫主可从来没有承认过,本祭司实在没必要去迎接这么一个人。”

“是吗?可本宫父亲在世时,也没见祭司你多把他的话当圣旨。”

“这一定是宫主你的错觉。”

“呵呵……”好一个错觉。她父亲当年的死与他脱不了干系,就这一点她也必须要彻底铲除他才行。

这时,在船头掌舵的其中一名舵手快步前来禀告,“宫主,前方乌云密布,并向着这边而来,四周的风也大起来了,恐很快会有一场大风雨,是否尽早靠岸暂避,明日再启程?”魔宫位于北令海峡过去的一座大岛上,穿过北令海峡至少需要四天的时间。

早已经乌云来了,夭华斜视追上来那艘船上的那朵乌云。

乌云所在的船只,其中一名舵手也随之过来向乌云禀告。

“看来,连老天都要留祭司,不让祭司比本宫先一步回去。”夭华笑,接着下令,“靠岸。”

乌云腿上趴着的小奶娃,还在不停地偷看夭华,一会儿用手捂眼,一会儿缩乌云怀中,自己一个人也乐得不可开交。

约莫一个时辰后,两艘船一前一后在斯城沿岸口靠岸,前方就是大名鼎鼎的斯城了。

沿岸的渔民,早在看到两艘船向沿岸驶来,看到船头飘扬的旗帜时,吓得惊慌而走。

天色已经明显昏暗下来,风雨欲来。

夭华起身,准备回船舱内去,懒得再对着对面那朵乌云,顺便好好想想怎么对付他。

乌云腿上趴着的小奶娃立即发出咿呀咿呀的声音,朝夭华的背影招手,不想夭华走。

乌云转头对手下吩咐,让手下去备马车,准备进斯城去一趟。

不多时,安插在斯城的眼线,匆忙前来大船向夭华禀告消息。

夭华听后,淡淡笑了笑。明郁的妹妹明敏,那个她当年因为明郁而忍了很久的女人,不好好留在名剑山庄中等着大婚,竟跑到斯城来设局等她,将她的行踪都查清了,还算到了她会在这里靠岸,真是越来越有本事了。既然如此,在她还没有找上门去之前,她自己就非要先送上门来,她也没必要手下留情。再则,她倒要好好看看明郁要回来的消息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是乌云搞出来想将她引开,他好一个人先回魔宫去,又或者是名剑山庄搞出来想引她前往对付她。还有,那朵乌云竟然在这时进斯城去了,这其中恐怕是没这么简单吧,“来人,准备一下,进城。”

一旁的小节有些欲言又止,似乎想说什么。

夭华斜眸看去。

小节微微一颤,头明显往下低,声音透着紧张,“宫主,从早上到现在已经快半天了,是否将小岩拉上来。”

“你好像很关心他。”夭华的语气,喜怒难辨。所谓的小岩,就是用长粗的铁链挂在船尾的那个九岁大的孩子。铁链的长度刚好垂直到海面,大船快速行驶起来时拉着铁链,形成一个角,正好将挂着的小岩拖拽在海面上。一旦大船停下来,那挂着的小岩就只有沉没在水中了,除非他能沿着铁链往上爬一点。

“奴婢不敢。”小节顿时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最怕夭华这种不轻不重喜怒难辨的声音了。

“无妨。你既然这么关心他,那就去替他好了。来人,将她押下去换上,再将换下来的人锁马车后面去。”夭华笑了笑。

小节的面色唰的一下白了,她并不是关心小岩,只是那么个孩子一直被这么挂着,被折磨了这么久,实在有些可怜,一时忍不住开了口。而对于小岩的身份,小节其实并不清楚,只知道是夭华此次外出返回时带回来的。

半炷香左右的时间后,一辆奢华至极的马车就等在了岸边,原本用铁链挂在船尾的小岩,已被铁链锁在马车后面。

小岩浑身的衣服全都湿透,面色苍白,无力地跌坐在地,从小到大从未受过这样的折磨,这个仇他一定会报的,不将夭华碎尸万段他绝不罢休。刚才,乌云的那艘船直追上来,乌云与夭华之间的对话他也都听到了,没有人多看被挂着的他一眼,他仰头想看看乌云腿上的奶娃并没有看到。

夭华慢步走下船来,一袭红衣衣袂飘飘,邪魅妖冶,淡笑走近地上的小岩,“可知错了?”

“做梦!我没有错。你这个不男不女的妖孽,你最好杀了我,不然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小岩愤恨咬牙,扯动双手手腕上锁着的铁链咯咯作响。

“很好,还不认错,本宫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夭华脸上的笑加深,转身上了马车。

马车很快行驶起来,拉着铁链一下子将无力起身的小岩拖在地上,就这么一路拖着。

斯城靠海,四通发达,不管是陆路还是水路都十分便利,整个城市算得上繁华二字。

城中的百姓一眼看到横冲直撞而来的奢华马车,看到横行无忌的队伍,再看着马车后面一路拖着的男孩,纷纷避让后忍不住指指点点,议论车中坐的究竟是什么人,竟如此残忍的对待一个孩子,有的甚至有些看不下去,转开头闭上了眼。

当马车拖着人飞速过去时,众人还能看到地上留下了一串血渍,明显是被拖着的孩子身上留下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