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23.坑深123米我是不是在哪里都能遇到你的旧宠?

晚安怔住,莫里斯看到她也不意外,倒是露出了西方男人典型的绅士笑容,“顾太太,祝晚餐愉快。”

蓝色的眼睛里颇有深意。

晚安回了一个礼节性的笑容,两人便擦肩而过了凡。

顾南城正在收拾桌上零散的文件,将有部分拉开梯子放进去,然后抬手合上了电脑,未抬头,低沉着嗓音朝女人道,“去休息室帮我拿件外套出来。”

晚安抿唇,哦了一声,脚便转了方向。

等她拿了衣服出来的时候,男人已经收拾好所有的东西,长腿迈着步伐迎了上去,一手自然的接过她手里的衣服,顺势低头吻住了她的眉心。

“饿了吗?”他穿着衣服,眼角是温和的笑容。

她仰头浅笑,对上他深黑的眸,竟忍不住脸颊发烫,声音也温软了下来,“有一点,忙了一天。”

换好外套的男人自然而然的牵上她的手,“走吧。謦”

晚安想问为什么莫里斯会出现在这里,但是看他的模样没有要主动开口说明的意思。

上车的时候,她低头系着安全带,看到自己手指上戴着的戒指,还是转了头问道,“你已经跟莫里斯谈完了吗?”

上次不是还说要一起吗。

“嗯,”男人发动引擎,视线看着前方没有偏移,“谈好了。”

说不出是失落还是另一种期待,晚安隔了好几秒才哦了一声,唇畔牵出温婉的笑。

吃完饭,晚安自然的以为他们会直接回家,因为一般顾南城傍晚后都要在书房处理一两个小时的公事,到八点才回卧室。

取车的时候,他侧过脸问她,“累不累?”

“嗯?”晚安没反应过来,不解,“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要做吗?”

难道他想约会之类的?

顾南城温温淡淡的笑,“婚礼后,我们依然住在南沉别墅。”

晚安点头,“我明白。”

那是他爸妈当初结婚的时候特意设计打造的,对他而言意义非凡。

“别墅里的那些家具有些是我爸妈留下来的,很老了,有些是我让秘书换的,你喜欢吗?”

晚安眨了眨眼睛,看着他开车时专注的侧颜,抿抿唇,“说真的哦,不是很喜欢。”

男人脸上似有失笑的痕迹,为她小心得可爱的语调,低低的嗓音覆盖着愉悦的笑,“那我带你去换。”

她微诧,“可以吗?”

毕竟有些是他父母留下的,她以为意义非凡,所以也没有提过。

“当然,”他道,“你是女主人,你可以决定。”

顾南城驱车载她去商场,一路上受到各种瞩目,晚安挽着他的手臂,见他虽然从容沉静,却还是忍不住道,“其实你可以不用亲自陪我来的……一般这种事情看好了可以叫专门的派送员送回家里弄好……”

“你不是喜欢吗?”他低头睨了她一眼,“喜欢结婚前叫你的男人陪你逛商场选家具和摆设。”

他说的风轻云淡,晚安却一下囧得红了脸,“我什么时候说过……”她纳闷的反应了一会儿,才鼓着腮帮质疑的问道,“你是不是偷偷的看过我的日记了?”

顾南城瞥她一眼,活似她说了什么很弱智的话。

想想,他也不会做这么猥琐的事情,脸往他的胳膊上靠了靠,咕哝道,“那你怎么知道的,”总觉得他的话里有调侃的意味,晚安此地无银的狡辩,“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少女心你懂吗?少女心。”

他低头便凑过去亲她,不顾在人来人往的商场,晚安低叫着闪躲,却被男人箍在了怀里,薄唇摩擦过她的脸颊,低哑的笑着,“少女心就少女心,你否认个什么劲儿,我又不会嘲笑你。”

还没有嘲笑她。

晚安有些恼怒,瞪他一眼,低声道,“好了别闹了,人家都在看我们。”

“随他们,”他肆无忌惮旁若无人,“反正不闹他们也会看着的。”

闹腾了一会儿,他们才慢慢的到了主家具区,晚安细细的巡视着,男人跟在她的身侧或者跟在她的后面,“这边是安城最大最有名的家具城了,如果没有你喜欢的话再去其他的地方看,或者让设计师跟你交流,按你喜欢的定做。”

顾南城在这些事情上不大喜欢麻烦,所以在商场买现成的,而且时间也已经来不及了。

“好啊,”晚安一边看一边回答,“我先看看。”

转了大概两个小时,在看沙发的时候,晚安注意到有道很不善的视线一直紧紧的绞着她,说不上多让人不舒服,但就是紧跟着不放。

晚安开始没有在意,后来实在是觉得打扰她逛商场看家具的心情,遂站直了身体循着那道视线直接看了过去。

来自一个年轻的女人,长发及腰,烫成了稍卷的大波浪,那身段是真的玲珑,前凸后翘,跟夏娆的气质有几分相似,但是那股傲慢比夏娆更加的

浓厚,像混血儿又不大像,可能是混了四分之一的西方血统,脸蛋轮廓偏东方人的小,但是精致的五官比一般东方女人深邃立体。

七分妩媚,三分英气。

站在那里就两个字,张扬。

左手的无名指上,戴着镶嵌着鸽子蛋大的钻石婚戒。

眼神带着不明显的晦涩和复杂,更多的是轻视和审视。

她的身后跟着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看模样应该是保镖。

带着保镖来选家具的贵太太?晚安仰起脸庞看着搂抱着自己的男人,皮笑肉不笑,“我是不是哪里都能遇见你的旧宠啊?这位瞧着不大像你的菜啊。”

顾南城只淡淡的瞟了一眼,“不要什么屎盆子都往我脑袋上扣,不认识。”

晚安持怀疑态度,“可是她看我的眼神像是看情敌。”

她看出来了的东西,他自然也早就一眼看得出来,语气凉凉的道,“所以,顾太太你好好想想,你是不是背着我招惹了什么男人。”

晚安眼珠转了转,道,“啊……让我想想。”

男人英俊的脸一下就变得寒凉,眯起眼睛阴测测的道,“慕晚安。”

看他冷峻逼人的脸,晚安朝他吐了吐舌头,“真是小气……没有招惹过,”她笑眯眯的道,“不过我要是走在路上就被看上了,那就不是我的错了。”

白净的脸庞带着娇嗔的笑和得意的傲娇,让人忍不住想上去捏一把。

顾南城将她圈进自己的怀里,冷淡的眸光扫过莫名盯着晚安的女人,狭长的眸光泛出幽冷而面无表情的,淡漠却带着无形的咄咄逼人。

让人不敢直视。

那女人很快的败下阵收回了视线。

她最后转了身,亦瞧见晚安无名指上的戒指,微微一愣,又看了顾南城搂着她的姿势,脸色稍微的缓和了一点,朝身后的保镖哼了哼,“走吧。”

顾南城暗沉的眸无波无澜的目送她的离去,看着她重新架上了墨镜,良久收回冷漠的视线,低头亲了亲怀里的女人,“继续。”

晚安见她走了,便也不在意,“好。”

时间不是很充足,加上晚安的审美和性子都偏挑剔,她又想顾虑着全套的色调搭配,所以只选了一套放在餐厅的餐桌椅,然后又左挑右选的买了几盏灯,一对放在床头,以及两盏放在书房的。

末了,男人刷卡付钱,晚安有些遗憾的道,“下次再来吧。”

“嗯,”看了眼她的小脸,他懒懒淡淡的低声道,“下次陪你来。”

反正有些事情来日方长,不用着急。

回到家,白天忙了一天晚上又逛了几个小时的商场,晚安确实困乏得厉害,她先洗了澡,披着浴袍出来的时候男人正站在落地窗前打电话,声音很低听不清楚在说什么。

不知是不是因为恰好,她一出来他就结束了对话,将手机挂掉了。

晚安怔了怔,还是没说什么,只是道,“我洗好了,你去洗澡吧。”

“你先睡,”顾南城拾起扔在床尾的外套,又走到小圆桌前捡起搁在上面的钥匙,语调温淡自然的道,“我临时有点事情需要处理,要出门。”

“哦,”晚安愣了愣,心头涌出一股失落,末了还是问道,“那你今晚回来睡吗?”男人走过去抱了抱她,低声道,“如果太晚了可能就不会回来了。”

她不知道他晚上要忙什么重要的事情,但还是没有深究的问什么,只是仰头看着他的下巴嘱咐道,“很晚了,那你开车小心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