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17章 被收拾了!

到达首都机场的时候,时间已经是下午的四点多钟,秋季的天空一片苍蓝,微风冷冽。

陆吉祥下了飞机,身上还穿着男人的外套,瑟瑟发抖的跟在他的后面,嘴里还在埋怨着南北方的温度差异实在是太大了!

“少夫人!”

忽然间,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陆吉祥抬头望去。

“江叔叔!”

她笑了起来,眼睛弯弯的看着一身笔挺军装的江军,继续道:“爸爸呢?”

“首长在家里。”江军开口回答道,一边看向宋锦丞,微微点头:“首长特意派我来接机,说是要等你们回去以后一起吃晚饭。”

“好啊。”

陆吉祥点头,跟着江军往外走。

宋锦丞倒是没说什么,一直都走在陆吉祥的身边。

轿车停在航站楼外,低调的黑色奥迪,一如他的主人。

江军拉开了后座车门,边道:“少夫人,你小心点。”

“我没事。”

陆吉祥咧嘴一笑,弯腰坐了进去,宋锦丞跟随其后。

一路行驶,车里很安静,陆吉祥好像是有些累了,斜着身子倚靠在男人的肩头上,乖乖巧巧的,难得的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儿。

宋锦丞低头顺势在她额头上一吻,伸手把人揽在怀里,以便让她能够更为舒服的靠着自己。

不知不觉的,陆吉祥就在这种舒适的环境里面睡着了。

等着她再次被叫醒的时候,他们所乘坐的轿车已经停在了大院里面,宋顾亲自站在门口等待,身上穿着棉质的深灰色家居服,少了几分威严,倒是多了几分亲和感。

“到了啊?”

这会儿,陆吉祥还坐在车里,表情很迷糊,脑子里一片茫然。

“嗯,已经到了。”宋锦丞看着她一副小阿呆的模样,忍不住笑着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瓜,边道:“下车吧,爸在等你。”

“噢……”

陆吉祥点头,拉开车门走了下去。

不同于车内的温暖,外面的温度真的是超冷的。

她瑟缩了一下身子,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好冷啊!”

宋顾看到女孩儿,脸上有了笑,冲她招手道:“丫头,快进屋。”

“哎。”

陆吉祥应了一声,小跑着进了屋。

宋顾笑眯眯的看着她,一边问道:“路上累么?”

“还好。”

陆吉祥点头,一边换鞋,一边继续道:“就是有点犯困,我都坐了一天的飞机和车了。”

“吃了饭再好好休息。”宋顾说道。

“好勒!”陆吉祥点头,抬头看向宋顾,眼睛里有光:“爸,你一直在等我们吃饭啊?”

“嗯。”

宋顾点头。

这时候,宋锦丞也走了进来,管家为他拎来了拖鞋。

“锦丞。”宋顾喊了一声。

宋锦丞换了鞋,抬头看向他,表情淡淡的:“爸。”

说完,径直提步往里走。

真是拽得不行!

陆吉祥冲着男人的背影做鬼脸,一边道:“爸,你甭理他。”

宋顾只是淡淡的笑,什么都没说。

厨房里还在做着准备,大约还有半个小时才能开饭。

陆吉祥上楼换了套衣服,等着她走下来的时候,宋家两代男主人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爸。”

她走进了客厅里。

宋顾听到声音,回头看她一眼,笑笑道:“换好了?”

“嗯。”陆吉祥点头,走到宋锦丞的身边坐下。

宋顾继续道:“具体情况我都听说了,但我还是不放心,吉祥,你在港城的时候,有没有人欺负你?”

“没有。”陆吉祥摇头,她想了一下,又道:“我在港城里遇到熟人了,一直都是他在照顾我。”

“噢?”

宋顾挑眉,有些微诧:“熟人?”

莫非,这丫头是认识廖易风身边的什么人?

“我哥呀。”陆吉祥笑了起来,看着宋顾疑惑的表情,她解释道:“是我亲哥,他以前是警察,不过现在好像是卧底。”

说到这里一顿,她顿时懊恼起来:“哎呀,我哥让我保密的。”

都怪她嘴巴太快!

宋顾笑了起来。

“没关系,我会替你保密的。”

他始终都是温润如玉,不管是听到了什么,见到了什么,永远都是淡然的。

诚如他的敌人廖易风所说,宋顾这个人,都已经快要修成仙了!

“那就行!”

陆吉祥重新笑了起来,她扭头看向身边的宋锦丞,扯了扯他的衣袖道:“宋锦丞,你怎么不说话呀?”

“说什么?”

宋锦丞低眸看她,声音有些沉。

咦,他好像有些不高兴!

“你怎么啦?”

陆吉祥看着他,故意冲他做鬼脸,想逗他笑。

可是,男人还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

陆吉祥无奈了。

“我们都已经回到家里了,你怎么还要扳着一张脸?”

宋锦丞没有回答,倒是宋顾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我去厨房看看。”

他说道,转身离开了客厅。

唔,老宋这么做,完全就是给这小两口腾空间啊!

用心良苦!

陆吉祥看到客厅里没人了,这才大大方方的抱住了男人的脖子,笑眯眯的看着他道:“不要板着脸了,来,笑一个嘛!”

男人无动于衷。

陆吉祥不受打击,继续道:“这次我大方一点,这样吧,你给我笑十块钱的,付现金啊,还可以刷卡!”

宋锦丞叹了口气。

“吉祥,你就不能让我静一会儿?”

好吧,他是嫌她太吵吵了?

“那好吧。”陆吉祥松了手,撇嘴道:“你自己一个人静吧,我走了。”

说罢,准备离开。

男人却忽然伸出手,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腕。

“干嘛?”

陆吉祥回头看他,学着他刚才的样子,故意的扳着一张脸。

不过,这对宋锦丞而言,毫无威胁力!

男人将手往回一收,女孩儿便如轻盈的蝴蝶,自然而然的跌进他的怀里。

“安静点!”

宋锦丞说道,抱着人坐在沙发上。

陆吉祥真想仰天长叹一声,这家伙自己想安静,所以也要让她一起安静吗?可是,她是话唠啊,不让她说话,简直是能要她半条命!

可最后,她只能闭紧自己的嘴巴。

毕竟,是她有错在先。

过了五分钟,陆吉祥有些忍不住了。

“宋锦丞……”

她喊了一声,偷偷的去看男人。

宋锦丞没反应,他好像是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陆吉祥想从他的怀里起来。

但是,男人抱着她的腰,让她根本就没机会。

“你松手啦!”

她说道,一边想拽开男人的手。

“坐好!”

宋锦丞低斥。

陆吉祥顿时就跟打了蔫儿的茄子似的,无精打采的。

“宋锦丞,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要不,我给你讲个笑话吧,好不好?”陆吉祥计从心头来,一边说着话,一边观察着男人的反应。

而宋锦丞的反应是,没有反应!

好吧,他应该是默认了!

陆吉祥想了一下,继续道:“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和”

“陆吉祥!”

男人蓦地出声。

女孩儿当即闭了嘴,惊讶的看着他:“怎么了?”

宋锦丞深吸一口气,道:“小心点说话!”

切!

陆吉祥哼哼道:“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啊,呃,话说呢,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和小和尚,有一天,老和尚问小和尚:如果你前进一步是死,后退一步则亡,你该怎么办?”

男人皱眉。

前进是死,后退则亡,该当如何抉择?

这个问题……

“你知道小和尚是怎么回答的吗?”陆吉祥看着他,笑得有些贼:“小和尚听了以后,毫不犹豫的就说:我往旁边去!”

天无绝人之路,当人生路上遭遇进退两难的境况时,换个角度思考,也许就会明白:路的旁边还是路!

宋锦丞挑了眉梢。

他看向女孩儿:“你从哪听到这个故事的?”

“以前的一个师兄告诉我的。”陆吉祥说道:“我以前曾经偷偷地学习过黑客技术,当时我很好胜,一直想赢,一直想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失败。后来,我师兄就告诉我,在我做事的时候,我不应该总是循规蹈矩,换一种套路试试,或许就能成功了呢?”

宋锦丞沉吟。

片刻后,他忽道:“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陆吉祥睁着眼,好奇地看着他。

宋锦丞勾了唇,看着女孩儿的目光中有深意。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故事?”

陆吉祥耸了耸肩,答道:“因为我暂时想不到其他的笑话呗,所以就只有给你讲一个小故事了。说真的,宋锦丞,我觉得你最近有点太深沉了,一点都不像你!”

宋锦丞不屑。

“是么?”

“是啊!”陆吉祥点头,眼神儿很诚恳很诚恳的看着男人,继续道:“说实话,我还是比较喜欢我们刚认识的时候,那时你多坏啊,每天都会拿话来堵我,每天都把我气得不行,哪像现在啊,每天都装深沉,动不动就叫我闭嘴,还真的有点像老师哎!”

“你要是能让我少操点心,我会这样吗?”宋锦丞看着她,挺无奈的:“吉祥,凡事不能总是要求别人该怎样,你说说你自己,你做得就比我好吗?”

陆吉祥想了一下。

她道:“我觉得我一直就挺好的啊,自从我们结婚以来……哦不对,自从我认识你以来,我哪天不是被你欺负了?说真的,如果有机会的话,我真的很想翻身做一次地主,最好能骑在你身上”

刚说到这里,陆吉祥倏地闭嘴。

她两手捂着自己的嘴巴,眼睛瞪得很大,非常不可思议:“天啦,我都说了些什么!”

男人似笑非笑。

他答道:“你说,你想骑在我的身上!”

陆吉祥摇头。

她的表情很认真:“没有的事儿,宋大人,您老眼昏花了!不对不对,是您耳朵出问题了,我绝对没有说过这种大逆不道的话!”

“你说了!”宋锦丞看着她:“说得很清楚!”

陆吉祥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只是想表达一下我的内心感受而已……”她苦兮兮的道。

宋锦丞点头。

“嗯,我明白了!”

“你、你明白什么了?”陆吉祥瞪着眼,完全不相信这个男人会轻易饶了自己。

宋锦丞笑了一下,抬了手,缓缓的抚摸着女孩儿的脑袋瓜。

“我会让你如愿的。”

他这样说道。

陆吉祥的小心肝儿一颤。

“你要干嘛?”

她忽然好想哭。

什么叫祸从口出?

她现在算是明白了!

“晚上再说。”

宋锦丞回答得很简单,他将女孩儿从沙发上拉了起来,一边道:“走吧,去吃饭。”

陆吉祥小心翼翼的跟在他的后面。

“宋大人……”

她谄媚的喊道。

“嗯?”

宋锦丞应了一声,没有回头。

陆吉祥继续道:“我们今天就住在这里吧,我想陪着爸爸!”

“明天再过来。”宋锦丞答道。

“可是”

“闭嘴!”

“……”

一顿丰盛的晚饭,陆吉祥吃得兴致缺缺,不管宋顾问什么,她的回答都会慢半拍,到了最后,宋顾以为她是真的累了,便没再说话。

吃过饭后,宋锦丞带着女孩儿离开大院。

其实,陆吉祥不想走。

但是,宋顾居然也没有挽留,只说了一句路上小心!

然后,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陆吉祥曾经这样想过,只要宋顾说一句挽留的话,她一定会顺势留下来!

可是,可是他为什么不说?!

陆吉祥的心里在流泪,跟着男人坐进车里的时候,她还在想,宋锦丞到底想干啥?

……

很快,他们回到了皇朝上院。

家里有人!

这是陆吉祥在进了家门以后的第一个反应!

“宋锦丞!”

她忽然警惕起来。

“怎么了?”

宋锦丞答道,欲将门关上,然而,却被陆吉祥半途制止。

“家里有人!”

陆吉祥看着他,小声的说道:“是不是有贼进来了?”

宋锦丞挑了挑眉梢。

“贼?”

他像是笑了一下,继而说道:“你可以大喊一声。”

陆吉祥想了想,反正有宋锦丞在身边,她什么都不怕。

“好吧!”

她清了清嗓子,忽然冲着屋内大喊:“妖精,快快现身!”

话音刚落,一个穿着花裤子,裸着上半身的男人走了出来。

咳咳,此人正是裴谦!

“哟,回来啦!”

裴谦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手里还拿着一盒冰淇淋,头发也是湿漉漉的,摆明了就是刚刚洗过澡的样子。

“啊!”

陆吉祥怪叫一声,赶紧闭上眼。

宋锦丞把人拉到怀里,脸色不愉:“把衣服穿上!”

裴谦耸了耸肩,转身去穿衣服。

待他再走出来的时候,陆吉祥和宋锦丞正站在客厅里。

尤其是陆吉祥,眼中全是火气儿。

“赔钱货,你看你干的好事!”

放眼望去,整个客厅里几乎成了灾区,茶几上全是吃过的方便面桶以及抽过的烟蒂,地上全是各种撕开过的零食袋,旁边的笔记本电脑上还挂着网络游戏,电视机里则是放着球赛,现场乱得简直就像是一个垃圾场!

裴谦举起双手,立刻解释道:“我发誓,我是真不知道你们今天就要回来了,不然的话,我一定会让人来打扫干净的!”

他说得倒是有模有样的。

陆吉祥却很不高兴,这里毕竟是她的家,有哪个人喜欢自己的家里被别人弄得乱糟糟的?

宋锦丞的脸色也很不好。

他只丢下了一句话:“没有下次。”

语罢,拉着女孩儿回了卧室。

裴谦开始跳脚,在他们身后叫苦连天:“我就是个命苦的娃,难道连你们也要见死不救了吗?宋锦丞,你说过了的,你是不会丢下好兄弟的,你抛弃了我,你背叛了我,你居然背着我去找别人……”

不对不对!

这台词好像说错了!

裴谦赶紧闭了嘴。

可是,抬头一望,陆吉祥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眼前,正满脸放光的看着他。

“干嘛?”

裴谦往后退了一步,目光越过女孩儿的肩头,却没有发现宋锦丞的身影,他应该是回房了。

其实,想来也是,依着宋锦丞的性格,他会在意这些乱七八糟的话?

他根本就不屑一顾嘛!

只是,陆吉祥很在意!

“赔钱货,你果然和宋大人有一腿!”

她笑得很贼,简直就像是童话故事里那个要拐卖小红帽的狼外婆。

唔,赔钱货目前是小红帽!

“没有!”裴谦立刻摇头,心里在想,宋锦丞一定会弄死他的!

“我都听到了!”

陆吉祥盯着他,笑得愈发邪恶:“你说,宋大人抛弃了你,背叛了你,还找了别人!”

“没有没有!”

裴谦拼命的摇头。

陆吉祥双手环胸,嘿嘿的笑:“赔钱货,从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你是个小受,果不其然呐,你们”

“吉祥。”

里面传来宋锦丞的声音。

陆吉祥回头应了一声:“怎么了?”

“打电话给家政。”宋锦丞说道。

“好!”

陆吉祥说道,末了,又忽然回头看向裴谦:“老实交代,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裴谦苦着脸,诉说道:“我被老爷子给赶出来了,居无定所,所以才会暂时求助宋大人!”

“是么?”

陆吉祥挑眉,依着她对宋锦丞的了解,那个男人怎么可能会把家钥匙拿给赔钱货?

“你家里怎么了?”陆吉祥继续问道。

裴谦咽了口气,说道:“我找人假扮女朋友的事情,无意间被老爷子给知道了,他很生气,然后就把我赶出来了,而且还停了我的卡,甚至连工资卡都没放过!”

他挺气愤的!

陆吉祥抿着唇,偷偷地笑。

“很好笑么?”

裴谦很沮丧的看着她:“像你这种还没出校门口就结婚的人,永远都不懂我们这些剩男剩女们的心,世界这么大,为什么找个伴儿就这么难?”

“我觉得秦可卿挺好的啊!”

陆吉祥忽然说了句。

裴谦闻言一愣。

然后,他变得沉默起来。

“怎么了?”陆吉祥察觉出他的异常,追问道:“赔钱货,你和秦可卿现在怎么样了啊?我给你说啊,上次秦可卿还和我说过,她对你的印象很好,不介意女追男!”

裴谦还是没有说话。

他的表情不在是刚才的吊儿郎当,明显变得严肃很多。

“喂?”

陆吉祥蹲下身子,看着坐在沙发边的裴谦,继续道:“你俩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裴谦抬头看她。

“可卿是个好女孩儿!”他缓缓的说道:“只是,我不适合她!”

陆吉祥挑了眉梢。

她觉得很不能理解:“为什么呢?赔钱货,你不是想结婚吗?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愿意找一个爱自己的呢?再说了,秦可卿她哪里不好了?不但长得漂亮,而且独立自主,她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你应该好好把握才对!”

裴谦继续摇头。

他说道:“我不能找一个爱我的女人结婚!”

“奇葩!”

陆吉祥斥了句,有些生气:“既然要结婚,肯定是要找自己喜欢的人了,你为什么就不能接受喜欢你的?赔钱货,你的这种想法是不对的!”

裴谦皱紧了眉头。

“你不懂!”

他的回答很敷衍。

至少,陆吉祥完全不能理解。

“我不懂?”她冷笑:“裴谦,到底是谁不懂?你整天都在吵吵着要结婚,可好不容易遇到了合适的人,你却又说什么不能找一个爱你的女人?怎么着,难不成你还想找一个陌生女人结婚?你们甚至都不知道彼此喜欢吃苹果,还是香蕉,每天形同陌路,只为了完成家里的逼婚要求?”

裴谦抬了头,惊诧的看着她。

“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他说道:“你和锦丞结婚的时候,你就知道他喜欢吃苹果,还是香蕉了吗?”

陆吉祥顿时无言以对。

她叹了口气,脸上的怒色渐渐的消退。

“我没资格说你!”

她这样说道。

裴谦摇头,答道:“吉祥物,你还是很幸运的,我看得出来,锦丞对你是真心的。”

“是么?”陆吉祥摊了手,反驳道:“秦可卿对你也是真心的!”

“这不同!”

裴谦皱了眉。

陆吉祥罢手,有些累:“算了,我说不过你。”

“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谢谢你,吉祥物!”裴谦真诚的说道。

“切,别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不生你的气了!”陆吉祥哼哼道:“秦可卿同志现在肯定很伤心,改明儿我还要把她约出来谈心,然后还要请她吃饭看电影,还有”

“我全包!”

裴谦打断她的话:“我都报销,行不行?”

“这还差不多!”陆吉祥笑了一下,拍了拍他的肩,继续道:“记得给家政打电话啊,自己做的事,自己解决!”

说完,起身离开。

裴谦狂翻白眼。

这个吉祥物还真是半点亏都吃不得!

……

回了卧室里以后,陆吉祥没看到宋锦丞,倒是听到浴室里哗哗水声。

“宋大人!”

她故意的吊着嗓子喊了一声,尖尖细细的,就跟那古时候的小太监似的。

浴室里面没有任何回应,依旧只有哗哗水声。

陆吉祥倒也不介意,只不过,她有了恶作剧的心。

她将宋锦丞的手机翻了出来,然后,偷偷地走到浴室门跟前。

“宋大人!”

她又喊了一声。

“我进来了哦?”

她笑得很贼,轻轻地拉开门,小心翼翼的将手机伸了进去,打开录像功能,准备记录一下里面的诱人风景。

可是,她的手才刚伸进去,忽然,里面伸出来了一只湿漉漉的大手,重重的抓住她的手腕,毫不犹豫的就直接将人扯了进去!

“啊!”

陆吉祥叫出声,手中的手机掉在地上。

只是,下一秒,她便已经被全身赤。裸的男人压在墙壁上。

满室的水雾,热气腾腾之间,男人英俊的容颜近在咫尺。

“想干什么,嗯?”

宋锦丞逼近她,一双深黑的眼眸,像是狼。

陆吉祥则是瑟瑟发抖。

“我错了!”

她有些后悔,不该在老虎头上拔毛,拍什么艳门照啊,真是疯了!

“你没错……”

宋锦丞笑了起来,慢慢的凑近,并最终压在了女孩儿的唇上。

“唔!”

陆吉祥瞪大双眼,感觉到男人的大手已经伸了进去。

此时此刻,她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完了,真要被收拾了!

“我们还没有一起洗过澡吧,今天来试试……”

男人轻松的脱掉女孩儿身上的件件衣物,直到她和自己一样了,才把人抱了起来。

陆吉祥发着抖,贴着他滚烫的肌肤,心脏咚咚作响。

“改天成不?”

关键时刻,她居然还想讨价还价!

“不行!”

“唔唔唔……”

------题外话------

本章的单独小剧场(大家懂的),请加群找管理验证进V群阅读,群号:169816934(╯3╰)

上一章
下一章