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22章 装逼!白小姐的秘辛!

本来云芷汐就奇怪,依照九婴他们的速度,就算伏和差劲了一些,也不可能这么老半天都不到。

等云芷汐走出古界城阙,就看到了等在外头的伏和,后者一看见她,立即是上前传音道:“你跟我来一下。”

云芷汐点点头,一面跟着伏和走出古界城阙,一面询问道:“出什么事了?”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你一会还是自己问问那家伙。”伏和摇摇头道。

云芷汐微感奇怪,倒也没有追问下去。在伏和的引路下,他们很快绕入了兽城之内,一直进入到了一片巷区。

伏和推了门进去,云芷汐跟着走进,却看到九婴的魂体,正是招摇的在屋内摇曳。不过它看起来很虚弱,九颗脑袋竟然呈现虚幻的状态?!

“主人。”九婴一看到云芷汐进来,连忙是谄媚叫道。

云芷汐:“……”听这声音就知道,九婴的情况还没那么糟糕。

“人傀呢?”云芷汐坐下身来,第一句却问了这个。

九婴先是一愣,接着就在心里不忿骂着,该死的小弱鸡,本凶兽被伤成这样,居然也不先安抚一下,就问什么人傀?区区一个没用的人傀,能比它堂堂的凶兽重要么?

“被它裂了。”伏和对于这一点,那倒是知道的。

云芷汐眸光一沉,似笑非笑的看着九婴道:“你挺能耐的啊,敢毁我的东西?”

“不是不是,主人你听我说,我当时情况是这样的……”九阴连忙涛涛不绝的辩解着。

一旁的伏和听着,有些受不住九婴这声音,可想笑又不敢笑,毕竟他可没有制服九婴的手段,如果真的笑出来的话,肯定会被打死的!所以只能痛苦的强忍着吧。

“所以你是说,那个居心叵测的人,被你打跑了,于是你才会这么惨?”云芷汐虽然很烦九婴的啰嗦,但还是耐着性子听完了,也整理出了她想知道的事情真相。

九婴说的不可全信,但它确实跟紫衣男子打了一场,而且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那人到底什么人?不仅钱多,看起来修为也很强横。”云芷汐可是知道,九婴虽说是魂体,但势力却十分强横,纵是巅峰的容煌,要伤九婴怕也不易,可是……

“他比我更惨,说不定已经死了!”九婴忿忿不平道,它没想到对方居然拥有圣光!他娘的!它差点被净化了!

“咳咳——”正说得激动,九婴却咳出了一滩黑血,显然它这一次的伤势不轻。否则它极有可能,舍弃了主魂,离开了云芷汐。可受到重创的它,一旦主魂也保不住,它必然会魂飞魄散,真真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行了,先进去疗伤吧,人傀的事情,回头我再跟你算。”云芷汐将九婴收入识海道,心中却对那名紫衣男子留了个心。原来她还以为,此人是冲着她来的,现在看来是她自作多情了,对方根本就是冲着九婴来的。

可是知道九婴存在的人寥寥无几,紫衣男子又到底是怎么得知?

云芷汐想了一阵,还是无法厘清,再次决定先放着吧,等以后再想想看好了。

而见云芷汐将九婴收起的伏和,才问起了她今这段日子的情况。

云芷汐倒是没有隐瞒,直接将事情说了一遍,但她的眼神,却留意着伏和的神态。

对于伏和这个人,云芷汐从一开始就挺有好感。那种好感是凭借直觉而生,而云芷汐相信她的直觉,因此一直觉得伏和是个可以信任的人,所以并未隐瞒她得到的机缘。同时她也有心试探伏和一下,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态度,也算是最后的一种警戒防御。

这时听完云芷汐说辞的伏和,明显高兴真实的说道:“你倒是洪福齐天,不过也只有你才能得此机缘,换了一个人,怕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云芷汐笑了笑,非常不要脸的说道:“你说的没错,本小姐这是人品爆棚,换了一个人,肯定就是倒血霉了。”

不过她话锋一转,却是问道:“你呢,最近过得如何?”

“我?”伏和一愣,随即笑道,“他们两个去打架,我自然就玩我的,只是一直担心你的情况,还给你卜了不少卦象,都说是吉,但又怕学术不精,不知道对不对。”

云芷汐懒眸微敛,其实在九婴开口说话,竟不避讳伏和时,她就洞察了什么。她感觉在她沉于湖底的时间里,九婴跟伏和之间,是有发生什么的。不过伏和既然不说,她也没再追问。

事实上云芷汐也猜得没错,九婴本来确实要动手杀伏和,但因为紫衣男子的插手,它并没能得逞。

后来九婴受了重创,伏和算出了它的位置。在伏和过去的时候,他本可用门内的圣器,将九婴彻底解决掉,毕竟它要杀他!

然而伏和并没有这么做,他明显与九婴发生了,某些深层次的协定……

处理了这边的事情,云芷汐、伏和两人从巷区走了出来,打算回到古界城阙去,毕竟那边还有宴席未散。

此时已是入夜,兽城的琼楼玉宇散着崔璨的亮光,显得夜景十分的繁华。但两人并未停留赏景,速度都比较快的飞掠于城池之上。

离开巷区,两人刚经过雷湖之畔。云芷汐却是身形一顿,目光看向了不远处。

“怎么了?”伏和微微疑惑,不知道是发生什么事。

“走,过去那边看看。”云芷汐说罢,已是率先闪向湖畔。

伏和心中虽有不明,但还是跟了上去。

云芷汐掠入湖畔,直接上了一座船坊,又悄然的潜入舱内。事实上,她刚才隐约听到了一声“救命”。

当然了,如果是寻常的“救命”,云芷汐不一定搭理。但这一声她听着却有些耳熟,似乎是……

不过此时她循声掠入舱内,却没听到什么动静,这让她有点以为,她是不是幻听了?但船舱里接下来的动静,让她知道她还是来对了——

“嘿嘿……贱人,你平日不是清高么?不是看不上我么?今日我看你往哪里跑,等生米煮成熟饭,我再留下你贴身之物,日后你不嫁也得嫁入我廖家!”只听一道阴险的嗓音,在船舱内隐隐而起。

紧接着,一阵撕裂衣帛声破开!

听到这里,云芷汐目光一沉,直接掠入了船舱之内。

“谁?”原本正欲行不轨的廖庆凡,忽然觉得后背发寒,等他抬眸一看,眼前一片红色入目。

只听“啪”的一声,还不等廖庆凡反应过来,他就看到了眼前一片红喷出!那还真不是别的,而是他自己喷出的血……

云芷汐进来后,根本没有给廖庆凡再发声的机会,便是一巴掌将人拍飞。紧接着,廖庆凡便衣衫不整的,直接被轰“啪”在了地上,散出一阵清脆的骨裂声,简直不要太悦耳。

那时候在船坊外守着的,廖家的王阶老仆听到声响,还在感叹他们家少爷动作真大,听听这声音,啧啧……

然而他却不知道,他们家少爷被云芷汐这么一巴掌打,已经濒临断气了。

此时在云芷汐的眼前,是一名身上的衣物,已经被完全撕开的少女。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此前悄悄跟着云芷汐出来的白青素。

这会白青素昏迷不醒的,看起来应该是被下了什么药。她身上细白的肌肤,正在慢慢的冒着一层红意,而她本人也开始动了动,看起来……

“嗯……”一道妩媚的嘤咛声,从白青素的嘴中溢了出来。看来她不是应该被下药了,而是绝对被下了浓烈的催情药。

“这个药好像有点过分,解起来还真有点麻烦,不如便宜伏和那家伙?”云芷汐揉了揉眉心,还真没想到会遇到这么狗血的事情。

而且白青素看起来可是白家的宝贝疙瘩,她身边应该有很多人保护才对的,怎么会沦落成这般田地?这也太虐了吧……

“嗯……”就在云芷汐沉吟的这会,白青素身上的情毒愈发猛烈了!而且看起来还很不对劲?她体内的气息,似乎出现了爆裂的冲突?这种冲突正在冲裂她的经脉?这……这可不应该是催情毒的作用,难道……

云芷汐迅速开启心灵之眼,立即查看白青素的身体情况,但与此同时,白青素的双瞳却是陡然一缩!

“嗯……”这时候,白青素已经张开了迷蒙的眼睛。她这双白日里,如青莲般清傲的双眸,此时散发着风骚的迷情,显得十分的妩媚动人。

云芷汐心神一顿,双手莹亮而起,银针已被取出。随后她迅速的,以神圣之手,兼并一些解毒的灵药,给白青素进行了解毒。

大约一刻钟之后,白青素的情况基本被稳住了,她的目光也渐渐清明了起来。而在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她顿时一惊的……

“别动,我帮你把最后的毒排除,否则会影响你的修炼资质。”云芷汐慵懒的嗓音道了一句。

白青素僵了僵身体,她能感觉到云芷汐的手掌,并没有隔着衣物的,直接落在了她的身上。所以时候,她当然是……她当然是……没穿……衣物……

“叩……”这时候船舱的窗户上,传来了一道轻叩声,显然是等不及的伏和,正在暗示着。

云芷汐一拍脑,才想起忘了给伏和说一声,这才是给他传了音,让他安心在外面等一会。也不怪她会忘,主要是“看到”的情况,着实让她吓了一大跳。

又过了一阵后,云芷汐才收了手。在顿了好一会之后,她才是开口道:“你……”

“你……”不想床上的白青素,在披了衣服之后也同时开口。

两双美眸在此刻于空中交汇,隐隐都有一些尴尬的意气,只是……

“你都看到了。”白青素尽量平静的说道。

“是。”云芷汐点点头。

白青素系上衣带,清目之中多了一丝惘然:“你既是神医,这……这情况……能治么?”

闻言,云芷汐皱了皱眉,并没有立即开口,因为白青素的情况,确实非常的特殊。

“果然不能么……”白青素声音颤了颤,清傲的声音里,明显多了很多的彷徨。

“明前辈可知道?”云芷汐却问。

白青素摇摇头,接着低垂下眼脸。她的目光看着船舱的木板,有一滴晶莹的眼泪,在此时就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白家没有人知道?”云芷汐倒是有些惊讶,不过心中又有一丝了然。

“没有,因为我天生体质特殊,小的时候好像也看不出什么问题。一直到两年前,我意外之下,才发现自己跟别人不一样。”白青素没有细说怎么发现的,云芷汐也没有细问。

云芷汐点了点头,说起来白青素的体质确实非凡,竟是先天的纯火体质,也就是火属性十成十的天才。

说起来,云芷汐也被误认为是先天的纯火体质,然而只有她和容煌清楚,她的纯火体质是因为天灵珠的缘故形成的。

但白青素没有火灵珠,她是真正千万里挑一,才会出现的先天纯属性天才。只是她体内的火过阳,若不好好梳理很难为白青素所用,这恐怕也是她没能成为炼药师的缘故。此外……

白青素还是——

还是一个——阴阳人!

阴阳人,在云芷汐前一世里,学术界称之为——两性畸形人。这是一种胎儿在发育的时候,出现分化异常的一种性别畸形症状。

这种两性畸形人一般分有三种情况,用简单一点的说法来讲——

第一种就是最诡异的,连现代医学界都搞不懂,病因是怎么回事都不知道的,真正阴阳人。也就是传说中的雌雄同体,身体里具备男性和女性的生殖器特征。这个有点虐……

第二种就是长得像女的,或者长得像男的都行了,但是拥有的是不健全的男性生殖器特征,而没有女性的生殖器官。这个简直不要太惨……

第三种跟第二种相反,但一般外在长相是男子汉的模样,可拥有的是不健全的女性生殖器官特征,没有任何的男性生殖器官。这个简直惨完了……

无论是哪一种,很明显都是很虐的事情。

白青素的情况,属于第二种。

某个道长得酷似女性的特征,但却是不通的。男性特征长在腹股沟处,身材较苗条,肩窄臀宽,皮肤细腻,喉结不明显,胸部是不太丰满的少女型,无腋毛、私密毛毛。

这种情况是由于发育过程中,雄激素的受体完全缺失,影响了雄性化的发展,然后就沦落成了不男不女的悲惨结局。

而白青素很显然从小到大,一直都当自己是个姑娘来着。甚至在发现异常的时候,她的潜意识里,也把她自己当成姑娘,只是身体出现了一些病变。

云芷汐没有问她怎么不告诉明泰,虽然明泰是五级炼药师,照理这种“有病”的问题,应该跟他商讨的。但云芷汐也明白,白青素在知道这种情况后,很难对明泰启齿这种话题。

船舱里沉默了好一阵,云芷汐才站起身来,她的手掌落在白青素的肩膀上。

白青素明显身体一僵,她自从知道身体的不对之后,就查阅过相关的文卷,知道这种情况大部分无法医治。除非她的修为去到了圣境,届时可以根骨再生,也许可以让她变成真正的女子,可是阴阳人的资质有限,他们根本无法破入那个境界。

“怎么说呢。”云芷汐揉了揉如画的青眉,如果白青素是两性特征都发育,如果她具备卵巢,那么倒是可以帮她去处男性特征,完善她的女性特征,可是她不是这样……

云芷汐就算是神医,那也不可能无中生有,去给白青素造一个卵巢,构建出一副女性生殖器。而且还有一个问题,白青素虽然是纯火体质,但是因为阴阳两性畸形,造成纯火过阳,这对于她日后的境界提升,也有着很大的阻碍。

“我能做的是将你的阳火去处,梳理你的经脉根骨,尽量将你变成女人。但我暂时的能力有限,还无法令你完全蜕变成女子。你内在缺失的,女性的那些应有的器官,我还没办法无中生有的,给你生出来。”

在云芷汐的医术天赋中,也提及了这种情况,说的是女子阳火过剩症。而她可以用神圣之手,来给白青素做一些梳理工作。帮她尽可能的,发展女性方面的生理特征,让她体内的阴阳平衡,呈现出正常的阴性状态。

“那我依然是一个阴阳人,而且会因为阳火去处,而无法获得纯火体质。”白青素撑在身体两侧的手掌,下意识的握成了拳。

闻言,云芷汐拍了拍白青素的肩膀道:“你这妹纸还挺好强的,还想着保留纯火体质。”

白青素确实好强,而且她自幼就是天才,很少人可以接受,从天才变成庸才的落差。就像当年的“云芷汐”,就完全无法忍受。那种打击是对于一名武者来说,是最完全!最致命的!

“你多虑了,我不会影响你的体质。而且你因为阴阳畸形,体内有不少经脉变异,若是不能矫正过来,对于你日后的晋阶,尤其是王阶以上的晋阶,会有很深远的影响。你应该清楚,阴阳人的修为一般不可能太高。”云芷汐解释了一下。

“我……”白青素正要开口,船舱的门却被打开。

云芷汐目光一变的看过去,有人来了,而她竟然毫无所查?!

不过在看清楚来人后,云芷汐的目光就恍然了。

白青素双眸瞪大,在看清楚来人时,脸色瞬间苍白了下来,她……

“给她治。”有稳稳的沉响,坚定不移的散了出来,“可以没有纯火体质,能好就行。”

这忽然走进船舱,又“冒昧”开口的不是别人,正是察觉白青素久久不归,心中略有担忧的白印峰老城主。

他在得知白青素是跟着云芷汐出来时,就担心这曾小孙女会不会,又去闹什么事了。他是知道白青素跟云芷汐,有着那么一点过节的。

而白青素自来是被他宠惯着,在兽城别人都顺着她,自然不会让她受委屈。可白印峰知道云芷汐心气高,两人万一冲撞起来,发生什么不好善了的事情,那可绝对不是他想看到的。

只是白印峰没想到,他在找到这两个小丫头时,却听到了前面这些谈话。

“太……太爷爷……”白青素站起身来,她的目光十分复杂局促。她一直没有告诉家人情况,甚至刻意的去遮掩,只是因为她怕,她怕这些亲近的人,会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会嫌弃她……会不要她……

“傻丫头。”白印峰是老成精的人了,怎么会不知道白青素心里这些个心思。此时已然不见他有动作,可下一步却见他已到了白青素的身边,并且将他这小孙女搂进怀里。

白青素身体一颤,她……

“太爷爷我……”

“太爷爷都知道了,不就是阴阳人么?咱白家家大业大的,难道还不能给你治好,谁敢说你不是,太爷爷一准灭了他。”白印峰沉稳老迈的嗓音,就像是强力定心剂,给白青素提供了最坚实的保障。

可以看得出,白印峰对于这个曾小孙女的疼惜,绝对非是因为她的天才体质而已。否则得知她是阴阳人,知道她的修炼前景有限,恐怕就算是不会抛弃她,也不会说出这番话来。

闻言,“哇……”白青素的哭声,瞬间弥漫了整个船坊。

要知道这两年来,她自己一个人承受着的压力,其实是外人很难理解的。

处于身体发育期的她,时常诚惶诚恐的担心,她会不会有一天起来,忽然变成了一个男人。如果是那样的话,她应该怎么办?家人会嘲笑她,会抛弃她吧,她……

云芷汐悄悄的退出了船舱,她只不过是一名医者,该说的情况她都说完了。那么最终的治疗决定,自然是要由患者,和患者家属自己来做决定了。

毕竟命和路,是他们自己要走的。这跟她没有太大的关系,若不是因为明泰,她恐怕还不一定出手。但谁让她心好呢,别人对她好,她总会客气礼貌回敬。

不过她这一出来,就看到伏和在船头上,一面赏湖一面喝酒的,真真是好不惬意。而在他的身边,原本该在这艘船上的廖家王阶老仆,却是不见了踪迹。

“白老头子解决了?”云芷汐也往船头坐下来问道,她刚才在船舱里,可是完全没有听到一丝丝的动静。这么说起来,白印峰那老头子,修为还真不是盖的,如果真的跟雷狼硬战,最终鹿死谁手,恐怕还真不好说……

“丢下去喂鱼精了。”伏和拿了一只酒杯,也给云芷汐满了一杯。

云芷汐端起喝尽,两人都没多说什么。

伏和明显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等到一道“噗通”声起,白印峰和双眼通红的白青素,已从船舱里走了出来,云芷汐两人也从船头站起身。

白印峰那双闪烁着神芒的眸,盯在云芷汐两人的身上。

那时候,云芷汐抬头看了看夜空上的月儿,慵懒的声音煞有其事的说道:“啧啧,今儿的月色不错。”

“嗯,非常不错。”伏和很认真的附和。

“哟,这不是白老前辈和白大小姐么?你们怎么在这儿?”云芷汐惊讶的嗓音顿起,再加上那惊异的神态,直接让伏和看得都有些无语。

“噗嗤——”白青素忍不住轻笑出声,她肯定没见过,这么能瞎扯的人。

然而云芷汐的态度,却给白印峰传递出了,不该说的话,她和伏和只会当做不知道的意思。

只是……

下一刻,白印峰却伸手一抓,直接朝云芷汐和伏和出手!

云芷汐瞳孔微缩,已要召出雷狼!

……

------题外话------

嗷呜!白小姐不是男不是女,你们都猜错了嗷!快来给月票,赞扬本座的脑洞吧!喵哈哈哈!

感谢榜在留言区!谢谢亲爱滴们的支持!么么(*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