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80 头悬剑

刘浩德的车,匀速平稳地开在路上。

路上,刘浩德递给了元晞一张自己儿子的照片,是一张家庭照,应该还有其他人的,不过这张照片应该是刘浩德特意准备的,专门将儿子的脸放大清晰,以便元晞看。

元晞对面相略知一二,一眼便看出照片中的男子,位高权重,赫赫声威,当主政一方,仕途平坦才是。

“这是最近的照片?”元晞皱起眉,顿觉不妥。

刘浩德点点头:“嗯,上个星期云峰的生日,我们一家人照的。”世事变化无常,谁能想到不过一个星期的时间,和和乐乐的一家,就这样风云突变了呢?

他看到了元晞的脸色,便问:“是否有什么不对劲?”

“灾祸无论轻缓重急,始终是有一个过渡性,或者说是先兆的,面相上是可以体现出来的,可是我看他的面相,并没有出现任何预兆。”元晞语气笃定。

虽然只是照片,但她不至于连这点都看错。

“那是为何?”刘浩德不懂,果断发问。

元晞语气一沉:“最大的可能性,便是有人刻意陷害!”

刘浩德眯起眼睛,威严的老者眼中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他一直都觉得儿子这次栽得不对,因为他为人正派,所以儿子刘云峰一直都是学习他的作风,绝对不会做出贪污*这种事情,他相信这一点。而这一次,却突然被牵扯进这么大的贪污案中,而且到现在都没有脱身,他便觉得其中有鬼。

只是刘浩德已经退下来了,能力到底不如当年,费力查了一番,却什么都没有查到。

元晞又添了一句:“我说的刻意陷害,是风水。”

刘浩德眉头紧蹙,抿着唇:“风水还能够害人?”

“当然,有心的风水师,对阴宅阳宅动个手脚,便可杀人于无形。”元晞轻描淡写地说着,却听得坐在她旁边的方琳心头一凛。

刘浩德也很不喜欢这种感觉,就好似一个习惯了掌握权力的人,突然发现自己的头上竟然随时悬挂着一把剑,这种忌惮,让他深感寒栗。

元晞知道他在忌讳什么,解释道:“风水界是有俗称规定的,这种害人的事情,无论是哪个风水师做了,都会被风水界排斥摒弃,业界同行都会打压他,让他不能继续做风水师,所以,一般来说,是不会有人越雷池的。更何况,做什么事都要付出代价,正如用了这样的手段害了人,上天也会惩罚他,轻则减寿,重则丧命。”

刘浩德听了元晞的一番话,紧绷的身体才算是放松了些许。

他眸光暗沉,怒意灼灼:“倒是不知道,是什么人这么恨我们刘家,竟然不惜动用这样的手段!”

他知道自己作风强硬,肯定是得罪了不少人,可能够让风水师用这种手段针对自己的,那肯定是滔天的仇恨了。

不过不着急,事情总会慢慢查出来,现在他只要先把儿子的事情处理了便是了。

——大概也是因为元晞淡定的高人态度,以及对风水上的一些知识信手拈来,且以简单的话语描述出来,刘浩德听得认真,也可以看出来,他对元晞的信任,也在一点一点加深。

信任,这在雇主和风水师之间很重要。

车子很快到了市委大院。

刘浩德的车子,自然无人敢拦,大家甚至于非常好奇,不知道老爷子带着人,来办公室做什么,这几天的变故也是让他们惊得不行,这会儿正是观察情形的时候。

进了大楼,元晞表现得比刘浩德还熟悉,一把推开西北方第一间办公室的大门。

刘浩德愣了愣:“元师傅怎么会知道……”

这些门上可是都没有贴名字的。

元晞缓缓道:“西北方在先天八卦中为乾卦,乾为天,即统御四海的象征,代表权威,你儿子刘云峰是主政一方的高官面相,办公室的位置,自然是在西北方。”

她说着,已经在办公室里面走了一圈。

“怎么样,元师傅?”刘浩德已经急切地想要知道到底是怎么样的情况。

元晞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在一个地方站定。

她放眼看了看周围:“你儿子,不信风水吧。”

刘浩德表情一僵,浮现出几分尴尬的神情:“咳咳,嗯,云峰这孩子比较务实……哦,我是说,他不怎么在意这方面。”

元晞弯了弯唇:“其实无所谓,如今不信风水的人多了。我只是看到这间办公室的格局中规中矩,没有按照风水的任何格局而来,所以才会有这么一句,你无须在意。”

刘浩德问了一句:“这样不好吗?”

“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现在真正的风水师凋零,如果贸贸然让人来布置所谓的风水局,若是请来一个江湖骗子,反而会弄巧成拙,坏了事儿也说不准。刘云峰面相极好,不用风水局辅助也能够顺风顺水,对他来说,这算是好事。”元晞的脸上,随之流露出傲然的神色。

刘浩德听到元晞说儿子面相极好,不由得露出几分欣慰安定的神情,却很快又无奈地叹了口气。

就算这样,也被人暗算了。

“不过……”元晞突然道。

刘浩德猛地提起注意力。

元晞没有多说,而是直接指了指自己脚下,对刘浩德说:“你来这个位置站一站,就知道了。”

刘浩德依言站了过去,元晞也随之退开。

刘浩德刚刚站定,一开始还没什么感觉,突然——

一股凉意从脚底窜出来,迅速蔓延他的全身,直直冲上头顶天灵盖,让他忍不住浑身一个激灵,想要退开,却觉得自己仿佛被冻住了一般。

“这是!”刘浩德惊道。

元晞一掌拍在他的后背,夹杂着内气的一掌,裹带着暖意,也顺势将刘浩德给推开了。

刘浩德心有余悸,只觉得自己刚才好像连心脏都停跳了,这会儿都是忍不住失态,大口大口地喘气,俨然一种劫后重生的感觉。

“抱歉,只是想让你感受一下。”元晞淡淡说道,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歉意,只是平淡的表情,在述说一件很普通的事情,“这是坤位,三爻皆阴,也是最能够感受到这房间浓重阴气的地方。”

刘浩德立马反应过来:“那这办公室是的确有问题?”坤位什么的他不懂,可浓重阴气什么的他却听懂了,反正就是代表不好!

元晞点了点头:“没错。按理来说,这间办公室为西北位,为乾,代表权势,应当百邪不侵才是。所以,这里的阴气不应该是外来,而是有人刻意而为!”

元晞凝神查看,整间办公室的气运华盖在她的眼中清晰起来,丝丝缕缕,来来往往,汇聚成一个气运之眼,应该就是穴场的穴眼所在!

只是,这西北方权威最重的办公室,还是主政一方的高官办公室,怎么可能只有这么稀薄的气场,如同随时都有可能溃散似的。

“铮——!”

刀戈铮鸣一声脆响在虚空中响起,元晞亲眼看到一抹金黄色的锐光,恰好对准穴场穴眼,劈斩而过,好不容易凝聚成形的穴眼,刹那间便散开成普通的生气之雾。

元晞顿时明了。

“四哥,麻烦你去把那里的天花板打开!”元晞手指一点,直直指向办公桌上方的天花板。

秦四哥没有问缘由,只是要来了梯子,手脚麻利地爬了上去。

“要不要工具……”秘书的话还没说完。

“嘭!”秦四哥一拳打在天花板上,虽然不是钢筋水泥,可好歹也是石膏板啊,就这样被一拳给打破了……

在场众人,包括刘浩德,都有一种敬而生畏的感觉。

谁能看出来,老实巴交的秦四哥,竟然还是这样的高手?看他的手背,连红都没红一下,莫非练的是传说中的铁砂掌?

秦四哥倒是表现得很淡定,他刚才的一拳,并不是随意挥的,而是找到了一个眼,一拳下去,刚好让石膏的天花板碎裂成几块,没有一点碎渣灰尘落下,他便已经轻巧地取下天花板,递给下面的人。

元晞沉声道:“里面应该有一柄剑,四哥你小心着些。”

秦四哥沉着地点点头,要来了一个手电筒,小心翼翼地探了进去。

“铮!”这一次的剑鸣,可是在场所有人都听见了!

元晞神色一凝,一步上前,裹夹着衣袖,猛地往上一推,平静无波的办公室内,顿时掀起狂风,迷乱了所有人的眼睛,也直直冲入那个天花板内!

秦四哥脚下趔趄了一下,差点儿从人字梯上摔下来,幸亏下盘够扎实,给稳住了。

他惊疑不定地喘着气,以为刚才是自己的错觉,好似看到有一柄神剑朝着自己斩来,他差点儿没躲开,却突然出现一道无形的盾牌,为自己挡住了这一剑。

太神异的场面了,简直颠覆了他的所有认知!

元晞心知这柄剑肯定不是凡物,便让秦四哥先下来,自己亲自爬了上去。

旁边人有些担忧元大师的安危,不过也知道,大概除了元大师,也无人可以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来了。

和秦四哥在人字梯上的惊险不同,元晞看似静静等待了一会儿,然后便伸手一探,下一刻般从天花板内,取出一柄锋锐的长剑来,轻松自如,好似探囊取物。

------题外话------

昨天学校居然断网了,也是苦逼的学生狗,昨天的更新奉上,今天的更新晚上码了,好了,复习去鸟,还有两周就放假了吼吼!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