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91.小夫妻之间让人羡慕的日常

林菲自己也觉得没趣,拿了自己的盆子起身出去了,竟是也没有再闹。

再后来,甄艾和这两个女孩儿偶然也有联络,听她们说起过林菲,听说她找工作特别的不顺,好不容易和一所私立中学签了合同,却也没能干下去,不到一个月就辞职走人了。

甄艾并没有去落井下石的讽刺她,只是淡淡一笑,就把这一页彻底的揭过了凡。

雪耳两岁半的时候,甄艾有一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忽然晕倒了謦。

陆锦川当时就吓的几乎魂飞魄散,待送到医院,医生匆匆赶来诊断之后,方才抹了抹头上冷汗,对着陆锦川眉开眼笑的不停道着恭喜恭喜……

陆锦川还有些回不过神,甄艾却好似想到了什么——她的生理期,好像过了十几天都没来了,她不会是,又怀孕了吧?

“恭喜什么?人都晕倒了你还恭喜……”

如果不是还能勉强保持着几分的理智,陆锦川几乎都要忍不住对医生挥拳头了。

“陆少夫人,这是怀孕了!”

医生赶忙说道,陆锦川当时没反应过来,抓着他又追问了一遍:“你说什么?这是怀孕了?”

“对,陆少夫人这是怀孕了!”

医生说的十分笃定,陆锦川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一点一点的落回肚中,却仿佛还有点吃不消这个消息,好一会儿,他忽然转身走到甄艾身边,一下握住了她的手。

“怎么了?”

甄艾感觉他的手汗津津的一片,冰凉彻骨,又颤抖个不停,立时担心起来,慌忙询问。

“老婆,咱们不要这个孩子好不好?”

陆锦川望着她,眉眼之中带着一点小心翼翼的坚毅,却握着她的手,握的那么紧。

甄艾只感觉自己全身都冷透了,她没想到陆锦川会这样说,她没想到他竟然会说,不要她们的孩子……

“你放开我!”

甄艾忽然把他的手用力甩开,眼泪却已经不争气的涌了出来。

她知道自己身子不争气,原本有了一个雪耳已经是上天的厚待了,她也不敢奢望自己还可以再拥有一个小天使,可是,可是如今听到这样的好消息,等来的却是他说不要孩子……

甄艾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感受,一瞬间,竟有一种整个人都坠入地狱之中一样的可怕痛苦。

怎么会有人狠心到想要杀死自己的孩子?

“老婆,老婆你误会了!”

陆锦川急忙解释,甄艾却已经擦了眼泪,坐直身子,望着他倔强说道:“陆锦川,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杀死我的孩子,如果你不愿意要孩子……”

她心里难受极了,可纵然难受到这样的地步,却也不舍得说出分开两个字。

“老婆……”

陆锦川是一个男人,更是一个比寻常男人还要自负骄傲的性子,他经历了一次甄艾生产的凶险和煎熬,那时候就下了决心,不要她再受第二次这样的罪。

也有人委婉的问过他什么时候再要一个孩子,仿佛所有人都认为,他需要一个男孩子来承继家业,可是他却并不这样想。

钱财对他来说,从来都是身外之物,更何况,他有一个雪耳,已经分外的感到满足了,他没有考虑过没有男孩子就是绝后的事情,就像是他从未曾想过雪耳不能继承他的家业一样。

他只是在担心她的身体,他只是不舍得也不愿意要她再吃一次苦。

他在害怕,害怕任何让他可能失去她的风险,纵然如今的医疗条件已经很先进,可是在亲身经历了一次之后,他不敢再第二次面对了。

这样的不敢,他从来没和她说过,也没和任何人说过……

所以,甄艾从来都不知道她那个胆大包天无法无天的丈夫,竟然会有害怕的事情。

“老婆,比起孩子,我更不愿意让你受苦。”

陆锦川不顾她的反对,握紧她的手贴在心口:“你生雪耳被推进产房的时候,我就在心里发过誓,不让你再受第二次这样的苦……”

这一次怀孕,大约是个意外吧,毕竟,除了安全期之外,他们一直有用避孕措施,可

如今看来,安全期也不是百分百安全的……

陆锦川在这一刻,甚至萌生了想去结扎的念头……

“可是,可是这是我们的孩子啊,陆锦川,我不舍得……”

甄艾使劲摇头,也许是身为女人,天生的本能,她没有办法接受杀死自己的孩子这个事实。

“我们,我们让姑姑来给我检查一下身体,如果姑姑说我可以生,我们就把他生下来好不好?”

甄艾抓紧了陆锦川的衣袖,含着眼泪的双眸满是希冀,他——又怎么能说出拒绝的话语?

幸而席蔓菁在对她身体做了细密检查之后,十分肯定的拍了板说,甄艾的身体比之从前已经好了许多,这一胎,是完全可以顺顺当当生下来的。

陆锦川和甄艾都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整个家里的气氛却又紧张了起来。

一切危险品都要收起来不说,从楼梯一直到楼下客厅地板,全都铺上了厚厚柔软的毯子,就连栏杆扶手都静心的围了起来,而他们的宝贝女儿雪耳,更是被爸爸叮嘱,可千万不要像从前那样总是缠着妈妈了。

“爸爸,妈妈肚子里的是小弟弟吗?”

雪耳有一天从早教班回来,忽然拉住陆锦川的胳膊询问,小姑娘一双大眼里含着浓浓的委屈,嘟着小嘴说道:“妈妈有了小弟弟就不疼雪耳了吗?”

“谁说的!怎么可能不疼雪耳?”

陆锦川心疼的不得了,赶紧把女儿抱起来放在腿上,摸了摸她细碎的刘海之后,方才温声说道:“你是爸爸妈妈的第一个孩子,是我们最宝贝的女儿,就算妈妈生了小弟弟或者小妹妹,也没有办法取代雪耳的位子,懂吗?”

小姑娘十分乖巧的点头,眼眸里却是似懂非懂。

雪耳虽然受尽万千宠爱,却是难得的特别听话和乖巧,与之后出生的那个家伙比起来,更是讨人喜欢的多,陆锦川恨不得捧在手心里含在嘴里,女儿皱一下眉他都心疼的不行,哪里会不疼她呢?

“你想一想你的小熊……”雪耳有一只玩具小熊,是从她出生起就一直陪伴着她的,后来,小熊旧了,破了,陆锦川和甄艾都给她买了很多的新的,长辈们也送了形形色色的新玩具,她虽然都很喜欢,可每天晚上要抱着睡的,却还是那一只旧旧的小熊……

“你的新玩具都不能替代对不对?”

雪耳重重点头,陆锦川就亲了亲女儿柔软的头发:“雪耳也是爸爸妈妈无法替代的宝贝啊。”

女儿心满意足的回去房间睡觉了,陆锦川的脸色却冷了下来。

不管是谁,对雪耳说出这样别有用心的话,他都不能容忍。

甄艾肚子里的宝宝还不到三个月呢,就想着挑拨离间了。

就让陆成去细细的盘查,查来查去,最后却得知是同在早教班的一个叫糖宝的小孩子对雪耳说的,那个糖宝的妈妈,好像从前也和陆锦川有过一段露水情缘……

这件事,辗转传到了甄艾的耳中,若在往常,她兴许也就一笑置之了,毕竟若真是和陆锦川来计较过去,那除了能把自己给气死之外,是再也没有其他的可能了。

但或许是现在正怀着身孕的缘故吧,人就格外的脆弱敏感一点。

本来,本来也没当成一回事儿的,可不知道怎么的,韵梅刚一说完,她的眼泪就掉了下来,到了晚上,更是连晚饭都没有吃。

陆锦川匆忙回来的时候,整个家里的气氛都格外的低沉,雪耳眼睛红红的,拉着他的手小声的哽咽着:“妈妈哭了,妈妈也不吃饭……”

陆锦川安抚了女儿一会儿,让保姆带她回了房间,自己在卧室门外迟疑了片刻,方才轻轻推门进去。

房间里没有开灯,隐约看到她似乎半躺在床上,陆锦川心里一疼,轻声唤了她的名字。

ps:好羡慕他们俩啊,我发现我现在真是太太太太手下留情了,不行,我要把我所有虐的功夫都放在番外里,不然,太不过瘾了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