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122.坑深122米:这分明是地狱才对,你放心,我会爬出去的

等晚安说完,只围了一条浴巾的男人已经单膝跪在她的身侧,双手捧着她的小脸低头吻了下去。

没有很深入的吻,只是薄唇碾压着她的唇瓣,气息温热。

晚安没有迎合也没有拒绝,闭着眼睛。

低哑的嗓音贴着她的耳朵,“去洗澡睡觉。”

她睁眼,点点头,然后手推开他的胸膛,脚落在了地板上,一只手抱起准备好的衣服,另一只手摸着自己的长发,温浅的笑,“你先睡吧,我洗完澡就回来了。凡”

他盯着她的脸庞看了几秒,最后淡淡的嗯了一声。

晚安连着头发一起淋湿,让水从最上方淹没自己,洗完澡透过被热水蒸腾的模糊的镜子擦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謦。

擦了好一会儿没有水珠往下掉的时候,才开门回到卧室。

只有床头的灯还在亮着,男人躺在上面似乎是睡着了,晚安在床边站着看了一会儿,轻手轻脚的找了吹风开了卧室的门出去了。

打开书房的灯,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吹了会儿头发,差不多七分干的时候她关了吹风休息了下,抬头看着对面整排的书架,末了起身,走过去把那本粉红色封面的画册抽了出来,回到了椅子里。

她学过一段时间的画画,不过都是铅笔素描。

手指打开封面,上面简笔勾勒出一张属于男人的轮廓。

那时远比如今年轻张扬。

她低头静静的看了会儿,合上,重新打开吹风把头发吹干。

回到卧室,掀开被子躺了进去,刚抬手把灯灭了,一只遒劲有力的手臂就伸了过来圈住她的腰将搂入怀中,然后翻身覆盖而上。

顾南城嗅着她的头发和身子散发出来的香气,在黑暗中低低的笑,“还知道回来?”

晚安任由他压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不回来我睡哪儿,我以为你睡着了,出去吹个头发而已。”

“嗯,”男人的薄唇沿着她的下颚骨一路亲下来,淡淡沙哑道,“睡吧。”

…………

晚安上午依照约定去了昨天的影楼找乔染谈戏服的事情,却发现影楼关门了。

她蹙眉,回到车前问陈叔,“昨天我们走后这边发生什么事了吗?”

陈叔也不解,“我是看着警察带走那打人的女孩才走的,”想了想,有些凝重的道,“不过我觉得可能……叶家在安城也是有点势力的,回头为难乔小姐也不一定。”

晚安上了车,正考虑要不要找自家老公查下乔染的电话,车窗忽然被敲响了,她侧头看,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太太。

摇下车窗,晚安露出客气的笑容,“请问有什么事?”

老太太打量了晚安几秒钟,才笑着问道,“你是顾太太吧?”

微诧,但还是含笑的点点头,“我是。”

“我是小染的邻居啦,她平常蛮照顾我们这些孤家寡人的,昨天傍晚过来找我说如果今天你过来找她,就让我给您她的电话号码,”老太太和煦的笑了笑,一脸肯定的道,“我听她的形容,还是觉得你最像。”

晚安微微挑眉,她昨天,貌似给了乔染她的号码?

但还是没有多想,反而从包里拿出自己的手机,浅笑道,“好,麻烦您告诉我。”

老太太完成任务心满意足的回去了,晚安拨通了号码,那边很快被接通了,她还没开口说话,手机里就传来一阵歇斯底里的冷笑,“叶骁我告诉你,她们两姐妹不给我道歉我是不可能撤诉的,你们就是关我到死都是一样的!”

晚安眨了眨眼,静了一会儿,才出声,“乔小姐,我是昨天来你店里找戏服的。”

那边显然没想到不是叶骁,过了几秒钟她的声音很快如戳破的气球软了下来,有些语无伦次的道,“对……对不起,我以为是……,是顾太太吗?”

“是我。”

“不好意思……本来想给你打电话但是号码被……”晚安明显的听出了女孩神经过于紧绷的濒临崩溃感,“我这两天可能没什么时间……不好意思我……”

“你……”晚安有些迟疑的问道,“被软禁了吗?”

乔染没出声,晚安猜测她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换了一只手接电话,另一只手将车窗摇上,“乔小姐不介意的话可以告诉我你们家的地址吗?我过来跟你谈谈,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也许能换一份工作,等攒够了钱可以重新开一家店,你觉得呢?”

陈叔从后视镜里看着沉静微笑的女人,他家太太也是捏准了人家的软肋,几句话就把情况了解都透透的。

乔染过了一会儿才轻声道,“可是……我婆婆不大好说话,我怕她为难你。”

儿子那么张狂,婆婆也很难很好说话。

“没关系,最近难听的话我听了很多,多听几句无妨。”

…………

叶家是没那么显赫的红色家族,但

在安城还是有他自己的地位和人脉。

晚安让陈叔在车里等她,她自己去敲门,叶家佣人听到声音来开门,看到晚安只觉得眼熟但叫不出名字,“你是哪位?”

晚安颔首浅笑,“我过来找你们家少夫人,乔染,已经约好了。”

佣人的脸色微微变了,立即拔高了声线嘟囔道,“我们家少夫人不在,出去了。”

“是么,可是我才跟她通过电话。”

“什……什么时候?”

晚安笑,“在你过来开门之前。”

佣人被堵得哑口无言,最后还跟里面的人通了电话,才不甘不愿的放了她进来。

晚安被带到大厅,刚好乔染从楼上下来了,一看就是匆忙的收拾了一番,梳了头发换了衣服,半点妆都没有上。

乔染的眼圈有些红,不过不明显,睫毛上有水珠,可能是用水洗过了。

晚安朝端坐在沙发上的贵妇人模样的女人俯首,“叶夫人,您好。”

后者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

“妈,”乔染低声道,“我想和慕导谈谈……他们剧组需要提供戏服的,我想……”

“那你的店怎么办?”叶夫人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语气不耐的训斥,“你说想开什么影楼我们叶骁就出钱给你开店,你现在又想做进什么剧组?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娱乐圈那种又脏又乱的地方是你能待的吗?你还记不记得自己是叶家少夫人。”

娱乐圈那种又脏又乱的地方。

晚安的眉心跳了跳。

别人的家事,婆媳关系,她身为外人不方便插手,所以晚安没有开口说什么。

乔染低低的笑了,神色中铺着某种哀戚,却又平淡不张扬,“我没有觉得,我哪里算是叶家的少夫人,”

她顿了顿,语气轻软太不够强势,却又莫名的坚定,“影楼我会继续开着,至于娱乐圈是个又脏又乱的地方,我想,像我这种残疾人——尤其是正如高涵所说的,脱光了也会倒男人的胃口,您不必担心我会给叶家丢脸。”

最后一句话,她说得无关紧要,脸上甚至带着笑,仿佛浑然就只是说着别人的事情。

“你……”叶夫人仿佛受了什么天大的忤逆,竟气得抬手就用手指着她的鼻子,“乔染,我们叶家供你吃穿,资助你开店,你就是这个态度?”

乔染落在身体两侧的手慢慢的握紧,脑袋仍旧低着,“所以,我不好意思再让叶家供我吃供我住资助我开店,我想出去工作。”

晚安猜测乔染在叶家应该难得如此坚定自己的立场,因为叶夫人的脸色着实有些难看,不喜的眼神愈发不加掩饰。

直到胸口的起伏逐渐的平静下来,她才瞪了一眼乔染,转而朝晚安冷淡的道,“这位小姐,不好意思,这件事情等我们家叶骁回来才能做决定,你先回去了,我就不让人送……”

“妈,”乔染抬起头,看了眼晚安,平淡的陈述,“这位是GK传媒的总裁夫人,昨天高涵被带进警察局不是因为她打了我,而是因为她差点打了顾太太,让顾先生看见了。”

叶夫人脸色变了变,先是看了一眼乔染,然后视线落在晚安的身上。

有几分不相信,又有些尴尬。

最后看到晚安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

晚安率先开口,面上带着笑,“叶夫人您好,我看了乔染影楼她自己设计的服装,很有特色也很有才华,屈就一家影楼太可惜了,至于您担心的问题……我念得是导演,也算是娱乐圈的人,叶少夫人既然有叶家做护盾,想必应该不会发生不应该发生的。”

顾忌她GK总裁夫人的身份,虽然没有媒体亲自证实,但是昨天的事情叶夫人自然有所耳闻,单凭乔染是怎么都不敢把高涵送进警察局的。

见叶夫人没说话,晚安继续道,“如果叶夫人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请乔染去咖啡厅单独谈谈合作的事情吗?”

叶夫人明显的不愿意,但是碍于晚安的身份又不好说什么。

脚步声响起,乔染率先反应过来,抬头看向门口,还没出声,就听到叶夫人带着笑意的声音,“骁儿回来了,你劝劝乔染吧,她非要进娱乐圈工作,怎么说都不肯听。”

叶骁一脸沉郁,进来的时候眼神就直直的落在乔染的身上。

闻言末了才转而看向晚安,“顾太太,”他的眼神不算不善,却没有温度,“身为整个GK传媒的总裁夫人,乔染只是区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店主,不值得总裁夫人亲自大驾寒舍。”

晚安翘起唇角,浅浅的笑,“叶先生严重了,总裁夫人不是我的职业,头一次做大导演的副导,自然是要按吩咐做事,”

看了一眼重新低下头的乔染,“设计这种事情无关知名不知名,何况我们需要的也不是走米兰红地毯,叶少夫人的作品我很喜欢。”

叶骁的眉头皱了起来,随即道,“乔染

只不过是业余的设计师,连大学都没有念,”他的语气没什么嘲弄和看不起的情绪,但就是显得很冷,不似顾南城除去心情不好或者发脾气的时候,永远带着温和儒雅的假象,“这件事情我会和她商量,今晚会给顾太太答复,如果她去的话,明天亲自去GK你。”

所有的话都摆在这里,堵死了晚安所有的余地。

最后,他看了晚安一眼,道,“我看顾太太的司机在外面等着,就不送了。”

晚安沉默了一会儿,才朝乔染笑笑,“好,叶少夫人,我等你的电话。”

乔染纤细的手攥得很紧,似乎在忍耐什么,对上晚安的视线,点点头,“好,我晚上会给你电话。”

晚安拿着包,朝叶夫人和叶骁微微颔首,便转身离开了。

叶家的客厅里只剩下了三个人。

乔染低着头,似呼吸困难。

叶骁扫了一眼垂着脑袋攥着手指的女人,冷冷的哼了一声,“回房间说。”

扔下这句话就径直的上了楼。

乔染松开拳头,又握着,几次重复如此,调整了呼吸,才跟着上了楼。

才关上门,男人一句简单利落的话就砸了下来,像是下了一个不值一提的命令,“打电话给慕晚安,说你不会去。”

乔染的手又攥紧了,睫毛颤抖得有些厉害,“我要去。”

“乔染,”正在换衣服的男人转过身,冷笑着唤着她的名字,“是不是觉得GK的总裁夫人看上你,就忘了自己几斤几两了?还是觉得有她给你撑腰,可以无所顾忌了?”

“我想出去工作,就算是无所顾忌了吗?那你们算什么?”

她的声音一如既往的轻,叶骁一时间甚至没有反应过来,等他领略清楚她的意思是,心口勃然升起一股怒意,却在对上她的视线时,微微一震,竟无法直视她的眼睛。

“你别忘记当初你是怎么样嫁给我的。”

心头瞬间扬起密密麻麻的疼痛,时间长了,倒是也麻木了不少,可仍是火—辣辣的难堪和嘲弄,“我忘没忘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没忘就行了,”

她看着他英俊的脸,竟然觉得熟悉到了陌生的境地,“女人都是这样的,有了工作就不会总是盯着男人和家了,虽然我们之间的感情……是我对你的感情,早就消耗得差不多了,但是看见我名义上的丈夫肆无忌惮的跟另一个女人在一起,心里总会不舒服。”

他们之间,似乎很久没有像这样一般对话这么长的时间了。

昨晚为了高涵的事情,更是大吵了一架。

她清清楚楚的朝他吼,有些事情,她已经忍到了尽头。

叶骁看着她的脸,眼底一阵暗涌翻滚,乔染虽然比不上高芷的容貌,但也算是个清秀级别的小美人,如果不是腿瘸的残疾,加上……

半响,他缓缓的开口,仍是面无表情的三个字,“不准去。”

有几秒钟的死寂。

乔染忽然笑了,“叶骁,你是不是担心我在这个圈子里会火?”她毫不闪躲的看着他的眼睛,“担心我这个业余出生连设计师都算不上的会引起关注,然后你和高芷的事情会爆出来?”

男人又是一声冷笑,眼神带着几分轻视,“慕晚安能当副导是因为她是顾南城的女人,在这个圈子谁都要给她几分面子,你真的以为自己多有才华?”

“我没有,”乔染平静的微笑,“所以你让我去工作吧,我被你的女人跟你女人的妹妹***—扰得快崩溃了,女人疯起来做出点什么连自己都会觉得可怕。”

高涵隔三差五的来她的影楼闹,好好的生意已经越来越惨淡了。

叶骁正想说什么,却听她又平静的又说了一句话,“我想,要离婚也不是不可以的。”

他竟一下就震住了。

良久,他眯起眼睛重新打量着她,“当初死活不肯离婚的是你,这场婚姻是你的腿你的胸上的疤换来的,你不是说,就这么离了,你不甘心吗?”

是吗?

原来她说过这样的话。

或者,她曾经这样想过?

难怪他一天比一天看不起她。

乔染咬了咬唇,脸色似乎苍白了一点,却歪着脑袋笑,“可能是……叶家少夫人这个身份,没有给我半点好处吧,没有名没有钱没有爱,叶先生大发慈悲的资助我开了一家影楼,倒显得我亏欠了你们家什么东西需要三生三世的偿还。”

她静静慢慢的道,“我一天天的觉得,这好像不是什么人过的日子。”

叶骁的瞳眸有剧烈紧缩的迹象,但脸上没有什么很明显的神色变化,仍然只是万年不变的冷漠,“你知道,我如今不可能离婚。”

“对你而言,你最爱的女人没有前途重要吗?”乔染呼吸着,“既然她没那么重要,回来跟我一起过日子有那么难吗?”

“对我而言,这并不是件矛盾的事情,乔染,”他似

是从齿缝里逼出一句话,带着肆意冷漠的笑,“当初结婚的时候我就提醒过你,这就是一座坟墓,是你执意要踏进来的,你的腿和你的疤只会永远提醒我,你为了嫁入豪门选择了多恶心的事情,枉高家无偿把你养大。”

他看着乔染逐渐惨白的脸和无神的眸,心头掀起一股久违的畅快,见多了这个女人死水一般的沉默,他已经厌烦得不行了。

“我宁愿当初摔下楼瘸掉腿被烫伤的是高芷而不是你。”

她想,语言的刀子有时真的比钢铁做的韧要锋利尖锐上许多。

有些痛真的可以半点不见血不见骨却让你疼得骨肉分崩离析。

她以前会哭。

被侮辱了,被误会了,受委屈了,抑制不住的掉眼泪,或者在没人的时候抱着自己拼命的苦。

后来渐渐的,哭不出来了。

即便有时想大哭一场发泄,也掉不出眼泪。

“你怎么敢说这是坟墓呢,”乔染眼前的视线逐渐的模糊了,已经无法清楚的看到他的五官,轻缓的节奏一个字一个字的道,“这分明是地狱才对,你放心,我会爬出去的,就算是死在外面。”

………………

晚安下午在GK的写字楼跟唐初以及一干剧组的人讨论的电影还没有敲定的事情,所有的角色基本都定下了,正式开机的日子也定下了。

唐初看了晚安拍的几张乔染影楼的旗袍照片,勉强还算是满意,“如果她给你电话了,让她专门为夏娆定做。”

晚安点头答应了,虽然乔染没有正式答应,但她直觉她会来。

到晚上六点下班,顾南城打电话叫她上去,说晚上定了餐厅一起吃饭。

晚安敲门的时候,莫里斯刚好从里面出来。

——6000字更新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