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八章 神秘部队

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就被她否决了。看到空中紧跟的武直,杨光眺望远处,看到一辆不起眼的车正以相同的速度和他们并排前行。

是长官还是恐怖分子?没错,杨光现在已经把吴登例入恐怖分子行列了,不管这最后的主谋是不是他。

那车没有车牌,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开上马路的。

杨光不放心,向长官汇报。“狼头,十米外的白色面包车是不是你们?”

“汇报具体情况。”驾车在最后跟着的靳成锐往外看,被两侧的警车挡了视线。

“车子看起来像民用的,没有车牌。”

“收到,马上会有人来处理。”靳成锐把情况传送至安全指挥中心。

没多久,杨光就看到一辆交警叫停无牌车。

杨光反头看,看到车里出来的是一男一女,想也许是自己太大惊小怪了。

听到她的话的郑静好奇的问她。“你是警察?”

“算是。”

“那你是卧底?!”

看他震惊的样,杨光翻白眼。记录员先生,你是不是警匪片看多了?“我这是在维护世界和平,不是卧底。”

郑静脸一红,似乎也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

瞧他一脸绯色,杨光暗想这个死板的记录员,还是蛮好调戏的。

一路上不断碰到些小事情,不管是潜在危险还是巧合,都一率清除掉。

外边安全部的人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而加长毫车里的员首们还在聊天,一点没感到什么不适。

等车子开进国务院,护送政员他们进入屋内,安全部的人更不能放松,地面方圆五公里和空中几千英寸,都是安全部要密切关注的事情。

杨光跟着进入国务院,在被专人带着上楼时,看到乔不着痕迹的走到自己身边。

与她并肩走的乔,装做若无其事的问:“杨,你现在还不想把怀疑对像告诉我吗?”

杨光目视前方,压着声讲:“乔,我也不知道,可能真是那个被抓获的人也不一定。”

“我希望真是这样。”

“我也这么希望,乔。”

“我发现你说话有点像靳。”

“乔,现在不是聊这个的时候吧?”杨光意外他前一刻还在严肃的谈安全的事情,后一刻就转到私人事情上来了,还是并不重要的私事。

乔瞧着前面的爱德华和詹姆斯轻松的讲:“为什么不能?他们两个可能在说早餐太好吃,不小心吃撑的事。”

看他说得一脸认真,杨光想像两位政副总统摸着肚子的会议场景,忍不住闷笑起来。

“就是嘛,别这么严肃,在这里,你连脚趾头都算不上,而且你这么矮,天塌下来还有高个顶着呢。”

杨光:……

等他们一行人走进若大的大会堂时,新闻记者早已到位,灯光、摄影就等会议开始发挥它的正真功能。

在戴维斯进去时,就有记者围着他问,犀利的话非常让人讨厌。

“享德里克先生,听说你在下榻处遭到暗杀,传闻你受了重伤,请问这事是否属实?”

“享德里克先生,你对这次被暗杀有何感想?会不会因此不喜欢中国呢?”

“享德里克先生……”

“请让一让,你们现在没有提问的权力,请让开。”

看到他被堵,秘书客气的叫她们让开。

这些记者都是新闻记者,还算懂进退。她们让开路还是不停的问他问题。

她们敢这么问,完全是会议还没开始,他们还没就坐的原因。

被保镖护着走的享德里克·戴维斯,笑着回答她们的问题。“如果我受了重伤就不会出现这里了,至于喜欢不喜欢中国嘛……反正我从来没喜欢过,我只爱我的祖国。”

“先生,该入座了。”秘书见他又说真话了,立即把他带走。站在中国的地盘说不喜欢中国,他是想要被扔臭鸡蛋吗?

等他们就位后半分钟的时间没到,中方的总统阁下便在秘书团的拥簇下出来。

他一出来,本来就安静的空间更加静谧,几百号人的会议室居然静到掉针可闻,这让杨光惊叹大人物们的魅力,同时自己也跟着紧张起来。

不像是呆在长官身边的那种紧张,而是被浩大的会议气氛给喧染的。

不仅如此,他们所说的一个个重大问题,都让她不自觉崩紧皮,寒毛竖立。

这次的会议主题是海权论,由于灾难后的陆地面积变小,海洋领域增大,许多被淹国家的人无处可去,很多人当起了海盗,在公海里横行霸道、烧杀抢掠,有时连水警都敢下手,真正的胆大包天。

所以这次的会议是,如何管理浩瀚的海洋安全,定制相关条例条律,以此来对海盗进行军事打击。

这事本来应该在灾难后就制定出来的,但由于一开始各国都忙于自己的国事,又要遵守新的公约,再加上失去国家的人难免会伤心难过,便没有急着整顿,现在他们实在是越来越过分,才决定约束一下。

杨光听他们文绉绉的说了会儿,就晕头转向的不知道他们说什么了,不过做为一名“合格”的翻译员,坐詹姆斯身后的杨光麻木的翻译给詹姆斯听,自己记住的很少,就一个词有些熟悉:地狱天使。

好像在哪里听过?唔,还是专心翻译吧,要是翻译错了造成误会,那可就不得了了。

一个上午就在无尽的讨论中过去,中午吃了饭的大人物们都去休息了,然后下午两点接着开。

看着他们挺轻松的,如果杨光没有参与这次会议,肯定也觉得他们很轻松,能好好的吃饭,还能午休,不像外边安全部的人,连眨下眼睛都不敢。但现在她觉得一点不轻松,她还只是翻译给詹姆斯听,他们那些商榷方案的大人物更累,因为他们要考虑的东西太多了。

得到短暂休息的杨光和郑静还有其他几位记录员,窝在一个小房间小睡。

累极了的杨光脑袋有些晕,很想直接睡过去,但她还想着吴登的事,睡不着,也不敢睡。

这样战战兢兢度过一天,在第二天来临的时候,杨光直觉会发生些什么事。

在前往国务院时,先是有车子相撞堵住了路,交警迅速处理完毕后,又碰到路边房子爆炸等等事情。

这些事情要是换做平常,都会是意外,现在却不同了。

靳成锐让韩冬他们开始往中间靠拢,同时向靳藤汇报他这里的情况。

“你的任务是保护政员们外围的安全,所有属于这范畴之内,你都有绝对的权力进行战略部署。”

“是。”靳成锐有了父亲的这句话,开始对狼群的每一个人下达最新指令。

看着窗外的杨光愁着眉头,强烈的不安让她想回狼群里,换上装备做战。可这是没道理的。吴登虽然是宪兵突击队的队长,但他一个是靠关系上来的,另一个他的津贴还没多到让他聘请雇佣兵或恐怖分子,并且他没有这样做的动机啊!

如果真是吴登,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些年他在新疆也没受到亏待,还保送他进国科大,如果他老老实实的读书或当他的宪兵队长,都是前程似锦的路。想到这里,杨光又觉得不应该是他,也许他只是不擅长解释,这一切都是方牧搞的鬼呢?

方牧也是个怪胎,自小养尊处优,会做出这样的疯狂举动也不一定,但是更大可能应该还是来自那些有组织又不要命的恐怖分子。

在会议之前她怀疑吴登,在知道会议内容后,她觉得可能是那些即将无法畅快生存的海盗。海洋现在是他们最大的国家,如果海洋进行管控,他们就无处可去了。

正在杨光冥想间,最前面开路的装甲防暴车,被一辆从左侧急速开来的车撞了。

前面一停,后面都停下来的政员们,这才知道外面肯定是出了事。不过他们都身经百战,对这像的场面见怪不怪,很淡定的又聊起天来。

乔跟詹姆斯耳语一句,便在无线电里问靳成锐发生了什么事。

听到部下汇报的靳成锐平静的讲:“酒架,撞防暴车上了。”

“操,靳,你们中国怎么这么多不要命的!”

“这些不要命的,都是冲你们来的。”靳成锐调取出实时监控画面,看到突击队员去推车,立即对厉剑讲。“把他的右手打断。”

队伍一停就迅速找到至高点的厉剑,调准枪口,精准射中醉汉的手臂。

突击队员看到他突然受到攻击,其中一个去检查他受伤的手臂,看到他口袋圆柱形的东西,立即让人压住他,把东西搜出来。

“是个开关,可能是引爆器。”吴登向指挥官汇报情况后,留下两个人看着醉汉,自己继续带队上路。

杨光不知道前面什么情况,在车里干着急,可她又不能出去。要是真有恐怖分子,她一出去就成靶子了,这车好歹还是防弹的。

而靳成锐看着留下队员把开关带走的吴登,定格画面,深邃的黑眸定定看着他的侧脸。

“乔,有吴谋的照片吗?”

乔听到这个很奇怪。“我怎么会有他的照片?”通辑时有一张,任务完成就清除掉了,他又不喜欢男的,留着他的照片做什么?

靳成锐沉声讲:“没有他的,你的也行。”

“乔,你这是要做什么?”范布伦·詹姆斯看他摆弄发型调侃他。“这里都是群古板又死板的女人,应该没有合你意的吧?”

用手机拍了张四十五度角完美侧脸的乔笑着说:“给我女朋友的,她知道我来中国,总缠着我要照片。”

“那你应该去车外拍。”詹姆斯没有怀疑,还念叨着他在车里拍的都一样。

乔笑着没说话,把刚才的照片发给“女朋友”。

收到他臭美照片的靳成锐,与刚才吴登的进行对比。

看着电脑里百分之二十相似度的两张照片,靳成锐调整一下耳麦,以一种轻松的语气讲:“乔,我找到你兄弟了。”

“别开玩笑了,我可是独子。”乔疑惑不解。“靳,你好端端要我照片做什么?该不会爱上我了吧?”

“即使你去变性都没有这个可能。”靳成锐把照片传输到他手机上。“仔细想想你家族成员。”

乔看着并列的照片,微微皱眉。

旁边的詹姆斯看到照片一震,但他很快很好的隐藏下去,不在意的问:“乔,这个人是谁?跟你一样帅。”

“鬼知道他是谁,詹姆斯,你是看着我长大的,你老实交代我还有没有其他兄弟姐妹?”

“噢乔,你可是你父亲唯一的孩子,别怀疑,不然我们也不会把你宠得这么无法无天。”

“好吧,我也觉得他没有我帅。”乔想不起来,又听詹姆斯这么说,便没把这当回事,加之他们也快到国务院了。

没有得到确切答复的靳成锐,也暂时将这事抛一边,专注路面安全。

在长长的车队开进大门时,一个外围记者被人挤出警戒线,刚好离一辆政员的车不远。

特警看到记者摔倒,便去扶他。

被扶起的记者看着从面前缓缓开过去的加长豪车,眼神一下变得凶狠,他大力推开特警跑向黑色的林肯。

从实时监控看到这一幕的靳成锐,直接下令。“击毙他!”

已经就位楼顶之上的徐骅,在记者被推倒时就盯着他了,现在听到长官的命令,没有犹豫的扣下板机。

就在子弹穿透记者脑门时,那人“轰”的爆炸,碎尸被炸得到处都是,离他最近的车子被强大的气流冲击得翻了个边,大半个车身被烧着。

这人肉炸弹如投进油锅的水,顿时外围记者争相大叫,然后连身上沾到的血和碎肉都没抹,就立即对着摄影机大喊的报道。

与此同时安全部也炸开了锅,靳藤和宪兵突击队的指挥官先后下令。

一瞬间,突击队和靳成锐迅速赶到现场维护秩序,国务院上方出现三架武装直升机,而要用生命报道的记者,被特警强行阻止,再全力防止他们突围而入。

坐在装甲防暴车上的吴登,看了眼后边的情况,收到上面的命令带队下车。

在下车的当,吴登看向各个方位,连周围的楼顶都没有放过。

被炸的车里坐着享德里克和另外一个与他平级的议员,被倒过来的他撞破了额头,衣服被火烧着,可他此时动不了,只能生生被火烧着。

紧跟他身边的是杨光那辆车,车子同样被气流冲得甩出半个圈,等停稳时心里一沉,顾不得许多,打开车门跑向翻倒的车去救里面的人。

车身滚烫,赤手根本打不开车门,而玻璃又是防弹的,经过刚才的碰击居然连条裂痕都没有。

赶到的靳成锐在她要去拉车门时迅速把她拉开,让突击员救人。“找个地方隐蔽!”

被推到车后的杨光看他走出去,干着急。

“饿狼、虎狼,协助突击队护送其他政员进安全室,注意吴登。”靳成锐看着混乱场面冷静下达命令。“直升机下降三十米,把记者和市民强行驱逐,特警严密注意四周可疑人物,有必要的立即拿下。”

对他这一系列从容镇定的指令,靳藤要各部门按照他的意思做。

很快,记者和市民因直升机旋翼的旋风压迫,不得不听从特警的指挥,纷纷往后退。

而保护他们安全的特警,非常老辣的揪出不少可疑份子。

在场面差不多被控制时,护送政员到安全室的韩冬扫了圈人头,对靳成锐汇报。“长官,政员已经安全,没有看到吴登。”

长官让他们注意吴登,一定是他有什么问题。

吴登的目标不是他们?靳成锐剑眉微蹙,反头看向正营救享德里克·戴维斯的吴登,刚想让厉剑开枪,就听到一声枪响。

在突击队员把门撬开,吴登蹲下身拉卡在里面的戴维斯,看他痛苦不堪的脸嘲讽的笑了声。“戴叔叔,从一个可有可无的秘书变成议政员的感觉是不是很爽?”

听到这声怪异称呼的戴维斯瞪大眼。

吴登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站起身在突击队员把他拉出一半时,毫不犹豫的扣下板机。

正在争分夺秒营救的突击队员,看到额头突然开了花的戴维斯,惊骇的顿了秒便迅速拿枪对着吴登,同时一个离他近的队员一枪托把他咂地上。

这还没算完,听到枪声的伪装者涌现出来,杀了好几个特警。

混战正式开始,被制服的吴登脸上没有一点惧意,似一切尽在掌握。

杨光夺过一个恐怖分子的枪,把他击毙时,看到吴登带着笑意的侧脸,直觉哪里不对。

没这么简单,吴登不可能蠢到以命换命。“长官,我觉得不对劲,单这几个恐怖分子,不可能胜过我们几百号人。”

“你猜得没错。”

听到这话杨光心里愈加不安。“长官,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安全室里有吴登的人。”靳成锐笔直走向吴登。

吴登看到朝自己走来充满慑射力的人,唇边勾起抹胜利的微笑,像个赢得比赛的大男孩。“靳准将,不知道你有没有算到这一招呢?”

靳成锐冷锐的对视他。“把引爆器交出来。”

“你觉得我会这么蠢?”吴登挣开两个突击队员的压制,举起手里柱形的引暴器。“给我准备一架直升机,不然他们全部得死!”

他视死如归的眼神里,带着冷静、睿智和坚定。

靳成锐定定的看了会儿,没有移开视线的对无线电里的人讲:“歹徒需要一架直升机。”

耳边还充斥着枪声和暴炸声,挺直背脊的吴登,握着引暴器的手心出了层汗,他凛然屏息等着。

隔了会儿靳成锐对他讲:“上头不接受和你谈判。”

“那就怪不得我了。”吴登毫无畏惧。“顾平涛应该也在里面吧?有他们陪着我,我还怕什么?”

不仅是顾平涛在里面,连总统都在里面,如果他要真是引爆的话,两个国家都会陷入混乱。

“我再跟他们交涉,我想你也不想死。”

“谁想死?不过别给我耍花样!”

靳成锐没有回答他,转身往外走,丝毫没理会枪战场面。

一直在掩护他的杨光好想给他一枪。长官你也看看周围啊!

而地下安全室里,跟靳成锐通完话的乔,看着站在他们不远的宪兵突击队员,想要怎么办。

那个队员明显要比其他人负重的多一些,身体结实强壮,复部却微微突起,他可不认为中方的突击队员会有皮酒肚。

制服他是很简单的事,但是绑在他身上的炸弹的引暴器不在他手里,这么做只会打草惊蛇。

想到这一连串的事件,乔想到先前靳成锐发给他的照片,想这两者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詹姆斯,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

还不知道情况的詹姆斯正喝着咖啡,神情悠闲。对他们来说,比起繁冗的会议,他们更喜欢现在这种时候,虽然会有一定危险,但他们哪天不是处在危险之中呢?因此他早已习以为常了。

听到他的话,詹姆斯笑皱了脸上的皱纹。“乔,我能有什么事告诉你的?这些年你回来就跟在我身边,怕是比我记得的还多。”

“你看到对面那个突击队员了吗?”

詹姆斯看向他示意的方向,对那名突击队发表评讲:“乔,他身材不错,不过我怎么不知道原来你也喜欢男的?”

乔对他毫无界线的玩笑话不以为然。“詹姆斯你哪里觉得他身材好了?有像我一样的八块腹肌吗?”

詹姆斯这才注意那队员的肚子。“好像是有点不对劲。”

“你再想想刚才的暴炸。”

这下詹姆斯唰的睁大眼。

乔继续煽风点火。“以刚才那个人肉炸弹的威力,这个安全室再大,我们也躲不过的吧。”

“乔,那现在要怎么办?”詹姆斯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居然还能镇定的问他意见。

“把你知道的告诉我。”

“乔,这个我不能说,你别再逼我了。”

看他一脸痛苦,乔没有心软。“难道你真忍心让我带着这个疑问去见我的父母吗?”

“噢乔,你这是让我死啊。”

乔不客气的讲:“反正都快死了,快说吧詹姆斯。”

杨光解决掉最后一个暴徒,走向旁边在跟上头通话的靳成锐。

“准备一架直升机,同时准备一枚远程导弹。”

听到这话,杨光下意识看向吴登。他在进入直升机时一定会检查是否有炸弹,但他们可以干扰他直升机上的雷达,然后用远程导弹把他炸个措手不及。

这个听起来很简单,实施起来却非常的因难,万一吴登提前按下引暴器,所作的一切都功亏一篑,可现有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杨光有些犹豫,她相信吴登不会引暴炸弹,但这样又能如何?杀害美方重要议政员,这种死法也许是最痛快的。

靳成锐吩咐完看到她一脸纠结的样,让她找个安全的地方呆着。

长官,连为总统阁下准备的安全室都不安全,哪还有安全的地方?杨光跟着他走到吴登面前,心情复杂。今天之后,柳青应该会很伤心吧。

“上面已经答应你的要求,正在派直升机前往这里。”靳成锐把结果告诉他,语气听不出一丝忧虑。

吴登望着在上方盘旋的武装升机,愉快的讲:“不用来了,我就要上面那架。”

他说得轻松,好像在说这个苹果我不喜欢,你给我换一个。

杨光不解的问他。“吴登,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以你现在的能力和机遇,将来一定会有番作为。”为什么要走上这条极端的路。

“我要作为做什么?”吴登对她放下伪装,仿佛又回到那个关爱老人的下午,纯粹没任何计算。“我清楚明白自己在做什么,这就是我活着的意义。”

“那柳青怎么办?”

“席柳青不过是我利用她,得知你更多信息的渠道而已。方牧太自以为是,你之后还是离他远点,不过我相信有这次事故之后,他也没空找你麻烦。”

看他们两个聊得甚欢,靳成锐冷硬的提醒他。“你要的直升机到了。”

直升机缓缓下降,旋翼刮起的弹壳石子打得人生疼。

杨光跟着往后退,撞到死死捏着本子的郑晋。“你还好吧?”杨光扯着嗓子大喊。

郑晋一愣,反应过来迅速点头。

见他点头,杨光让他躲起来,便望着从直升机上下来的几个武装突击队员,和顶风前进的吴登。

看他离直升机越近,杨光就越紧张,想把他拉回来。他在刚才还在关心她,现在她却要看着他去死。

杨光攥紧拳头,要突破声带的话卡在喉咙里。

“吴登!”最终她喊了出来。从他刚才的话里能听出他这么做一定另有隐情,只要他现在收手,也许还有挽回余地。

吴登听到她声音,反过头看她。

就在这片刻间,直升机被一颗火箭弹射中,剧烈的爆炸同气流把吴登冲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看到这幕的杨光,听到机车的声音猛然反过头。

四辆经过改装的普通机车迅猛冲向他们,一个手持加特林机枪的大块头,以每分钟三千发的子弹横扫国务院大门。

看到毫无预兆出现的敌人,特警为保护记者死伤一片,突击队员和战狼部队以及另支特种部队的人,本能的各自寻找掩体,杨光也不意外。

面对这样密集的子弹雨,杨光助跑,飞扑到翻倒的车后。摔在地上的她爬起来准备反击时,看到倒在血泊里的郑晋,一时忘记自己要做什么。刚才自己明明让他找个地方躲起来……

看他露出障碍物一半的身子,和他看的方向,杨光猛然意识到,他可能是想提醒自己。

“虎狼,去保护吴登!”

听到无线电里长官低吼的声音,杨光一震,反应过来探出头,看到有两个机车男朝吴登驶去。

他们是来抢引暴器的!杨光大骇,可对方火力太猛,又训练有素,他们根本无法反击。

厉剑、徐骅和陈航那边传来不好的消息。“狼头,速度太快,无法瞄准。”

刘猛虎:“狼头,我被困住了,去不到吴登身边!”

听到这些不乐观的消息,被困在国务院中映的杨光和靳成锐,则承受敌方加特林的攻击。

眼看他们就要拿到引暴器,靳成锐让安全中心进行空中打击。

靳藤一直没出动空中打击,就是怕伤了他们这些孩子及记者,现在见敌人快要拿到引爆器,没再犹豫的让他们做好准备,在他喊了第一个字的时候,蓦然止住。

听到他戛然而止的话,空军及靳成锐他们都焦急起来。

靳藤如释重负,看到如凭空出现的战机及速降的几人,脸上的着急之色退去了大半。

战机精准的把持有加特林机枪的人干掉,接着从战机上速降下来的五人如天神降临般,到达地面没有五秒种就把敌人一扫而光。

杨光看得张大嘴,目瞪口呆。

“清除完毕!”

“清除完毕!”

“清除完毕!”

蹲姿据枪的几人大吼,声音坚硬宏亮,像是怒吼的狮子。

战机缓缓停在充满销烟的国务院门前,旋转的旋翼渐渐停下来。

打开的机航门走下一个身形挺拔,浑身透着股生冷、严肃、刻板的高级军官,然后是个比他矮一截的小兵。

等他们走近,杨光才看清他们胸章上的字:血刺陆军特种部队!

她从没有听说过!

“陆中将。”靳成锐立定向他敬礼,语气无比敬重。

陆龙向他回礼,扫视一地残骸。“应该还有让你棘手的事,靳准将。”

“吴登不见了!”本想过去打招呼的杨光,看到原本该躺在那里的人消失了,忍不住拔高声音。

听到她的话,陆龙看向她,然后又看靳成锐。

靳成锐解释的讲:“安全室有炸弹,引爆器在吴登手里。”

陆龙平静的点头,似人不见了就不见了,没多大关系。他看向身后矮小的兵。

小兵仰头看他,然后笑着敬礼。“交给我了爸爸。”

“在军队要叫长官。”

“是爸爸!”

杨光:……

陆朔才不管别人的诧异,拿出掌上电脑就一边玩去了。

看他们一个个脸色淡定,杨光心里好着急。

不过没让她急多久,两分钟后就听那“小兵”讲:“爸爸,搞定了。”

“嗯。收队。”

他一句话,警备中的几人迅速起来,走去战机时勾住小兵的肩膀讲:“巴雷特二号,你刚才为什么先把那个大块头干掉?你是信不过我们么?”

“没有,我只是看他打得很瘾,看不顺眼……”

杨光看他们迅速撤离,疑惑的想:巴雷特重狙,什么时候出二号了?

------题外话------

昨天妹子们很热情,香瓜还在榜上呆着,做为回报,今天又是大章哦,全体么么哒=33=

PS:想看血刺陆军特种部队这对冷爸和热娃的,可以移步《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