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六十五章 大哥来访

“胰子?”

萧易也没想到自家媳妇咋地就想到做这个事情来了,但那胰子萧易也是知道的,像是他们这种农户一般最多的用的就是澡豆夹子要不就是用点草木灰来洗衣服,要不然就是买点那最便宜的黑灰色的胰子,他也是给自家媳妇买过的,但用过之后就说不成,说是伤手而且味道也比较冲。

不过那个时候已经是冬天了,所以崔乐蓉也没怎么想到这事儿,那会忙的事情也是不少,再加上开了春之后又是买荒地啥的,直到现在这才想起这事儿来了。

“你会做胰子?”萧易好奇地问着。

“问题不大,别说胰子了,就是那些个擦脸的还是啥的也是能做的,之前洗头发的还有那擦脸擦手的蛇油膏不都是我给做的?咋地,还觉得我做的东西不好?”崔乐蓉道,她的确是忘记了肥皂那一茬,但这也不代表着她什么也不会啊,像是中草药的洗发水,还有蛇油膏可都是她动手做的,那还不是用的挺好的,而且村上的人就算是掏钱买了的不也都说好用么,抹了冬天脸上都没有那样的疼了,孩子脸上也少了那些个“萝卜丝”,那手也比以前光滑多了,不是动不动就一个口子了。

“哪儿啊!”萧易觉得自己这一回那可就真的是冤枉了,他这不过就是顺口提了一声而已哪里敢真的怀疑自家媳妇的,“能做咱们就做,反正现在咱们也没啥要干的活了,咱们就可劲地做胰子!到时候咱们这要是做了是沿街卖还是咋地?”

“恩,到时候找个铺子商量一下呗,挂在人家的铺子里头卖,到时候给人家分成吧,这样也省事儿点。”崔乐蓉想了想之后说道,等到往后手头上的钱多了,崔乐蓉自己还是想着去镇子上买个铺子的,不过也许也能够狠狠心想着去省城里面买一个铺子,要说人流量的话当然还是省城里头更多,只可惜那种地方现在自己也就只能够想想而已,暂时是办不到的。而且开铺子的话,那首先就是要多了货物,就暂时的能力来说也供应不了这一点。

“做胰子也不需要多少成本,到时候咱们就做一些个金贵的和一些个便宜的,便宜的保证到时候大家伙都能够买的起,金贵的就是给那些个舍得花钱的。”崔乐蓉道,反正客户需求就两样,自然地也就可以做点不一样的出来么,像是普通的肥皂用来洗衣服,加了料的可以用来洗澡什么的,这样区分开来应该是十分不错的,“你会刻模子不?到时候给刻点不一样的模子出来,你看咋样?”

萧易想了一想之后道,“这也成,反正沿街叫卖也不是个法子,还不如放在人铺子里头买卖。我刻模子的手艺也不咋地,这个还是到时候找了师傅来做好些。”

“也成,你到时候就给做点普通的,你弄的就可以就做点普通的用来洗衣服的就成。”崔乐蓉点了点头,萧易会的不少,但是刻模子这事儿还真是得那些个老师傅做的更好一点,到时候用漂亮模子弄出来的肯定是要卖的金贵一点的,“你到时候做点竹盒子或者是木头盒子啥的,就用来装肥皂,上面还能够打上印记,以后要是卖的不错的话,那就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些是咱们家做的了。”

崔乐蓉想着,虽说现在很多人都没啥商标意识,但一旦做出口碑来了之后那肯定是会认着,既然是要做了,那当然是要做的好一点,那摆放着香皂的盒子也不能少,搭配着也还能够卖几个钱呢。

“成,到时候咱们就先做点出来,我看看咱们家这做的胰子再决定到时候那盒子是要咋做的。”萧易也是连连点头。

既是商量好了要忙这些事情,萧易和崔乐蓉去找了那些个老师傅,做了一些个模子出来,还买了几个铁做的深口桶子,像是这铁做的桶子原本镇上也是没的卖的,还是特地找了铁匠去打的,烧碱,猪板油啥的这些必备的东西也是要买的,只是等着模子和桶子也需要一些个时日,萧易还特地抽了空去了崔家帮忙插了几天的秧苗,崔家的田比他们家多了两亩,家里面的能忙活的人满打满算的也不过就是两个半而已,像是崔老大这手脚不灵便的也就只能算是半个,萧易去的时候也是郑氏和崔乐菲两个人忙的昏天暗地的时候,崔乐萍倒是有心想要下田帮忙,但她那肚子那么大,家里头谁敢让她下了田去忙活的,而且这还是弯下腰忙的活计,她吃得消那么大的一个肚子哪里是吃的消的,所以基本上也就让她在家里面给洗洗衣服做做饭带着三个娃子这种事情,萧易来的时候也可算是帮了他们一个大忙了。

中央村的人也算是见惯了崔老大那女婿时常上了门来帮忙的,所以到这插秧的时候看到萧易来帮忙,对于中央村的人来说也不是个什么新鲜的事情了,倒是觉得崔家还真是有些错有错着的,虽说那秀才是没嫁到,可嫁到这么一个会时常来帮娘家忙的女婿那也算是一件十分不错的事情了,虽说女婿等于半子,可这到底也还是别人家的儿子。可萧易的那些个做法倒是让人真觉得这女婿还真能当做半子的,他这做法也让村子里面不少有闺女还没有出嫁的人家心中微动,对着自己的闺女说的时候也拿了萧易举了例子,说是往后找了这么一个当女婿也是十分不错的。

以前萧易来中央村的时候和他打招呼的人也不多,说的上话的基本上就花家的,现在和他说话的人倒是不少了,一个一个的也都是带着善意的,这样的转变让萧易也觉得高兴的。

等到萧易给崔家帮完了忙,他们之前定的桶子和模子也基本上都已经做好了,崔乐蓉也是定了好些个模子的,有简简单单的长方形的类型,也有雕刻成花一样的形状的,现在的师傅那手艺那叫一个精湛,刻在里头的样子一印出来也是栩栩如生的很。

等到东西到了手,崔乐蓉和萧易两个人也就忙的很了,弄烧碱,弄油什么的,萧易和崔乐蓉还买了一头刚生产的母羊,之前他们家也是买了羊羔的,只是羊羔还小,也没有羊奶这玩意,所以只能找了人买了一只刚下崽没多久的母羊,挤了不少的羊奶准备做了羊奶皂,基本上是忙活了好几天,把家里头一个空的房间里头堆了不少的模子,这才算是完成了这肥皂的事情,但这肥皂做了之后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够用的,那单个的做出花样来的香皂那是一个模子一个的,但更多的还是很朴实的长条形的普通洗衣肥皂,一长条可以切不少块出来。萧易趁着这些个肥皂还需要放置一段时间,干脆地上了山上去砍了竹子和木材回来自己做那装肥皂的盒子,萧易做的也认真,简单的用竹子做的那也都仔细地磨了光滑平整,做的不能算是十分的精巧却也还是十分的朴实,用来摆放肥皂那也是足够了,至于用来装金贵一点的肥皂那肯定是要用木头来做的,做好的时候萧易还在边上雕刻了一些个花纹,当然是不能够和那些个老师傅比较的,但也胜在十分的别致。

崔乐蓉觉得萧易的手艺还算是不错了,反正盒子只是附带的添头而已,而且崔乐蓉也不忘让萧易把盒底钻几个小孔,为的就是如果盒子里头有水的话也能够及时地从底下漏下去。

崔乐蓉对于这肥皂的生意感觉应该是不会太差的,想想以前的洗衣液洗衣粉肥皂什么的还不是照样家家户户都有,这也算是常备用品,而且算算成本的话,一块肥皂还真没多少钱,所以普通的,崔乐蓉就没打算定了高价去,她要赚的也是那些个特别做出来的香皂,比如羊奶皂,绿茶皂,还有桃花皂,紫丁皂这些,她还特地做了一些个硫磺皂和药皂,这也算是一个特色了,所以这些对比起别的来那当然不可能卖的和普通的一样的便宜。

崔乐蓉和萧易的日子也还算是不错,像是现在村上的人趁着农闲的时候都出门去找了活计,像是他们家也还是有着收入的,下过雨的时候去山林子里头弄了菇子,再加上自家那平菇也一直都没断了的,现在天气开暖了,煤炭也用的少了,基本上差不多在五六天上镇子上一回,去了一回也都是好几个箩筐的菇子的。那些用过的稻草那也基本上不会浪费,也都会掺和了牛粪烧了火粪给堆到地里面去,虽说价钱是比不上冬天的时候了,可到底也还是胜在稳定呢。

郑氏那也是十分乐意这活计,对比起萧易这儿,她们现在还养了兔子呢,之前买了好些兔子,一只兔子一年可以生好几次,一次也能够生下好几只,只要照顾得宜,到时候肯定能够把兔子养殖给壮大了,崔乐蓉也想着在家养个几只,到时候不说发展壮大了,就自家吃吃弄点皮毛还是挺可以的。只是真要养的话,那还得弄出个窝棚来,现在家里头有鸡有牛还有羊,还有一条还丁点大的小土狗,窝棚那还真是没啥地方给折腾了。

那些个移载过来的果树在灵泉的帮助下也是适应的十分的良好,倒是没有死掉一棵,那葡萄藤也舒展了不少,也已经长出了绿叶来了,有些也结出了细小的白花,虽然葡萄园子现在来说还算是小了一些,但往后下去早晚也是能够发展成颇具规模的,再加上萧易也说了山上有不少的山葡萄,她打算着等到山葡萄可以吃的时候就去采摘回来,到时候酿成葡萄酒。

这一切也似乎都是往着好的方向上发展,不管是萧易还是崔老大他们也都是这样想的。

三月里头天气也算不错,虽然时不时会有一场雨,山腰上竹林里头也冒出了不少的笋出来,村上的人对于竹笋这事儿也不上心,主要是前几年都有挖着卖过,但是发现卖也卖不上价钱之后基本上都懒得弄了这活计了,都是放在山上偶尔还是会有人挖点,崔乐蓉这才知道萧易所说的话那还真是真的。

但对于崔了蓉来说,这竹笋没人要也是个好事儿,趁着现在山上不少的竹笋的时候,她和萧易两个人也去采挖了不少回来,弄回来了之后剥去外头的壳,洗干净切成小条煮过盐水,然后散在竹匾上晒干,那就成了竹笋,放置的妥当的话那可以放很长的时间,等到要吃的时候拿热水泡了,煮汤或者是炒菜那都是个不错的选择。

山上也有不少的竹荪,竹荪这东西也是个好的,自古就有“草八阵”的美名,崔乐蓉也不是没有想过要培植这玩意的,主要也是条件不怎么允许,这玩意喜欢阴凉通风的,在现代的时候一般培育的时候都是拿黑色的像是网纱一样的遮在顶上,就像是云南文山地区的三七种植基地一样,一眼看去十分的明显,基本上在那种地方只要看着那黑色的篷布一片的,底下基本上就是种植的三七了。

崔乐蓉和萧易一早就上了山上两个人挖了两背篓,回来之后就开始剥皮,院子里头也已经有不少的竹匾在晒着竹笋了,天气好的话基本上在两天左右就能够把笋干晒的透透的了。

院门传来了拍门的声音。

“来了来了!”萧易放下了手上的竹笋,急忙站起身去开门。

“哥,你咋过来了?”萧易一开门看到站在外头的人的时候,那言语之中也就有些意外了,外头站着的是他那大舅子,要说起来自己这个大舅子也忙的很,基本上都是在镇上的酒楼里头忙活,也就送货过去的时候这才会见上一面。

“哥?”崔乐蓉听到萧易的问话的时候也不免地抬起了头看向门口,果真看到了崔乐文从门口进来,那面色也有些难看。

崔乐蓉也不忙活了,把手往着一旁的装着水的水桶里头洗干净之后,她也站起来了,看着那越走近面色越发难看的崔乐文的时候,她这心中就略有几分的揣测,觉得自己哥哥可能要带来一个十分不好的消息了。

------题外话------

唔,云南文山县是三七种植区吧,反正我当初去我外婆家的时候带着我玩的人指着那黑色的有点类似于蛇皮袋的那种材质的地方告诉我那底下种的都是三七,反正到处能见到何种黑色的蓬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