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章 妖女,这是你的孩子

北令海峡。

一艘奢华大船乘风破浪,逆流而上。

船尾的甲板上,一袭红衣的魔宫宫主夭华,闭着眼,正慵懒地躺在竹椅上晒太阳。

后方,一艘略小精悍的船紧追而来,划开层层海浪,浪花四溅。船头的甲板上,一袭白衣的魔宫祭司坐在软座上,腿上还趴着个白糯米团子似的小奶娃。小奶娃白白嫩嫩,粉雕玉琢,一张小脸简直像极了夭华,说不是夭华亲生的绝对没人信。

很快的,略小而精悍的船就追了上来。

众所周知,魔宫宫主夭华与魔宫祭司乌云向来不合,两人多年来一直明争暗斗。

夭华不知何时已睁开了眼,眯了眼地看向追上来那艘船上的乌云,及乌云腿上那个像极了自己的小奶娃子。

小奶娃子小嘴吸允着自己软绵绵的小手指,一双水灵灵的黑白大眼睛直盯着夭华看,口水横流,笑嘻嘻的。

夭华狠狠瞪了奶娃子一眼,看什么看,笑什么笑,山寨版的翻版货一个,还是缩小货,从哪冒出来的?信不信她告他严重侵犯她的肖像权,冒出来的时候经过她同意了吗?

奶娃子笑得更欢,调皮地转头缩进乌云的怀中,再又从乌云的怀中探出头来偷偷看夭华。

夭华沉脸,你再看,再看试试?不过,算了,她怎么说也是堂堂魔宫宫主,正所谓大人有大量,何必跟个小翻版货计较。夭华很快一改面色,皮笑肉不笑地朝乌云打起招呼:“祭司大人,你什么时候改行成拐小孩的了,从哪拐来的奶娃子?嗯他看上去好像还真有那么点像本宫。”

魔宫中的人每每看到夭华这般假笑,往往马上战战兢兢,大气不敢喘一下。

但乌云不同,乌云慢条斯理地为腿上的奶娃子擦掉小嘴边流出来的口水,语出惊人,“宫主,这分明是你的孩子,你在外面生的私生子。”

夭华脸上的笑容不减反增,笑出声来,“祭司大人,你是外面的传言听多了吧?说实话,你的这句玩笑一点也不好笑,还是关上门留着逗你腿上的奶娃吧。还是说,这个奶娃其实是你自己亲生的?”

话应刚落,只听乌云宠溺地让腿上笑嘻嘻的奶娃子唤夭华“爹爹”。

“爹……爹爹……”笑嘻嘻的奶娃子立即奶声奶气地对夭华喊道,别提多乖、多听话了。

乌云很满意,重新回视夭华,“宫主,你这下还不承认他是你孩子?”

夭华再瞪奶娃子一眼,不怒反笑,“可是,本宫是女的,不是男的。”

“这简单,让他改口叫你‘娘’就是。”

“好啊。可是这奶娃看上去顶多不过一岁左右的样子,而算算时间,去年及前年这整整两年,本宫离开魔宫的天数全部加起来都不超过一只手,肚子从没有大过,有目共睹,怎么在外面生的他?祭司大人的诬陷,恐怕要落空了。”

“宫主难道不是在外面有了他之后才自宫,成为女人的?”乌云反问,慢条斯理依旧。

八年多前,奄奄一息、浑身是血的夭华,被当时名门正派中的名剑山庄少庄主明郁救回名剑山庄。

魔宫老宫主,也就是夭华的父亲,几次三番派人去请夭华回宫,夭华都没答应,一再以“伤得太重,不宜移动”为借口。

七年前,夭华的身体明显好转,魔宫老宫主再秘密派人去请夭华,并对夭华说“乌云想杀了他篡位”,让她马上回去继承魔宫的宫主之位。

夭华还是没答应,不愿回魔宫,一口回绝了老宫主派的人。

不久后,夭华甚至不顾老宫主的反对,与悉心照顾了她整整两年的名剑山庄少庄主明郁正式大婚。

那场大婚,满城张灯结彩,敲锣打鼓,隆重非常,几乎轰动了整个江湖,武林各派的人基本上都去道贺了。身为新郎官的名剑山庄少庄主明郁笑容满面,当着武林各派的人郑重道“华夭,乃他心之所在,今生今世他唯她一人足矣,他将倾尽他的一切宠她、疼她、爱她”。可就在那夜,在大厅敬完酒回新房后不到半个时辰的明郁,却匆忙出了新房,从此消声灭迹。

那时,武林各派的人都还在名剑山庄的大厅内喝喜酒,喜宴都还没有散。

各种各样的谣言,很快传开。

有人说,明郁白天当众说的那些话其实都是违心话,他其实并不喜欢华夭,娶了她后就马上后悔了,于是新婚夜离去。

有人说,华夭其实是个男人,因为实在太喜欢明郁了,所以一直男扮女装蒙骗明郁,瞒了明郁整整两年。洞房的时候,明郁发现了这个惊天秘密,接受不了自己竟爱上了与娶了个男人,大受打击之下连夜离开山庄。

还有人说,明郁一进新房就迫不及待的与华夭洞房了,洞房后发现华夭竟根本不是处子之身,于是弃之敝屣,离开山庄。

名剑山庄的老庄主与老夫人,还有明郁那一向刁钻嘴毒不喜欢夭华的妹妹明敏,很快一起闯入新房,兴师问罪质问夭华。

武林各派的人纷纷围到新房外面,有好奇的,有看热闹的,也有幸灾乐祸的……什么都有。

夭华发火,一掌伤了明敏,一把火烧了名剑山庄,扬长而去。

众人这才知道夭华的真实身份,原来她并不是什么“华夭”,而是魔宫宫主的女儿“夭华”,那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妖女。

不久后,魔宫中发生了一场大清洗,魔宫老宫主去世,回到魔宫的夭华继承了魔宫宫主之位。

没几天,新的谣言再次传开。

有人说,一切其实都是夭华精心设的局,夭华想进入名剑山庄打探虚实。

有人说,回到魔宫后的夭华,之所以能那么力挽狂澜地从祭司乌云手中夺回魔宫,与乌云打成平手,最终顺利继位,是因为夭华自宫了,练了魔宫中最诡秘、最阴狠的那“什么宝典”。

也有人说,夭华会这么毅然自宫,练习那“什么宝典”,除了想夺回魔宫与打败乌云外,还有很重要的一部分原因是想向明郁表明心意,想让消声灭迹的明郁知道她虽然是魔宫中的人,虽然是设局进的名剑山庄,但她这两年是真的爱上了他,为了他不惜做个真真正正的女人,她在等他回来。

还有人说,夭华的武功其实早已登峰造极,远胜魔宫老宫主,只是一直深藏不露,根本没有自宫。

就在这一两年,又有人说,夭华已经思念明郁成狂,在外面秘密选了个女人留下自己的子嗣,生下什么私生子后,就真的挥刀自宫了。如今,她已经再按耐不住,倾尽手头的所有势力到处寻找明郁,定要将明郁找出来不可。

总之,各种各样的谣言,总是如雨后春笋纷涌而起,从没有间断过。关于夭华的真实性别,当年究竟是男是女,如今又究竟是男是女还是不男不女,扑朔迷离,始终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明郁当年离去消失的原因,也至今是个谜,没有人知道。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消声灭迹的明郁到现在仍没有任何消息。而夭华虽继承了魔宫宫主之位,但魔宫实际上早已一分为二,乌云当年尽管没有夺到宫主之位,但实力一直与夭华不分上下,两个人多年来表面上笑脸相对,实际上一直恶斗不断,斗得你死我活。

什么叫“难道不是在外面有了他之后才自宫,成为女人的”?夭华一时间纵是忍功再好,也不免有些气急败坏,这朵可恶的乌云,她终有一天要彻底灭了他,让他跪在她脚下求饶。

“或者,宫主你也可以想办法证明自己七年前就已经自宫。只要你证明得了。”

夭华咬牙……

“若证明不了,那宫主,我们接下来是否该讨论一下你对这个孩子可满意?做我们魔宫,也就是你的继承人,如何?”

“本宫觉得,人不能这么无耻。”古有吕不韦将自己已经怀孕的女人送给赢异人,想扶自己的儿子为帝,这一招不可谓不绝,但同眼下的乌云比起来,那简直小儿科了,绝对被乌云拍在沙滩上活活晒死的节奏。

也不知他究竟从哪找来这么个奶娃,或者根本就是他自己秘密偷生的亲骨肉,在外面秘密找了个与她长得一样的女人,现在这么来公然栽赃给她。

一个缩小版的山寨货,一张像极了她的小脸,还真是“铁证如山”。

改天,想办法除了她后,他不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扶奶娃子为魔宫宫主了,他自己则一步登天成太上皇了。

这步棋,他算得够绝的。不过她可不是那个没用的赢异人,想谋她的位,想杀她,没那么容易。只是,要找一个与她长得一样的女人谈何容易,她可从没听已经死了多年的老爹说过她有什么孪生姐妹。

“对了宫主,你孩子他叫‘夭云’,小名夭夭,是本祭司亲自为他起,你可记清楚,千万别忘了。”

“本宫再说一遍,本宫与这个奶娃子没有任何关系。你想把自己的种栽赃给本宫,想谋魔宫的继承人之位,想都别想。”

乌云一手稳稳当当地扶着腿上一直动来动去的奶娃,一手抚着奶娃的小脑袋,动作从未有过的温柔,好似在抚着一件稀世珍宝,依然轻松的语气,“既然宫主你这么不愿承认,那你我二人不妨一起将他带回魔宫去。到时候,你说宫内的那些个长老是信你呢,还是信本祭司?”

“他们不眼瞎,但也绝不是傻瓜,你别以为能栽赃成功。”

“是吗?”乌云若有若无地勾唇,再度示意腿上的奶娃,“来,再叫她一声看看。”

“你敢再叫,信不信本宫灭了你。”夭华狠狠瞪过去。

“爹……爹……”

夭华越瞪,奶娃子笑得越开心,叫得就越欢快,在乌云腿上动来动去,顽皮得很。

乌云宠溺,赞许地摸摸奶娃子的小脸,一双手修长白皙如玉,简直比女人的手还美,“宫主,虎毒尚且不食子,你这样凶神恶煞可不太好。看,他多像你。说不是你生的,谁信?”

夭华冷笑,“这么说来,你是铁了心要将这个奶娃栽赃给本宫了?”

“非也,本祭司哪有栽赃,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完全属实。”

“你……乌云,算你狠,你怎么不直接让他跟你姓,直接叫他也‘乌云’好了,说本宫为你生的,说本宫就是天生妖孽异于常人,生孩子都不需要十月怀胎大肚子,或者自宫后也能像女人一样生娃,又或者把生他的那个女人一起带来,让那女人冒充本宫,不是更好。”

“本祭司觉得现在这样已经很好。至于名字,若宫主你实在喜欢,那以后就叫他‘小乌云’。从今往后,由本祭司亲自负责保护他的安全与培养他,相信各长老定会为终于有继承人了感到高兴的。”

“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夭华想杀人。

“宫主言重了。”

“哪天魔宫举行无耻比赛,祭司大人可真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本宫可不敢同祭司大人争。”

“那本祭司就先在此谢过宫主,承让了。如果宫主能在其他方面也如此谦让,比方说让权、让位、让出魔宫,就更好了。”

“你……想要本宫让,你还是趁早洗洗,到床上做梦去吧。再说,就算本宫让,恐怕祭司大人没这么大的头,带不起这么大的帽子。”在无耻这方面,夭华真觉得自愧不如。不灭了乌云这厮,实在对不起自己。当年,她要是早点回魔宫,没在名剑山庄呆了两年,乌云怎么可能做大。

后悔!夭华真是有些悔不当初。

明郁!每每想到这两个字,夭华都有些咬牙切齿!

这时,一只飞鹰振翅而来,速度很快,一下子落在夭华所在的大船甲板上。

一直站在不远处,不敢靠上前的宫女小节,立即快步走过去,取下飞鹰脚上绑着的那张字条,恭敬地呈给夭华。

夭华没有接,“念。”

小节点头,快速展开字条念道:“宫主,名剑山庄二小姐即将大婚,有消息说名剑山庄少庄主明郁秘密派人送回了一份贺礼,不日即将回来,参加妹妹的大婚。”

“是吗?”夭华冷冷笑了笑。这么多年了,他可算是要回来了。

当前第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