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189.189宇文辙,对不起1W+

雨后的空气夹杂着青草香,白衣女子站在五颜六色的花丛之中。清风吹拂着她乌黑的长发,那半透明的面纱也随之轻轻浮动。

面纱下的脸若隐若现,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飘飘欲仙。

她望着宇文辙,目光中含情,同时却又带着一丝孤傲,莲步轻移,她朝着亭子走了过来。

“诺姐姐……”

云玉湖不喜欢上官一诺,不过因为兄长关系,她还是非常乖巧地冲她打招呼凡。

“恩。”

上官一诺轻轻地应一声,然后很自然地在宇文辙的身边坐下謦。

可谁知她坐下,宇文辙就站了起来。

“辙,我一来你就要走吗?”

上官一诺氤氲的双眸喊着一抹兴味和挑衅。

宇文辙不理她,却只是看着周璇:

“璇璇,饿吗?带你去吃东西。”

周璇不饿,可是她知道宇文辙不想待在这里,所以她握紧了他的手,盈盈点头,道:

“好,我要吃红烧鲫鱼!”

说罢,一脸期待地看着宇文辙,将一副垂涎三尺的小馋猫形象演绎得活灵活现。

“好!想吃什么都烧给你。”

宇文辙拉着周璇的手,温柔的语调当中满是纵容。

此时此刻,他们看起来就像一对恩爱的夫妻。

他是疼惜妻子的好丈夫,她是乖巧的幸福小女人……

二人并肩离去,宇文辙甚至伸手拦着周璇不盈一握的小蛮腰,全然不顾忌他人惊讶的眼神。

的确,这个时代还是保守的,当着这么多人这般亲昵似乎有些“伤风败俗”了。

宇文辙和周璇走过,除了云亦岚,每个人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上官一诺,没说话,现场的气氛变得有些奇怪。

“有意思吗?”

终于,有人打破了沉默。

薛进画嘲讽地看向上官一诺:

“人家都成亲了……我要是你,就识相地躲得远远的……”

“辙娶她并非本意,不过是迫于圣旨,没办法。”上官一诺道。

“哦?难道他把嫂子引荐给我们也是迫于无奈?”薛进画嘲讽道。

“辙不过是故意做给我看的……他还在气我……”上官一诺咬着牙,说道,“如果不是气我,他刚才就不会走……”

“呵呵……你就继续自欺欺人吧。”薛进画耸了耸肩,站起来,道,“突然觉得空气有些不大好,我还是去寒月楼转转吧,小玉要不要一起?”

“好呀!”云玉湖用力地点头,不过相比较薛进画对上官一诺的张狂,她还是乖乖地冲上官一诺打了个招呼,道,“诺姐姐,我先走了,你慢慢玩。”

“等等!我正好要去怡红院,顺路,一起!”

薛进画前脚一走,常江也跟着抬脚。

一时之间,原本热闹的亭子里便只剩下云亦岚和上官一诺两个人了。

云亦岚不说话,低头静静地品茶,上官一诺安静地坐在他身边,笑着说:

“还是云对我最好!”

******

另一边

周璇与宇文辙并肩而立,脑海里浮现出刚才那个娉婷的白衣女子,心想她应该就是宇文辙的心上人、云玉湖嘴里的诺姐姐吧。

虽然看不清她的长相,不过光那清尘脱俗、飘然若仙的气质就已经足已让人迷恋了……

的确是个很美妙的女子,而且论气质,跟宇文辙还挺配的。

都是清风明月一般的清尘脱俗!

难怪宇文辙会喜欢。

周璇想得入神,连宇文辙停下脚步了都没发现,一头撞到他的背上。

“唔——痛……”她委曲地扶着脑袋,“宇文辙,你干嘛突然停下来呀!”

宇文辙微微蹙眉,正欲说什么,可是当周璇皱着一张小脸,嘟着唇不满地同他抱怨时,他的一颗心顿时就软了。

“痛?”他伸手,疼惜地揉着她光洁的额头,“以后走路要专心,别胡思乱想。”

他修长的手指拂过她的额头,掌心轻轻地摩挲。

两个人靠得很近,身高上的差距便显出来了,周璇感觉自己整个人几乎都处在他的包围中,那属于他的阳刚之气充斥着她的感官。

“唔——”

周璇只觉得一张小脸烫得吓人,好似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一般。

有什么东西在剧烈地跳动……

是她的心!

天!

她怎么了?

“宇文辙……你能别靠得这么近吗?”

她艰难地开口,声音有些涩涩的。

“怎么?不喜欢?”

他低头看她,眉心微微蹙起,声音也微微冷了几分。

她……还是不喜欢吗?

“哎——”周璇叹了一口气,“现在你的诺小姐都已经看不到了,就别演戏了吧……”

起初她还奇怪他干嘛突然心血来潮带她来这里、并且这么正式地引荐给云亦岚,常江他们……

在看到上官一诺之后,她才恍然大悟——他是为了演戏给上官一诺看,刺激她……

不过她还是很配合他,不管怎么说,这些日子里,他除了偶尔抽风以外,其实对她还不错。

做人总要知恩图报的嘛!

周璇是这么想的,可是宇文辙却不是这么想的。

他见周璇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脸色便更加难看了,完美的薄唇紧紧抿着,一双漆黑的眸中泛着寒光,于是他又问了一遍,语气出奇地认真:

“璇璇,你不喜欢本王,对不对?”

周璇凝神看向自己眼前这个男子,突然觉得他有些幼稚。

这是得不到上官一诺的示爱,心里不平衡,所以要到她这里找安慰吗?

真是幼稚!

这安慰她是真的没法给他!

他总不能昧着良心跟他说自己喜欢他吧?

喜欢这种话可不能乱说的!

周璇知道宇文辙这家伙傲娇,不过她觉得再傲娇,在爱情上也应该有所退让,要不然只怕他和那个上官一诺真的会越走越远。

哎——

真没想到自己这个只谈过一次失败恋爱的人居然还要给别人做一回爱情专家!

周璇在心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抬起头,漂亮的眼睛非常认真地凝视着宇文辙:

“宇文辙,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你应该积极地去争取,而不是消极地想要通过刺激对方之类的行为让对方先主动……我跟你说,做人呢,不要想那么多,喜欢,就去追!哪怕是死缠烂打、穷追不舍也在所不惜,毕竟能遇到一个让自己心动的人不容易……”

这是她心中的想法吗?

宇文辙静静地听着,漆黑的眸子微微闪烁,好似天空中明亮的星子,兴趣十足。

“要是缠了很久都没效果呢?”

他冲她眨眼,漆黑的眸中透露着浓浓的求知欲。

“继续缠!有一句话叫做:烈女怕缠郎。不管多阵列的女子,只要你整天围着她转,死缠烂打,总有一天她会接受你的。”

周璇说道,心里纳闷儿宇文辙为什么这么问,从那个上官一诺看他的表情来判断,她应该是已经很钟意他了呀……

周璇敢打包票,只要宇文辙稍微主动一点,上官一诺绝对会扑过去……

“哦?那璇璇你面对自己爱的人,也会这样死缠烂打吗?”宇文辙突然这样问周璇。

周璇的心猛地一缩。

不期然地,她又想起了慕容莫问……

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

“不。”

周璇摇摇头,她的人生态度一向都是随遇而安,不强求。是你的终归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也没用。

宇文辙看到周璇眼中闪过的那一抹痛,心也跟着难受,他知道她又想起慕容莫问了!

该死!

干嘛主动提起!

宇文辙心里有气,是在气自己。

其实他说那句话是想试探她心中还有没有慕容莫问,这结果……显然把他自己气坏了!

何苦!

宇文辙,你何苦没事给自己找气受呢?

算了!

她和慕容莫问毕竟相交十年,哪有这么快就能完全剔除呀!

你得给她时间!

他在心里宽慰自己,装作若无其事地跟她抗议:

“璇璇,你这是要坑本王吗?你自己都不死缠烂打,还让本王去死缠烂打?”

大概是宇文辙的演技太好了,周璇竟然一点儿也没发现他的异样。

眼前的男子嘟着唇,不满地抗议,那样子让周璇下意识地联想到二十一世纪的网络流行词——“卖萌”!

宇文辙若去了二十一世纪,绝对是个“萌主”!

他不知道他这样子要萌化多少女生!

不知道为何,这一刻,周璇的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你我情况不同呀!宇文辙,我要是有你那脸皮,我早就去死缠烂打了!”

她的声音带着戏谑,嘴角的弧度不自觉地加深。

他揉揉她的脑袋,庆幸地说道:

“还好你的脸皮薄。”

“什么?”

周璇不解地看他,似是没听明白他的话。

“没什么。”他摇摇头,抿嘴冲她笑,“那以后本想就听璇璇的建议死缠拦打喽!”

“恩!加油吧!少年!”

周璇右手握成拳头,调皮地眨着眼睛,对宇文辙作“加油”状。

有阵清风拂来,

吹动她那绸缎一般的长发,衣袂随之轻扬。

明明是飘然若仙的画面,偏她的表情却那么搞笑,宇文辙被她逗乐了,伸手揉了揉她毛茸茸的小脑袋,无奈地说道:

“迟钝。”

“什么?”

这下周璇更加不解了,她刚才明明在帮他解决了这么一个爱情难题,他却突然说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那女子双眸带着浓浓的疑问,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

宇文辙无奈地摇头。

这丫头平时那么精明,怎么在这方面这么迟钝呢?

难道说是他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

这么想着,他忍不住伸手敲了敲她的脑袋:

“榆木脑袋!”

“你才榆木脑袋呢!”周璇不满地撅嘴,恰巧眼角的余光瞥见一抹白影,连忙非常好心地用手肘捅捅宇文辙的肋部,“说曹操曹操到,她来了!赶紧的,抓住机会,上!”

宇文辙顺着她的视线,看到上官一诺犹豫的背影,顿时无语。

“白痴!”

他忍不住再次敲周璇的脑袋。

“宇文辙,你干嘛!会敲笨掉的呀!”

周璇不高兴了,她双手叉腰,杀气腾腾地等着宇文辙!

该死的!

她这么用心地帮他出谋划策,掏心掏肺,他居然还嫌弃她!

骂她白痴!

想当年,她可是通过了MENSA智商测试,成为高智商门萨俱乐部的成员!

哼——

该死的宇文辙!

周璇郁闷无比,正想进一步发---泄自己的不满,这时候,宇文辙已经强势地牵着她的手往前方走。

“宇文辙,去哪儿呀?”

“厨房。不是想吃红烧鲫鱼吗?”宇文辙说道。

周璇真的没想到宇文辙竟然会亲自下厨给她做红烧鲫鱼……

她也就配合他演戏,随口这么一说而已呀!

“尝尝。”

一旁香喷喷的红烧鲫鱼端上来,宇文辙将筷子抵到周璇的手里。

周璇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放到嘴里,发现宇文辙正坐在她的对面,双手拄着桌子,托着下巴,一动不动地凝视着她,眼神中充满着期待。

“好吃吗?”

她才咀嚼了一下,他便急切地追问。

不过演戏而已!

需要这么敬业吗?

更何况,现在上官一诺又不在……

周璇无语。

“如果我说不好吃,你会不会宰了我?”

周璇深深地看了某人一眼,饶有兴味地说道,她以为宇文辙肯定会张牙舞爪地强迫她说好吃。

可没想到他却笑若春风地跟她说:

“不会。璇璇觉得哪里不好吃了?跟本王说说,本王下次改进。”

说话间,他凝视着她,语气认真又诚恳,倒弄得周璇有些过意不去了。

“骗你的啦!很好吃!比皇宫里御厨做的还好吃!”

她冲着他眨眨眼睛,笑道。

周璇说的是实话。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自己厨艺挺不错的,尤其是鲫鱼,因为爱吃,她常做!

而且一直认为就自己做的鲫鱼美味程度绝对是天下数一数二的,但是和宇文辙一比,她竟有些自愧不如!

“宇文辙,要不你再炒个青菜吧。”

周璇这么说,倒不是想吃青菜,而是炒青菜最能体现厨艺,她想感受一下宇文辙的厨艺到底到什么境界了。

“好呀!”宇文辙笑眯眯地点头,“璇璇想吃什么尽管说,今儿本王都满足你!”

“这可是你说的!那你今天得给我做到满汉全席才行!”

周璇不客气地说道。

机会难得,齐王殿下有心做苦力,不压榨白不压榨,压榨了也白压榨!

“什么全席?”

宇文辙的问题让周璇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此时满族的前身女真族都还没出现,别说什么满汉全席了。

“就是……一百零八道菜!”

或许是因为心情好,周璇忍不住咯咯笑。

“想多了吧!”宇文辙无语地瞪了周璇一眼。

一百零八道?

这丫头真是累死他吗?

“给你做十八道,多一道都别想。”

宇文辙一脸严肃地说道,言语中还带着不容拒绝的霸气。

周璇倒是意外了!

因为一百零八道她本身就是跟宇文辙开玩笑的。

“宇文辙十八道会不会太多了?吃不下浪费呀……”

“放心,吃的下!我家王妃不是吃货吗?”

“……”

这家伙把她当什么了?

饭桶吗?

“哎——我主要是怕你累啦!十八道,好多的!”

周璇想了一下,又说道,她做菜的次数不少,知道做菜是个体力活。

“那就过来给本王打下手,来,把这韭黄洗了。”

宇文辙走过来,很自然地将韭黄丢到周璇手里。

那天在雁回楼后院的小厨房中,他掌勺,她给他打下手,二人配合得亲密无间,偶尔开个玩笑,厨房里笑声不断,乐融融的。

那种感觉就仿佛一对恩爱的寻常夫妻。

屋外不远处,万花丛中,上官一诺的双手越攥越紧,指甲深深地嵌入掌心,贝齿紧紧地咬着下唇,脸色难看到了几点!

天呐!

辙居然亲自下厨给她做菜,还做这么多……

为什么?

不……

这不是真的……

上官一诺想起以前,有一次,她听小玉说宇文辙会做菜,便央他做菜给自己吃。

可是他却一脸冰冷地拒绝,没有半刻地犹豫。

他说他学做菜只是为了在饿得慌的时候让自己填饱肚子,如非必要,绝不下厨!

可是现在,你却为了周璇下厨……

辙,你以前都是骗我的吗?

上官一诺再也待不下去了。

她不要看到他下厨,也不要听到那些欢声笑语……

“云,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辙他爱的是我……”

上官一诺转身,看向一直站在自己身后的那个绝美男子,轻轻地问。

云亦岚一双眉目仿佛一弹死水,波澜不惊,他说:

“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辙。”

问他?

若他愿意理她,她现在至于一个人无助地站在这里吗?

天渐渐地暗了下来,火红的灯笼一盏接着一盏亮起来,可是上官一诺却觉得四周黑得可怕,她什么都看不到。

******

雁回楼的这个小厨房连着餐厅,坐在餐厅里,可以看到院子里百花争艳,流水潺潺,那是一种高雅的境界与情调。

此时天已经黑了,虽然看不到百花争艳,却可以闻到清风送来的阵阵花香。

门开着,外面灯笼一盏又一盏,桌上烛光摇曳。

周璇想到了烛光晚餐。

没想到自己穿越到古代,竟还能吃上这般浪漫的烛光晚餐,虽然不是和爱人,但对着宇文辙那张赏心悦目的脸,心情还是不错的。

“要不要喝酒?”

宇文辙平时极少喝酒,他常说酒不是好东西,可是眼下看着佳人,他竟起了小酌的雅兴。

酒其实是个好东西,喝了酒,有些话就好说。

而且酒后能乱……

突然好想把这丫头灌醉!

他觉得自己等不及了……

虽然答应过她不强--迫她,可是若是酒后你情我愿地乱了,这就不能怪他了吧?

宇文辙心里坏坏地这么想。

虽然这样有些卑鄙,但他宇文辙从来就不是君子,到时候,他甚至还可以恶人先告状,指责她趁酒后对自己下手,反咬她一口……

这主意不错。

所以,周璇还没点头,他就追问她:

“丫头想要喝什么酒?桑落酒?新丰?屠苏?琥珀?文君?”

周璇本对酒没什么兴趣的,但是听到“屠苏”二字的时候忍不住有些好奇。

二十一世纪有部电视剧挺红的,里面的男主就叫屠苏。

周璇知道师尊给云溪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取“屠绝鬼气,苏醒人魂”之意,倒没想到还有屠苏酒,便好奇地对宇文辙地说:

“来点屠苏酒吧。”

她让宇文辙来一点,可谁知送上来的却是一大坛。

“宇文辙,你这是不醉不归的节奏吗?”

周璇打趣地说道。

宇文辙笑而不语,可不能让这丫头知道他心里打的主意。

有丫头上来给她们斟酒,动作很优雅,透明的液体顺着光滑的杯壁流淌而下,发出动听的轻响,好似一曲轻音乐。

那丫头身上带着淡淡的酒香,那是长期接触酒的气味。

周璇端着酒杯的手突然晃了一下,里面的液体浸出来,落到她的手背上,带着酒特有的清凉。

“怎么了?”

宇文辙不解地问她。

周璇眉心一皱,指着给他们斟酒的那个丫鬟,反问:

“宇文辙,她是杨墨瞳,对不对?”

宇文辙也是一愣,不过他很快就掩饰了过去,伸手按住她的小手,道:

“璇璇开什么玩笑呀!杨姑娘已经过世了呀……”

“是吗?”周璇轻轻地低下头,小声地

说,“那可能是我认错人了吧。的确,这位姑娘长得跟杨姑娘一点儿也不像……”

她说道,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可事实上,她知道,她并没有认错人。

她认人从来不是看外表,而是靠气息。

很显然,杨墨瞳易容了,可是她的气味并没有变,从她一进来,周璇就发现了。

她可以肯定这个女人就是杨墨瞳!

杨墨瞳根本就没有死!

所谓的死讯,只怕是宇文辙编排出来陷害周傲华的!

周璇不说话了,她不吃东西,也不看宇文辙。

屋内的氛围突然变得很压抑。

没了她的笑容,宇文辙觉得满桌的食物也变得索然无味。

他让杨墨瞳退下。

杨墨瞳走了,可她带不走屋内压抑的氛围。

“丫头,吃点菜。”

宇文辙伸手给周璇夹菜。

周璇低头看着他夹过来的菜,没有动,也不说话。

这一刻,她的心情有复杂。

她突然发现,她和宇文辙之间隔着太多东西了……

宇文辙身上的那些谜团,还有他与周家之间的深仇大恨……

这些都是她没法触及的东西。

周璇没有动筷子,宇文辙的目光微微有些黯了下来,他看着她,说:

“丫头,真的不吃吗?这些都是本王亲手替你做的。”

他的声音带着几分失落,周璇的心一软,有些于心不忍,于是拿起筷子,将他夹过来的菜放入嘴里。

“呕——”

不知道为何,原本的美味突然变得难以下咽,她竟忍住伏在一边呕吐。

“啪——”

筷子被宇文辙重重地丢在桌子上,他低头,双目灼灼地看着周璇。

他生气了!

这也难怪!

无论谁,费尽心思做了一桌的菜,可对方却一脸痛苦地呕吐,换做谁都会不高兴,更何况是心高气傲的宇文辙呢?

他堂堂一个皇子,放下身段,费尽心思给周璇做菜,甚至还亲手夹到她的碗里,可是回应他的却是周璇痛苦的干呕。

宇文辙不高兴了!

他心里憋着熊熊怒火,可是当他看到周璇一脸痛苦的样子之后,心里的火,终归还是灭了……

哎——

宇文辙叹了一口气。

宇文辙,你输了!

你这辈子都不可能赢周璇了!

这火,他不但没发,还换做了温柔的询问:

“不舒服吗?要不要请薛神医过来看看?”

“没……没事。”

周璇也不知道自己为何突然就这样了。

“不想吃就别吃了,来人,把菜倒了。”

宇文辙淡淡地说道。

“别……”周璇连忙阻止,她笑着跟他说,“怎么可以这么浪费呢?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更何况还是你辛苦做的。”

她一边说,一边拿起筷子去夹菜。

“本王做的又如何?你不喜欢,没有什么用?”

他的声音中有几分破罐子破摔的无奈,就像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无论才情、长相、性格都要比慕容莫问要好上无数倍,可是她不喜欢,又什么用呢?

“我没有不喜欢。”周璇说。

“你就是不喜欢。”

宇文辙固执打断她,其实他很像问一句:

周璇,你要怎么样才会喜欢上我?只要你说,我马上按你说的去做。

但是这话,他问不出来。

他怕吓跑她……

宇文辙说的是人,周璇想的是菜。

她叹了一口气:

“宇文辙,你做的菜真的很好吃!只是我突然心情不好了而已,跟你的菜没关系。”

“因为杨墨瞳没死吗?”

宇文辙终于还是承认了。

他知道,有些话终归还是要说开。她既然已经知道了,瞒着也没意义……

其实宇文辙也不知道,为何刚才自己的第一反应是瞒着她。

其实他就不没打算瞒她的。

也不知道刚才是怎么了!

怕她知道真相后生气,然后就不理他了……

这一刻,宇文辙认识到,自己在她面前的顾虑越来越多了,也越来越被动了……

再这样下去,他还能按原先计划地那样无所顾忌地找周家报仇吗?

宇文辙突然有些害怕!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情绪已经会被她轻易牵动……

“宇文辙,乱情蛊是你找人给我父亲下的,对不对?”

她轻轻地问道。

虽是问句,却并不需要

回答。

哪怕杨墨瞳再年轻貌美,周傲华也不可能会在那样的场合对她做出那种事情。

因为他并非好--色之人。

周府之内除了林诗意这位夫人以外,就只有王氏一位侍妾。

若周傲华是好--色之人,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完全可以妻妾成群……

“璇璇,你说过不管我和周家的事情的。”

宇文辙看着周璇,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声音听起来那么无奈,无奈中还带着几分害怕。

他没法想想如果周璇站在周家那边与他对立的话,他会怎么样……

周璇也叹了一口气。

她也记得自己曾经不止一次跟宇文辙说过她不会管他和周家的事情……

昔日,她也以为自己可以面不改色地看着他报复周傲华,甚至害得周家家破人亡!只要不涉及到她自己就可以。

可是这一刻,不知为何,她的心情很复杂。

她想到了周傲华,那位一直为百姓鞠躬尽瘁的丞相。

想到那些从全国各地赶过来给周傲华请愿的百姓。

周傲华的确是个勤政的好官。

周璇抬起头,看着自己对面的男子,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道:

“宇文辙,你身为大魏皇子,如此陷害一个好官,不会良心不安吗?”

周璇问这句话的时候,并不是站在身为周家女的角度,而是站在一个老百姓的角度。

都说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周傲华若不是真的为百姓做了好事,断然不会有这么多人千里迢迢赶到东都替他请愿的。

周璇的话让宇文辙好看的眉心拧得紧紧的,他低头,看着自己骨节分明的手指,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时间一点点地流逝,过了许久,才见他抬起头,看着周璇,漆黑的眸子带着浓浓的悲凉,他说:

“璇璇,我母亲也是个好皇后,她甚至不顾她自己的安危救过周玉华和宇文轩,可是他们在对她下手的时候可曾不安过?”

周璇沉默了。

屋内陷入了漫长的沉默。

宫廷斗争历来残酷,光看看二十一世纪那些宫斗电视剧就心发慌,更何况对宇文辙来说是亲眼所见呢?

宇文辙看着周璇,轻声说:

“璇璇,其实本王还有个同母的妹妹,母后去世的时候她才三岁。可是周玉华连她的不放过……”

周璇刚听宇文辙讲他还曾有个妹妹的时候,有些意外,因为她从未听人提起过齐王殿下有同母妹妹,当她听到后半句的时候,一颗心便沉了下来……

“她……死了吗?”

周璇的声音在发抖。

“官方的说辞是小公主贪玩,不幸跌入湖中,溺亡。可是本王亲眼看到你父亲将她带出宫,再也没有回来过……”

宇文辙的声音异常的悲凉,双眸中带着强烈的愤怒,双手紧紧地攥在一起,握成拳。

“周玉华想当皇后,害死了我母后!可她为何连颖儿都不放过呢?她才三岁……才三岁而已……”

往昔的仇恨汹涌而来,宇文辙猛地一拳头砸到身后的墙壁之上。

墙壁岿然不动,他的手却出血。

鲜红的血液从他的手指之间流淌下来,落到地上,留下一朵一朵妖娆的红梅。

他说:

“璇璇,你不明白这些年来本王是怎么过来的……你以为本王只是在装病吗?本王是真的有病……你们周家在本王身上下了毒,若不是有薛神医,本王只怕真的活不过二十……”

周璇整个人都怔住了。

她一直以为宇文辙是为了生存装病,却没想到他是真的有病。

“那种毒……很痛苦吧……?”

周璇有些不敢问,因为他发现宇文辙讲到毒的时候那痛苦的表情分明是昔日病痛给他留下的阴影。

“十多年来,每每毒发,如万箭穿心。”

他的声音很淡,轻描淡写的语气。

万箭穿心,那该是怎样的痛苦,他一个五岁的小孩,怎么受得住……

周璇想都不敢想!

难怪,她总觉得宇文辙的脸色过于苍白了!起初以为他是装病需要,特意浓的,后来才发现他本身就是如此!

这应该是后遗症了……

这一刻,周璇觉得自己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砸了一下一般,好痛!她看着宇文辙的双眸,眼中全是疼惜。

她说:“宇文辙,对不起……”

“傻丫头,你说什么对不起呀!又不是你的错……”

宇文辙温柔地将周璇纳入怀中,轻轻地拍着她的背,道。

******

乐乐:谢谢大家的红包,万更送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