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91.191女人可以宠,但却不能纵容

他抬起头,下巴抵着她的胸口,璀璨的双眸一下一下地眨着,像一个无辜的孩子,那样子别提多委曲了。

是的!

委曲凡!

周璇哭笑不得!

被吃豆腐的是她,她都还没委曲,他这个始作俑者居然还委曲上了……

他怎么好意思委曲呀!

周璇真想给他一拳,可偏偏对着他那双无辜的双眸,她心里的气不知道怎么的就烟消云散了。

哎--

周璇又叹了一口气,不明白自己为何没法做到对这个男人发火謦。

“乖啦,先起来,我去给你拿有味道的。”

她伸手揉揉他的脑袋,那样子分明是在哄一个幼稚园的小朋友。

经过刚才这么一闹,宇文辙固定头发玉扣松了,如瀑青丝倾泻而下,恰逢一阵清风拂来,吹得长发飞扬,再配上一双迷蒙的醉眼,那种风情竟让周璇直接联想到一个词--风情万种。

这个一贯拿来形容美人的词用到他身上竟一点儿也不为过。

若他不说话,定是个安静的美男子,可偏偏他说了,他撅着嘴,特别委曲地看着周璇:

“王妃,你把本王头发弄乱了,要负责……”

负责?

怎么负责?

窗外一轮圆月,发出幽白的光。

月下男子容颜静好,亦正亦邪,眼中带着醉意。

月下女子表情淡然中带着迷茫,似乎是被那不安排理出牌的人搅乱了心。

宇文辙伸出手,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她如云墨发中穿梭,将那固定发髻用的发簪抽出。

那个瞬间,她一头青丝散开,漆黑发凉,好似最美的丝绒,乖乖地垂坠下来,愈发衬得女子容颜如玉。

很美。

他爱极了她这个样子。

宇文辙情不自禁地闭上眼睛,一点点地向她靠过去。

双唇相碰,屋内春色旖旎。

“哇——哇——小辙辙,你居然和嫂子躲在这里偷吃!太过分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要吃也得一起吃呀!”

一道两人都熟悉的男声突然响起,打破一室旖旎。

薛进画一脸激动地看着桌上的食物,双眼发亮,垂涎欲滴。

小辙辙太过分了,居然带着璇璇吃独食!

还好他机灵,闻香而来!

嘿嘿……

有口福了!

小辙辙亲自下厨呢!

屋内的空气瞬间凝结,温度骤降,原本的旖旎暧昧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无止境的冷。

好冷!

一直沉浸在食物之中的薛进画终于觉得不对劲了,好像有一道阴森森的目光正在暗中盯着他,好似蛰伏的蛇。

不好!

薛进画低头循着那视线看去,只见那两人衣衫不整,好吧,衣裳是整的,可那发丝紧紧相缠,耳鬓厮磨……

“要一起吗?”

宇文辙对着薛进画挑了挑眉,那表情如鬼似魅,语气更是阴晴不定。

“不!不!不!你们尽管继续!就当我从来没出现过!”

薛进华一蹦三尺,连忙以光速消失。

完了!

完了!

他坏了小辙辙好事了!

老天保佑他今晚能把小璇璇吃干抹净!要不然,以他那睚眦必报的性格,自己以后就没好日子过了……

作孽啊!

作孽啊!

都是贪吃惹的祸!

这晚月儿特别明亮,明晃晃地挂在天空之中,让周遭的星子都使了色彩。

人间树影斑驳,清风摩挲着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

周璇看了眼前这个双眸深沉的男子,叹了一口气:

“宇文辙,你还要继续装吗?”

若不是薛进画突然出现,今晚还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居然装醉吃她豆腐!

这男人,太可恶了!

她站起来,默不作声地顺了顺头发,看着窗外的明月,眉心紧蹙。

“生气了?”

戏演不下去了,宇文辙叹了一口气,他也站了起来,走过去,拉她的手,却被她躲开,不理他。

“璇璇……”他轻轻地唤她,“别生气好不好?”

他总是这样,前一秒还在做那种事情,可一转身就可以若无其事地跟她装无辜,好似刚才做那些事情的不是他一般。

这个人,怎么可以这样!

一股寒意从周璇心底升起,她终于转过头来看他,目光幽冷:

“没生气,为了你这种人生气不值。”

周璇眼中的幽冷刺到了宇文辙。

他一向心高气傲,脾气本来就不好,可是在她面前却一

次又一次地放下身段,讨她开心……

可结果呢?

无论他如何费心,她永远都是一副冰冷的样子!

这算什么?

傻!

宇文辙,你是全天下最可笑的傻子!

“我这种人?”他冷笑,眼中含着嘲讽,“周璇,在你眼里,本王到底是哪种人?”

他突然上前一步,牢牢地抓住她的手腕,阴鹜地盯着她。

周璇心里是有气的。

他曾经一次一次地欺负她,让她心有余局,然而前不久,他真诚地向她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乱来了,可是结果呢?

她怎么能不气?

她冷冷地盯着她:

“言而无信、背信弃义、冷漠、自私……”

周璇每说一个字,宇文辙就觉得自己的心在一点一点地下沉。

原来如此!

周璇,本王以为你我相处这么久,我在你心里多多少少会有所改变,却没想到竟然还是这么不堪!

这和一开始有什么区别?

那我又做这么多干什么?

宇文辙气,他恨得掐死周璇,阻止他说下去!

然而他发现自己做不到!

即便怒火攻心,他还是舍不得伤害她半分!

他猛地放开她,转身来到桌旁,只听到“乒乒乓乓”的声音,那张桌子被他用力推翻,桌子上精致的菜落了一地,那漂亮精致的瓷碗相继碎了……

做什么菜!

宇文辙,你不是从不为别人做菜的吧?

为她破什么例?

周璇没想到宇文辙会发这么大火,她被吓到了!

因为在她印象中,这个男人一向隐忍,就算有情绪也只是抽抽风,闹个别扭,这么大阵仗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好可怕!

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

她这个退步的动作,他是见不得的!

什么意思?

她怕他?

可笑!

她竟会怕他!

他知道自己这个样子或许有些可怕,再在可怕可怕得过慕容莫问吗?

也没见她在慕容莫问面前退缩过!

宇文辙是越想越气,他受不了周璇对他的疏离,受不了她那像看陌生人一样的眼神。

他跨步上前,不留情地踩过那些精致的糕点,伸手将周璇狠狠地往外面拽。

“宇文辙……你放开我!”

“放开你?做梦!”

他咬着牙,冷冷地看她,清冽的双眸中淬着血,不顾一切地拉她往外面走。

周璇哪里肯跟他走,她死死地站在原地,咬着牙,不肯走。

“不肯走?”

他冷冷地挑眉,目光邪佞无比:

“那行,本王就在这里办了你!”

他冰冷而又残忍的“办了你”这三个字,周璇的心猛地颤抖了一下。

她在他的眼中看到愤怒,还看到了情---欲,她意识到宇文辙不是说说而已。

他是认真的!

“不!”

他下意识地咬着唇,紧紧地咬着唇。

“由不得你!”

他趁着她发愣的瞬间走过去,一把将她扛起来。

是扛,不是抱!

毫无温柔可言!

“放我下来!你这个混蛋!”

周璇不断地敲打着他的背,不断地挣扎。

“宇文辙,你这个混蛋!你放我下来!!!”

“既然你都叫本王混蛋了,那本王就混蛋给你看!”

那一晚,周璇的声音充斥着整个雁回楼的后院,带着怒火,惊了一院。

云玉湖听到周璇的呼叫想要冲出去帮她,却被常江阻止了。

他说:“夫妻吵架,小玉一个孩子不要多管闲事。”

“那不是吵架!辙哥哥他分明是在欺负璇姐姐!”云玉湖急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常江伸手一边替她抹去眼角的泪水,一边说:

“早该欺负了。”

成亲都这么久了,有些事早该做了!

是辙太心软了!

女人可以宠,但却不能纵容,要不然她的心永远都定不下来,更何况还是心里有别人的女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